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六百零七章 被选中的人

第六百零七章 被选中的人

  “许大人,事情到了眼下这一步,我认为我们之间是时候放下戒心,开诚布公地谈一谈了。  ”在处理完刺杀案之后,刚刚回到许心素府邸的宁崎便向对方提出了要求。

  原本许心素在附近替海汉使团安排了一处宅院作为此次访问期间的居住地,但发生了刺杀案之后,许心素也拿不定城里还有多少刺客同党,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便又要求宁崎等人搬回许府居住。宁崎也想趁此机会再给许心素敲敲边鼓,就顺水推舟答应下来。

  许心素点点头道:“无论如何,在漳州出了这种事情,老夫都是有责任的。请宁先生放心,关于这起刺杀案,老夫一定会给贵方一个满意的交代。”

  宁崎摇头道:“许大人,我现在想跟你谈的不是刺杀案的调查,而是福建官府对待十八芝的态度问题。”

  许心素脸色的表情明显凝固了片刻,才开口应道:“好,便如宁先生所愿。宁先生有什么想问老夫的,不妨直言。”

  宁崎肃容道:“那我就直说了,我们海汉一直以来都是将十八芝视作大敌,甚至不惜为此每年拿出大量的资源来对福建官府提供军事援助。在消灭海盗这个目标上,我认为我们双方有着共同的利益,但为什么福建方面一直都阳奉阴违,一边在剿匪,一边又容忍十八芝在福建沿海各地继续部署他们的商业机构?难道许大人不知道,这样做其实是在养虎为患?”

  许心素苦笑道:“养虎为患的道理,老夫何尝不知?对这些替十八芝做事的商号船行睁只眼闭只眼,老夫也是有诸多苦衷的。与宁先生第一次面谈之时,老夫就想要提及,但又恐宁先生不喜听到这类话题,加之心存侥幸……唉,若是当初果断一些,倒也不至于出了今天这档破事!”

  宁崎道:“许大人不妨先说来听听,如果真有什么困难,我们也可以通过协商来一起解决。”

  许心素叹道:“其实归根结底,无非就是一个利字作祟。宁先生,你可知我从小小的水师把总,升到如今这一省总兵,用了几年时间?”

  没等宁崎回答,许心素便自问自答道:“当初郑芝龙强抢老夫好友李旦的家产,并且还想连老夫这一份也一并抢走,为了活命,老夫在天启六年花了万金,向当时的总兵俞大人买了一个水师把总的官职。当时倒也没什么长远打算,只想着能够接着官府的威势,让郑芝龙知难而退。今年是崇祯四年,没想到只用了五年时间,老夫便从一介落魄海商升任到一省总兵。外面的人大概都以为老夫是凭着这几年剿杀海盗、护卫地方有功,才得到了朝廷的升迁赏赐,但事情哪有那么简单!”

  许心素捧起茶杯喝了一口,然后继续说道:“前任总兵对十八芝用兵次数也不少,但屡剿不绝,反而是让官军连连吃了败仗。除了明军战力羸弱不堪之外,官府中有不少人拿了十八芝的好处,为其通风报信,也是原因之一。老夫要打十八芝,就势必影响到很多的人利益,这些人虽然在明面上没什么办法对付老夫,但在暗地里下绊子使阴招,却是防不胜防的。老夫要坐稳自己的官位,守护自己的利益,就必然要在其他一些次要的地方作出妥协才行。”

  宁崎听到这里已经明白了几分,插嘴问道:“许大人的意思是,这些十八芝安插在福建沿海城市的代办机构,其实背后的利益纠葛很复杂,让你不得不选择妥协,默认它们的存在?”

  “大致便是如此。”许心素点点头肯定了宁崎了猜测:“这些商号船行,其背景往往不止十八芝一家。比如老夫先前命杨禄去查封的那家正丰号,其股东之一便是南京城的某位大人。查封倒是容易,但事后要处理收尾的事情却会很麻烦,拿些银子去填捅出来的窟窿还是小事,但这些人情关系却是难以弥补的麻烦。诸如此类的状况,在福建沿海屡见不鲜,老夫虽有兵权在手,但终究还得听命于朝廷,也有很多不便之处,望宁先生能够理解老夫的难处。”

  “原来如此。”宁崎心道这一番解释倒算合理,也正好能够说明为什么许心素会容忍十八芝在自己眼皮子底下部署那些明为商行实为暗桩的机构。许心素交的这个底,就是向海汉表明心迹不是老夫剿匪不力,实在是匪军太狡猾,找了老夫扳不动的人脉在背后支持。

  许心素继续说道:“老夫这几年也曾策划过几次大的行动,指望着能够一举歼灭十八芝主力,但每次还没等动手,就已经走漏了风声。老夫虽有与其决战之心,但奈何一直有人拖后腿……”

  宁崎听到这里忍不住插话道:“许大人如果有什么忌讳的人,不妨先列个名单出来,或许我方有办法给许大人一些建议。”

  许心素听到这话眼神微微一亮,海汉人能够趋吉避凶的预言术在民间的传闻颇多,许心素自然也是听过不少。据说近两任两广总督的交替,和广东诸多新兴富商大户的崛起,都与海汉人所提供的预言有着诸多的关系。如果海汉人愿意使用这种神奇的能力,替自己指点一下迷津,那倒真不失为一种参考手段。

  而宁崎说这个话的目的也的确是在于此,如果是官场上有名有姓的人物,那么海汉的大数据库里大致都能查得到其相关的资料,或许能够给许心素提供一些帮助。

  不过许心素旋即便神态坚决地摇摇头道:“其实也无需用到这些手段,只要堂堂正正地灭了十八芝,这些背后的势力也会立刻就改变立场,站到我们一边来。”

