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六百二十一章 打扫战场

第六百二十一章 打扫战场

  如果是面对面真刀真枪的打一场,海盗们倒也不会怵了海汉民团,但问题就在于海盗们根本就没有跟对手直接交锋的机会,海汉无休无止的炮火轰击就已经将他们的胆气消磨得一干二净了。  如果说战前海盗们还对跟海汉交手抱有一些幻想,那么开战之后他们就明白了为什么海汉居然胆子大到只派几百人登岛来攻打南日寨双方的实力差距实在太大,大到对方可以直接无视兵力多寡和客场作战的不利条件。

  海盗们已经尝试过了拼命,冲出去袭扰海汉阵地的两百名弟兄,最后好手好脚撤退回寨的也就一半左右,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居然连对手一根毛都没摸到,这仗根本就没法打。到了这个时候,海盗们才明白许心素为何会对地处南海琼州岛的海汉人如此倚重,也知道了大头目刘香两年前在珠江口的溃败并非他作战不力,而是跟对手的实力差距太大。

  段三的亲人死在海汉炮火之下,他当然想跟海汉人拼个鱼死网破为亲人报仇,但其他人可没打算要为十八芝的各位当家战死在这个荒岛上。海汉人都已经下了最后通牒,段三还想鼓动南日寨的人出去拼命,这要是让他去了,那大家都得死。既然这样,那自然是不如让他一个人去死,保全大家性命比较好了。其他几个头目顷刻之间就已经达成了默契,趁着段三没有防备的时候就直接对他下了狠手。

  至于说这样做会不会导致事后被郑芝虎清算,这些人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眼下保命才比较要紧。干掉段三这个不安定因素,大家才能有机会继续活下去。

  在石迪文所规定的时限到来之前,终于看到海盗结队走上寨墙,排着队垂头丧气地将手中的武器从墙头上扔出来。之所以没有直接出寨,是因为寨门已经在前一天被海盗们用石块垒得死死的,一时半会儿还无法清理出通道。

  “准备接收俘虏!”石迪文见寨子里的海盗选择了投降,也是大大地松了一口气。海汉这边就算实力占优,但如果对方顽抗到底,要打下南日寨还是难免会付出一些伤亡。而对于此次出访福建的有限兵力来说,任何伤亡都是指挥官必须要尽可能避免出现的状况。

  “呃,对了,通知你父亲,让他派人来接手南日寨的防务。”石迪文对许裕拙说道。海汉兵力有限,现在就算打下了南日寨,也不可能派兵在这里驻守,因此这个活儿只能交给明军来负责。这次作战的主旨就是向明军展示海汉的强大战斗力,而这个目的已经达到,至于说明军能不能守得住南日岛,那就不是石迪文眼下要去担心的事情了。

  许裕拙在旁边低声说道:“家父的部队此时都在海上,不如先由民团军进寨清剿残余海盗?”

  石迪文先是一愣,心说这仗是我海汉打的,怎么这打扫战场的脏活累活还得归我们做?他正待要发问,忽然一下子回过神来这是明军要塞好处给自己啊!

  这南日岛座落在福建海域的黄金航道上,过往船只大多得向十八芝缴纳数额不菲的保护费才能安全通行,而南日寨作为十八芝在福建海岸线最主要的据点之一,其中储藏的金银财宝大概也不会是小数目。

  明军当然可以堂而皇之地在战后立刻接管打扫战场的事务,顺便吞了寨里的财物。不过许心素认为这次海汉人出钱出兵,千里迢迢过来打下南日岛,那福建方面如果一点表示都没有,未免会寒了海汉的心,因此昨天特地叮嘱了随海汉民团作战的许裕拙,让他在战后不要急于让明军进寨,而是任由海汉民团先进寨捞点实际的好处。

  这个套近乎的招数会不会管用,许心素并不担心,他可是听说过海汉民团在安南那边的“斑斑劣迹”。当初海汉打下会安城之后,几乎是将会安城里能搬走的东西全都用船运回了三亚去,甚至连人口都没有放过,而这种做法在海汉民团攻下顺化之后又实施过一次,据说也是收获颇丰。

  许心素虽然只是耳闻,并没有在现场亲眼目睹海汉民团当初的所作所为,但俗话说“贼过如梳,兵过如篦子”,海汉民团如何在当地搜刮战利品,他大致也能想象得到。海汉人既然如此爱财,那送一些财物给他们也算是投其所好。再说这南日寨里的东西都是十八芝的财产,许心素借花献佛,自己也不用贴钱进去,又能卖海汉人一个好,也算是一举两得的办法。

  “让人赶紧把门洞清理出来,派两个排进入寨内搜查。给我搜仔细点,不要放过海盗余党!”石迪文回过神之后,自然不会回绝许裕拙的这番好意,立刻便下达了命令。

  如果不是考虑到明军之后要派兵驻守南日寨,石迪文大概会下令让人直接炸掉被石块堵死的寨门。好在南日寨两侧还各有一道铁闸小门,也就是先前海盗们出寨袭扰所用的通道。寨内的海盗们被勒令从这两个地方自行走出南日寨,出来一个,民兵们便用绳索将其手臂捆上,每十人穿成一串押到路边蹲着。随后民团军进入寨内,开始打扫战场。

  对南日寨的清理工作进行了大约三个小时,而在此期间许裕拙很默契地让登岛的明军全部都退到了外围,美其名曰为友军警戒。而正如许家父子所料的那样,南日寨的确还藏有不少的金银财物,士兵们在三处地窖搜出黄金七千余两,白银十二万三千余两,珍珠、珊瑚、玉石、翡翠等珠宝若干。另外还有生丝、面粉、大米、药材、瓷器等多种商品,看得出十八芝是将这里当作了一个货物中转站在使用。

