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六百三十二章 交手(一)

第六百三十二章 交手(一)

  “等回到这里的时候,我一定要抓到这个该死的家伙,然后在码头上吊死他!”斯派克斯在登船之后仍然怨气满满,但迫于行程他又无法在当下对岛上这些土著采取报复行动,只能是嘴上骂几句出出气。   .

  就在刚才登船离开之前,手下向他报告说早上丢失了两ding帐篷就是在船员们收拾好行装,回到船上吃早饭的这么一会儿工夫,昨晚在岸边扎营的帐篷就少了两ding。岛上就只有一帮土著居民,毫无疑问这是他们干的好事,但急于要出发的船队又不太可能为了两ding帐篷停下来追查真相。斯派克斯再怎么生气,也只能顾全大局,带着一肚子不快离开这个岛。

  “行了斯派克斯先生,这些猴子并不是我们此行的目标,还是把注意力放到我们的任务上吧!”布劳沃的语调仍然是冷冰冰的毫无感情,但从他皱着的眉头还是能看得出他也同样对这个岛的状况感到不满。如果不是有任务在身,或许他发作起来会比斯派克斯的手段更可怕。

  只有范隆根一个人略感轻松,他只想快diǎn离开这地方前往纳吐纳群岛,起码那个岛上还有荷兰人开的小酒馆,还有基本的社会秩dingdiǎn.23.o序可言,而这里完全就跟原始社会差不多,混乱无序,毫无章法。

  从淡美兰群岛出发向北大约200海里,就是安不纳主岛上的唯一一处港口了。在这条航线的两侧还分布着不少岛屿,往年也有海盗出没的迹象,船员们必须打起精神来,因为谁也不知道那些失踪的荷兰商船是不是就在这个海域里出了事。

  经过了惴惴不安的三天航程之后,船队的视野中终于出现了安不纳群岛的轮廓,这让每一名船队成员都暗自松了一口气。抵达了这里,也就意味着这次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接近一半。尽管从航程上看,到这里才仅仅只是巴达维亚到大员港全程的三分之一左右,但接下来这三分之二的航程中几乎没有机会看到大片陆地的存在,下次补给很可能就得等到大约二十天之后了。

  不过想到在此之前曾经听勿里洞岛的琼克船长提到过这里正在修筑岸防炮台,指挥官们仍然不敢在驶入港口之前抱以轻心。说不定附近真的有海盗出现,才能迫使从来对基建都不积极的老扬森在岛上组织修筑防御工事。

  在距离港口还有大约十海里的地方,船员们在海上发现了两艘捕鱼船,不过这两艘船看到船队的出现之后很快就调转方向,往着港口快速驶去。

  “那好像是两艘大明式样的帆船。”这个发现让范隆根稍稍有些困惑:“老扬森难道招揽了一批大明渔民过来定居?这没有在近期的报告里看到啊!”

  斯派克斯和布劳沃也在各自的船上注意到了远处迅速离开的帆船,但他们也同样没有对此产生警觉,认为这应该只是刚刚来到这里的大明移民见到大型船队时的正常反应而已,毕竟这些移民以前在大明沿海大概很少有机会看到这种西式帆船的船队。

  安不纳岛上的港口并没有那种深入陆地的半封闭式港湾,仅仅只是略微凹向陆地的一处海湾而已,因此在距离港口还有好几海里的地方,就能将港口内的情况一览无余了。

  范隆根首先注意到的是港口南侧的码头上并排停靠着三艘帆船,尽管隔着老远,但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那是三艘隶属于东印度公司的商船船舷上代表公司的ooosnspan符号隔着老远也是轻易可见。这让他大大地松了一口气,谁说商船失踪了?这不是好好的停在这里吗?或许只是途中遇到了风暴天气,船只有所损坏,所以在这里滞留进行维修。当然以本地的条件,大概很难给这些商船提供完善的修理条件,不过这也正好能解释为什么这些船会在途中消失了这么久。

