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六百二十六章 天降横财

第六百二十六章 天降横财

  当然这两艘船上运的货物也不仅仅只是给钱天敦配发的生活物资,还有二十多吨各种军用物资,用以补给海汉民团在福建当地的驻军所需。

  赴福建人员方面,除了贴身侍卫官高桥南和警卫排之外,钱天敦还是在码头上见到了拖着行李箱的罗舞丹。她已经接受了信产部的委派,将会前往福建作为特派记者。

  不过现在海汉控制区内还并没有正规发行的公众刊物,因此这个记者的头衔多少有一点名不副实。所谓的新闻报道,也只是提供给四百多名穿越者内部阅览,受众面非常有限当然说得好听一点也可以算是执委会御用记者。

  由于穿越早期新闻部门在立场问题上犯过一些小错误,因此执委会一直都没有给予信产部太多的权限,新闻部门更像是一个接受执委会垂直管理的情报机构,执委会需要的是为数不多的几名兼职记者从第一线摄录的图像资料,至于他们的文字报道,显然并没有得到更多的信任和重视。例如这次信产部将罗舞丹派去福建,她所能做的也就是协助民团驻军,用相机记录下一些关键性的画面。

  当然了,至于去到福建之后具体会做些什么工作,或者说工作之外的其他事情,其实信产部是管不了的。罗舞丹在安南的时候,在移民事务处兼职的时间比当新闻记者的时间可要多出几倍,基本上也就是哪里缺人往哪里补的状况。

  “所以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我们又要搭档了?”钱天敦看到罗舞丹的心情也有些复杂,沉默一阵之后才开口对她问道。

  “你如果不想看到我那我可以不去福建。”罗舞丹却是一脸的傲然。

  “我并没有这样的想法……”钱天敦说到一半突然觉得自己的解释实在有些苍白无力,转头对高桥南招了招手道:“把罗小姐的行李送到船上,安排最好的舱室给她。”

  “是!”高桥南面无表情地应了一声,然后走到罗舞丹身边接过了她的行李箱。

  接下来与钱天敦道别的一帮军方人员都已经在旁边目睹这一幕,几乎每个人都会挤眉弄眼地调侃钱天敦几句,弄他也是哭笑不得。

  1631年6月7日,由钱天敦率领的海汉军事顾问团离开胜利港远赴福建。而此时调配给他指挥的安南特战营也已经乘船从安南北部的涂山半岛出发,经北部湾和琼州海峡前往福广方向。两支船队将在香港岛进行会合并作短暂休整,然后再一起前往福建。在这支军事顾问团抵达当地之后,现在仍然驻留在福建的海汉使团才会启程返回海南岛。

  与此同时,远在南海的安不纳岛上,驻守岛屿的海汉民团军刚刚俘获了这个月的第一艘战利品,从台湾岛大员港返回南边巴达维亚的一艘荷兰商船。同时这也是海汉民团在四月打下安不纳群岛后,俘获的第五艘自投罗网的荷兰船只。

  与前面几艘倒霉的船遭遇一样,这艘荷兰商船也是在毫无防备之下自行驶进港口停靠在了码头上。在水手们兴高采烈地下到岸上,准备去附近的小镇上喝个痛快再找个妓女解决一下生理需要的时候,他们才赫然发现自己竟然被一支沉默的火枪队给包围了。几乎没能做出任何有效的抵抗,船上总共五十三人就全部被轻松拿下。他们将在岛上的临时监狱中度过半个月的疾病观察期,然后会被再次装船,运往昌化或是安南的黑土港,当作廉价劳动力来使用。

  目前已经提升为安不纳岛港务主管的黎大贵,正拿着清单向穆夏柏汇报这次从船上抄出来的战利品:“此船缴获物品如下,鹿皮八百零二张、牛皮三百二十七张、其他各种野兽皮毛两百一十九张,生丝一百五十担,各种福建、江浙出产的织物四百七十匹,各种大小瓷器三百零八件,还有为数不少的药材,据分辨有三十七味药材,共计七百四十斤……”

