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六百二十章 南日岛之战(七)

第六百二十章 南日岛之战(七)

  两个步兵排各有作战人员四十余人,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以平时训练的四列横排队形展开,然后不慌不忙地等待对手进入到己方的有效射程之内。

  这次随使团出访福建的陆军全部都是军龄两年以上的老兵,大部分人参加过安南内战和去年下半年的琼北“燎原计划”作战,都具有一定的作战经验。对于他们来说,攻打南日寨倒并不是什么艰巨的任务,毕竟比这大得多的场面都已经经历过了。尽管对手的兵力要比己方多了几倍,但他们早就习惯了这种压力,过去海汉所面对的每一个对手,在兵力方面都是要强出自家一大截的,而他们也早已经学会了衡量战斗力的标准,并不仅仅只是看兵力数量而已。

  就南日寨派出来袭扰炮击的这点人马,士兵们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直到军官吹响了示意举枪的铜哨,第一排的士兵才齐刷刷地举起步枪,借助枪身上的标尺瞄准大约在两百米距离上的目标。当然以肉眼观瞄,在这个距离上其实很难做到真正意义上的瞄准,士兵们也只能是瞄个大概,然后以排枪的密集火力来保证命中率。

  海盗们行进到离海汉阵地还有大约136,m..50米距离的时候,阵中的几名弓手便放慢了脚步,开始抽弓搭箭。在这个距离上,比较强力的战弓已经能够通过抛射来击中敌人了。

  不过无论是准头还是射程,海盗们手中有限的几把强力弓都无法与海汉民团制式装备的燧发步枪相提并论。在海盗们放慢脚步的同时,海汉军官也吹响了下令射击的哨声。

  随着一阵枪声响起,海盗的队伍中便有人闷哼一声,然后倒地不起。开完枪的士兵收枪让出位置,退后重新装填。后排的士兵跟着上前,举枪瞄准,听到军官的哨声之后立刻扣动扳机。四排士兵如是循环,向对面的海盗队伍不断地进行射击。

  这种射击战术的效果在以往的数次实战中已经得到了极好的验证,这次也毫不例外。随着双方距离的缩短,射击命中率也越来越高,当海盗队伍冲杀到百米距离上的时候,已经有近三分之一的人中枪倒下了,而剩下的人也意识到继续向前冲杀的下场很可能就是送命,于是开始放弃进攻转身逃向南日寨。对于单兵素质并不是那么过硬的非职业军队来说,这个伤亡率已经完全超过其所能承受的极限了,引发溃败完全是医疗之中的事情。

  而在此期间双方的炮击交火也并没有停下,只是火力悬殊越来越大。寨墙上几门打响的火炮都在很短的时候内遭受到海汉火炮的集火反击,炮手死的死伤的伤,几乎都失去了继续作战的能力。而反观海盗所取得的战果,却只能说是微乎其微,有限的几发炮击全部落空,倒是冲出南日寨来袭扰的散兵用弓箭伤到了两名海汉士兵,但战果也仅此而已了。

  “十八芝现在还有什么招数没使出来吗?”一直在阵地上指挥作战的石迪文向已经目瞪口呆的许裕拙问道。

  许裕拙有些神不守舍地应道:“往常几次攻岛,十八芝均是固守不出,靠着从海上发动袭击扰乱我军心,待我军进退两难之时,寨中的人马再出来拼杀。”

  “这套战术大概今天是派不上用场了,只要你父亲能在海上扛住他们就行。”石迪文回头望了一眼码头的方向,那是这次攻岛作战几乎唯一的弱点。

  不过这次明军可不会再向前几次那么吃亏了,昨天海汉人已经替他们清理了一半的海盗船,要是连剩下十几条船都对付不了,那大家也别吃军粮了,早点脱了这身皮回家种田打渔算了。

  在海汉民团攻打南日寨的同时,海上的海盗船也向港湾附近的明军船只发动了攻击,但由于自身实力有限,再加上明军今天的备战作得很充分,许心素这个福建总兵又亲临一线督战,可以说是人人用命,根本生不出畏战之心。海盗船过来冲杀了一波,反倒被明军战船给拖住了三艘,然后一拥而上俘虏了这三艘船。兵力处于劣势的海盗船只能选择了先退避三舍,到远处静观动向。

