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六百零八章 两路并进

第六百零八章 两路并进

  虽然福建方面每年都要付出大量金钱来换取海汉的各种援助,但对于许心素等人来说,花多少钱倒不是问题,能够得到这种独一无二的军事援助才是重点,毕竟这些领先于时代的精良武器和相应的战术,除了海汉也别无二家。许心素等人要保住自己的既得利益,就必须得抱紧海汉这条大腿才行。而且很重要的一点是,海汉人并不像佛郎机人或者红毛人那样见钱眼开,只要出得起价,他们会出售武器给任何人,只认钱不认人,而且要价远比海汉的武器高出许多。

  而海汉人在福建的武器销售却一直只有许心素集团一个对象按照海汉人的说法,这是为了避免这些武器流入到福建官军的对手十八芝手中,像这种良心军火商可是打着灯笼都不好找。虽然海汉武器也同样说不上便宜,但是供应稳定,质量也明显优于番人的货色,性价比还是很高的。

  但在此之前,许心素对海汉如此不遗余力地扶持自己的原因和目的一直都心存疑虑。作为一个商人,他并不相信精明的海汉人做这事仅仅是出于发善心或者凑热闹,亦或是当初他们那些什么担心“战事久拖不决祸及福建民众”之类的说法。在许心素看来,海汉民团能够自行练兵、制造枪炮乃至战船、完成跨海远征,他们没有选择直接对十八芝动手,而是扶持明军去打海盗,这中间的原因着实让许心素想不明白。

  像今天这样与海汉高层人士当面开诚布公谈一谈的机会,许心素其实已经等待很久了。上次他虽然去过广州,但马力科和何夕都还不算是海汉权力机构顶层的人物,因此对于一些大政方向上的事务并不敢给予许心素太多的保证,多数时间都是在沟通双方商贸与移民领域的问题。因此前次去广州虽然买到了数量可观的海汉军火,但许心素个人对于会谈的效果却不甚满意。

  这次海汉主动提出派使团来福建访问,并且还有宁崎这种海汉高层带队,许心素也认为这是双方谈论一些实质性问题的好机会。不过许心素所没有想到的是,宁崎一行人抵达漳州才不过两天时间,就闹出了这么大的乱子,在这个当口上他的确是无法主动向海汉特使提出商议这么严肃又本质的话题。万幸的是宁崎并没有因为遇刺的事情盲目地怪罪福建方面,而是在这个时候主动提出了会谈要求,内容还正好是许心素一直想弄明白而找不到机会的一些问题。

  虽然宁崎所作的这些解释听起来的确可信度堪忧,但许心素察言观色之下,却认为宁崎并没有多少演戏的成分。最重要的是,许心素认为海汉人也没有在这件事情上编造谎言来欺骗自己的必要。而宁崎对他所做出的评价,无疑也给他注入了一针强心剂。

  至少在福建地区,海汉所看好的人就只有许心素一人。这个结论让许心素原本还有些惴惴不安的心情顿时放松了许多,脸上也终于有了一丝笑意:“宁先生实在太过奖了!许某何德何能,竟能被贵方如此看重!”

  宁崎也笑着应道:“能够把福建海防经营到今天的局面,已经说明了许大人的能力。说实话,我们海汉执委会对于许大人在任期间所做的事情是比较满意的,所以才会决定在今年进一步加大对福建军事援助的力度。”

  “若是贵方能够多卖一些武器弹药和战船给老夫,那十八芝又有何可惧?一两年之内,老夫便可捣其巢穴,灭其羽翼,让十八芝这个词从福建沿海彻底消失!”许心素立刻不失时机地表明了决心。他知道接下来一段时间的军火购入会不会仍然遭受像以前一样的限制,很可能就是要看这次与宁崎会谈的结果了,因此也是抓紧了时间在宁崎面前刷好感。

  宁崎应道:“许大人也不用急,军火订单的事情,可以等过两天我们的联合军演结束之后,再来慢慢谈内容。先让你们看看东西,觉得东西好,你们再下订单购买不迟。”

  “是是是,还是海汉各位首长想得周全!”许心素一不留神也用上了从麾下留学生那里听来的称呼。

  宁崎微微一笑道:“这刺客案要侦办,但联合军演的事情也请许大人抓紧时间准备。我们这次出访的时间有限,还想看看能不能往北边再走走。”

  “贵使团想要去江浙?”许心素立刻很敏感地问道。

  宁崎点点头道:“如果时间够的话,我倒是有这个打算。不过现在还不好说,等军演之后再看吧。”

  “那老夫回头催一催手下的人,让他们抓紧时间准备,三天之内,便答复宁先生,如何?”许心素现在的配合度相当高,几乎是对宁崎言听计从。

  宁崎点点头道:“那我就等着许大人的好消息了。对了,关于刺客案的侦办进展,也希望许大人能够及时通知一声。”

  “一定一定,有了消息一定在第一时间告知宁先生。”许心素赶紧应道。

  出了厅堂之后,许心素便让人立刻传信去中左所,让驻守当地的许裕拙立刻与海汉舰队的高官开始就演习一事进行接洽,尽快上报所需调动的部队规模,补给物资状况,以及出航进行海上演练的具体安排。

  当天晚上这道口述的命令就和刺杀案的最新调查进展一并送到了中左所,许裕拙在看过了内容之后,赶紧去找到石迪文向他通报状况:“今日有刺客在漳州城中试图行刺宁先生,好在护卫得当,宁先生平安无事逃过劫难。”

  他却不知石迪文这边早在几个小时之前就已经从电报中获知了漳州城刺杀事件的过程,甚至连宁崎跟许心素会谈的结果,都已经早就用无线电报发过来了。

  石迪文也是存心要逗一逗许裕拙,笑着应道:“你先不要说,让我猜猜还有什么好消息……嗯,许大人应该是安排了两军的联合军事演习。”

  许裕拙一下瞪圆了眼睛,下意识道:“石先生是如何得知此事……”

  不过话没说完,他就已经反应过来:“……莫非是用了海汉千里传信之术?”