  “等等,怎么还有这么多药?荷兰人会用这些药?”穆夏柏有些诧异地问道。

  黎大贵应道:“据船长交代,这是替巴达维亚当地的华商采购的货物,想必应该是开药铺的。”

  穆夏柏点点头道:“你接着说吧。”

  黎大贵应了一声,接着汇报道:“另还有我海汉出品的火柴三箱、香皂两箱、玻璃镜二十面,两套包括水管在内的完整陶瓷卫浴洁具,还有一个小号的热水锅炉。”

  “这也是华商买的?”穆夏柏忍不住又问道。

  “这倒不是,据说是替巴达维亚总督采购的。”黎大贵脸色也忍不住有些得意:“这荷兰蛮夷倒也识货,知道买市场上最高档的好东西。”

  在福广两地的高端生活消费品市场上,海汉出产的商品已经打出了一片天地,技术上的垄断让海汉商品几乎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竞争对手,这种独一无二让其保持了居高不下的价格和极高的利润率,隐隐已经成为了这个时代的奢侈品象征。

  在海汉商务部年复一年有意识地引导宣传之下,东南两省沿海地区有钱的权贵大户都以使用海汉商品为身份的象征,而这种风气显然已经影响到了更多的人,甚至连远在南海的荷兰人也未能免俗,跟风采购了这么多的海汉商品。

  “另有大米、熏肉、各种食物若干,现银四百余两。火绳枪八支、火药五斤、铅弹若干……有价值的缴获基本就是这些了。”黎大贵说完之后恭恭敬敬地将清单放到了穆夏柏身前的办公桌上。

  “船上这些人的身份核查完没有?有什么特殊的吗?”穆夏柏没有急于去拿清单,而是继续向黎大贵提问道。

  黎大贵摇摇头道:“船上全是东印度公司的雇员,并无别的乘客。五十三人均为男性,最大的五十二岁,最小的十九岁。有十七名荷兰人,四名汉人,剩下的都是南海土著和黑人。倒是有一人是自称大夫,但杜荣和他谈过之后认为他只是一个不学无术的骗子,除了放血之外并没有其他的治疗办法。”

  “那就按老规矩办好了,先关起来的,等等月底的交通船来了再把他们带回去。”穆夏柏听完黎大贵的汇报之后,感觉没有什么遗漏,便在清单上签了字,然后将其存档。

  “对了,通知后勤部门,晚上给全体士兵加餐!”穆夏柏倒是没忘了要犒劳一下自己的部属手下。

  虽然驻扎在此的海汉民团军都是伪装成海盗的身份,但并不会像海盗那样直接瓜分掉缴获的战利品。经过统计之后的缴获,除了那些不易储存太久的食物会留下来自己消化,其他的东西基本都会装船送回去。当然了,有关部门在折现计算价值之后,会按照标准再为部队人员记功并颁发奖励。

  打发走黎大贵之后,穆夏柏脸上的笑意慢慢淡了下来。虽然有这种天上掉横财的好事发生,但这并不代表安不纳岛的形势会这么一直风平浪静下去。

  根据四月夺岛后从本地荷兰民政官那里所得到的口供,每个月至少有两到三艘往来于巴达维亚和台湾岛之间的荷兰商船会在安不纳岛进行停靠。而这些选择安不纳岛作为中途补给点的船只,无一例外会被驻岛部队当中战利品连人带船一起扣下来,以此来保证安不纳岛的归属权变化不会太快被巴达维亚的荷兰人察觉到。

  不过从四月到现在,海汉民团攻克这里已经快两个月时间,使得前前后后已经有五艘荷兰船在航程中失踪,而距离巴达维亚六百海里的安不纳岛也已经两个月没有任何消息,如果这还没有引起荷兰人的怀疑显然不太可能。唯一的问题就是荷兰人何时才会采取相应的行动,比如派出一支武装船队清查航路,寻找失踪船只。

