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六百四十七章 重返南日岛

第六百四十七章 重返南日岛

  看着帆船缓缓驶离港口,钱天敦最后一次向甲板上的罗舞丹挥了挥手,转过头的时候脸上已经没有丝毫笑意:“传我的命令,从现在开始,所有人员停止轮休安排。海军巡逻保持十海里半径,现可疑船只立刻执行驱离,船长拥有开火决断权。码头上的物资尽快都运进南日寨,通知明军让他们派人来帮忙,免得这些懒人闲出病来!”

  按照钱天敦的要求,福建官方要在开战前给岛上驻军送来至少一个月的补给。这两千人一个月的消耗也着实不是一个小数目,各种物资在码头上堆得小山一样。守岛一方有意没在码头附近修筑防御工事,眼下开战在即,自然是得尽快将这些物资统统都运进南日寨的库房里存放起来。当然钱天敦并不会真的认为十八芝有能力在南日岛上和自己对峙一个月的时间——就算他们的战斗力足以跟海汉抗衡,也难以组织起有效的海上补给线来维持参战人员的作战所需。如果十八芝真打算尝试一下,那钱天敦也不会吝啬让手下的八条战船给海盗们上上课,教教他们什么才是真正的海上游击战。

  命令下达第二天,海军的巡逻船就在海上与十八芝的船有短暂的交火。不过当对手现自己船上的土炮连对手射程的五分之一都不到的时候,就果断调转船头往东跑了。而巡逻船也并没有追击的意图,他们所接到的命令就是驱离,以免这些海盗船轻松抵近南日岛附近进行侦察。

  五天之后,在外海游弋的海汉战船现那些隶属于十八芝的海盗船开始在南边的湄洲岛附近集结,似乎有意要切断南日岛与泉州之间的海上通道。钱天敦认为这是十八芝即将动攻击的一个讯号,便命令海军作战船只将活动范围全部回收到南日岛附近五海里内,而其他后勤船只则是向北退到了十多海里外的平潭岛一线暂时躲藏起来。

  八月三日,在湄洲岛附近海域聚集的帆船已经过五十艘,但对方似乎并没有要立即北上开战的意图,而是继续在湄洲岛驻留。

  “五十艘船,应该也有上千人了,不过这点兵力肯定不够我们吃的。”钱天敦趴在桌上一边研究海图一边吐槽道:“他们要来打南日岛,起码还得集结一倍以上的兵力才行。”

  “属下以为,他们一直没有动,不仅仅是兵力不够,还有可能是在等荷兰人。”高桥南在旁边插话道。

  钱天敦抬头看了他一眼,点点头道:“你说的也有道理,如果荷兰人真出现在这片海域,那大概就是他们动手的时候了。”

  高桥南摩拳擦掌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道:“一直都听说这些荷兰人凶悍善战,这次总算有机会能跟他们过一过招了!”

  又过了三天之后,荷兰人那外形独特的帆船终于出现在湄洲岛海域。根据侦察的情况,这次荷兰人派出了六艘帆船,从吨位和侧舷的炮窗数目来看,其火力水平应该是与海汉海军的“探索级”战船接近,稍稍还略逊于“探险级”。这也让驻岛的钱天敦等人吃了一颗定心丸,这么几艘船大概对付福建水师是勉强够了,但想要跟海汉海军过招,那恐怕还差了一大截。

  但钱天敦并不急于将海军的战船投放到正面战场上,在确认了敌方的状况之后,除了留下两艘“探索级”战船继续在外围侦察敌情之外,其他船只也全部后撤到平潭岛,将南日岛的登6地段空出来。

  钱天敦的作战计划很简单,就是要放敌人上岛,然后用南日寨这个血肉磨盘一点点地消耗敌人的兵力。等他们现取胜无望的时候,海汉海军会从海上堵截他们的撤离路线,再给予他们第二次打击。不过荷兰人的出现有可能会成为这个作战计划中的变数,毕竟六艘武装帆船也已经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海汉这边就只有八条船,想在与其交手的同时还要堵截十八芝的船,除非是海汉海军全部都学会了分身术。

