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六百二十七章 荷兰人的打算

第六百二十七章 荷兰人的打算

  1631年6月12日,南洋爪哇岛巴达维亚港。

  自从12年前科恩开始担任荷兰东印度公司第三任总督,巴达维亚城就成为了荷兰人在亚洲的主要目标。在科恩赶走了原本占领这里的万丹军队之后,东印度公司将总部也迁到这里,并且投入了巨大的资源来经营巴达维亚城,将这里逐步打造成荷兰人在东南亚的政治和经济中心。

  荷兰人从印度科罗曼德尔海岸运来巨石,从东爪哇的扎巴拉运来柚木,从大明招募大批吃苦耐劳的华工,在爪哇岛的西北海岸线上修建起了这座大城。这里的运河与排水道的挖掘、房屋和港湾的建造、城墙与防御工事的修筑,绝大部分都是由大明来的华人工匠完成。荷兰人对于善于工程营造和商业贸易的华人也非常器重,每年为引进华人移民所投入的资源都是十分巨大。

  总督科恩还制定了一种运营模式,即把一切零售商业,包括沿海贸易的承包权都交给华人首领甲必丹来负责,而荷兰人则是通过任命华人甲必丹来对本地的华侨社会进行间接统治。1619年,科恩任命了他的密友苏鸣岗为首任甲必丹,虽然这个职位是由华人长老通过比较民主的方式推选出来的,但却必须要得到荷兰人的认可才能上任,因为这个职位的性质就是华人在荷兰总督府的利益代表和中介人。

  每个华侨都需要按月到甲必丹府缴纳人头税,这笔税收占了东印度公司在巴达维亚各种税收综合的一半以上,足见华人在当地社会中的重要性。而巴达维亚港的海上贸易对象除了东印度公司自己的船队之外,九成以上都是来自大明。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巴达维亚的崛起,华人绝对是必要条件之一。

  不过今年最近几个月的的情况有些不对,进入四月以后,从北方返回巴达维亚的船只就无端减少了很多。原定在这段时间里应该从大员港陆续返回的三艘商船,在过了预定时间一个月之后居然都还没有出现,而这种状况在过去的几年中还没有出现过,已经引起了总督府和东印度公司高层的关注。当然他们目前还不知道,从巴达维亚出发北上去大员港的商船中,也有倒霉鬼已经悄无声息地消失在了航程之中。

  按照惯常的气候状况,每年这个季节在南海上的确会有台风,船毁人亡的状况也不是没有发生过。不过荷兰人在这条航道上已经跑了不少年头,如何在台风季节选择一条相对安全的航线,避开危险的海况,每一艘船上的荷兰船长都掌握了相关的技能。如果说每隔半个月出发的帆船居然接连三艘都在海上遇到极端海况而失踪,那这种可能性实在是太小了。

  东印度公司的高层们在开过会议之后,认为无非有几种可能性。第一就是海难,那样当然是无从再找到失踪的商船;第二种可能性就是这些帆船在海上被人拦截,如果是后一种可能,那情况就比较复杂了。

  荷兰在远东地区有两个争斗多年的强劲对手,一个是葡萄牙,另一个是西班牙。葡萄牙近年国势衰弱得厉害,不但沦为了西班牙的附庸国,而且在远东地区与荷兰的争斗中也是屡战屡败,已经被荷兰抢走了印度半岛和东南亚的不少殖民点,可以说是仇深似海。

  而荷兰为了能够从西班牙手中拦截大明出口贸易的份额,这几年也是派了不少武装商船到大明东南沿海与马尼拉之间的航线上巡航,截杀西班牙帆船,拦截大明商船并胁迫他们将目的地改到南方的巴达维亚。这样的做法自然是招来了西班牙的不满,不过双方到目前为止暂时还没有分出高下,海上的截杀与反截杀依然还在日复一日地上演着。

