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六百一十七章 南日岛之战(四)

第六百一十七章 南日岛之战(四)

  对于岛上的十八芝守将郑芝虎来说,海汉使团造访福建的消息,早在大半个月之前就已经传到这边。  就连前些日子郑新知在漳州城组织刺杀行动失败,福建官府因此开始抓捕为十八芝办事的商人,这些情况也是在郑芝虎的掌握之中。

  行刺失败会招来海汉人和福建官府的报复,这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郑芝虎对此也是有一定的心理准备,但他却的确没想到海汉人玩得这么大,居然直接带着明军水师扑到了南日岛来。在先前接到警讯派船出击的时候,郑芝虎其实是有些不太了然的三艘战船就想来攻打南日岛?要知道水师可是动了无数脑子都没能拿下这个地方,海汉民团固然很厉害,但未免有些太目中无人了。

  郑芝虎很希望能在南日岛击败这些不速之客,等下次回澎湖的时候,也可以好好羞辱一下那个把海汉人吹上天的刘香。郑芝虎甚至在出战前公布了悬赏,只要能抓获真正的海汉人就赏银子,活的一千两死的三百,他相信这样的高额悬赏一定能刺激到手下儿郎们在战场上拼命搏杀。

  不过现实与他的预计还是有一些差异,他手下这些人倒是拼命了,然而连海汉人的毛都摸不着,一直被那三艘大船带着边兜圈子边用炮轰。等这帮人意识到形势不对需要撤退的时候,海汉人已经完全掌握了战场上的主动,结果出征的二十五条船最后就只回来了十三条,其中还有几条也是受损不轻,需要进行修补之后才可能投入到下一次的作战当中。

  现在的局势其实已经很明了,对方很明显就是冲着南日岛有备而来的,如果要守,剩下的这些帆船肯定是没法在海上击退对手了。而如果让剩下的船像以前那样退出南日岛港口,在外围打袭扰战,多半难以奏效明军水师在先前的战斗中根本就没上场,明显就是在外围替海汉人掠阵。如果他们依样画葫芦,让明军守在外围,而海汉人负责登陆攻打营寨,那剩下数量有限的船也同样难以起到骚扰作战应有的效果。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根据之前从漳泉两州传回来的消息,这次造访福建的海汉使团中就只有这么三艘战船,虽然说起来不太光彩,但郑芝虎的确是不用担心海汉人在这三艘船之外还有什么阴招没使出来了。不过哪怕就是当下这三艘海汉战船,也已经让郑芝虎感到应对乏术了。

  这个时候郑芝虎手下的幕僚给他出了个主意,立刻派船回澎湖报信搬救兵。如果动作够快的话,五天左右救兵就能到达南日岛。

  从南日岛到澎湖的航程约莫一百海里出头,郑芝虎手下的快船一天多时间就能到,算上那边接到消息之后调兵遣将做准备所需的时间,五天已经可以称得上是非常高的运作效率了。但这个方案最大的不确定因素,就是南日岛上的海盗们能不能守到援军到来的时候。如果在此之前就被海汉和福建官府的联军给攻克了营寨,那匆匆赶来的救兵搞不好还会因此在南日岛吃个大亏,其严重后果比丢了南日岛更甚。

  不过郑芝虎对营寨的坚固程度还是比较有信心的,毕竟福建明军来南日岛攻了五六次,每次都是在营寨外铩羽而归。海汉民团虽然战力胜过十八芝,但郑芝虎认为想要攻克几乎犹如一座小型城池的南日寨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至少岛上的上千部下守个十天半个月应该是没问题的。

  这也就是地方太过偏远的弊端,如果郑芝虎经常去漳泉两座城池里走动,就应该有听说过海汉民团过往在安南攻城拔寨的战绩。就算没遇到安南商人,那肯定也会听到关于去年海汉民团在琼州岛北部一个月之内扫平匪乱的辉煌战果。那样至少他会知道,海汉人在陆地打仗,特别是攻打城池的本事,可是一点都不弱于他们在海上的表现。

