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六百二十二章 回港述职

第六百二十二章 回港述职

  不管十八芝是否会在近期卷土重来,对福建官府来说,南日岛这个战略要冲都必须要尽力守住才行。  这次幸运地靠着海汉民团出手,才能轻松从十八芝手里夺下了南日岛,要是再轻易丢掉,许心素大概也没脸再在福建总兵的位子上继续干下去了。

  当然要想守住这个岛,仅仅凭福建军方自己的力量还有一点悬,海汉还得必须给予一定的帮助才行。好在南日寨的基础结构非常扎实,尽管经受了海汉民团的多轮炮轰,也仅仅只是寨墙上部的垛口部分受损比较严重。就连石迪文和摩根在实地看过之后,也不得不庆幸十八芝投降得早,否则就算海汉民团打完带来的炮弹也很难轰塌这牢实的寨墙,最后很可能也还是只有搭梯上墙硬攻。如果战局进行到那样的状态,海汉民团就很难避免伤亡的出现了。

  从南日寨防御工事受损的状况来看,石迪文认为只需要小修小补一下,再对寨墙上的火力点重新进行布置,就完全可以将南日寨的防御强度提升一个档次,让守寨明军可以独力应付未来十八芝可能发动的反扑攻势。

  但石迪文所认为的小修小补,那只是用海汉具备的工程水平作为衡量标准,但对于明军来说,石迪文所提出的南日寨改造建议可就不是什么小工程了。以明军的基建水平,再快也得一两个月之后才能完成海汉提出的改造方案。

  许心素自然也意识到己方工程能力欠缺将会给南日岛防御带来的空窗期,当下便向石迪文请求道:“这南日寨修缮工程尚需时日实现,在此期间岛上防御必定空虚,如何能防得住十八芝的反扑?老夫恳请贵军在南日岛再驻扎些时日,一应费用消耗,均由福建官府承担,请石先生务必应允。”

  石迪文倒是没想到许心素还会在战后继续挽留民团军,他原本以为民团军的存在多少会让许心素有些顾忌,早点撤离南日岛也能让许心素安下心来,倒是没想到对方非但没有顾忌,反而因为担心南日岛的防御问题,要求海汉民团能够再驻留一段时间。

  石迪文看许心素的样子又不像是在试探自己,便斟酌着应道:“这样吧,我方派来福建的军事顾问团最近就会来了,他们在本地的驻地也需要时间修建,要不他们到了之后,就先来南日岛这里协防一段时间,等岛上的工事修好之后,再调去漳州附近驻守?在他们来之前,我的船队就暂时驻扎在南日岛附近好了。”

  石迪文并不打算让手下人在这里跟明军住到同一个营寨里,这岛上荒无人烟,获得补给也不方便,还是住到临近的大陆海岸比较好一点。从东峤湾到南日岛也不才不到二十海里航程,如果有情况发生,接到警讯再赶过来救援也是来得及的。

  “如此甚好,那就有劳贵军将士了。老夫会命人在东峤湾划出一块地方,供贵军驻扎。”许心素听石迪文话里并不打算住在岛上,便已经猜到他的想法,立刻表示会作出相应的安排。

  战斗结束当晚,石迪文向仍在漳州驻留的宁崎发送了一封电文,说明了战斗结果和目前的状况,并且告知他因为形势需要,民团军大概还得在泉州这边再驻扎一些时日。

  民团暂时走不了,宁崎也没法就这么单枪匹马回海南岛去。不过正好他也因此有更多的时间来处理一些民间交流方面的事务,最近可是有不少漳泉两地的文人慕名而来,拜访他这个“海汉夫子”。而宁崎也正好需要这样的一些沟通渠道,将海汉文化和价值观向福建的文化界进行推广。