  以葡萄牙和西班牙这两个对手的实力,要在南海上截杀荷兰商船并非做不到,而且他们的动机也非常充分,可以说是嫌疑非常大的对象,也是荷兰人现在最为怀疑的目标。

  除了这两支势力之外,也有人提出了其他可能,比如说南海海盗和近几年在大明琼州岛风声鹊起的海汉人。南海海盗存在着许多支势力,但实力都不算太强,截杀荷兰商船会比较实力,因为他们的老式帆船很难在海上截住航速快出一大截的荷兰帆船。

  倒是琼州岛上的海汉人有一定的嫌疑,因为他们的传闻在最近这几年里已经街知巷闻,就连并没有跟他们建立直接贸易关系的东印度公司也收到了很多相关的情报。

  这些据说是来自于海外的华人后裔有着跟大明完全不同的路数,他们精于工程营造和海上贸易,有着大量的能工巧匠,并且在军事方面也有着极高的水准。在荷兰人看来,海汉这帮人除了外貌之外,行事与他们心目中传统的华人完全不一样。这群人高调而富有攻击性,并且对外扩张的速度也相当快。

  海汉人在琼州岛南部落脚仅仅一两年,就已经训练出了一支军队跨海远征安南,协助安南内战中的北方朝廷讨伐南方的对手。尽管传闻中这支军队的规模并不大,仅仅也只是千数,但其战斗力和取得的战绩却是让荷兰这个旁观者刮目相看。而原本东印度公司中有人认为应该对海汉这个潜在的竞争者发动军事打击,在其萌芽早期就消灭这个潜在对手以绝后患,但在了解了海汉的作战方式和战绩之后,原本的主战派纷纷放弃了主动攻击的想法,选择先静观其变再作打算。

  这倒不是东印度公司的高层认为自己的军力打不过海汉人,但的确是对海汉有所忌惮,不敢轻易下手。因为在南海还有另外两个强力对手,如果自家集中火力去对付琼州岛的海汉人,一方面容易引起大明的反弹,另一方也有可能会被葡萄牙、西班牙这两个老对手趁火打劫。一旦不能迅速地解决海汉,那很可能就会节外生枝,让战局朝着自家无法控制的方向发展下去。

  但放弃采用战争手段来对付海汉,并不代表东印度公司就放弃了对海汉的关注。事实上从海汉在两年前协助安南朝廷结束了其内战之后,东印度公司就专门成立了一个部门,来收集整理关于海汉的各种信息。虽然荷兰人没法自己进入到琼州岛去获取第一手的资料,但他们仍然能够从有贸易关系的大明海商那里打听到有关海汉的大量消息。

  根据各方面所收集到的信息来看,东印度公司认为海汉的海上武装力量在近期甚至已经超过了葡萄牙人。原因是海汉在攻克安南南部的会安城之后,便驱逐了当地的葡萄牙人,并且罚没了他们的一部分财产。而葡萄牙人后来非但没有因此跟海汉人翻脸打起来,反倒是偷偷摸摸派人去了琼州岛议和,而且还签署了商贸方面的合作协议。

  最近的一年时间里,荷兰人赫然发现葡萄牙人竟然在从海汉人手中购买武器,并且将其装备到他们在东南亚和印度半岛的据点里。这个发现真是震惊了荷兰人,因为他们也知道葡萄牙人的秉性,以往都是充当二手武器贩子,将那些在欧洲战场上淘汰下来的武器翻新之后高价卖给大明。为了能够赚取军火贸易的高额利润,那些该死的葡萄牙二道贩子甚至还在打捞沉船,以便能将沉船上的武器卖给人傻钱多的大明兵部。

  原本这个生意也很是让荷兰人眼馋的,但前几年在澎湖打过那一场仗之后,荷兰与大明进行深层合作的路子基本上已经堵死了至少在现任总督科恩的任期内是不可能了,因为在澎湖被大明干掉的荷兰将领高文律就是由科恩亲自任命的,他不可能把这颗被打掉的牙就这么默默地吞进肚子里去。

