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六百三十一章 淡美兰群岛

第六百三十一章 淡美兰群岛

  詹贵与琼克结交的初衷,本来就是来自于海汉安全部的指派,而非他自己的主动行为。军方最早的时候曾经也计划过要不要在南下时连勿里洞岛也一并拿下,但后来考虑到这里距离巴达维亚的航程实在太近,攻下之后难以保证能有一个安全的过渡期来接手这个地方,只能先放弃了这一步,选择将靠北的安不纳群岛作为主攻目标。

  勿里洞岛上的种植的胡椒并不是海汉的目标,而是这个岛西侧有一处适合修建港口的所在,即后世勿里洞岛首府丹戎班丹港的位置。当地的港口条件显然要好于安不纳岛,不过以荷兰人的工程能力也很难将其充分利用起来,只能是暂时选择了岛南侧的一处更便于修建码头的港湾作为殖民点。而丹戎班丹所在的位置如果交给海汉来经营,那毫无疑问可以在一两年内就建成今后攻打东南亚咽喉航道的前哨阵地。但有鉴于海汉海军目前的实力还没有强大到可以在东印度公司眼皮子底下为所欲为的地步,军方也暂时只能退而求其次,将南下的跳板设在了安不纳群岛。

  两个月之前民团军南下夺取安不纳群岛作战期间,为了防止有零星的岛上居民逃出包围圈,军方和安全部专门安排詹贵带了一支船队提前去到勿里洞岛如果有人从岛上逃出来,肯定是要南下报信,而安不纳岛以南四百多海里的勿里洞岛就是逃生者的首选目标。

  如果真有这样的事情发生,那么詹贵船队里那帮安全部外勤队的人就得果断采取行动了。要嘛在岛上寻机动手,要嘛在外海截杀岛上派回巴达维亚大本营报信的船只,总之是要让安不纳群岛易主的消息多保密一段时间。

  很幸运的是海汉民团的突然袭击将停靠在安不纳岛的荷兰船只一网打尽,并没有出现任何漏网之鱼,詹贵也不必因此而承担身份暴露的危险。当然最幸运的人其实是勿里洞岛上的琼克镇长,因为如果真有人从安不纳岛逃到这里,很可能会把他给牵扯进去,到时候詹贵船队里的杀手们要连夜杀人灭口,琼克镇长作为知情人肯定也难逃一劫了。

  不过关于这其中的内情,琼克是半点都没察觉到异常,他仍然认为詹贵是一个值得交往的朋友。他现在惦记的倒不是詹贵下次会带来什么样的礼物,而是想着要在下次碰面时向詹贵打听打听,到底北边海上出了什么状况,竟然让近期南下的荷兰商船全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由于搜救船队的三位指挥官在前一晚稍微喝多了点,结果导致他们未能按照原定的时间在次日一早出发。快中午的时候三个人才带着酒气来到了码头上,简单吃过午饭之后,船队这才解缆升帆,驶出了勿里洞港。

  搜救船队的下一站,是位于勿里洞岛正北,航程约250海里的淡美兰群岛。这个群岛的位置正好位于勿里洞岛和安不纳群岛之间接近中点的地方,在当地港口可以进行食物和淡水的补充。不过东印度公司没有在这里安置移民,原因无他,这里的地方的确太小了一点,并不适合进行殖民开发。淡美兰群岛的十七个岛屿上也只有五个岛有土著居住,当地的物产种类还远不及勿里洞岛和安不纳岛,最主要的出产只有椰子和海参。

  三天后搜救船队顺利抵达了淡美兰群岛,但在这里他们同样是一无所获。岛上土著首领所能告诉他们的信息甚至还不如琼克镇长。至少琼克还能有比较明确的时间概念和船只停靠记录,而这里的土著却是过着混混僵僵的日子,整个部落也只有一名巫医在用木桩刻记的原始办法在记录时间,至于上一艘荷兰船在这里停靠是什么时候,岛上竟然没有一个人能说得出明确的时间。

  “这些愚蠢的猴子就应该早点灭绝!”回到船上之后,急性子的斯派克斯终于忍不住发了脾气:“这些家伙比黑人还蠢得多!简直又蠢又懒!”

