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六百四十二章 另类的条件

第六百四十二章 另类的条件

  郑新知斟酌片刻,又换了一种说法:“海汉人擅长工程营造,他们每到一地,第一件事便是修筑港口和防御工事。小人虽未去过三亚胜利港,但据说当地炮台工事遍布港湾,岸上还有一处海汉人主持修建的坚城,称之为胜利堡。如此之大的工程,海汉人却只用了一年左右便完成了。而此种工程之术,也被海汉人运用到了琼州岛之外的落脚地,光是珠江口附近就有他们所建的至少四处港口。而海汉人便以这些港口为跳板,向大明等国出售他们的那些特产,并从外界迁入移民,以填补其劳动力之空缺。”

  听到这里,范隆根又再次插话道:“海汉人在安南享受特权待遇还可以理解,毕竟他们帮助安南结束了南北内战。但大明怎么可能允许他们这些外来者在两广沿海自行开埠建港?”

  范隆根问这事可不是随口而来,当初荷兰人占领澎湖,试图将当地打造成东印度公司对大明及东北亚地区的中转港,可福建官府不知为何却对这片人口并不多的岛群十分上心,就像是被踩了尾巴一样,不依不饶地组织了水6两军上万兵马,跟荷兰打了足足大半年,不惜付出数倍的伤亡代价,最后生生把荷兰逐出澎湖才算了结。

  在荷兰人的意识当中,大明帝国对于疆土这个问题应该是非常敏感的,哪怕是澎湖这种海外飞地也不会轻易放手让外人占领,海汉人应该也不会例外。哪怕是海汉人的外貌跟明人极为接近,也自称为汉人后裔,但无论是明人还是荷兰人,内心都并不会真的认为他们跟大明汉人是一国的。而海汉人却得以在大明所属的疆土上圈地筑城建港,甚至从大明组织移民迁出到自己的地盘上,这种差别待遇在范隆根看来实在是有些不可理解。

  郑新知答道:“海汉人虽以工程营造为展根基,但对外扩张却是以商贸为手段。众所周知,胜利港出产之物大多是价值不菲的东西,海汉每年从中获利少说也是以百万两银计,而因此获益的也绝非海汉一家。据小人所知,两广沿海地区的地方官员,多半都与海汉有着利益纠葛,甚至有不少人直接就参与到海汉人的生意里,这来来往往的银子,倒是有不少进了他们的腰包。”

  范隆根恍然道:“收了海汉人的银子,这些大明官员自然也就对他们的行为视而不见了。”

  类似的事情荷兰人也干过不少,在与某些东方国家打交道建立商贸关系期间,行贿这种手段永远都是最好用的敲门砖。不过东印度公司几乎不太可能会让外人参与到公司的经营中来,只是单纯地给予对方经济方面的收益,这方面的做法倒是跟海汉有着明显的差别。

  郑新知听完翻译之后点点头接着说道:“这些大明官员自以为得到了好处,殊不知他们这样做就是放任海汉肆意妄为。海汉人得了土地、人口,实力也就越来越强。去年琼州岛上闹匪患,广东官府无力出兵,最后竟然是让海汉民团出征,这匪患是灭了,但琼州岛北部也就被海汉人顺理成章地接手了。现在去琼州的船只,全部都得在海汉的什么海运部办理手续,才可入港停靠,否则海汉人便是一顶奸细的帽子扣下来,连人带船一起给收了。那琼州岛虽然名义上还归属于大明,但实际却已经被海汉人所掌控。”

  范隆根和汉斯听到这里忍不住交换了一下眼神,现对方都有难以掩饰的惊讶。那琼州岛虽然跟大员差不多,也是悬于海外的大岛,但大员这边并没有大明的治所,荷兰人占了也就占了,大明方面暂时并没有什么不满的声音。而琼州岛可是大明的领地,岛上还有二十多万人口,居然就这么不声不响地给海汉人全都圈了去,实在让荷兰人有点羡慕嫉妒恨。

