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六百二十九章 抽丝剥茧

第六百二十九章 抽丝剥茧

  不过除了矿产之外,勿里洞岛上的环境倒是非常适合一种香料的种植和生长,那就是胡椒。  自从古罗马人尝到胡椒的滋味以后,它就成为了欧洲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剂调味料。不过胡椒的产地在印度和东南亚,欧洲本地并不出产这种香料,因此其价值也是十分高昂。不过这种香料在世界历史中所起到的作用,可不仅仅只是餐桌上的佐料而已。

  公元408年西哥特人攻陷罗马城之后,曾经要求罗马人用3000磅胡椒和大量金银来赎城,可见当时胡椒在欧洲的紧俏程度。而公元476年西罗马帝国灭亡之后,东西方之间的商贸渠道一度中断,胡椒几乎消失在了欧洲人的餐桌上。这个时候阿拉伯人抓住了商机,把印度产的胡椒运到埃及,再由威尼斯商人转运到地中海海岸,等这种东方香料抵达欧洲人的餐桌时,价格已经暴涨到了原产地的四五十倍。

  如此的暴利所打动的不仅仅是欧洲商人,就连高高在上的罗马教廷也难以免俗。从1095年开始的十字军东征,在冠冕堂皇的宗教旗帜之下,教廷的口号却是简单而粗暴:“东方是那么富有,金子、胡椒俯拾皆是!”

  1453年奥斯曼土耳其攻破君士坦丁堡,阻断了原来的胡椒贸易商路,使得欧洲人寻找另一条通往东方新航线的理由又多了一个。在那之后的几十年内,哥伦布发现了美洲大陆,达迦马经过海路抵达了印度半岛,麦哲伦完成了史上第一次环球航行。在那个时代的地理大发现中,胡椒这种不起眼的植物也为人类的进步默默地发挥了一份促进作用。

  到了17世纪,胡椒在欧洲依然是价比黄金,甚至在一定时期内可以在市场上充当硬通货,用来买田置地、交租纳税、充当嫁妆等等。西班牙人、荷兰人、葡萄牙人、英国人在远东地区的大海上展开了长达百年的混战和劫掠,有相当一部分小规模战争都是围绕着争夺胡椒产地在进行。

  而这种香料作物在进入中国之后,又得到了另外一种功用,那就是入药。早在唐本草中就有关于胡椒药性的记述:主下气,温中,去痰,除肺腑中风冷。而之后几乎每朝每代的医药典籍中都不会遗漏了这一味原本是作为香料传入到中国的药材,其所能治疗的疾病也随着中医学的发展而越来越多。几个西方殖民国家对大明输出的货物中,胡椒从来都是不可或缺的一种高价值商品。

  东印度公司在五年前向勿里洞岛派出了第一批移民,在当地所开发的农用地也以胡椒种植为主。这五年经营下来,当地的胡椒种植面积已经超过了两平方公里,每年为东印度公司创收的数目也相当可观。这次范隆根所率领的搜救船队也将在勿里洞岛靠岸停泊,并且装运这里所出产的胡椒。

  虽然从巴达维亚到勿里洞岛仅仅只有两百海里航程,但因为船队所担负的海上搜救任务,所以这一趟也是有意识地放慢了船速,希望能够在航线上侥幸找到失踪船只的蛛丝马迹。当然所有的人也都很清楚,这样的寻找纯粹就是大海捞针,运气成分非常重。

  也正如荷兰人所预料的那样,在这段航程中他们一无所获。出发三天后,船队抵达了勿里洞岛南端的海湾港口,他们将在这里停靠一天,装运胡椒和补充淡水及其他食材。

  除了轮值的水手之外,其他的船员一靠岸就离开了码头,去镇上的小酒馆找乐子去了,这对他们来可是这趟苦差事里为数不多能够放开手脚玩一玩的地方。

  不过几名高层人士可就没办法这么不顾身份的放浪形骸了,港口小镇的镇长维姆琼克已经赶到了码头上,准备好接待来自公司总部的大人物。

  作为东印度公司属下的殖民地,这里的镇长自然也是由东印度公司进行任命,所以说起来琼克也是公司员工,只是地位比起范隆根、斯派克斯和布劳沃这种高层就差得远了。毕竟像这个港口小镇一样的小型殖民点,在整个东南亚地区至少还有二三十处之多,在这种地方当镇长的员工,其实在巴达维亚的时候也就是公司里的普通职员而已。