  八月八日,在湄洲岛附近盘踞多日的船队终于动了,向着北方开拔。这个时候距离海汉民团攻克南日岛,已经过去了近三个月的时间。

  虽然两地之间仅仅相隔二十海里左右,但由于船队规模庞大,进攻方大部队抵达南日岛北边海港外的时候,已经是到了下午时分。郑芝龙本人并没有亲临一线指挥这次作战,带队的是一心想要借此机会将功补过一雪前耻的郑芝虎,而荷兰东印度公司派来助阵的船队则是由一名叫做范德维根的军官进行指挥。

  范德维根除了本事的军职之外,还有一个身份就是大员长官汉斯的远房侄子,并且在来到远东之前有过在欧洲战场上作战的经历。汉斯把这次的出战任务交给他,也是存有照顾自己人的心态,如果范德维根能在这次的交战中刷出一些战绩,那么他回头就可以向公司总部推荐这位年轻有为的军官。汉斯当然也考虑到了与海汉人交战的风险,但当兵吃粮本来就是富贵险中求,没有风险又哪来的功劳呢?而范德维根也对此事十分积极,他也很想见识一下一直躲在许心素身后的这支神秘势力在军事方面究竟有多能打。

  但正如与十八芝达成的协议那样,荷兰人不承担登岛作战的任务,只负责在海上警戒。如果海汉人试图要打一场海战,那么荷兰人船队就将成为交战中的主力。在海战这个领域,荷兰人可不会惧怕任何人,哪怕是海汉这种声名鹊起的后起之秀也一样。

  范德维根对这样的安排还是稍稍有一点遗憾的,因为他听说的情况是海汉军队是依靠猛烈的炮火攻下了岛上的据点。对于十八芝所形容的猛烈炮火,范德维根并不是很相信,这帮没见过市面的土包子海盗哪会知道真正的猛烈炮火是什么样子!当然从他们的描述当中,范德维根可以确定海汉军队所装备的火炮数目的确是不少的,十八芝对上他们吃亏也是情理之中。

  这次十八芝花了大价钱,临时从大员港买了二十门火炮参战,因为自身的炮手不足,十八芝还从大员港雇佣了大约三十名能够操作火炮的人。范德维根认为这些武器应该足以让十八芝在交战中占据火力优势了,如果这样都还仍然打不过海汉人,那他们的确是应该早点解散回家当农民种地算了。

  下午四点,在确认了港口没有任何船只停靠的情况之后,十八芝的船队终于涌入了南日岛北边的港湾,不费一枪一弹就占领了这个岛上唯一的码头。这轻而易举的胜利让海盗们信心大增,甚至有人怀疑岛上的驻军是不是早就因压力太大而撤走了。

  “居然连码头都不布置防御,海汉人也不过如此!”范德维根的座船虽然没有入港,但这个消息还是很快就通过旗号传到了他这里,这让他对这场战斗的期待值下降了不少。

  郑芝虎前次被海汉民团打得屁股尿流,这次再上南日岛倒是格外小心,先派了小股人马登岛,确定码头附近没有设伏之后,才让船队进港靠岸,而负责侦查的探马则是前出到南日寨附近,观察守军的动向。

  十八芝这次总共出动大小帆船八十余艘,参战人员两千余人,虽说规模似乎还比不上过去攻打中左所的几次大型会战,但这次出动的人员和船只都是经过了一定的筛选,船都是船龄短度快的好船,人都是在福建海域征战多年的老海狗,可以算得上是十八芝中的精锐了。