  海汉民团配备了步话机和电台,战场上的联络指挥、互通信息都非常便捷,而海盗就没有这样的技术手段,在海上的人不知道南日寨的战况,南日寨也根本无从得知海上的袭扰战术究竟奏没奏效。技术手段上的差距反映在作战指挥体系上,就会成倍放大效果,双方的战场反应速度差异足以弥补海汉民团在兵力上的劣势。

  当民团的火炮阵地推进到距离寨墙只有两百米的距离时,寨墙上已经看不到防御一方的人影,因为仅有的一些可以遮蔽身形的垛口几乎都被炮火所摧毁,而炮位更是已经无法再继续投入到战斗中使用。

  郑芝虎此时已经开始后悔自己当初的决定,他倒不是觉得不该守卫南日岛,而是觉得应该让属下在岛上坐镇指挥,自己撤到海上去才对。如今海上不知道战况如何,而南日岛又已经兵临城下,无处可逃,战局根本不像他在开战前所预计的那么胶着。

  “当家的,此时海汉人还没围住寨子,不如你从后山出去,南边还有我们的两条船候着!”一直在寨门附近督战的段三见己方伤亡不断却根本没能阻止对方的不断前进,赶紧找到郑芝虎,建议他先行撤退。

  郑芝虎自然也知道厉害,只是双方尚未正式交锋,自己就先跑路了,这似乎有点说不过去。正犹豫间,便听段三又劝说道:“海汉的船比我们的船快得多,要是走得迟了,也会被他们在海上截住。当家的,你赶紧撤,小的留下来替你督战!”

  郑芝虎一听这话有理,老子现在不提前撤,等下想跑都未必跑得掉了,当下便不再犹豫,一拍段三肩膀道:“段三,这次你代老子守岛有功,回去之后我便提请大当家封你为南日岛岛主!”

  郑芝虎下了决定之后,便不再犹豫,脱下自己的衣服换了一身普通的行头,然后带了几名亲随,不声不响地朝着南日寨后山的方向去了。

  郑芝虎虽然是悄悄离去,但南日寨就这么大点地方,想要避过所有人的耳目是不可能的。他前脚一走,消息后脚就传开了。这些海盗虽然多数都是亡命之徒,但也没有傻到心甘情愿替人当炮灰,当下不少人都开始嚷嚷着要跟城外的海汉人讲条件投降。

  段三虽然一心想跟寨子外的海汉人拼命,但郑芝虎一走,他的份量就实在有点压不住场面了。很快寨子里的主和派便占据了多数,有头目命人在寨墙上打出白旗示意停战。

  “哟,这是要打算投降了?”石迪文也注意到了墙头上的白旗,这让他稍稍有些迟疑。

  “这些海盗诡计多端,石先生小心有诈!”许裕拙倒是没忘了提醒一下石迪文。“诈降这个招数,以前十八芝也曾在与我军的交战中用过。”

  石迪文点点头道:“诈降无非就两个目的,一是拖延时间,来使出他们的新招,第二个可能就是为了掩护头目逃跑。许裕拙,这岛上还有别的地方能离开吗?”

  许裕拙应道:“岛南边虽然没有港湾,倒是有大片的沙滩,只要吃水浅的船肯定是能靠过去的。”

  石迪文道:“那南边有水师的船部署吗?”

  许裕拙摇摇头道:“为了确保登陆码头万无一失,家父把这次出战的战船全部都调到了北边的海上护卫,并没有打算围住南日岛。”

  “可惜了啊!”石迪文摇摇头道:“这样大概就没办法把岛上的海盗一网打尽了!”