  令范隆根三人感到欣喜的是,尽管这里的条件看起来很简陋,但临时得到通知的琼克还是准备了一辆箱式马车作为前往镇上的代步工具,这样他们也就不用将自己擦得干干净净的小牛皮靴子踩进海腥味十足的泥泞道路里了。

  “很荣幸能在这里见到三位尊贵的先生,但请容许我问一句,公司这是要准备跟谁开仗了吗?”在马车上琼克主动打听这支船队的来意。在这三人里,他跟范隆根是打过几次交道的,因此也没有太见外,毕竟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范隆根的船队里居然带了两艘运兵船。

  “打仗?或许会,或许不会。”范隆根含糊其辞地回应了一句,并且立刻转开了话题道:“琼克先生,从四月开始到我们来到这里为止,你这里有从大员港返回的商船进港停靠过吗?”

  “说到这件事,我也深感困惑。”琼克应声道:“按照正常的时间表,从四月开始就没有北方的船只来过这里。当然这种情况在过去也会偶尔有发生过,毕竟从北方回来的船员们都希望能够早一点回到巴达维亚,而不太愿意在距离终点仅仅两三天航程的地方再停下来休整,何况这里只是一个荒凉的岛屿,并没有什么好玩的东西。”

  “那关于这种异常情况,你向公司总部提交报告了吗?”斯派克斯在旁边问道。

  “当然,这是我职责内的事情。我在上个月就已经在送回巴达维亚的例行书面报告中提及了相关的情况。”琼克不卑不亢地回应道。

  “那么以前有过连续两个多月都没有船从北方回来的状况吗?”范隆根继续问道。

  “不,这是我记忆中的第一次。”琼克很肯定的说道:“在我担任镇长的过去三年中,没有发生过您所说的状况。”

  “那么北上的船只在近期有什么异常状况吗?”范隆根通过不断的提问,来一点一点地理清失踪船只的线索。

  “一如既往地很正常,就在半个月之前还有一艘前往大员港的商船在这里补充了淡水,还运走了三百磅胡椒。如果路上顺利,那艘船应该已经快到地方了。”琼克回答道。

  “看样子这里大概并不是失踪船只的最后一站。”一直没开口的布劳沃终于发话道:“它们大概在抵达这个港口之前就已经出事了。”

  “失踪?”琼克惊讶地问道:“您是说最近两个月从大员港返回的船都在海上消失了?没有一艘回到巴达维亚?”

  “是的,它们都凭空消失了,而我们的责任,就是找出它们失踪的地点和原因。”布劳沃说道:“琼克先生,如果你知道什么别的情况,也请你告诉我们,比如说附近海域有没有新出现的海盗势力?最近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传闻?”

  琼克想了想之后才应道:“海盗倒是没有听说,不过最近有大明商船停靠这里的时候,听说北边的纳土纳港正在修建港口炮台,不知道老扬森是不是收到了什么不好的风声?”

  琼克所说的老扬森是纳土纳港口小镇的镇长,范隆根曾多次往返于这条航线,自然也是认识的,闻言皱眉道:“修建炮台?纳土纳岛又没什么可以洗劫的东西,难道会有海盗看上那里?”

  “未必是海盗,也可能是讨厌的葡萄牙人。”斯派克斯提醒道:“他们可是很擅长干这种偷鸡摸狗的勾当!”