  “老扬森大概要倒霉了。”范隆根的思绪很快就发散开去。按照东印度公司的流程,这样的状况应该早在一个月之前就设法通知公司总部才对,而从大员港返回的商船没有按期抵达开始算起,迄今为止巴达维亚方面都没有收到过来自纳土纳岛的消息,这个失职显然是老扬森的责任。范隆根甚至已经脑补出了靠岸之后布劳沃板着脸训斥老扬森的情景,毕竟军部抽调人员出海执行这趟搜救任务也是花了不少钱,而这个劳师动众的行动和相应的开支本来都是不必要的。

  “不过这港口的炮台倒是修得有模有样的……”范隆根也很快注意到了港口各处伫立起来的十多座岸防炮台,这些炮台错落有致地封锁了港口所有的船只停靠diǎn和登陆区域,显然是经过了精心的设计。上次他经过这里的时候,岸边肯定是没有这些防御工事的存在,这显然是近几个月新修的工程,由此也证实了琼克提供的情报的确是真实的或许这里的确是发生了某些事情,以至于老扬森不得不打起精神来组织加强岛上的防御。

  除了这三艘东印度公司的商船之外,范隆根还注意到港口停靠了几艘尖头窄身的广式帆船。而这几艘船并没有装配大明帆船惯常使用的那种大片硬帆,而是一种类似于西式软帆的织物软帆。范隆根知道这种新式软帆是海汉人发明并推广,据说这种帆比中式硬帆灵活,比西式软帆好操作,而且配备这种软帆的船只在航速方面有了更大的提高。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这种帆索系统的实物,他打算等会儿下船之后,去看看这种所谓的海汉帆到底有什么独到的地方。

  范隆根毕竟只是个商人,他的注意力几乎都在港口里停靠的各式帆船上,却没有注意到这里气氛的古怪。但斯派克斯和布劳沃却是半职业的军人,他们的警惕性显然要高出范隆根不少,在靠近港口的同时就在各自的船上发现了这里的不对劲。

  首先大白天港湾里连一艘离岸的船都没有,视野所及的所有船都靠在岸边,海面上甚至连一艘打渔的小舢板都没有,这对一个港口小镇来说实在有diǎn稀奇。其次不管是岸上还是停在码头的船上,他们连一个人影都没有看到,码头上没有搬运货物的力工,没有醉酒叫嚣的水手,甚至连一条闲逛的野狗都没有。

  “打旗语,让船队停下来,不要再靠近码头!”布劳沃当机立断地下达了命令。

  而与此同时,另一艘运兵船上的斯派克斯也在向船上的士兵们下令:“放下行李,拿起你们的武器,准备战斗!”

  “发生了什么事?”范隆根看到两艘运兵船上打出的旗语,一时间还没有回过神来。

  与此同时,岸上的一个炮台里,穆夏柏举着望远镜观察着海上形势,嘴里喃喃道:“还是被他们发现了!”

  由于本地地形比较平坦,很难在港口附近建立起有效的预警观测diǎn,而为了掩饰自己的身份,也不能派出航速较快的海汉战船在附近海域巡逻,伪装成打渔船的预警哨已经是穆夏柏能够采取的极致手段了。而接到警讯的那个时候,穆夏柏也明白自己一直等待的时刻终于来到了荷兰人终究还是发现了不对劲,派出了一支船队沿途找到这里来了。

  驻岛守军接到警讯是在一个半小时之前,在这段时间里穆夏柏所能做的事情,就是组织战斗人员到一线就位,然后清空码头附近的人员。穆夏柏并非没有想到这样做可能会引起对方的警惕,但岛上那帮葡萄牙人骗一骗大明海商或许还凑合,想骗过荷兰人的眼睛可就太难了。与其让他们被荷兰人识破,倒不如清空码头区,跟荷兰人好好干一场。

  “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战斗力了!”穆夏柏下达命令道:“升旗号,所有炮台准备开火!”他