  “要不我带人跑一趟吧?”不知什么时候,摩根已经从他的狙击平台上撤下来了。南日寨的墙头上连人影都看不到了,这大概也是摩根没兴趣再待下去的原因之一。事实上在刚才的作战中他也只是在起到观察员和指挥的作用,自己连一枪都没有开过,毕竟那些普通海盗的价值太低,完全不值得用比黄金更贵重的m200子弹来消灭他们。

  “这……不太安全吧?”石迪文虽然也是个冒险家的性子,但他也记得出发前宁崎对他的嘱咐,千万不可以身涉险,毕竟任何一名穿越者对执委会和海汉这个群体而言,都是不可多得的一笔财富。

  “从山寨后面到南边的海岸还有多远?”摩根先不跟他讨论安全问题,而是转向许裕拙先打听起路线。

  许裕拙看了看石迪文的脸色,这才小心翼翼的应道:“大约有五里地,不过摩根先生想要绕过去包抄,那还得从山寨旁边绕行,这样至少会多出一半的路程。”

  “那就大概是四千米左右。”摩根立刻得出了答案,然后转向石迪文道:“这对我来说并不存在体力上的问题,我觉得可以试一试。”

  “不,摩根,我不能让你去冒险。”石迪文此时已经考虑清楚了利害关系,拒绝了摩根的提议:“如果要让你去追击可能潜逃的海盗头目,我至少需要分出一个排的兵力去保护你,但我们的兵力太少,我不可能再分兵给你,毕竟寨子里还有近千的俘虏要等着我们接收。”

  摩根还待分说几句,石迪文已经摇头抢先说道:“单枪匹马就更不用说了,就算你真赶过去干掉了海盗头目,回去之后执委会和军委也不会认为我们的决定是正确的做法。说不定还会因此而收到惩罚,摩根,这不值得。”

  经过讨论之后,海汉民团还是放弃了派人绕到山寨后面去堵截海盗退路的打算。而这个时候南日寨里也派出了一名使者,来到海汉阵地上求见。

  “所以你们是打算投降了?”石迪文开门见山地向海盗使者问道。

  “我方愿让出南日岛,条件是贵军放我方的人离开这里。”那名使者应道。

  “条件?我没听错吧?”石迪文摇摇头道:“我不认为南日寨里的人到现在还有资格向我们提出什么条件。我只说一遍,你记清楚了,然后把话带回去。”

  石迪文清清嗓子,正色道:“我要求南日寨里的所有人立刻放下武器出寨投降,作为优待,我可以保证所有放弃抵抗的人都能够保全性命。至于其他的条件,我方一律不接受。如果贵方不愿接手我方条件,那么我们就继续打下去,直到这个南日寨被我们的大炮彻底拆掉为止!你们有一炷香的考虑时间,从你离开我的视野开始算起。现在你可以带着我的答复回去了,记住,要快点作出决定,因为我不会再给你们下一次的停战机会了。”

  石迪文可没心情跟这些海盗慢慢谈条件,毕竟他们根本就无处可逃。如果打算顽抗到底,那石迪文也不介意再多炮轰几轮,用实力教会他们做人。

  使者带着石迪文的答复回到了南日寨里,多数人对于海汉人的狂妄都感到不满,但他们却又并没有继续作战下去直到战死在此的勇气。寨子里剩下来的几名小头目经过简短的讨论之后,还是认为保命要紧,投降是目前唯一可行的办法。

  只有段三一人仍然强烈反对投降:“海汉人说是可以保住我们的性命,但你们大概不知道,海汉人所抓的俘虏囚犯,全部都会送到海外去挖矿挖到死为止!你们就算是投降了,迟早也会累死在海汉人的矿上!与其死得那么窝囊,倒不如现在拼死一搏,杀一个不亏,杀两个赚一个!”

  其他几名头目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陆陆续续都点头道:“段三说得也有道理!”“那不如就请段老三带头,我们兄弟跟随出寨拼个鱼死网破!”“对对对,跟海汉人拼了!”

  “带头便带头,我段三岂是怕事的人!”段三拍案而起,抓起腰刀转身便要往外走,不过没等他走出这议事厅,就感觉后背一痛,低头一看,两三支利刃已经从前胸穿了出来……...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07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