  斯派克斯大发脾气的原因是刚才在和土著的交涉中,他要求土著多提供一些本地出产的水果蔬菜,但这却遭到了土著的拒绝,因为他们不想为外来人付出劳动。斯派克斯表示可以给出银币作为报酬,但土著们却认为银币在这个岛上根本没用当然这也的确是事实,这里并没有成型的商业体系,依然还在使用以物易物的原始交易手段。

  好在三名指挥官都不是第一次走这条航线,知道怎么打发这些懒到极致的土著,当下便拿出了船上的货物与土著们交易,这才成功获得了补给。当然了,搬运这些补给上船也得船队自己的人手来做,这里的土著可没兴趣从事任何维持生存之外的体力劳动。

  “上帝作证,我迟早会把这些猴子全部抓起来,送到泗水的种植园去当苦力,让皮鞭教会他们什么是规矩!”尽管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但斯派克斯的怒气依然是难以抑制。

  “好了,斯派克斯先生,不要再对这些愚昧的土人抱怨了,我们该好好想想接下来要怎么走。”布劳沃一脸冷漠地终止了斯派克斯的发泄:“我们现在需要决定是优先考虑完成这趟航程,还是要在这个海域展开搜索行动。”

  由于本地的土著未能提供任何有用的信息,指挥官们现在所能确定的就是荷兰船只出事的海域是在勿里洞岛以北,但具体是什么地方还无法确定。淡美兰群岛地处马来西亚半岛和加里曼丹岛之间,周围状况相对比较复杂,东边是世界第三大岛,在这个时期被称为婆罗洲的加里曼丹岛,南边除了勿里洞岛之外还有邦加岛和世界第六大岛苏门答腊岛。

  西边的情况最为复杂,马六甲海峡外的廖内群岛和林加群岛一向都是南海海盗的活跃地区,即便是有葡萄牙人在当地坐镇,也并没有改变那块海域的混乱无序局面。而这两个群岛距离淡美兰群岛的航程只有一百五六十海里,的确也存在海盗出来兴风作浪的可能性。

  至于北边,除了安不纳群岛之外,在西北方向还有阿南巴斯群岛,当地的复杂岛屿环境也为海盗藏身提供了便利条件。对于东印度公司的搜救船队来说,这些岛屿都有可能隐藏着与荷兰商船失踪有关的线索。

  “如果我们要把这些地方统统搜上一遍,至少需要一两个月的时间,这不太可能实现。”范隆根率先摇头否决道:“先生们,我们这支船队可不是专业的作战舰队,搜救任务执行到什么程度,也得考虑到我们的实际状况才行。”

  范隆根虽然接受了科恩总督的委派率船队参与这次的搜救任务,但他也很清楚自己的船队能力有限,只能承担低烈度的军事任务。而布劳沃的口气完全就是要把这个海域可能存在海盗的地方都过滤一遍,这对以武装商船为主的船队来说其实是很冒险的做法。范隆根倒不是担心打不过海盗这种乌合之众,而是承受不起可能的损失,他手下这几艘船都是在荷兰本土造船厂订制,一旦出现严重损坏,巴达维亚本地的船厂都未必能够维修,到时候还得从本土专门雇人过来修船,这时间耽搁造成的损失可就大了。因此他很婉转地向布劳沃表明了态度,不愿意让船队冒太大的风险。

  布劳沃大概也能料想到范隆根的小算盘,当下没有说破,只是转过头去征求斯派克斯的意见:“斯派克斯先生,你怎么看?”

