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六百二十三章 钱天敦的汇报

第六百二十三章 钱天敦的汇报

  “一路辛苦了!”

  钱天敦走下舷梯,陶东来便第一个迎上来对他伸出双臂,不是公式的握手,而是一个大大的拥抱。  对于海汉这个集体来说,钱天敦所做出的贡献绝对当得起这样的待遇。

  “职责所在,不敢懈怠。”钱天敦外放当了几年地方大员,气质也已经不是几年前那个不太稳重的小军官模样了,回答也很稳重得体:“执委会既然把这个工作交给我,那我就会尽心尽力做到最好!这次我准备了一份关于中南半岛局势的报告,希望能尽快安排时间向执委会当面汇报。”

  “工作的事先暂时放一放,今天执委会要做的事情就一件,那就是给你接风洗尘!”陶东来笑道:“你看,今天大伙儿可都是放下了手头的事,特地来接你了。”

  作为海汉在琼州岛之外最为重要的殖民区,安南在穿越早期给海汉提供了最急需的矿产能源和劳动人口,并且也是最主要的海汉商品输出市场之一,为海汉的发展提供了相当重要的助力。而安南所处的天然位置,又为海汉今后向南、向西扩展控制区提供了极好的根据地。从某种角度来说,安南对于海汉的意义甚至并不弱于大明。

  海汉与安南政权之间是因为其内战而建立起了特殊的合作关系,对于双方来说,早期在军事方面的合作要远比商贸、人口、土地这种问题更为重要,因此钱天敦这个海汉军方驻安南代表在双方合作关系中的作用就显得十分特殊。虽然安南当地也有执委会任命的民政主官,但在执委会把周恒行调回胜利港负责港务管理之后,海汉在安南地区实际上的领导者就是军政一把抓的钱天敦了。而钱天敦在任期间所起到的作用和作出的成绩,是任何人都难以忽视的。

  从1627年下半年拓殖船队抵达黑土港开始算起,海汉在安南沿海的控制区已经从黑土港一处扩大到北三南四总共七处租界港区,几乎是控制了中南半岛由北至南长达两千多公里的整条东海岸线。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安南国的海岸线有七成以上的区域现在都是被海汉所掌控。也正是因为有这样的条件,军方才得以能够安心地派舰队南下,去夺取距离海南岛近千海里之外的安不纳群岛。

  虽然能在今时今日经营出这样的局面并非钱天敦一人之功,但谁都不会否认他作为执委会任命的安南事务负责人在这中间所发挥的重要作用。

  此外,钱天敦在这四年间为海汉军方训练出的安南民团军,也在历次作战中立下了赫赫战功。仅去年“燎原行动”期间,钱天敦率领的“海盗部队”就有七十余人在横扫琼北各地的战斗中荣立不同等级的战功,为海汉扫除了统一海南岛的最大障碍,让海汉民团得以在此之后顺利地入驻琼北各城,完成了对原本属于大明的控制区事实上的占领。而这份大功劳由于性质比较特殊,执委会并没有公开宣布参与人员的嘉奖令,就连钱天敦也只有语焉不详的一纸嘉奖证书和一枚“燎原行动”的军功纪念章。

  当然,不公开颁奖并不是执委会不承认他所立下的功劳,在“燎原行动”结束之后,执委会已经基本确立了军委三大将领的地位,即颜楚杰负责总揽全局,王汤姆负责海军,而钱天敦则是被默认为军方第三号人物,负责对外军事行动中陆军的指挥。

  不过在“燎原行动”之后,海汉对外的军事行动也仅有一次攻打安不纳群岛的作战,基本都是海军的活儿,而且战斗过程本身乏善可陈,没有太大的难度。安南方面虽然派出了部队,但是由穆夏柏带队作战,钱天敦并没有直接参与进去,因为在这个时候,执委会已经通知他今年的工作调动安排,并且立刻开始就安南当地事务与冯安楠等人进行交接。

