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六百四十三章 利益之争

第六百四十三章 利益之争

  对于这些反复无常的明人,范隆根可并没有多少信任可言,这出尔反尔的事情,以前已经出过不少了。当年福建明军攻不下澎湖,就曾假借和谈之名停战,却在和谈期间扣下了荷兰的使团,并以此要挟荷兰退出澎湖。而曾经与荷兰人有过密切商贸合作的许心素,在归顺大明进入官场之后,也迅与荷兰人划清了界限,转投了海汉阵营。至于十八芝这帮海盗,平日里干的就是杀人越货、走私劫船的勾当,就更谈不上什么信誉度了,就算是要达成什么协议,那也必须是十八芝的大头目级别的人出来说话才算有效,郑新知这种幕僚的份量还远远不够。

  郑新知还真有准备,立刻从怀中掏出一封书信,恭恭敬敬地交了上来。汉斯有些疑惑地打开来看——当然了,他除了能认出落款处的郑芝龙签名之外,内容基本是一个字都看不懂。而能认出这个签名也仅仅只是因为郑芝龙过去曾跟他有过数次的书信往来,已经看熟了这个“图案”而已。

  郑新知当然也知道对方肯定看不懂这封信的内容,立刻便向他们解释道:“佛郎机人在大员岛北边的鸡笼、淡水两处港口,我家主公都可提供详细的布防图,还可以提前派人手潜入当地,在动之时来一个里应外合。”

  汉斯听了这解释之后忍不住也是心中一动,他在过去几年中组织的几次攻击没能获胜,并不是因为实力弱于对手,其实都是因为对当地的状况不明,无法制定出详细可行的作战方案,因而导致了最终在战场上的失利。如果真能得到当地的布防情报,那无疑会给进攻方带来极大的作战优势。

  而在情报侦察方面,十八芝无疑是具有明显的优势,他们原本就一直跟西班牙人保持了商贸往来,能够比较容易地收集到当地的情报。如果他们安心要卖了西班牙人,那还真是有点防不胜防。

  当然了,汉斯同时也想到了另外一种可怕的可能——如果拒不接受十八芝的提议,那说不定他们也会在某种必要的时候把荷兰人的情报卖给别人。这样一来,如果要拒绝郑新知,那倒是需要再慎重地考虑一下后果了。

  汉斯再瞄了瞄这这封信,先将其放到了桌上,他当然也不会这么快下决定,这封信肯定还得找人看一看,把其中的内容仔细研究之后,再考虑是不是要答应对方的提议。

  汉斯让郑新知先回去等答复,郑新知也知道这事急是急不来的,点头哈腰地退下了。

  “范隆根先生,如果你愿意的话,我想邀请你参加我们关于十八芝这件事的讨论会。”汉斯并没有打算把这事再沉淀一下的打算,准备立刻便要跟进下去。当然这涉及到开战的大事,汉斯也不是自己拍拍脑袋就能作主,还是必须要召集手底下主管各方面事务的官员,征集他们的看法。

  本章内容稍后重新更新

  对于这些反复无常的明人,范隆根可并没有多少信任可言,这出尔反尔的事情,以前已经出过不少了。当年福建明军攻不下澎湖,就曾假借和谈之名停战,却在和谈期间扣下了荷兰的使团,并以此要挟荷兰退出澎湖。而曾经与荷兰人有过密切商贸合作的许心素,在归顺大明进入官场之后,也迅与荷兰人划清了界限,转投了海汉阵营。至于十八芝这帮海盗,平日里干的就是杀人越货、走私劫船的勾当,就更谈不上什么信誉度了,就算是要达成什么协议,那也必须是十八芝的大头目级别的人出来说话才算有效,郑新知这种幕僚的份量还远远不够。

  郑新知还真有准备,立刻从怀中掏出一封书信,恭恭敬敬地交了上来。汉斯有些疑惑地打开来看——当然了,他除了能认出落款处的郑芝龙签名之外,内容基本是一个字都看不懂。而能认出这个签名也仅仅只是因为郑芝龙过去曾跟他有过数次的书信往来,已经看熟了这个“图案”而已。

