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六百一十章 联合军演

第六百一十章 联合军演

  在宁崎率领使团主要人员出使漳州期间,石迪文在中左所也没有闲着,这些日子他让许裕拙带着自己,几乎跑遍了漳州近海区域的各处岛屿,对明军在漳州的军力部署状况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认识。

  作为福建最重要的出海港之一,漳州一直是十八芝重点关照的区域,近几年几乎年年都会遭受十八芝来自海上发起的进攻,因此这里的防御压力也是相当大。驻军的主力部队部署在漳州城内外,城防军约三千四百余人,以中左所城为核心的出海口岛屿防御体系有驻军两千两百余人,另外驻扎在此的水师部队还有八百余人的编制,合计兵力超过了六千人,也算得上是重兵布防了。

  当然了,按照明军一贯的作派,这个兵力统计也仅仅就只是纸面数据而已。尽管部署在漳州的明军有相当一部分实际上是许心素养的私军,军中空额状况要大大好于一般卫所军,但仍然无法完全禁绝军中有吃空饷的现象。按照许裕拙的说法,能够让卫所军编制部队的空额比例低于两成,就已经算是做得相当不错了。

  因此虽然漳州驻军的纸面数据有六千人,但实际兵员只有大概五千上下,再除去后勤、指挥等部门,其中真正的作战部队编制也就不到四千,要靠这点人马守一座城大概是够了,但要再加上漫长的海岸线,诸多的海岛据点和近岸海域,那的确还是有一点捉襟见肘的味道。如果不是许心素一直按照海汉的建议走精兵路线,并大量购买火炮加固了各处据点,建立起了多层次防御的战略纵深,那这种分散部署兵力的格局还真是很容易被来自海上的对手各个击破。

  福建明军虽然一直在效仿海汉的军制,并且大量购买了海汉出产的制式武器来武装士兵,但实际的作战效能还是与海汉民团存在着较大的差距。这一是因为海汉向福建出口的武器本来就是性能缩减的外销版本,或是已经淘汰换代的旧式武器,与海汉民团所列装的武器在性能上存在着一定的差距。第二是海汉有着明军无法效仿的高效率指挥体系,建立黑科技基础上的无线通信系统根本就没法照搬,而指挥系统的这种差异也会显著影响到战术安排和作战效能,在战场上体现出的效果就会呈几何级数放大了,海汉民团所能完成的一些战术,对于明军来说就如同天方夜谭了。

  另外还有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因素,那就是部队的士气。海汉民团至成立以来,不管大小战事未尝一败,这种常胜军的形象到了战时,对于部队成员的士气鼓舞作用是非常大的。所以尽管海汉民团经历过的战事大部分都是以少打多,但也从未发生过部队畏战溃逃之类的事故。而身处这样一支军队之中的成员,对于海汉的忠诚度也会无形中增加许多。而福建明军空有官军称号,在与海盗的对垒中却长期处于被动,久而久之这些部队的自信心也会受到负面的影响,进而直接影响到他们在战场上的表现。

  福建明军在许心素上台之后虽然战绩有所提升,但总体局面仍然处于被动状态,士气上很难与海汉民团那种自信爆棚的感觉相提并论。石迪文在中左所附近考察多日的结论,认为福建明军的战斗意志虽然较海南岛上的明军要强一些,但这种所谓的强也是相对而言,很难预料如果他们连续吃上几场败仗,会不会如同原本历史中的本地守军那样变成了一群在海盗面前毫无抵抗力的绵羊兵。

  不过这对于海汉而言倒也并不是什么坏消息,石迪文认为这从侧面说明了海汉对军备出口的限制政策起到了明显的作用,福建明军的战力不高,是与其训练和作战的频率直接挂钩的,而其根本原因之一就是海汉限制了向其出口原厂弹药,使得福建明军很难保证日常实弹训练和大规模的持久作战,往往是打上十天半月之后,哪怕局面占优也不得不停下来,因为他们必须等待下一批军火送抵之后才能重新开战。

  当然这种尴尬的局面已经成为了过去,在未来的一段时期内,对十八芝失去耐心的海汉会逐步放开军售方面的部分限制,以便能支撑福建明军向十八芝发动大型攻势。一旦武器供应问题得到解决,福建明军的战斗力立刻就可以上升一个台阶,届时派到福建指导战局的钱天敦也可以充分利用好这些“协从军”,以尽可能小的代价来逐步消灭十八芝在福建与台湾两地的势力。

  在宁崎和许心素回到中左所城之后,石迪文首先向他们介绍了联合军演的大致规划:“……联合舰队将从中左所出发,向东绕行过金门之后折向北边,在泉州外海进行为期一天的海上作战演练。然后继续向北,以南日岛为目标,进行一次两栖登陆演习。整个演习过程大约会耗时三天,另外我们准备在这次演习中的射击环节全部安排实弹操演,以求尽可能贴近实战的状况。具体的准备情况,由许参将来说吧。”

  许裕拙接着介绍道:“这次联合军演,双方共计投入参演兵力为1500人,船只三十艘,相关的人员和物资都已经调配到位,前几日石先生已经召集了参演部队军官召开了准备会,如今只等一声令下便可随时出发。”

  许心素皱眉道:“这南日岛……可需再斟酌一下?”

  宁崎不解道:“南日岛有什么问题?”