  好东西的确不少,但摆在石迪文面前的有一个问题这次参战的海汉战船并没有足够的运力将南日寨里的财物统统运走。

  “看样子只能留下一部分给许心素了。”石迪文看着已经打包成小山一样的战利品,有些不无遗憾地说道。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实际上高价值的金银珠宝基本都已经被装上了原本用来运送炮弹的平板车,外面拿军用油布一罩,就根本看不出是什么东西了。至于无法运走的,大多都是些比较沉重而价值又较低的货物,像粮油米面之类的东西,也正好留给驻守这里的明军作为消耗品。

  至于俘虏情况,在经过清点之后,共计在岛上俘虏了海盗七百九十二人,另找到海盗尸体共计一百三十一具。除此之外,根据几名海盗小头目的交代,原本坐镇南日岛的大头目郑芝虎已经在开战之后从南日寨后门溜掉,如石迪文所预料的那样,他带了二十多名部下,去了南边的海滩乘船出海逃离。在海汉民团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郑芝虎大概已经出海有两个小时了。

  如果是知道航向的话,其实两个小时的航程差距是完全可以立刻派船去追的,但问题就在于这里没人知道郑芝虎出海之后会去什么地方。也许他会立刻返回澎湖,也许会去就近的大陆渔村躲避风头,也许会在附近海面上找个地方集结手下另作打算,总之没有确定的方向,海汉民团空有快船也无法追踪下去。

  “郑芝虎啊!”摩根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大为失望,他也大致知道这个海盗头领在十八芝中的地位,漏过了这样的目标,对于一个自诩为战场猎手的老兵来说实在是极大的损失。

  “如果先前你让我带人绕过南日寨去南边堵截,说不定我们已经抓到这条大鱼了!”摩根当然也知道现在为时已晚,只能把这口怨气出到阻拦自己的石迪文身上。

  “那仅仅只是理论上的可能性而已,但我却在事实上百分之百地保证了你的人身安全。”石迪文对于摩根的指控自然不会服气,立刻便反驳了他。

  摩根很是失望地摇摇头道:“亲爱的steven,下次我们要抓到他恐怕就没有这么容易了。”

  “下次我们不但要抓他,还要抓住他的兄长和他的伙伴。”石迪文并不同意摩根的悲观情绪。以下内容稍后编辑

  “让人赶紧把门洞清理出来,派两个排进入寨内搜查。给我搜仔细点,不要放过海盗余党!”石迪文回过神之后,自然不会回绝许裕拙的这番好意,立刻便下达了命令。

  如果不是考虑到明军之后要派兵驻守南日寨,石迪文大概会下令让人直接炸掉被石块堵死的寨门。好在南日寨两侧还各有一道铁闸小门,也就是先前海盗们出寨袭扰所用的通道。寨内的海盗们被勒令从这两个地方自行走出南日寨,出来一个,民兵们便用绳索将其手臂捆上,每十人穿成一串押到路边蹲着。随后民团军进入寨内,开始打扫战场。

  对南日寨的清理工作进行了大约三个小时,而在此期间许裕拙很默契地让登岛的明军全部都退到了外围,美其名曰为友军警戒。而正如许家父子所料的那样,南日寨的确还藏有不少的金银财物,士兵们在三处地窖搜出黄金七千余两,白银十二万三千余两,珍珠、珊瑚、玉石、翡翠等珠宝若干。另外还有生丝、面粉、大米、药材、瓷器等多种商品,看得出十八芝是将这里当作了一个货物中转站在使用。

  好东西的确不少,但摆在石迪文面前的有一个问题这次参战的海汉战船并没有足够的运力将南日寨里的财物统统运走。

  “看样子只能留下一部分给许心素了。”石迪文看着已经打包成小山一样的战利品,有些不无遗憾地说道。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实际上高价值的金银珠宝基本都已经被装上了原本用来运送炮弹的平板车,外面拿军用油布一罩,就根本看不出是什么东西了。至于无法运走的,大多都是些比较沉重而价值又较低的货物,像粮油米面之类的东西,也正好留给驻守这里的明军作为消耗品。

  至于俘虏情况,在经过清点之后,共计在岛上俘虏了海盗七百九十二人,另找到海盗尸体共计一百三十一具。除此之外,根据几名海盗小头目的交代,原本坐镇南日岛的大头目郑芝虎已经在开战之后从南日寨后门溜掉,如石迪文所预料的那样,他带了二十多名部下,去了南边的海滩乘船出海逃离。在海汉民团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郑芝虎大概已经出海有两个小时了。

  如果是知道航向的话,其实两个小时的航程差距是完全可以立刻派船去追的,但问题就在于这里没人知道郑芝虎出海之后会去什么地方。也许他会立刻返回澎湖,也许会去就近的大陆渔村躲避风头,也许会在附近海面上找个地方集结手下另作打算,总之没有确定的方向,海汉民团空有快船也无法追踪下去。

  “郑芝虎啊!”摩根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大为失望,他也大致知道这个海盗头领在十八芝中的地位,漏过了这样的目标,对于一个自诩为战场猎手的老兵来说实在是极大的损失。

  “如果先前你让我带人绕过南日寨去南边堵截,说不定我们已经抓到这条大鱼了!”摩根当然也知道现在为时已晚,只能把这口怨气出到阻拦自己的石迪文身上。

  “那仅仅只是理论上的可能性而已,但我却在事实上百分之百地保证了你的人身安全。”石迪文对于摩根的指控自然不会服气,立刻便反驳了他。

  摩根很是失望地摇摇头道:“亲爱的steven,下次我们要抓到他恐怕就没有这么容易了。”

  “下次我们不但要抓他,还要抓住他的兄长和他的伙伴。”石迪文并不同意摩根的悲观情绪。...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07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