  郑新知当然也知道对方肯定看不懂这封信的内容,立刻便向他们解释道:“佛郎机人在大员岛北边的鸡笼、淡水两处港口,我家主公都可提供详细的布防图,还可以提前派人手潜入当地,在动之时来一个里应外合。”

  汉斯听了这解释之后忍不住也是心中一动,他在过去几年中组织的几次攻击没能获胜,并不是因为实力弱于对手,其实都是因为对当地的状况不明,无法制定出详细可行的作战方案,因而导致了最终在战场上的失利。如果真能得到当地的布防情报,那无疑会给进攻方带来极大的作战优势。

  而在情报侦察方面,十八芝无疑是具有明显的优势,他们原本就一直跟西班牙人保持了商贸往来,能够比较容易地收集到当地的情报。如果他们安心要卖了西班牙人,那还真是有点防不胜防。

  当然了,汉斯同时也想到了另外一种可怕的可能——如果拒不接受十八芝的提议,那说不定他们也会在某种必要的时候把荷兰人的情报卖给别人。这样一来,如果要拒绝郑新知,那倒是需要再慎重地考虑一下后果了。

  汉斯再瞄了瞄这这封信,先将其放到了桌上,他当然也不会这么快下决定,这封信肯定还得找人看一看,把其中的内容仔细研究之后,再考虑是不是要答应对方的提议。

  汉斯让郑新知先回去等答复,郑新知也知道这事急是急不来的,点头哈腰地退下了。

  “范隆根先生,如果你愿意的话,我想邀请你参加我们关于十八芝这件事的讨论会。”汉斯并没有打算把这事再沉淀一下的打算,准备立刻便要跟进下去。当然这涉及到开战的大事,汉斯也不是自己拍拍脑袋就能作主,还是必须要召集手底下主管各方面事务的官员,征集他们的看法。对于这些反复无常的明人,范隆根可并没有多少信任可言,这出尔反尔的事情,以前已经出过不少了。当年福建明军攻不下澎湖,就曾假借和谈之名停战,却在和谈期间扣下了荷兰的使团,并以此要挟荷兰退出澎湖。而曾经与荷兰人有过密切商贸合作的许心素,在归顺大明进入官场之后,也迅与荷兰人划清了界限,转投了海汉阵营。至于十八芝这帮海盗,平日里干的就是杀人越货、走私劫船的勾当,就更谈不上什么信誉度了,就算是要达成什么协议,那也必须是十八芝的大头目级别的人出来说话才算有效,郑新知这种幕僚的份量还远远不够。

  郑新知还真有准备,立刻从怀中掏出一封书信,恭恭敬敬地交了上来。汉斯有些疑惑地打开来看——当然了,他除了能认出落款处的郑芝龙签名之外,内容基本是一个字都看不懂。而能认出这个签名也仅仅只是因为郑芝龙过去曾跟他有过数次的书信往来,已经看熟了这个“图案”而已。

  郑新知当然也知道对方肯定看不懂这封信的内容,立刻便向他们解释道:“佛郎机人在大员岛北边的鸡笼、淡水两处港口,我家主公都可提供详细的布防图,还可以提前派人手潜入当地,在动之时来一个里应外合。”

  汉斯听了这解释之后忍不住也是心中一动,他在过去几年中组织的几次攻击没能获胜,并不是因为实力弱于对手,其实都是因为对当地的状况不明,无法制定出详细可行的作战方案,因而导致了最终在战场上的失利。如果真能得到当地的布防情报,那无疑会给进攻方带来极大的作战优势。

  而在情报侦察方面,十八芝无疑是具有明显的优势,他们原本就一直跟西班牙人保持了商贸往来,能够比较容易地收集到当地的情报。如果他们安心要卖了西班牙人,那还真是有点防不胜防。

