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六百一十八章 南日岛之战(五)

第六百一十八章 南日岛之战(五)

  岛上的海盗倒也不是傻子,他们早就料到船身庞大的“威信号”不会冒着搁浅的风险直接靠岸,因此也是组织了一些弓手和火枪手,在码头上利用有限的几座建筑物作为掩护,试图在此对靠近岸边查探水情的联军小船进行一波狙击。

  这种战术就算不能阻止联军登陆,但至少有机会给联军造成一些伤亡,对于提振十八芝一方的士气还是能起到些许作用的。不过这些海盗终究是非专业人员,打这种伏击战的经验明显欠缺,联合舰队在驶进港湾的时候,石迪文就已经从望远镜中发现了码头上鬼鬼祟祟的身影,很显然这些人并没有受过相关的训练,不知道海汉有这种可以在远距离进行侦察的利器。双方还没接触,他们就已经暴露了自己的作战意图,给对手留下了太多的反应时间。

  石迪文放下望远镜,对旁边的许裕拙问道:“你们前几次攻打南日岛,登陆的时候遇到阻力了吗?”

  今天许心素亲自督战,率领明军水师在南日岛外围部署,负责海上戒备,因此他派了许裕拙随海汉民团一起行动,观摩之余也可以就近协调两军配合。许裕拙应道:“海盗会在码头附近布置防线阻碍登陆,我军一般都是以盾牌为掩护,以弓箭火铳与其对射。”

  石迪文点点头道:“不过你们在船上,他们在陆地上,这准头就有点吃亏了。”

  “伤亡的确是难以避免。”许裕拙很爽快地承认了石迪文的说法。就算明军这边的单兵军事素质稍好一些,在船上使用远程武器也很难保持准头,在这个交战环节上,明军每次都会吃一点小亏。

  明军会吃这样的亏,是因为他们没有强大的火力掩护,但海汉民团就不一样了,由海对陆进行火力打击,掩护部队登陆,这是海军炮手的必修课程之一。石迪文一声令下,两艘体形稍小的“探险级”战船便在港湾里慢慢横过来,将侧舷对准了码头。接着炮窗打开,黑洞洞的炮管探到窗口,对准了码头上为数不多的几座掩体建筑。

  海军中尉谢立担任了登陆先头部队的指挥官,他在“探险级”战船刚刚投入使用的时候就已经在船上担任大副了,而这次出使福建之前两个月,他刚刚升任为“探险级”战船五号舰“红四月”号船长,在归化民军官中也算得上是职位较高的军官之一。

  不过谢立对于自己目前的位置还并不是特别满意,因为比他晚加入海汉民团,而且出身不是那么纯正的安南裔军官武森,因为前次跟随舰队去南海攻打安不纳群岛立下战功,现在已经调到“威严级”首舰“威严号”上担任高级军官了。虽然两人军衔同级,谢立还有个船长职务,但按照海汉海军的发展速度和规律,两三年之后“威严级”战船数量多起来,肯定会有归化籍军官出任船长,而武森显然会比谢立这样的次级战船船长更具备经验方面的优势。

  要想追上武森的升迁速度,谢立就必须要抓住眼下的机会,多多立下战功才行。昨天的海战中,他所指挥的“红四月”号共计命中敌船二十发,成绩还是很不错的。而攻打南日岛,在谢立看来也是又一次立功的好机会。出发前他就已经让船上的炮手做好了对陆进行炮火打击的准备,要用战场上的优异表现来给上司留下深刻的印象。

  海汉民团在战前制定的作战计划非常详细,因此从石迪文下达命令,到发射出第一发炮弹,这中间的时间仅仅不到两分钟,快得连码头上埋伏的海盗们都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更来不及进行转移。

  第一轮的炮击的十几枚炮弹带着呼啸声飞向了码头上的建筑,就像穿透一层薄纸一样打穿了木板墙壁,碎屑四溅中隐隐能听到人声惨呼。这几栋木板房只是岛上海盗临时收纳运来的补给品的库房,用来挡一挡箭矢铅弹倒还有点作用,但面对炮弹就完全无效了。