  石迪文见把戏被许裕拙识破,便也没有再继续玩下去,点点头道:“说说吧,许大人对你有什么指示。”

  许裕拙应道:“许大人命卑职尽快与石先生就联合军演一事列出行动方案和所需物资、人员的规模,并将此方案上报到漳州。”

  “这个简单。”石迪文立刻拿出了纸笔,开始给许裕拙讲解起来:“我方会出动三艘战船和四艘补给船中的两艘,共计五艘作战船只。人员配额大约在五百四十人左右。假设明军与我方出动的人员数量接近,因为明军的船只较小,所以我预估你们大致需要出动十二到十五条船,这个数字误差大吗?”

  “大致如此。”许裕拙点点头肯定了石迪文的推算:“这还要看水师目前的船只保养状况,如果那几条大船的状况适合出海,那差不多十二条船就应该够了。”

  “好的,那我们可以按照大约1200人的规模来准备补给品,数量嘛……我们这次计划的演习时间是两到三天,但我要求至少准备好七天左右的淡水和食物,以防临时有什么变化。”石迪文一边在纸上写一边继续说道。

  石迪文在纸上记录的内容非常简单,其实也就只是一排简写的阿拉伯数字而已,如果许裕拙不是在胜利港进修过,估计也看不懂这些鬼画符一样的东西究竟是什么意思。许裕拙一边听石迪文讲解,一边在心里默默盘算着按照对方提出的方案,需要准备多少补给才够。

  “那在演习期间,我们会再在福建沿海停靠并进行补给吗?”许裕拙问道。

  “大概不会,我建议你们提前做好实战的准备,出海之后会发生什么状况,我们当中并没有人能预测得到。”石迪文说道。

  其实就算他不叮嘱这一句,许裕拙大概也会做出相应的准备,毕竟福建外海经常会有十八芝的海盗船成群结队地出没,一个不小心就会被撞上。而这次有海汉战船同行,福建水师也不用再避讳被海盗船围攻了,如果真的又遇到十八芝的船,那水师的人马却是要抓紧机会好好表现表现了。

  “接下来我们要做最困难的部分,看看怎么安排这次出海演习的航程和相应的作战演练计划了。”石迪文打开自己的公文包,从里面取出了一份手绘的福建沿海地图。

  石迪文并没有避讳许裕拙,是因为对方在胜利港接受培训的时候,早就见过类似这样的精确海图,也算是见怪不怪了。这副图上除了标明了福建海岸线的轮廓之外,还标注了沿岸有明军所驻扎的各处卫所,用卫星图复制出来的这张地图的精细程度自然是远远超过了同期的大明军用地图。

  当然,仅仅有这种精细的地图是不够的,关于福建沿海的海况,作为外来者的海汉船队是根本不清楚的,也只有长期在本地海域活动的水手船员,才能熟练掌握这里的天气状况、洋流走向等等。对福建明军而言,这是一次大号带小号的联合军事演习,但对海汉来说,这却是一次提前熟悉福建海况的好机会。

  在中左所这边紧锣密鼓地策划联合军演的时候,漳州城防军大牢里的审讯也是片刻都没有停止过。虽然审讯时间才仅仅数个时辰,但有伤在身又饥肠辘辘的几名刺客的精神状况已经非常糟糕了。审讯他们的捕快按照摩根所传授的办法,在密室里点了数根火把,让小黑屋变得明亮耀眼,又准备了冰水、针刺等手段,不断地对昏昏欲睡的受审人员进行刺激,让他们一次又一次地从半失神状态中清醒过来。

  而每一次清醒之后,审讯人员就会不断重复提问那几个相同的问题你们从哪里来?你们听命于谁?你们的同党躲藏在哪里?

  每隔一个时辰,审讯人员就会换班,以确保他们反复的提问方式不会连自己也给催眠过去。摩根中间来看了两次,指示审讯人员定时给刺客喝一些红糖水,以维持其体力不至于饿晕过去。

  以下段落稍后重新编辑

  这副图上除了标明了福建海岸线的轮廓之外,还标注了沿岸有明军所驻扎的各处卫所,用卫星图复制出来的这张地图的精细程度自然是远远超过了同期的大明军用地图。

  当然,仅仅有这种精细的地图是不够的,关于福建沿海的海况,作为外来者的海汉船队是根本不清楚的,也只有长期在本地海域活动的水手船员,才能熟练掌握这里的天气状况、洋流走向等等。对福建明军而言,这是一次大号带小号的联合军事演习,但对海汉来说,这却是一次提前熟悉福建海况的好机会。

  在中左所这边紧锣密鼓地策划联合军演的时候,漳州城防军大牢里的审讯也是片刻都没有停止过。虽然审讯时间才仅仅数个时辰,但有伤在身又饥肠辘辘的几名刺客的精神状况已经非常糟糕了。审讯他们的捕快按照摩根所传授的办法,在密室里点了数根火把,让小黑屋变得明亮耀眼,又准备了冰水、针刺等手段,不断地对昏昏欲睡的受审人员进行刺激,让他们一次又一次地从半失神状态中清醒过来。

  而每一次清醒之后,审讯人员就会不断重复提问那几个相同的问题你们从哪里来?你们听命于谁?你们的同党躲藏在哪里?

  每隔一个时辰,审讯人员就会换班,以确保他们反复的提问方式不会连自己也给催眠过去。摩根中间来看了两次,指示审讯人员定时给刺客喝一些红糖水,以维持其体力不至于饿晕过去。...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06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