  虽然从安南调往福建,看起来只是一次平级调动,但钱天敦知道执委会对于大陆攻略的执念非常深,长远来看,福建方向的重要性还是要远胜过安南,所以这次调动的意义也不仅仅是让自己的屁股挪个地方,同时也是象征着执委会对外发展方向和策略的调整。

  如陶东来所说的那样,执委会为了迎接钱天敦的归来,在胜利堡里准备了很是丰盛的接风宴席。不过钱天敦虽然在席间喝了不少,倒还是保留了三分清醒,宴席结束后便由高桥南搀扶着离开了。

  钱天敦在胜利港倒也有一套按人头分配的福利房,不过他并不打算回到那个名义上的“家”去住下,而是选择了胜利港的迎宾馆作为在三亚停留期间的住处。迎宾馆的硬件设施虽然普普通通,比后世的快捷酒店都还不如,但软件服务方面倒是很人性化,并不会比后世的高级酒店差。如果不是执委会有规定内宾接待门槛,只允许外地回来述职的官员在迎宾馆短期入住,那这地方估计早就被单身青年们当成宿舍使用了。

  不过迎宾馆的服务虽好,钱天敦也不太可能百分百地享受到官方所提供的服务内容,他一大早起来的时候,为他送上热水毛巾的并不是这里的服务人员,而是他的贴身侍从高桥南。

  “高桥,你现在自己也是一名军官了,这种该由勤务兵做的事,你就不要再自己动手了。”钱天敦对于这样周到的服务颇有点哭笑不得。虽然在安南的时候高桥南也是这么在做,但回到胜利港,钱天敦却不希望自己的属下仍然干这种在外界看起来可能有点“低贱”的工作。

  高桥南倒是一脸的不在乎:“卑职做习惯了,用不着让别人来做。就算让别人来做,卑职也得在旁边盯着,那倒还不如让卑职自己来做。”

  “你这家伙……”钱天敦很是无奈地摇摇头,心里却是感受到一阵温暖。他当初只是觉得应该给高桥南一个改变命运的机会,倒是没有想过要让他以这种家臣的形式对自己效忠,不过几年相处下来之后,两人的确是有了很深的羁绊,已经不再是简单的同事关系。

  “对了,我等下要去胜利堡开会,你把这次带回来的礼物分送到各位首长家里去。”钱天敦吩咐道。

  高桥南应了一声,接着又问道:“那要给罗小姐送一份去吗?”

  钱天敦略微犹豫一下,还是点了点头:“送!”

  高桥南所说的“罗小姐”,就是在1627年因为被执委会认为有个人政治倾向问题,而被“发配”去了黑土港的信产部记者罗舞丹。这位大小姐在胜利港的时候就跟钱天敦有着种种的矛盾,在去到黑土港之后,这两个冤家也仍然时常会有一些斗气斗嘴的行径。而每当这种时候,不愿与罗舞丹耗下去的钱天敦往往就会让高桥南出动,充当人形挡箭牌的作用。

  但罗舞丹在当地的工作仍然是充当信产部的新闻记者,工作领域不可避免地与钱天敦有着大量的交集,两人之间的接触机会很多,根本就无法做到彻底回避。几年接触下来,就算是吵吵闹闹也还是有了一定的交情。

  不过去年“燎原行动”之前,为了配合海汉在琼北地区先期展开的宣传工作,信产部就将罗舞丹调回了海南岛这边,因此两人也是有近一年的时间没有碰面了。这次钱天敦卸职回来,带了不少安南土特产作为礼物。以他目前的地位倒也不用再给执委们送什么好处,所以都是一些经济价值并不算很高的手工艺品,送出去也不用担心有人在背后说闲话。

  穿越集团四百多号人,钱天敦当然也不可能每个人都送,而且还有不少人现在驻外,暂时也办法交给对方,因此就提前列了一个大致的礼单,然后让高桥南去负责一一派送。不过高桥南也是个机灵人,看过礼单之后发现漏了罗舞丹,便特地又向钱天敦确认了一次。

