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六百一十六章 南日岛之战(三)

第六百一十六章 南日岛之战(三)

  在战场上只要生出了“逃跑”这个心思,勇气立刻就会烟消云散,此刻的十八芝船队便是如此。  在其中几艘船开始调转方向作出逃跑姿态之后,原本还想继续再战下去的船见势不妙,自然也不会再犟着脖子继续拼命。不过这逃命也是要看运气看技巧的,想从海汉的炮口下跑掉也绝非易事。

  在通过两轮炮击试出了对手的份量之后,石迪文发现海汉在船只和火力上的优势太大,大到已经不需要在追杀过程中再使用什么复杂的战术了。对于这种凭着一股血勇往上冲,受到打击后撤得冲锋更快的对手,只需要撸起袖子开干就行。

  就如同狼群赶杀羊群一样,凶狠的猎食者并不会再咬死一只猎物之后就立刻停下来进餐,而是扔下奄奄一息的猎物,继续追杀下一个目标。三艘海汉战船也是采取了这样的战术,抵近十八芝的船之后只管冲着吃水线部位一阵猛轰,将船身打出一排窟窿之后就扬长而去。而海盗船上的水手们就算能在此之后奋力堵住窟窿,基本上这船也已经灌了半肚子海水,想要快速脱离战场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而这个时候在外围观战的明军水师就起到了打扫战场的作用,他们的航速很难追上那些已经开始逃跑的海盗船,但要围攻遭受炮击之后受损严重,甚至已经开始下沉的海盗船,那还是能够轻松胜任。如果在这种情况下还有海盗打算负隅顽抗,那明军水师倒也不吝啬将船上的炮弹多送几颗给这些作死的顽固分子。

  许心素在“威信号”的甲板上全程观看了这场一边倒的杀戮,到了这个时候他才真正明白,为何石迪文在提出攻打南日岛的时候会是那样的轻松自信。双方的实力差距至少是好几个级数,海汉海军仅仅出动了三艘战船,就势不可挡地碾压了十八芝布置在南日岛的数十艘船,这让许心素心中也忍不住泛起又妒又怕的情绪。

  要说战斗力,其实如今的大明水师也不算太差,只是战船数量稍少了一些,要护卫福建漫长的海岸线还显得力不从心,因此只能舍弃一部分地方,重点护卫几个大港口。如果跟十八芝真刀真枪在海上干,兵力相仿的情况下,许心素还是有必胜的信心。不过今天看到海汉海军的作战方式之后,许心素对于自己麾下部队的那点信心也被磨掉了不少就算把福建水师跟十八芝打包捆在一起,估计也干不过这强到变态的海汉海军。

  按照石迪文所宣称的海军编制,海汉一支舰队的战斗船只由一艘“威严级”旗舰,三至四艘“探险级”战船和四至六艘“探索级”战船组成,大约是在八到十一艘战船的规模。然而仅仅只出动了三艘战船,就已经打得驻守南日岛的十八芝船队抱头鼠窜,如果是一支满编的舰队出动作战,许心素很难想像出需要多少船才能挡得住这些煞星。

  虽然打得顺风顺水,但石迪文倒也没有太恋战,在抄到十八芝船队屁股后面又击伤三四艘帆船之后,他便下令停止蒸汽动力系统的运转使团船队所携带的锅炉专用精煤数量有限,需要留到更有必要的时候使用才好,武力炫耀得差不多就够了,继续用来剿杀这些乌合之众实在有点浪费资源。

  虽然海汉战舰火力强大,航速又快,但要想以三艘船全歼八倍于己并且四散逃跑的对手,那还是不太可能。不过在用时一个半小时的这场海战中,海汉一方依然是打出了令人瞠目结舌的战绩十二比零。

  十八芝出动的二十五艘船里被留下了近一半,其中有七艘都因为船身破损严重而失去了行动能力,最先遭受炮火打击的那艘船已经在这场战斗结束时沉入了海面之下。在茫茫大海上无处可逃的海盗们除了投降之外,也别无他路可选了。