  三轮炮击之后,石迪文才示意停火观察战果。几栋木板房被打得千疮百孔,摇摇欲坠,很难再将其称之为掩体了。两艘“探险级”战船上放下小艇,士兵们划着小艇靠到岸边,放下系着铅坠的长绳测量码头各处的水深。这是为了能够找出一个合适的泊位,让体形最大的“威信号”能够靠岸。

  而在此期间埋伏在码头上的海盗却没能照预期的那样发动一轮偷袭,因为他们当中绝大部分人都已经在刚才的炮击当中死伤,极少数几个毫发无损的幸运儿此时也只是趴在地上瑟瑟发抖,已经提不起勇气再冒头。

  小艇上的几名士兵已经背着步枪爬上了栈桥,他们的任务是尽快检查栈桥和码头上有没有别的猫腻,为接下来的靠岸登陆扫清通道。这队人走到栈桥尽头的时候,遭遇了第一个从藏身处跳出来厮杀的海盗,不过这个不幸的倒霉鬼手里拿着的只是一把普通的腰刀,因此没等他近身,打头的四名士兵便端起步枪,从十米开外的距离上朝他一起开火,其中两发直接命中了躯干。

  这人倒也算顽强,身中两枪居然没有立即倒下,仍然试图要发起攻击。士兵们按照日常的训练,没有再在这个时候去重新装填,而是举着步枪一起冲上前去,用刺刀将这名海盗扎翻在地。

  率先登上码头的十来名士兵很快就对岸边进行了清理,干掉了四五个负隅顽抗的海盗,而自身只有一人被海盗射出的箭矢伤到,但也并没有性命之忧。

  许裕拙在“威信号”上通过望远镜和石迪文手边的步话机全程观摩了海汉民团对码头进行清理的作战过程,这种火炮洗地,步兵随后推进的作战方式,他以前在胜利港军校留学的时候也曾听教官讲解过,但并没有亲眼见证过实际的战例,今天也算是小小地开了一下眼界。

  许裕拙忍不住问道:“若是岸上的防守有炮台之类的坚固工事,那又当如何攻打?”

  石迪文解说道:“如果是炮台,那探险级战船上的火炮威力就稍稍差了一点,不过我们这艘船上倒是有专门对付炮台的大口径炮。其实火炮作战的核心思想就一个火力压制,对我们来说,做到这一点并不算太困难。关于这一点,等下我们攻打南日寨的时候你就会更直观地感受到。”

  在步兵完成了对码头区域的清理之后,“威信号”缓缓地靠向了码头,不慌不忙地从船上卸下士兵和重型武器,开始为攻打南日寨做准备。从“威信号”高高的桅斗上,瞭望员能够清晰地看到三里外南日寨的情形,因此海汉民团几乎都不需要急着在登陆地点布置滩头阵地和防御力量,因为对手根本就没有打算出寨一战。

  “你看,还没开打他们就已经怂了。”石迪文毫不客气地贬低对手:“不过他们这样做也算是比较明智的决定,如果想拉出来跟我们正面对抗,那只会输得更快。”

  从登陆的码头到南边的南日寨,中间这段地形非常平坦,而这个岛上又没什么散住的民居,因此几乎是没有任何掩体可供十八芝的人布置防线。如果十八芝胆敢集结部队到这片战场上来正面交战,那石迪文就会用海汉武器告诉他什么是军事科技碾压。

  在夺下码头之后,海汉战船用了一个小时出头的时间才完成了辎重登陆。不过这已经算是很快了,毕竟这几艘战船并非专门用于登陆的用途,船上也没有吊装重物的专用吊臂,将那些重达几百斤的火炮和成吨的炮弹卸到码头上,几乎全是靠着人力的手抬肩扛完成。