  钱天敦应了这一声之后,便发现自己似乎暴露了什么,指了指高桥南没有说话。高桥南笑了笑,端起钱天敦用过的洗脸水出去了。

  钱天敦的归来对于海汉高层来说是一件大事,因此执委会也专门为他安排了听取工作汇报的时间。到场的除了相关执委之外,还有专门赶回胜利港作为军方代表出席的王汤姆。

  钱天敦进场的时候,在座的人都起立对他报以了热烈的掌声。对于一个在外四年,为海汉开疆拓土的功臣来说,这是应有的待遇。

  “谢谢各位,为了节约时间,我就不多废话,直接进入正题了。”钱天敦入座之后开门见山地说道:“关于我们在安南的几个租界港的建设进展状况,每个月都会有相应的报告送回来,相信在座的各位多少也都了解一些。我今天想谈的是另一个方面,即安南国内形势走向和今后几年我们有可能需要注意到的地方。”

  以下段落稍后将重新进行编辑

  “对了,我等下要去胜利堡开会,你把这次带回来的礼物分送到各位首长家里去。”钱天敦吩咐道。

  高桥南应了一声,接着又问道:“那要给罗小姐送一份去吗?”

  钱天敦略微犹豫一下,还是点了点头:“送!”

  高桥南所说的“罗小姐”,就是在1627年因为被执委会认为有个人政治倾向问题,而被“发配”去了黑土港的信产部记者罗舞丹。这位大小姐在胜利港的时候就跟钱天敦有着种种的矛盾,在去到黑土港之后,这两个冤家也仍然时常会有一些斗气斗嘴的行径。而每当这种时候,不愿与罗舞丹耗下去的钱天敦往往就会让高桥南出动,充当人形挡箭牌的作用。

  但罗舞丹在当地的工作仍然是充当信产部的新闻记者,工作领域不可避免地与钱天敦有着大量的交集,两人之间的接触机会很多,根本就无法做到彻底回避。几年接触下来,就算是吵吵闹闹也还是有了一定的交情。

  不过去年“燎原行动”之前,为了配合海汉在琼北地区先期展开的宣传工作,信产部就将罗舞丹调回了海南岛这边,因此两人也是有近一年的时间没有碰面了。这次钱天敦卸职回来,带了不少安南土特产作为礼物。以他目前的地位倒也不用再给执委们送什么好处,所以都是一些经济价值并不算很高的手工艺品,送出去也不用担心有人在背后说闲话。

  穿越集团四百多号人,钱天敦当然也不可能每个人都送,而且还有不少人现在驻外,暂时也办法交给对方,因此就提前列了一个大致的礼单,然后让高桥南去负责一一派送。不过高桥南也是个机灵人,看过礼单之后发现漏了罗舞丹,便特地又向钱天敦确认了一次。

  钱天敦应了这一声之后,便发现自己似乎暴露了什么,指了指高桥南没有说话。高桥南笑了笑,端起钱天敦用过的洗脸水出去了。

  钱天敦的归来对于海汉高层来说是一件大事,因此执委会也专门为他安排了听取工作汇报的时间。到场的除了相关执委之外,还有专门赶回胜利港作为军方代表出席的王汤姆。

  钱天敦进场的时候,在座的人都起立对他报以了热烈的掌声。对于一个在外四年,为海汉开疆拓土的功臣来说,这是应有的待遇。

  “谢谢各位,为了节约时间,我就不多废话,直接进入正题了。”钱天敦入座之后开门见山地说道:“关于我们在安南的几个租界港的建设进展状况,每个月都会有相应的报告送回来,相信在座的各位多少也都了解一些。我今天想谈的是另一个方面,即安南国内形势走向和今后几年我们有可能需要注意到的地方。”...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07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