  明军这边在开战前就已经得到了海汉的授意,并不会对选择投降的俘虏大肆杀戮海汉人已经表了态,抓到的十八芝俘虏活口要统统运走。

  对海汉来说,十八芝手下这些人可是难得有机会大批招募到的水手,只要剔除掉其中一些天生品性不好,穷凶极恶的歹徒,将剩下的人先送到海外去劳动改造一段时间,然后打散分配到各个地方去,应当还是能派上一些作用的。

  而福建明军对此也没什么异议,虽说这些人头意味着大量的赏金和军功,但许心素带的这些人也都很清楚海汉的份量,这个面子不给还不行。而且许心素也在出发前表示了这场战斗不以人头论赏,当时军官们还不太理解这个意思,等到仗打完才醒悟过来,这场仗都是海汉人打的主力,论功行赏也很难论到自己这边。至于说抢功什么的谁敢从这帮海汉人手里抢功?

  虽然这场海战持续的时间并不长,但事后打扫这片战场的工作却是一直持续到天色渐暗。这主要是因为这个战场实在太开阔,要将十几条船上的上百名俘虏收拢到一起,还真是一件费时费力的活儿。当然了,累也是累明军,海汉海军可不会连这种脏活累活也一起包下来,早就已经撤下了第一线,美其名曰负责外围戒备。

  不过这种戒备似乎没起到太大的实际作用,驻守在南日岛上的海盗们并没有任何反扑的迹象,只是在很远的海面上还留着几艘轻巧的小船,应该也只是为了警惕这些不速之客再次发动攻击。

  石迪文可没打算跟十八芝打夜仗,这即便是对于训练水平较高的海汉海军来说也是难度极大的任务,既然能够稳稳地吃下对手,就没有必要急功冒进去赶这点时间。万一要是出了什么纰漏,好不容弄点军功一个不小心反而会弄得功不抵过。

  己方的三艘参战舰船收拢之后,石迪文便开始统计各船的战绩和战损情况。命中目标最多的自然是火炮数量第一的“威信号”,在一个半小时的战斗计命中敌船超过50发,这个数字虽然对超过300发的总量来说有点偏低,但考虑到这是海战而非陆战,而且是“威信号”的第一次实战,能打出这样的成绩已经相当不错。加上另外两艘战船的战绩,在这次作战期间三艘船总共命中目标近八十发,这数字算是中规中矩,比起平时的训练水平倒也相差不大。

  而整个作战过程中仅有三名水手受伤,其中两人是在近距离轰击敌船的时候被对方抛射出来的箭矢和碎石所伤,另有一人则是因为海上风浪颠簸不小心从舷梯滑下船舱摔伤,倒是跟这场战斗没有直接的关系。这三人伤势都没有什么大碍,摩根在亲自查看之后确定他们只需要上药包扎,休整数日就能养好。至于战船就更不用说了,也就只有极少数抛射到甲板上的石块箭矢而已,这样的攻势可没法给海汉战船造成什么实质性的损伤。

  许心素一直都在“威信号”上旁听了整个统计过程,对于这样的战损比,他除了“服”字之外似乎也没有别的什么好说了。

  福建明军跟十八芝已经交战数年,这样投入几十条船的海战也打了已经不下十次,不管输赢,可没有哪次能把自己战损控制在这么低,低到了几近于无的程度。就算是能赢下来,哪次不是要损失几条船和至少两位数的人手?