  值得庆幸的是从码头到南日寨之间还有一条土路,虽然仅仅只有四尺来宽,但总好过没有。这样将沉重的火炮运去南日寨外面也会轻松许多。

  许心素很贴心地为这次的攻岛作战准备了四十多匹骡马,专门用了两条船从东峤湾运过来,用来拖运海汉民团所使用的武器和弹药补给。在登岛部队完成集结之后,便开始沿着土路向南行进。

  南日寨座落在一个缓坡丘陵的北麓,依地势而建,由下至上分为了四层防御线。寨墙全部是由坚固的磐石砌成,最外一道寨墙的大门上甚至还有一座小小的箭楼。以这个时代的军事水平而言,这种寨堡的确已经算是相当坚固的岛屿据点了。

  当然在石迪文看来,南日寨的坚固程度也就只是看起来比较厉害而已,他们这次可是带来了两门最新的48磅攻城炮,专治各种不服。这种炮目前只是在胜利港进行过例行打靶,还是第一次投放到战场上使用,军方也希望借此机会,能够为这种新型武器的运用积累一些经验。

  在距离南日寨大约五百米的地方,海汉民团停下来,开始布置前沿阵地。虽然明知对手的实力偏弱,但应战还是一板一眼地按照作战条例在进行准备。步兵负责外围警戒,狙击手被分配到阵地左右翼,用几架木梯搭起一个简易的高台,对城头上的海盗开始寻机进行杀伤。炮兵则是由重到轻的火力,从阵地中间向两侧分开布置。

  以下章节稍后重新编辑

  “你看,还没开打他们就已经怂了。”石迪文毫不客气地贬低对手:“不过他们这样做也算是比较明智的决定,如果想拉出来跟我们正面对抗,那只会输得更快。”

  “你看,还没开打他们就已经怂了。”石迪文毫不客气地贬低对手:

  从登陆的码头到南边的南日寨,中间这段地形非常平坦,而这个岛上又没什么散住的民居,因此几乎是没有任何掩体可供十八芝的人布置防线。如果十八芝胆敢集结部队到这片战场上来正面交战,那石迪文就会用海汉武器告诉他什么是军事科技碾压。

  在夺下码头之后,海汉战船用了一个小时出头的时间才完成了辎重登陆。不过这已经算是很快了,毕竟这几艘战船并非专门用于登陆的用途,船上也没有吊装重物的专用吊臂,将那些重达几百斤的火炮和成吨的炮弹卸到码头上,几乎全是靠着人力的手抬肩扛完成。

  值得庆幸的是从码头到南日寨之间还有一条土路,虽然仅仅只有四尺来宽,但总好过没有。这样将沉重的火炮运去南日寨外面也会轻松许多。

  许心素很贴心地为这次的攻岛作战准备了四十多匹骡马,专门用了两条船从东峤湾运过来,用来拖运海汉民团所使用的武器和弹药补给。在登岛部队完成集结之后,便开始沿着土路向南行进。

  南日寨座落在一个缓坡丘陵的北麓,依地势而建,由下至上分为了四层防御线。寨墙全部是由坚固的磐石砌成,最外一道寨墙的大门上甚至还有一座小小的箭楼。以这个时代的军事水平而言,这种寨堡的确已经算是相当坚固的岛屿据点了。

  当然在石迪文看来,南日寨的坚固程度也就只是看起来比较厉害而已,他们这次可是带来了两门最新的48磅攻城炮,专治各种不服。这种炮目前只是在胜利港进行过例行打靶,还是第一次投放到战场上使用,军方也希望借此机会,能够为这种新型武器的运用积累一些经验。

  在距离南日寨大约五百米的地方,海汉民团停下来,开始布置前沿阵地。虽然明知对手的实力偏弱,但应战还是一板一眼地按照作战条例在进行准备。步兵负责外围警戒,狙击手被分配到阵地左右翼,用几架木梯搭起一个简易的高台,对城头上的海盗开始寻机进行杀伤。炮兵则是由重到轻的火力,从阵地中间向两侧分开布置。...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07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