  按照军委的计划,在拿下安不纳岛之后,将对这里的港口进行一定的改造,使之能够停靠大型的战船,并且修建一定规模的岸防火力工事,以便能让本地驻守的民团军拥有足够的防御能力。

  不过修炮台这种大工程即便是放在大本营,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完成的任务。安不纳岛这边能够利用的工程时间非常有限,要修建像胜利港那种规模的岸防炮台肯定是来不及,而且本地的条件大概也很难实施那样的大型工程,因此只能因地制宜,从简从快。

  以下段落稍后编辑

  在海汉商务部年复一年有意识地引导宣传之下,东南两省沿海地区有钱的权贵大户都以使用海汉商品为身份的象征,而这种风气显然已经影响到了更多的人,甚至连远在南海的荷兰人也未能免俗,跟风采购了这么多的海汉商品。

  “另有大米、熏肉、各种食物若干,现银四百余两。火绳枪八支、火药五斤、铅弹若干……有价值的缴获基本就是这些了。”黎大贵说完之后恭恭敬敬地将清单放到了穆夏柏身前的办公桌上。

  “船上这些人的身份核查完没有?有什么特殊的吗?”穆夏柏没有急于去拿清单,而是继续向黎大贵提问道。

  黎大贵摇摇头道:“船上全是东印度公司的雇员,并无别的乘客。五十三人均为男性,最大的五十二岁,最小的十九岁。有十七名荷兰人,四名汉人,剩下的都是南海土著和黑人。倒是有一人是自称大夫,但杜荣和他谈过之后认为他只是一个不学无术的骗子,除了放血之外并没有其他的治疗办法。”

  “那就按老规矩办好了,先关起来的,等等月底的交通船来了再把他们带回去。”穆夏柏听完黎大贵的汇报之后,感觉没有什么遗漏,便在清单上签了字,然后将其存档。

  “对了,通知后勤部门,晚上给全体士兵加餐!”穆夏柏倒是没忘了要犒劳一下自己的部属手下。

  虽然驻扎在此的海汉民团军都是伪装成海盗的身份,但并不会像海盗那样直接瓜分掉缴获的战利品。经过统计之后的缴获,除了那些不易储存太久的食物会留下来自己消化,其他的东西基本都会装船送回去。当然了,有关部门在折现计算价值之后,会按照标准再为部队人员记功并颁发奖励。

  打发走黎大贵之后,穆夏柏脸上的笑意慢慢淡了下来。虽然有这种天上掉横财的好事发生,但这并不代表安不纳岛的形势会这么一直风平浪静下去。

  根据四月夺岛后从本地荷兰民政官那里所得到的口供,每个月至少有两到三艘往来于巴达维亚和台湾岛之间的荷兰商船会在安不纳岛进行停靠。而这些选择安不纳岛作为中途补给点的船只,无一例外会被驻岛部队当中战利品连人带船一起扣下来,以此来保证安不纳岛的归属权变化不会太快被巴达维亚的荷兰人察觉到。

  不过从四月到现在,海汉民团攻克这里已经快两个月时间,使得前前后后已经有五艘荷兰船在航程中失踪,而距离巴达维亚六百海里的安不纳岛也已经两个月没有任何消息,如果这还没有引起荷兰人的怀疑显然不太可能。唯一的问题就是荷兰人何时才会采取相应的行动,比如派出一支武装船队清查航路,寻找失踪船只。

  按照军委的计划,在拿下安不纳岛之后,将对这里的港口进行一定的改造,使之能够停靠大型的战船,并且修建一定规模的岸防火力工事,以便能让本地驻守的民团军拥有足够的防御能力。

  不过修炮台这种大工程即便是放在大本营,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完成的任务。安不纳岛这边能够利用的工程时间非常有限,要修建像胜利港那种规模的岸防炮台肯定是来不及,而且本地的条件大概也很难实施那样的大型工程,因此只能因地制宜,从简从快。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08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