  然而消息的闭塞导致了郑芝虎在这个环节上出现了误判,他认为凭借岛上的防卫力量,应该足以能坚守到援兵到来,于是就立刻口述,让幕僚修书一封,然后派了一艘快船连夜赶往澎湖搬救兵。

  郑芝虎的求救信里倒并没有把岛上的局面说得有多么的危急,反倒是将目前的状况形容为一次给福建官府和海汉人造成重大打击的机会。这倒不完全是郑芝虎狂妄自大,他认为就应该趁着海汉此次派来福建的战船不多,抓住对方急于攻打南日岛的心理,利用兵力优势将其堵在这里慢慢收拾。

  虽然二十多条船干不过对方三条船实在有些折面子,但郑芝虎并不在意,他知道海汉对福建的军售极其严格,明军打仗的时候,炮弹都是数着数在打,这些海汉战船在福建本地估计很难补充弹药,以及进行有效的维护。如果二十五条船打不过,那二百五十条呢?你海汉人再怎么厉害,船上炮弹、火药总是有限的吧?你船跑得再快,船上的人总是得休息的吧?十八芝别的不多,就是人多船多,可以陪海汉慢慢玩。海汉的战船的确大,但只要他们耗尽弹药,萌生出半点退意,十八芝为数众多的小船就能一拥而上,如蚂蚁噬象一般吞掉这几艘大船。

  郑芝虎的这些考量的确都是很现实的问题,他能够想到这些方面也算是有点头脑,不过他所不知道的是,此次联合军演内容确定那天,驻广办就已经收到使团从福建发回的电报,让他们立刻组织货船,从镇南港的军需仓库中运送一批弹药和燃煤到福建,以便万一战事不能在短时间内解决的状况下,这几艘参战的海汉战船能够就近得到补充。而海汉的物资调配能力可以说是当世无双,接到电报的十二小时之内,一队由五艘货船组成的补给船队便已经从广州驶出,前往镇南港装运物资。算起来联合舰队从漳州出发的第二天,这支补给船队差不多也应该抵达当地了。

  从广东运过来的物资固然不能支撑这几艘船在福建长期作战,但如果只是持续十天半个月的短期小规模战斗,海汉的后勤补给能力还是能满足的。更何况在海汉指挥官的心目中,攻克南日岛这个目标并不需要那么久。当初石迪文可是说了一两天内就能拿下,如果耗时太久也会影响到海汉的颜面。

  海战之后,联军舰队撤向泉州方向,郑芝虎也派了船尾随监视。第二天这边联军舰队刚刚升旗扬帆,在远处海面上的海盗船就通过信号接力的方式将消息传回到南日岛上很显然,敌人是要乘胜追击,攻打南日岛了。

  郑芝虎当然不会再拿岛上剩下的十多二十条船去阻挡联军舰队,那样做除了徒增伤亡之外,并不会有太大的作用,毕竟昨天岛上精锐尽出,也只在对手的攻势下坚持了不到一个时辰而已。为了保存有生力量,郑芝虎下令岛上所有船只先撤到海上,在外围看看形势走向再说。如果明军和海汉民团真打算登岛,那么说不定还有机会能够搞搞偷袭,半渡而击这种基本的战术,郑芝虎还是听说过的。

  至于岛上剩下的千名部众,郑芝虎便全部集中到了南日寨里,由他自己亲自坐镇指挥。昨天兵败之后,郑芝虎嗅到了危险的味道,便已经让岛上的海盗开始对寨墙进行再一次的加固,并且把仓库中的各种火炮火铳,不管打不打得响,威力有多大,统统先搬上墙头架起来再说就算吓唬不了敌人,给自己的部下壮壮胆气也是好的。

  同时郑芝龙进一步提高了战功的悬赏金额,只要在这一战中杀死敌人拿下首级,不管是不是海汉人都一律有赏,明军士兵赏五两银,海汉民团的短毛兵赏十两银,而海汉人的首级则是从三百两涨到一千两,如果能活捉,重赏三千两!