  “现今的海汉有人有钱,占了琼州岛这块海外飞地,他们又有自行制造武器,训练军队的能力,大明想要再对其进行束缚打压,恐怕是很难了。”郑新知很诚挚地说道:“若是不能压制住他们进入福建的势头,一两年之后,福建沿海恐怕也都将为其所控,到时候贵方别说与大明进行贸易,就算是想保住与琉球、日本等地的通商权力,大概也会受到来自海汉的压力。”

  “最终这话题还是回到拉帮手上了……”范隆根先前已经听汉斯说过这海汉使者求见的目的,因此听到郑新知带出主题的时候倒也没有很意外。

  以十八芝的实力,现在要正面对抗福建明军尚且有点吃力,如果再加上一个实力更强,一直坐镇幕后没有出手的海汉,那十八芝的确就很难扛得住了。如果不能尽快找到助力改变当下的不利局面,那么十八芝丢掉澎湖这个根据地乃至彻底覆灭,似乎也已经为时不远了。

  汉斯不动声色地对范隆根问道:“范隆根先生,你怎么看?”

  “海汉的确是值得我们警惕的对象,但以我们目前的状况来说,并不适合跟海汉开战。”范隆根的看法还是比较客观:“我们的要任务是完善大员港和热兰遮城的建设,而不是去讨伐一支不好惹的势力。何况以我们在大员岛的武装实力,也未必能打得过海汉人。”

  汉斯点点头表示了赞同:“你的想法和我基本一致,海汉固然是一个威胁,但我们现在的确没有清除这个威胁的能力。所以他虽然已经来拜会我好几次,我也还是没有同意他的请求。”

  在失去澎湖转战大员港之后,东印度公司适度加强了武装力量的部署,现在大员港当地可以武装起大约15oo人的部队,另外本地的一些已经臣服的土著部落还可以组织起六七百人规模的协从军。这些力量用于自保或许已经够了,毕竟当初不足千人的兵力就在澎湖抵挡了上万明军足足大半年的攻势,但如果要把这些人拉出去在正面战场上面对那支据说成军之后从无败绩的海汉民团,并没有敢打包票说能够战胜对手。而且海汉跟福建官府之间明显已经达成了某种同盟关系,不管在这两支势力中开罪了哪一方,后果都可能是会面临他们的共同攻击。东印度公司的董事会绝对不会希望在距离巴达维亚两千海里的大员港出什么大乱子,因为这么遥远的距离,公司即便想要救援也只是有心无力。

  那翻译得了汉斯的指示,这一段对话的内容并没有告知郑新知。郑新知一脸不安地看着两人,指望着能从他们的表情中看出一点好消息的征兆。

  然而汉斯接下来通过翻译给他的答复依然令他十分失望:“虽然我对郑芝龙先生目前所处的状况感到很忧虑,但东印度公司不会直接出面介入到十八芝与大明官府的冲突中去。很遗憾,我没办法答应你的要求。”

  郑新知心知此事若不抓住机会再多说几句,汉斯大概又要下令送客了,连忙急道:“汉斯大人,请听我说,若贵方此次愿意协助我家主公夺回南日岛,日后必有相报!”

  “哦?你们有什么可报答我们的条件吗?”汉斯反问了一句。之前的几次商谈中,郑新知所能开出的条件无非就是加价多掏钱,但这种事情要下决定并不只是出于经济方面的考量,汉斯更多考虑的是政治上的因素,而这方面的原因也没办法给郑新知作出详细的解释。

  “十八芝愿意出兵,助贵方赶走盘踞在大员岛北部的佛郎机人!”郑新知感觉到对方口气的松动,赶紧抛出了自己准备好的优厚条件:“拿下当地之后,我家主公愿与贵方划地而治,共享战果!”