  但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很显然葡萄牙人已经放弃了向大明贩卖二手武器这门生意,因为他们卖给大明的价格不可能比海汉更低,在这项生意上已经毫无竞争力可言。那么毫无疑问,海汉已经取代了葡萄牙这个军火商的地位,这从他们在琼州岛上的地盘几乎是无限制地进行着扩张行为,也能看得出大明广东官府对其存在是何等的纵容。

  这看似风平浪静的生意转换背后,却隐藏着一个让荷兰人非常不安的事实海汉人既然敢于把武器卖给实力强大的大明帝国,那么至少说明他们并不担心大明会胁迫他们交出这些武器制造的办法。换言之,他们对于自身实力的评估应该是高于大明军队。

  虽然海汉人出现之后从来没有主动联系过荷兰人,既没有表示出善意,也没有表现出敌对行为,但对于东印度公司来说,海汉绝对算是一个值得重点关注的潜在竞争对手。他们的地盘正在以惊人的速度从海南岛向外扩张,向南已经抵达安南南方的国境线,向北也到了大员港隔海相望的福建。假以时日,这股势力是否还会继续南下,与东印度公司竞争东南亚地区的归属权,谁也不敢打这个包票。因此不管荷兰商船在南海的消失是否跟海汉有关,东印度公司都已经将其作为了有实力下手的怀疑对象之一。

  尽管真正的原因还不太明确,但现在已经消失了三艘船,东印度公司高层也不可能在坐视形势继续恶化下去,必须要采取一些行动了。总督科恩一声令下,驻巴达维亚港的荷兰武装力量就开始动了起来,花了二十天的时间筹备出了一支海上搜救船队,准备出发北上,沿着荷兰商船惯常的航线去寻找真相。

  虽说是搜救船队,但其实船队里也没什么人把“救”还当作了此行的任务。,在广阔的南海中要找到三条偏离航向的船几乎无异于大海捞针,这趟出去能够找到失踪船只的一点蛛丝马迹就算运气非常好了。

  总督科恩为这支船队任命的指挥官是范隆根,一名血统纯净的尼德兰联省共和国公民,同时他也是一位航海经验丰富的船长。

  之所以用血统纯净来形容这位范隆根船长,是因为上世纪六十年代,尼德兰北方各省掀起反西班牙斗争的时候,范隆根的祖辈就是率先脱离西班牙哈布斯堡家族统治的“乌特勒支同盟”创始者之一。而1581年成立“尼德兰联省共和国”的时候,他的那位祖辈也有幸成为了共和国的掌权者之一。

  不过经过了两辈人之后,到范隆根这里祖荫已经没那么多的福利可以享受了,再加上的他在家族里的位置也并不是首选继承人,因此他与其他找不到出路的荷兰年轻人一样,选择了加入船队,去遥远的东方寻求出人头地的前途。

  祖辈留给他为数不多的庇佑在这个时候起了作用,让他不用从最基层的水手开始做起,而是被政坛大佬直接推荐进了近些年在远东风生水起的东印度公司,并且还利用家族的财力,为他订制了一艘三桅武装商船。当然了,这艘商船的所有权并不是属于范隆根个人,而是由他的家族占了大半,东印度占了三成,范隆根本人其实只有一成所有权,相当于是带船入伙的性质。

  由于有家族的助力,范隆根是以科恩左右手的身份来到远东,很快就成为新任总督手下的得力干将。这在远东一待就是十二年,范隆根也已经从初出茅庐的清秀小伙,变成了胡子拉碴的中年大叔。而他名下的船只也从最初的一艘,扩大到现在由七艘帆船组成的一支船队,足迹遍布了从日本、朝鲜到南海爪哇诸岛的广大海域。尽管每年还是必须将收入的大部分上缴给家族和东印度公司作为分红,但总体收入的增加已经可以让他在巴达维亚过上非常体面的上等人生活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08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