  “等等,到这里停靠的大明船只上的人有没有提到他们是否在纳土纳港见到过我们的失踪船只?”布劳沃的心思显然缜密得多,立刻就抓住了一个关键点。

  但琼克的回答让他略微有些失望:“这个……我倒是没有详细问过……”

  “那么最近从北边过来的船,也就只有明人的船?明人有没有提起过北方海域有海盗或者是葡萄牙人活动之类的消息?”布劳沃仍是不肯放弃地追问道。

  琼克这次倒是回应得非常快,不假思索地应道:“据明人说去年在琼州岛闹事的那股海盗并没有被海汉人彻底剿灭,时不时地还是会在南海活动。没人知道他们的老巢在哪里,也没人知道他们现在的实力如何,下次会在什么地方出现。”

  “琼克先生,我不想听这种没有意义的废话。”布劳沃很失望地摇摇头,给出了自己的评价。

  以下段落稍后更新

  何况这里只是一个荒凉的岛屿,并没有什么好玩的东西。”

  “那关于这种异常情况,你向公司总部提交报告了吗?”斯派克斯在旁边问道。

  “当然,这是我职责内的事情。我在上个月就已经在送回巴达维亚的例行书面报告中提及了相关的情况。”琼克不卑不亢地回应道。

  “那么以前有过连续两个多月都没有船从北方回来的状况吗?”范隆根继续问道。

  “不,这是我记忆中的第一次。”琼克很肯定的说道:“在我担任镇长的过去三年中,没有发生过您所说的状况。”

  “那么北上的船只在近期有什么异常状况吗?”范隆根通过不断的提问,来一点一点地理清失踪船只的线索。

  “一如既往地很正常,就在半个月之前还有一艘前往大员港的商船在这里补充了淡水,还运走了三百磅胡椒。如果路上顺利,那艘船应该已经快到地方了。”琼克回答道。

  “看样子这里大概并不是失踪船只的最后一站。”一直没开口的布劳沃终于发话道:“它们大概在抵达这个港口之前就已经出事了。”

  “失踪?”琼克惊讶地问道:“您是说最近两个月从大员港返回的船都在海上消失了?没有一艘回到巴达维亚?”

  “是的,它们都凭空消失了,而我们的责任,就是找出它们失踪的地点和原因。”布劳沃说道:“琼克先生,如果你知道什么别的情况,也请你告诉我们,比如说附近海域有没有新出现的海盗势力?最近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传闻?”

  琼克想了想之后才应道:“海盗倒是没有听说,不过最近有大明商船停靠这里的时候,听说北边的纳土纳港正在修建港口炮台,不知道老扬森是不是收到了什么不好的风声?”

  琼克所说的老扬森是纳土纳港口小镇的镇长,范隆根曾多次往返于这条航线,自然也是认识的,闻言皱眉道:“修建炮台?纳土纳岛又没什么可以洗劫的东西,难道会有海盗看上那里?”

  “未必是海盗,也可能是讨厌的葡萄牙人。”斯派克斯提醒道:“他们可是很擅长干这种偷鸡摸狗的勾当!”

  “等等,到这里停靠的大明船只上的人有没有提到他们是否在纳土纳港见到过我们的失踪船只?”布劳沃的心思显然缜密得多,立刻就抓住了一个关键点。

  但琼克的回答让他略微有些失望:“这个……我倒是没有详细问过……”

  “那么最近从北边过来的船,也就只有明人的船?明人有没有提起过北方海域有海盗或者是葡萄牙人活动之类的消息?”布劳沃仍是不肯放弃地追问道。

  琼克这次倒是回应得非常快,不假思索地应道:“据明人说去年在琼州岛闹事的那股海盗并没有被海汉人彻底剿灭,时不时地还是会在南海活动。没人知道他们的老巢在哪里,也没人知道他们现在的实力如何,下次会在什么地方出现。”

  “琼克先生,我不想听这种没有意义的废话。”布劳沃很失望地摇摇头,给出了自己的评价。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08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