  福建这边在近几年通过许心素的分销渠道,有大量的海汉商品涌入本地市场,其中自然也包括了海汉的招牌产品之一,品种丰富、花样繁多的玻璃文化用品。与广东的市场反馈类似,福建的文人对于这些逼格满满的东西也毫无抵抗力。在价格比广东市场高出近两成的行情下,出口到福建的海汉玻璃文具数量依然是呈现逐年攀升的趋势,当然其中也有不少是通过本地的转运被贩去了江西、浙江等地出售。而且根据宁崎在漳州走访所获的信息,还有少量的海汉玻璃制品甚至已经通过海运,贩售到了北方的琉球、日本、朝鲜等地。

  通过专门制定的宣传策略,海汉为自身所塑造的“重视文教”形象也早就在福建文化圈里深入人心。在福建文人的心目中,这些来自海外的汉人后裔虽然是从事“粗俗”的商业,但其对于文化事业的重视程度甚至还超过了大明很多地方的官府。例如漳州目前每年规模最大的两次文化盛会,漳州诗会和南闽文会,海汉都是掏钱最多的赞助商,并且往往在这些场合拿出大量价值不菲的海汉文具作为分发给与会者的纪念品或奖品,这让漳州、泉州等地的文人普遍都对海汉抱有一定的好感。

  通过官方有意识的宣扬,漳州文化圈很快就注意到海汉使团的带队者宁崎正是海汉文教事务的主管,于是各种邀请函和拜帖便如雪片一样送到了使团下榻的地方。但由于使团甫到漳州就发生了刺杀事件,之后许心素又要跟随船队出海作战,无暇顾及到使团的安全问题,便暂时禁止了使团人员自行外出拜访民间人士的行为。宁崎不甘浪费机会,倒是很快想出了一个折衷的办法。

  既然外出存在一定的风险,那干脆就将客人全部请回来。宁崎问过常驻漳州的宫家父子之后,便决定在自己的驻地召开一次临时的文会。石迪文、许心素等人带着联军奔赴南日岛作战期间,宁崎就在漳州邀请了众多福建文人,在自己住的宅院内开了为期七天的文会。

  这文会上吟诗作对,鉴赏书画,自然是主题内容。而文人汇集到一起,也少不了谈古论今,议论天下大事。宁崎本来就是学历史的出身,加上其多出几百年的见识和经过长期修炼的嘴炮功力,在文会期间广为宣扬海汉的文化价值观,倒也取得了不错的成效。甚至有不少好奇心较重的文人表示,愿意搭乘海汉使团的船一同返回琼州三亚,去见识一下这个传说当中的南海小天堂到底是什么样的风貌。

  石迪文发回电报的时候,宁崎的文会才刚刚开到一半,因此他对于军方需要暂时驻留下来的决定非但没有反对意见,反而是松了一口气。不然军方如果在战后选择直接开拔回大本营,那他还得考虑是不是需要让军方的人再多给自己几天时间,来完成手头未尽的工作。军方这趟过来不但打了一场漂亮的胜仗,成功宣扬了海汉的武力,而且还在南日岛上捞到了一笔可观的外快,存在感已经刷得满满的。如果宁崎不在离开福建之前做出点成绩,回去之后向执委会汇报工作也难免有点脸上无光。

  在海汉使团文武要员们各自忙于处理手头事务的时候,交接完安南防务的钱天敦也带着自己的警卫排回到了胜利港。而将要调到福建驻守的安南民团下属特战营,则会更迟一点出发,由海运部安排的船只前往安南驻地搭载他们直接前往福建,中途只在香港岛短暂停靠。之所以不让其回到琼州岛上休整,是因为执委会担心这支部队被有心人识破了身份,毕竟在去年“燎原行动”期间,这支部队全员扮成海盗横扫了整个琼北,很难说本地民众中有没有人还记得他们的样貌。