  当然了,汉斯同时也想到了另外一种可怕的可能——如果拒不接受十八芝的提议,那说不定他们也会在某种必要的时候把荷兰人的情报卖给别人。这样一来,如果要拒绝郑新知,那倒是需要再慎重地考虑一下后果了。

  汉斯再瞄了瞄这这封信,先将其放到了桌上,他当然也不会这么快下决定,这封信肯定还得找人看一看,把其中的内容仔细研究之后,再考虑是不是要答应对方的提议。

  汉斯让郑新知先回去等答复,郑新知也知道这事急是急不来的,点头哈腰地退下了。

  “范隆根先生,如果你愿意的话,我想邀请你参加我们关于十八芝这件事的讨论会。”汉斯并没有打算把这事再沉淀一下的打算,准备立刻便要跟进下去。当然这涉及到开战的大事,汉斯也不是自己拍拍脑袋就能作主,还是必须要召集手底下主管各方面事务的官员,征集他们的看法。对于这些反复无常的明人,范隆根可并没有多少信任可言,这出尔反尔的事情,以前已经出过不少了。当年福建明军攻不下澎湖,就曾假借和谈之名停战,却在和谈期间扣下了荷兰的使团,并以此要挟荷兰退出澎湖。而曾经与荷兰人有过密切商贸合作的许心素,在归顺大明进入官场之后,也迅与荷兰人划清了界限,转投了海汉阵营。至于十八芝这帮海盗,平日里干的就是杀人越货、走私劫船的勾当,就更谈不上什么信誉度了,就算是要达成什么协议,那也必须是十八芝的大头目级别的人出来说话才算有效,郑新知这种幕僚的份量还远远不够。

  郑新知还真有准备,立刻从怀中掏出一封书信,恭恭敬敬地交了上来。汉斯有些疑惑地打开来看——当然了,他除了能认出落款处的郑芝龙签名之外,内容基本是一个字都看不懂。而能认出这个签名也仅仅只是因为郑芝龙过去曾跟他有过数次的书信往来,已经看熟了这个“图案”而已。

  郑新知当然也知道对方肯定看不懂这封信的内容,立刻便向他们解释道:“佛郎机人在大员岛北边的鸡笼、淡水两处港口,我家主公都可提供详细的布防图,还可以提前派人手潜入当地,在动之时来一个里应外合。”

  汉斯听了这解释之后忍不住也是心中一动,他在过去几年中组织的几次攻击没能获胜,并不是因为实力弱于对手,其实都是因为对当地的状况不明,无法制定出详细可行的作战方案,因而导致了最终在战场上的失利。如果真能得到当地的布防情报,那无疑会给进攻方带来极大的作战优势。

  而在情报侦察方面,十八芝无疑是具有明显的优势,他们原本就一直跟西班牙人保持了商贸往来,能够比较容易地收集到当地的情报。如果他们安心要卖了西班牙人,那还真是有点防不胜防。

  当然了,汉斯同时也想到了另外一种可怕的可能——如果拒不接受十八芝的提议,那说不定他们也会在某种必要的时候把荷兰人的情报卖给别人。这样一来,如果要拒绝郑新知,那倒是需要再慎重地考虑一下后果了。

  汉斯再瞄了瞄这这封信,先将其放到了桌上,他当然也不会这么快下决定,这封信肯定还得找人看一看,把其中的内容仔细研究之后,再考虑是不是要答应对方的提议。

  汉斯让郑新知先回去等答复,郑新知也知道这事急是急不来的,点头哈腰地退下了。

  “范隆根先生,如果你愿意的话,我想邀请你参加我们关于十八芝这件事的讨论会。”汉斯并没有打算把这事再沉淀一下的打算,准备立刻便要跟进下去。当然这涉及到开战的大事,汉斯也不是自己拍拍脑袋就能作主,还是必须要召集手底下主管各方面事务的官员,征集他们的看法。...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09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