  汉斯的表情有些鄙夷,但心思却已经活动开来。这些明人海盗连葡萄牙和西班牙两个国家都分不太清,只按照约定俗成的习惯将其统称为佛郎机人,殊不知这两国虽然现在已经合为一国,但在远东的行动依然是围绕各自阵营展开。在台湾岛北部占领了鸡笼、淡水两处港口的正是从吕宋岛北上而来的西班牙人,这些家伙就如同一条毒蛇一样,正好咬在了东印度公司东北亚航线的七寸上,无形中给荷兰商船北上去琉球、朝鲜、日本等地增添了不少的危险。

  在西班牙人到来的五年内,荷兰方面在台湾岛以北海域总计已经损失了商船过十五艘,这其中既有不明原因失踪的,也有与西班牙人生海上冲突被击沉或是被俘的——当然站在荷兰的立场上,所有失踪船只的原因都算在了可恶的西班牙人头上。

  以下段落稍后更新

  在失去澎湖转战大员港之后,东印度公司适度加强了武装力量的部署,现在大员港当地可以武装起大约15oo人的部队,另外本地的一些已经臣服的土著部落还可以组织起六七百人规模的协从军。这些力量用于自保或许已经够了,毕竟当初不足千人的兵力就在澎湖抵挡了上万明军足足大半年的攻势,但如果要把这些人拉出去在正面战场上面对那支据说成军之后从无败绩的海汉民团,并没有敢打包票说能够战胜对手。而且海汉跟福建官府之间明显已经达成了某种同盟关系,不管在这两支势力中开罪了哪一方,后果都可能是会面临他们的共同攻击。东印度公司的董事会绝对不会希望在距离巴达维亚两千海里的大员港出什么大乱子,因为这么遥远的距离,公司即便想要救援也只是有心无力。

  那翻译得了汉斯的指示,这一段对话的内容并没有告知郑新知。郑新知一脸不安地看着两人,指望着能从他们的表情中看出一点好消息的征兆。

  然而汉斯接下来通过翻译给他的答复依然令他十分失望:“虽然我对郑芝龙先生目前所处的状况感到很忧虑,但东印度公司不会直接出面介入到十八芝与大明官府的冲突中去。很遗憾,我没办法答应你的要求。”

  郑新知心知此事若不抓住机会再多说几句,汉斯大概又要下令送客了,连忙急道:“汉斯大人,请听我说,若贵方此次愿意协助我家主公夺回南日岛,日后必有相报!”

  “哦?你们有什么可报答我们的条件吗?”汉斯反问了一句。之前的几次商谈中,郑新知所能开出的条件无非就是加价多掏钱,但这种事情要下决定并不只是出于经济方面的考量,汉斯更多考虑的是政治上的因素,而这方面的原因也没办法给郑新知作出详细的解释。

  “十八芝愿意出兵,助贵方赶走盘踞在大员岛北部的佛郎机人!”郑新知感觉到对方口气的松动,赶紧抛出了自己准备好的优厚条件:“拿下当地之后,我家主公愿与贵方划地而治,共享战果!”

  汉斯的表情有些鄙夷,但心思却已经活动开来。这些明人海盗连葡萄牙和西班牙两个国家都分不太清,只按照约定俗成的习惯将其统称为佛郎机人,殊不知这两国虽然现在已经合为一国,但在远东的行动依然是围绕各自阵营展开。在台湾岛北部占领了鸡笼、淡水两处港口的正是从吕宋岛北上而来的西班牙人,这些家伙就如同一条毒蛇一样,正好咬在了东印度公司东北亚航线的七寸上,无形中给荷兰商船北上去琉球、朝鲜、日本等地增添了不少的危险。

  在西班牙人到来的五年内,荷兰方面在台湾岛以北海域总计已经损失了商船过十五艘,这其中既有不明原因失踪的,也有与西班牙人生海上冲突被击沉或是被俘的——当然站在荷兰的立场上,所有失踪船只的原因都算在了可恶的西班牙人头上。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09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