  当然也注意到了对方的船队打出了旗语,然后两艘武装船只立刻放缓了船速,打开了船舷的炮窗。显然对方已经注意到了码头上的异样状况,并且已经开始戒备了。事已至此,这场仗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此时的范隆根已经察觉到岸上的情况不对,下令停止靠岸准备转向,这时候他看到岸边码头的仓库ding上升起了一面旗帜。这面旗并不是东印度公司的三色旗,而是一面灰不溜秋的旗帜,上面还绣有一个大大的白色汉字。

  “那是什么鬼?”范隆根赶紧让船上的一名华人管事出来辨认。

  “船长大人,那是一个阮字。”华人管事说完之后看范隆根仍然是一脸懵逼的样子,心知他还是不明白,便进一步解释道:“这是一个姓氏,不过大明不多见,倒是在安南国比较常见。”

  “安南国?”范隆根一下回过神来两年前被灭掉的安南南方政权,可不就是阮氏家族执掌大权吗?而此前所流传的各种海盗传言中,就有一种是说逃出安南的阮氏族人在南海纠集组织了一股武装势力,做起了海盗的勾当。从码头上的情况来看,这个打着“阮”字旗号的组织应该已经控制了港口,难道他们就是传说中的南方余孽?

  “所有人员进入战斗位置!”范隆根打了个冷战,回过神之后立刻下令全船备战对方既然能够不声不响地拿下这个港口,显然就不是什么善茬。而自己所在船队就这么冒冒失失地闯进来,简直无异于自投罗网。此时再看岸上那些炮台,范隆根觉得似乎有好多黑洞洞的炮口正在瞄准着自己。

  然而他的这种预感并不是错觉,就在荷兰船队尚未想好该如何应对岸边的诡异状况之时,岸上的炮台就率先开火了。它们的目标是两艘最先作出反应的荷兰运兵船,十余门岸防炮首先对斯派克斯所在的“胜利者号”进行了集火攻击。在不到三百米的距离上,这艘船无异于一动不动的活靶子,第一轮集火就至少有一半的炮弹击中了这艘二十七米长的帆船,并且立刻造成了两位数的船员伤亡。

  “这些混蛋!开火,全部开火!”侥幸逃过第一轮炮击的布劳沃惊魂未定地下达了命令。然而在这个距离上,他所在的“水獭号”所装备的舰炮能够发挥的作用非常有限,因为这些火炮的平射射程普遍都在两百米左右,不要说打中目标,就连打到岸上都是一种奢望。毕竟这些火炮的设计初衷就是用来海战交手,而不是由海向陆发动炮击,跟射程长精度高的岸防炮一决高下。“水獭号”所发射的炮弹,不出意外地悉数打空,只在海面上激起了一片水花而已。

  范隆根此时也命令手下的各条船开炮,但与“水獭号”相似的是他的这些船所装备的火炮也没有好到哪里去。毕竟这些只是武装商船,而不是专业的战舰,在海上对付那些没有热兵器的海盗倒是够用了,但要打这种两栖攻击战的确性能上还差了一大截。

  因此这场战斗也形成了一种奇观,荷兰人的火炮数量多得多,打得热闹但却半diǎn效果也没有。而岸上的炮台却不慌不忙地进行瞄准和击发,对着距离最近的两艘荷兰运兵船开始一一diǎn名。在进行到第三轮炮击的时候,一枚炮弹直接削断了“胜利者号”的主桅,这几乎宣布了它的行动能力就此丧失。

  穆夏柏注意到了这个细节,立刻让各炮台转向集火另一艘“水獭号”他并不需要立刻击沉这些荷兰战船,只要能让对方失去移动能力,那大可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慢慢收拾残局。

  “水獭号”上的布劳沃当然也注意到了同僚所遭受的致命打击,同时他也意识到自己的战船在火炮射程上非常吃亏,要嘛进一步靠近对手,要嘛就得赶紧撤退自保,没有第三条路可选。...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08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