  对于钱天敦回到大本营这件事,执委会和军方高层都是十分重视。除了颜楚杰在琼北坐镇,无法赶回来之外,其他的高层人员几乎都是提前到了胜利港码头,欢迎钱天敦的归来。

  钱天敦站在船头甲板上,看着繁荣的胜利港港区码头,心头也是颇为感慨。他从1627年夏天带着拓殖船队前往安南黑土港开始,到现在已经在安南驻扎了近四年的时间。虽然在此期间几乎每年都有一次返回胜利港述职的安排,但他穿越后的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安南度过,要说离开的时候一点眷恋都没有,那肯定是骗人的。毕竟海汉在安南的所有殖民地区和维持当地安定的军事力量,都是由他和同僚们一点一点地搭建起来的。

  以下段落稍后重新编辑

  通过官方有意识的宣扬,漳州文化圈很快就注意到海汉使团的带队者宁崎正是海汉文教事务的主管,于是各种邀请函和拜帖便如雪片一样送到了使团下榻的地方。但由于使团甫到漳州就发生了刺杀事件,之后许心素又要跟随船队出海作战,无暇顾及到使团的安全问题,便暂时禁止了使团人员自行外出拜访民间人士的行为。宁崎不甘浪费机会,倒是很快想出了一个折衷的办法。

  既然外出存在一定的风险,那干脆就将客人全部请回来。宁崎问过常驻漳州的宫家父子之后,便决定在自己的驻地召开一次临时的文会。石迪文、许心素等人带着联军奔赴南日岛作战期间,宁崎就在漳州邀请了众多福建文人,在自己住的宅院内开了为期七天的文会。

  这文会上吟诗作对,鉴赏书画,自然是主题内容。而文人汇集到一起,也少不了谈古论今,议论天下大事。宁崎本来就是学历史的出身,加上其多出几百年的见识和经过长期修炼的嘴炮功力,在文会期间广为宣扬海汉的文化价值观,倒也取得了不错的成效。甚至有不少好奇心较重的文人表示,愿意搭乘海汉使团的船一同返回琼州三亚,去见识一下这个传说当中的南海小天堂到底是什么样的风貌。

  石迪文发回电报的时候,宁崎的文会才刚刚开到一半,因此他对于军方需要暂时驻留下来的决定非但没有反对意见,反而是松了一口气。不然军方如果在战后选择直接开拔回大本营,那他还得考虑是不是需要让军方的人再多给自己几天时间,来完成手头未尽的工作。军方这趟过来不但打了一场漂亮的胜仗,成功宣扬了海汉的武力,而且还在南日岛上捞到了一笔可观的外快,存在感已经刷得满满的。如果宁崎不在离开福建之前做出点成绩,回去之后向执委会汇报工作也难免有点脸上无光。

  在海汉使团文武要员们各自忙于处理手头事务的时候,交接完安南防务的钱天敦也带着自己的警卫排回到了胜利港。而将要调到福建驻守的安南民团下属特战营,则会更迟一点出发,由海运部安排的船只前往安南驻地搭载他们直接前往福建,中途只在香港岛短暂停靠。之所以不让其回到琼州岛上休整,是因为执委会担心这支部队被有心人识破了身份,毕竟在去年“燎原行动”期间,这支部队全员扮成海盗横扫了整个琼北,很难说本地民众中有没有人还记得他们的样貌。

  对于钱天敦回到大本营这件事,执委会和军方高层都是十分重视。除了颜楚杰在琼北坐镇,无法赶回来之外,其他的高层人员几乎都是提前到了胜利港码头,欢迎钱天敦的归来。

  钱天敦站在船头甲板上,看着繁荣的胜利港港区码头,心头也是颇为感慨。他从1627年夏天带着拓殖船队前往安南黑土港开始,到现在已经在安南驻扎了近四年的时间。虽然在此期间几乎每年都有一次返回胜利港述职的安排,但他穿越后的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安南度过,要说离开的时候一点眷恋都没有,那肯定是骗人的。毕竟海汉在安南的所有殖民地区和维持当地安定的军事力量,都是由他和同僚们一点一点地搭建起来的。...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07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