  许心素由此也更深刻地意识到,像大明水师和十八芝的这种武装水平,要是跟齐装满员的海汉海军过招,恐怕连给对方造成实质性损伤的机会都微乎其微。也难怪这次海汉使团抵达福建之后就各种夸下海口,不但要剿灭福建的痼疾十八芝,而且还声称要连台湾岛上的红毛人也一并拿下。如果说当时许心素听到这些话的直观印象是对方在夸海口,那么在亲眼目睹了这场短暂的海战之后,许心素已经改变了原本的看法海汉人不是在夸海口,而是很认真地在叙述一件他们认为理所当然的事情。

  草草打扫完战场之后,明军这边也并没有再试图拖走那些被炮弹打得满目疮痍的海盗船,与海汉战船一起驶向福建海岸。今天舰队不会再驶回泉州港停靠,而是就近驶向离此不远的东峤湾。海汉民团需要一夜的时间好好进行整备,因为明天还有一场难度更大的两栖作战在等待这些战士。

  但明军水师就没那么好命了,即便这趟军演是跟着海汉过来打酱油,那也得认真打完才行。他们被分配到的任务是在海湾入口处彻夜轮换值守,以防十八芝趁着晚上发动偷袭。在岸边将俘虏们卸到岸上之后,水师的船便又陆续回到海上,为在此休整的海汉海军提供警戒服务。

  石迪文和摩根也没闲下来,他们要对明天发动的夺岛作战再次进行审核,看看原来制定的计划中还有什么遗漏的地方。虽然胜利的结果毋庸置疑,但他们还是希望能尽量将战斗的损耗和人员损失降到最低。

  联合军演的第三天清晨,重新整备的舰队从东峤湾出发,驶向二十海里外的南日岛。这也是此次联合军演的最后一个环节,拿下南日岛之后,这次的军演才算是告一段落。

  当然了,到这个时候大概也没人再把这次出海当作是普通的演习,就算是没有在一线作战的明军水师,也明白这次海汉人可是动真格的打仗,而并不只是他们先前所宣称的实弹演习。在近距离观摩了昨天的战斗之后,不少明军将士都感到很庆幸,一是因为能跟海汉这么强大的盟友身处同一阵营,不必在战场上为敌,二是海汉人愿意主动出手,替福建明军扫除十八芝这个大麻烦。要是靠明军自己去清剿南日岛上的海盗,还不知道要付出多大的代价才能成功。

  南日岛唯一的港口是位于岛的西北端,这里有一处面积约有一平方公里的天然海湾,四百料的海船至少能容得下一两百艘停靠。不过明军在以前撤离这里的时候,毁去了修建的大部分港口设施,以防止其被海盗所利用。十八芝在占领南日岛之后,也并没有足够的工程力量将岛上的港口设施恢复到明军驻扎时期的水平,因此根据明军所提供的线报,这个小港湾现在所能直接停靠的海船数量并不多昨天那一波冲锋,至少就已经出动了当地驻扎船只的七成以上。

  岛上的营寨距离港口大概有三里多地,倚着一处坡地而建。这个营寨全部用磐石砌成,当初明军撤退的时候都嫌毁去这地方太费工夫,结果没想到后来还是被十八芝这伙海盗给占下来当贼窝了。十八芝在拿下南日岛之后,为了固守这个战略要地,又对营寨进行了旷日持久的加固工程,也正是因为如此,岛上有限的人手就根本没办法同时实施港口建设工程,所以才造成十八芝空有上千海船,却只能在南日岛驻扎几十艘船的窘况。

  当然相较于福建明军水师而言,十八芝驻守在岛上的人马倒也并不算弱,因此虽然船上,但也足以防御福建水师的进攻,就算正面扛不过,他们还可退到稍远一些的海上,等水师上陆攻打到岛上营寨的时候,他们再从海上发动袭扰战。而这样的作战方法在过去也多次奏效,福建水师攻打南日岛几乎都是打到半截就因为难以兼顾进攻和防御而无法继续下去,自行选择了退兵。

  不过十八芝大概也没想过有朝一日会在南日岛海域碰上海汉海军这样的对手,简直强得离谱,几个回合下来,南日岛能出海作战的帆船就少了差不多一半。而剩下一半处境也很尴尬,是守还是逃呢?...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07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