  不过这次悬赏的激励效果显然不如前一天应战对手之前那么好,因为昨天的战斗之后有很多人都没有再能回到岛上,而且战败的速度也是让海盗们深受打击。尽管郑芝虎已经下令昨天出战的海盗不许公开谈论关于交战过程的状况,但这并不能真正起到封口的作用。海盗们还是很快就从幸存者口中知道了这场海战的大致经过从头到尾就只是单方面的挨揍而已。

  这样的战果实在很难给岛上那些尚未与海汉民团交手的海盗们更多的信心,如果不是有郑芝虎这个大头目在岛上坐镇,搞不好昨天战败之后岛上的海盗就会四散而逃了。

  一大早联合舰队从东峤湾出发的消息传回到岛上,南日寨里实在没有什么应战的气氛可言,更多的还是显露在海盗们脸上的惴惴不安。十八芝对海汉民团从未有过胜绩,以往这帮人还会笑话刘香和他手下的人不会打仗,但真正在战场上遭遇了海汉民团之后,他们才明白这个对手的实力有多么的恐怖。

  联合舰队的船比他们想象的来得及更快,收到警报的频率越来越快,以至于海盗们都开始议论纷纷,这海汉人到底是乘船来的,还是直接从天上飞过来的,竟然会如此之快。

  郑芝虎此时就在一线指挥,当然也听到了这些“不和谐”的声音,脸色也因此而十分难看。不过他倒是有点庆幸,自己早早就把岛上的船派出去了,否则要等到对方动了自己才动,说不定就会有船因为动作太迟缓而被堵在南日岛的港湾里。

  与郑芝虎相比,在“威信号”甲板上的石迪文和许心素的心情可就好多了。石迪文笑着说道:“许大人,看来情况跟我们预计的一样,昨天那一场打完之后,十八芝已经不敢再派船来拦截我们了。”

  许心素点点头道:“如老夫所料不差,他们的船现在大概也没有再停在南日岛了。前几次攻岛,十八芝都是采用了这样的战术,待我们登陆之时,才寻机发动攻击。”

  石迪文道:“那等下外围的掩护,可就交给许大人的水师了!”

  许心素抱拳道:“请放心,老夫此次亲自督战,昨晚便已经向麾下将士表明态度,今日谁敢阵前脱逃,立斩不赦,满门流放!十八芝若是还玩那半渡而击的老把戏,老夫今日便跟他拼个鱼死网破!”

  石迪文笑道:“也没有那么严重,只要水师能掩护我民团完成登陆,设立好滩头阵地就行了。等我们腾出手脚,再慢慢收拾海上那些残兵败将。”

  石迪文和摩根制作的登陆作战计划中,攻打南日寨倒是其次,关键还是在于登陆抢占滩头阵地这个环节。此次海汉使团带过来的陆军并不多,因此还得从三艘战船上抽调一部分炮手水兵登陆作战。即便如此,能够参与夺岛作战的民团人数也不过才两三百人而已。昨天与许心素协商之后,又临时从明军中征召了两百人,作为后勤辎重兵协助登陆。

  船队一路顺风顺水地驶到了南日岛西北的港湾外,石迪文和摩根从望远镜中对港湾的情况进行了确认,这里已经连一艘小舢板都没有了,看得出十八芝的坚壁清野还是做得比较彻底的。不过他们并没有毁去港湾里的栈桥等码头设施,这大概也是他们还抱着一丝侥幸,认为自己能够守得住这场攻岛战,日后也不用再费时费力重新修建码头设施。

  海汉民团对此自然是乐见其成,清空了船位又留下了栈桥,这就给海汉战船的靠岸完全腾空了位置。唯一有点不妥的是海汉对于此地的港口水情并不是很熟悉,所以体形较大的“威信号”不能直接靠过去,得先派小船测测岸边的水深才行。...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07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