  斯派克斯这时候也已经从先前的激动情绪中冷静下来,恢复到专业人士的状态:“我认为东边和南边都不用过多考虑了,南边本来就有公司的船定期巡逻,东边的婆罗洲……我们最好是不要去招惹他们。”

  范隆根和布劳沃对于斯派克斯的意见都没有表示异议。婆罗洲上的王国不少,其中苏卡达纳的统治者是对爪哇岛的马打蓝王国效忠,而马打兰王国在这个时期可以说是东印度公司最为头疼的一个敌人。

  就在不久之前的1628和1629年,马打兰王国的统治者朗桑曾两度率大军攻打巴达维亚。如果不是东印度公司的武装水平占据一定优势,早就已经丢了城池。尽管马打兰王国没能彻底战胜东印度公司,但他们的势力范围却在这个时期扩张得非常快,统一了中爪哇和东爪哇地区,并且在苏门答腊东部和加里曼丹南部也建立了统治区。这个王国所实际统治的区域,其实是要远远超过东印度公司这帮殖民者。

  在原本的历史中,直到17世纪后半叶马打兰王国才开始走下坡路,统治者阿芒古拉特二世与东印度公司签订了奴役性条约,成为了东印度公司的附庸。到18世纪中叶的时候,这个国家被东印度公司分裂为日惹国和梭罗国,再也无法重拾昔日辉煌了。

  当然了,那些都是尚未发生的状况,现在双方的关系说得严重点还处于战争状态,如果搜救船队去婆罗洲海岸附近转悠,很可能会被视为是东印度公司对马打兰王国的挑衅,甚至有可能导致双方再次爆发大规模战争,这个锅可不是他们三个人背得起的。哪怕去婆罗洲的理由很充分,总督大人也绝对不会原谅这种低级失误的出现。

  听完斯派克斯的话,布劳沃不紧不慢地应道:“照你这么说,西边其实也不用去了,那里离葡萄牙人的地方可是近得很,一个不小心就会撞上他们的船队。”

  “先生们,我建议还是先去北边的纳土纳群岛,毕竟那里是真正属于我们的地方,我们到了那里先搜集一下信息,再作出进一步的判断也来得及。那里的负责人老扬森是一个认真负责的人,他应该会有比琼克先生更完备的船期记录。”范隆根听布劳沃的语气不善,赶紧出声提出自己的建议,防止两个人争吵起来。

  相比临近巴达维亚的勿里洞港,从北方归来的荷兰船长们都更愿意停靠纳土纳群岛,因为这地方就是他们从大员港南下的漫长航程后见到的第一块荷兰殖民地,几乎每艘南下的荷兰商船都会将纳土纳群岛作为这趟航程中必须停靠的补给点。在那里无疑能够获得比前两站更详细的信息。

  “这大概就是目前最稳妥的做法了。”布劳沃不置可否地说了一句,起身说道:“先生们,我需要回到自己的船上去看看补给品是否都已经装上船了。”

  “这家伙……就巴不得能打上一仗!”斯派克斯在布劳沃离开之后,才悻悻地吐槽道:“他可就指望着这次能立下显赫的军功,以便能在下任总督的竞争中胜过我。”

  科恩总督打算在斯派克斯和布劳沃之间选出一人作为下任总督人选推荐给公司董事会,这事其实很多人都已经知道,范隆根也是其中之一。不过他并不想介入到这种高层的权力纷争中去,这站队要是押对了宝就还好,万一要是没押中,那另一方上台拿权之后可就有苦果吃了。想当初科恩就任总督之后,第一时间就将他的几个主要竞争对手派去了偏远的未知海域探险,其中有一多半的人都没能再活着回到巴达维亚。

  范隆根可不希望自己干得好好的海贸生意被突然中断,然后被新任总督派到大洋中去探索新航线。那种事或许航海家会很喜欢,但范隆根只是个商人,他也只对商业上的事情感兴趣。不管是探险还是打仗,那都不是他想做的事。因此对于斯派克斯的抱怨,他也只能假装没有听到,以维持自己的中立立场。他现在只希望抵达纳土纳岛之后,能在当地找到一些明确的线索,以平息这两位高级军官之间的分歧。...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08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