  当然兵力越多把握越大的道理不是郑芝龙不懂,实在是有心无力办不到。十八芝说起来现在还有上万成员,但这么多人就算窝在澎湖不动,每天的消耗也是一个极为惊人的数目,就更不用说打仗了。而十八芝近两三年屡战屡败,非但没有从战争中获得好处,反而是开销巨大,入不敷出。如果不是还有东北亚的几条走私航线支撑着,说不定十八芝早就已经破产散伙了。

  这次攻打南日岛也是如此,虽然人有的是,但十八芝却难以提供足够的作战补给。派出的兵力与能够持续的作战时间是成反比的,派出的兵力越多,所能在战场上作战的时间就越短,如果十八芝倾巢而出,那大概就只能来个南日岛一日游然后就得赶紧回家了。经过各方面的权衡之后,才最终决定了派遣的兵力——至少后勤补给方面能支持他们在南日岛进行十日以上的作战。

  十八芝毕竟只是一群海盗,作战纪律之类的约束十分松懈,光是这些人登6集结,就足足搞了一个多时辰。等这一摊子搞完,天色也慢慢暗下来了。郑芝虎虽然也对这种情况极其不满,但他唯一感到庆幸的是对手并没有抓住这个机会从南日寨出击,否则以码头上这么乱糟糟的状况,基本上不太可能很快组织起有效的反击。

  以下段落稍后重新编辑

  范德维根认为这些武器应该足以让十八芝在交战中占据火力优势了,如果这样都还仍然打不过海汉人,那他们的确是应该早点解散回家当农民种地算了。

  下午四点,在确认了港口没有任何船只停靠的情况之后,十八芝的船队终于涌入了南日岛北边的港湾,不费一枪一弹就占领了这个岛上唯一的码头。这轻而易举的胜利让海盗们信心大增,甚至有人怀疑岛上的驻军是不是早就因压力太大而撤走了。

  “居然连码头都不布置防御,海汉人也不过如此!”范德维根的座船虽然没有入港,但这个消息还是很快就通过旗号传到了他这里,这让他对这场战斗的期待值下降了不少。

  郑芝虎前次被海汉民团打得屁股尿流,这次再上南日岛倒是格外小心,先派了小股人马登岛,确定码头附近没有设伏之后,才让船队进港靠岸,而负责侦查的探马则是前出到南日寨附近,观察守军的动向。

  十八芝这次总共出动大小帆船八十余艘,参战人员两千余人,虽说规模似乎还比不上过去攻打中左所的几次大型会战,但这次出动的人员和船只都是经过了一定的筛选,船都是船龄短度快的好船,人都是在福建海域征战多年的老海狗,可以算得上是十八芝中的精锐了。

  当然兵力越多把握越大的道理不是郑芝龙不懂,实在是有心无力办不到。十八芝说起来现在还有上万成员,但这么多人就算窝在澎湖不动,每天的消耗也是一个极为惊人的数目,就更不用说打仗了。而十八芝近两三年屡战屡败,非但没有从战争中获得好处,反而是开销巨大,入不敷出。如果不是还有东北亚的几条走私航线支撑着,说不定十八芝早就已经破产散伙了。

  这次攻打南日岛也是如此,虽然人有的是,但十八芝却难以提供足够的作战补给。派出的兵力与能够持续的作战时间是成反比的,派出的兵力越多,所能在战场上作战的时间就越短,如果十八芝倾巢而出,那大概就只能来个南日岛一日游然后就得赶紧回家了。经过各方面的权衡之后,才最终决定了派遣的兵力——至少后勤补给方面能支持他们在南日岛进行十日以上的作战。

  十八芝毕竟只是一群海盗,作战纪律之类的约束十分松懈,光是这些人登6集结,就足足搞了一个多时辰。等这一摊子搞完,天色也慢慢暗下来了。郑芝虎虽然也对这种情况极其不满,但他唯一感到庆幸的是对手并没有抓住这个机会从南日寨出击,否则以码头上这么乱糟糟的状况,基本上不太可能很快组织起有效的反击。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10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