  许心素解释道:“宁先生有所不知,这南日岛乃航道要冲,十八芝一向视其为命,在岛上筑有磐石营寨,平时就驻扎了上千的战兵,数十条战船,十分难缠。我军虽然发动过几次攻势,但都未能夺下此岛,也算是横亘在漳泉两州与福州之间的一根刺。”

  石迪文道:“许大人说的这些情况,我前些天也与许参将认真讨论过了,许参将还向我出示了岛上的布防概图。恕我直言,我认为这个岛可能并没有贵军想象的那么难以攻克,我们完全可以在一两天之内就拿下这个地方,然后实现福建沿海几个主要贸易港的安全通航。”

  “一两天内?”许心素有点不敢置信地重复了一遍石迪文的说辞。想当初他率部攻打南日岛上的海盗营寨,足足打了七八天,伤亡近千,最终自己耗光了弹药和士气,不得不选择了撤离。而南日岛这个位置刚好卡在漳泉两州与福州之间,日复一日地给漳泉两州通往北方的航线造成麻烦,而且十八芝以其为落脚点,随时都能从南日岛向南北两边的港口城市发动偷袭。要不是拿不下南日岛,福建沿海的防务又岂会像现在这么被动。

  “我知道许大人或许对我们的这种安排有些疑虑,没有关系,许大人可以登上我们的旗舰威信号,与我们一起见证这场小小的战斗。”石迪文对此却是十分的自信,立刻开口邀请许心素也亲临观摩。

  当然当初在谈及这场联合军演的时候,海汉方本来就已经明确地表示过想要邀请许心素参与。不过按照石迪文的安排来看,这次的联合军演可不仅仅只是演习而已,而是真的打算要动一动手炫耀一下武力了。

  许心素略微有些犹豫道:“若是真要攻打南日岛,这一千多人的数量是不是偏少了一点?不如再给老夫几日时间,从漳泉两州各县集结精兵,再图攻岛。”

  “没必要。”石迪文摇摇头道:“许大人,我们并不有打算把你们的部队当炮灰去消耗海盗的战斗力,这次登陆南日岛的作战,我们海汉民团打主力,而明军只需要配合行动就好。”

  石迪文把话说到这个份上,许心素便不好再反对了,人家出人出船去帮着明军抢地盘,一而再再而三的推脱,反而可能会让海汉人心生疑虑你又不是跟十八芝一伙的,为什么要拦着不让打?

  “剩下的事情,就是挑一个良辰吉日出发了。但我个人建议是越快越好,因为我们拖得越久,走漏风声的可能性就越大。”石迪文很不客气地说道:“如果要赶在这个消息传到南日岛之前先动手,那我们最好能在两天内就出发。”

  许裕拙见父亲的眼神望向自己这边,连忙心领神会地躬身应道:“卑职也认为海汉所制定之方案可以大胆一试!恳请大人准许!”

  许心素默然一阵才开口道:“良辰吉日之类的说法,老夫是不信的,既然石先生说了两天内出发,那就后天一早,兵发南日岛!”

  石迪文点点头道:“很好,那么许参将明白现在应该做些什么措施了吧?”

  “立刻封锁全岛进出,所有人员归队候命,从即刻起开始进入战备状态。”许裕拙按照自己所学的海汉军事理论,一板一眼地回答道。

  “还有一点,通知军需官,准备好美酒佳肴,等我们的联合舰队凯旋归来,是要在这中左所城里好好庆祝一番的。”石迪文很是自信地补充了一句。

  许心素大概也是被这种情绪所感染到,跟着兴奋起来:“若真是此战能将南日岛拿下,那老夫战后必犒赏三军……嗯,海汉民团的人也算在里面!”

  “我知道许大人或许对我们的这种安排有些疑虑,没有关系,许大人可以登上我们的旗舰威信号,与我们一起见证这场小小的战斗。”石迪文对此却是十分的自信,立刻开口邀请许心素也亲临观摩。

  当然当初在谈及这场联合军演的时候,海汉方本来就已经明确地表示过想要邀请许心素参与。不过按照石迪文的安排来看,这次的联合军演可不仅仅只是演习而已,而是真的打算要动一动手炫耀一下武力了。

  许心素略微有些犹豫道:“若是真要攻打南日岛,这一千多人的数量是不是偏少了一点?不如再给老夫几日时间,从漳泉两州各县集结精兵,再图攻岛。”

  “没必要。”石迪文摇摇头道:“许大人,我们并不有打算把你们的部队当炮灰去消耗海盗的战斗力,这次登陆南日岛的作战,我们海汉民团打主力,而明军只需要配合行动就好。”

  石迪文把话说到这个份上,许心素便不好再反对了,人家出人出船去帮着明军抢地盘,一而再再而三的推脱,反而可能会让海汉人心生疑虑你又不是跟十八芝一伙的,为什么要拦着不让打?

  “剩下的事情,就是挑一个良辰吉日出发了。但我个人建议是越快越好,因为我们拖得越久,走漏风声的可能性就越大。”石迪文很不客气地说道:“如果要赶在这个消息传到南日岛之前先动手,那我们最好能在两天内就出发。”

  许裕拙见父亲的眼神望向自己这边,连忙心领神会地躬身应道:“卑职也认为海汉所制定之方案可以大胆一试!恳请大人准许!”

  许心素默然一阵才开口道:“良辰吉日之类的说法,老夫是不信的,既然石先生说了两天内出发,那就后天一早,兵发南日岛!”

  石迪文点点头道:“很好,那么许参将明白现在应该做些什么措施了吧?”

  “立刻封锁全岛进出,所有人员归队候命,从即刻起开始进入战备状态。”许裕拙按照自己所学的海汉军事理论,一板一眼地回答道。

  “还有一点,通知军需官,准备好美酒佳肴,等我们的联合舰队凯旋归来,是要在这中左所城里好好庆祝一番的。”石迪文很是自信地补充了一句。

  许心素大概也是被这种情绪所感染到,跟着兴奋起来:“若真是此战能将南日岛拿下,那老夫战后必犒赏三军……嗯,海汉民团的人也算在里面!”...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06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