  宁崎心道这许心素虽然出身草根,但能混到现在的地位,倒也的确不是单纯凭运气上来的。很显然相比倚重某些玄乎的手段,他更相信武力解决问题的可靠性。而且他的这种观点,宁崎也非常赞同,十八芝背后支持他们的力量无非都是看中了海贸中的巨大利益,但如果福建沿海没有了十八芝,那许心素就将会成为海龙王一样的人物,到时候只要是想在东南海贸里分到一杯羹的人,就必须跟许心素站在同一条战线上,除非他是有海汉这样的能力,可以自行打造出一支强大的海上舰队来讨伐异己。

  “许大人如果能有这样的决心,那我回去之后也会尽力说服执委会,在近期尽可能为福建军方提供更多更强力的军事援助。”既然许心素交了底表了态,那宁崎也要给点甜头鼓励对方作出这样的选择。

  “多谢宁先生!”许心素抱拳作揖道:“不过老夫心中也有一些疑问,可否请宁先生为老夫当面释疑?”

  “许大人请说!”宁崎点点头道。

  “据老夫所知,贵方人员是天启七年才从海外抵达琼州岛上如今胜利港的所在处,此事可是属实?”许心素一开始所提出的问题却跟十八芝这事毫无联系。

  不过宁崎还是原原本本地回答了他:“没错,我们在琼州岛登陆的时间是在天启七年年初。”

  许心素接着说道:“如果老夫记得没错,十八芝手下的人马最远也就只去到琼州海峡附近,从未到琼州岛南端活动,而贵方开始与老夫接触,却是在天启七年下半年的事。老夫一直很好奇,十八芝当时是如何得罪了贵方,以至于不惜在千里之外向老夫提供军事援助,以对抗十八芝的扩张?”

  宁崎听到这个问题不禁有些愕然,当时派出的使者是用的什么理由跟福建方面解释这中间的关系,时隔几年之后已经有点想不起了。但没想到许心素居然几年后都还记得这个细节,看得出这个问题在他心里已经埋藏了太长时间。

  许心素见宁崎沉默不语,便又接着说道:“老夫上次去广州的时候,也曾与马主任谈及此事。”

  宁崎道:“马力科?他当时怎么说的?”

  许心素道:“他当时的反应,便与宁先生此时一模一样。是以老夫在想,这其中莫非有什么不足为外人道的秘密?”

  宁崎不禁哑然失笑道:“秘密?其实也说不上什么秘密,既然许大人这么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好了。”

  马力科的反应说明他肯定也是已经忘记了当时给福建方面的说辞,不过许心素的问题对于宁崎来讲并不难回答,就刚才的片刻时间,他就已经想出来一条合理的解释:“许大人大概也知道,我们海汉人对于某些尚未发生的事情,会有强烈的预知能力。”

  许心素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刚才宁崎让他提供支持十八芝的大明官员名单,许心素便已经预感到宁崎的目的跟海汉人的这种神奇本领有关。

  宁崎接着说道:“我接下来所说的话,许大人或许不会相信,只当是我痴人妄语随便说说就好。我们当时对福建局势变化所作出的预判,十八芝将会在一年内攻陷福建沿海的主要据点,对福建水师造成毁灭性的打击。其后郑芝龙会接受福建巡抚熊大人的招安,摇身一变成为朝廷武将,并且从此开始霸占福建与大员岛之间的这条黄金航道,对往来这里的商船征收高额保护费,并且借此来累积财富,在数年内成为福广沿海最强大的海上巨枭。就算是朝廷,到时候也不会拿他有更多的办法。”

  许心素听完之后奇道:“为何宁先生没有提及老夫的去向?”

  宁崎默然片刻才道:“实不相瞒,在我们的推测当中,如果局势照原本的轨迹发展下去,许大人在崇祯元年就会战死于漳州附近海域。”

  许心素听完之后脸色也有点难看,任谁听到别人这么预测自己的命运,恐怕心情都好不了多少。许心素道:“宁先生的意思是如果海汉当年没有向老夫提供军事援助,那现在世上早就没有老夫这号人了?”

  “虽然这会让许大人感到很难接受,但我方推测出的结论就是如此。”宁崎点点头承认了许心素的看法:“我们在登陆之后半年,自己还尚未在崖州站稳脚跟的时候,就急急匆匆向千里之外的许大人提供军事援助,协助福建明军对战十八芝,而在此之前我们跟十八芝从未有过接触,也谈不上有任何恩怨,我们这么做的原因,就是希望阻止十八芝统治福建沿海。而我们所知的能够阻止郑芝龙的人,不是当时的福建总兵俞咨皋,也不是福建巡抚熊文灿,而是刚刚买下官职不久,才开始学着带兵的许大人!这就你一直想知道的原因,不知道我的解释能不能让你感到满意?”

  许心素沉默了许久之后,才开口应道:“这似乎也是唯一合理的解释了。但老夫还想知道,如果贵方当初选择支持郑芝龙和他率领的十八芝,那岂不是更容易得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而且以贵方的手段,要让郑芝龙在占领福建沿海要地之后为海汉提供特殊待遇,似乎也不是什么难题吧?为什么贵方选择了老夫,而不是年轻力壮的郑芝龙和他手下声势浩大的十八芝?”

  宁崎很淡定地回应了这个问题:“据我们所知的资料,郑芝龙这个人性格阴狠,脾气反复无常,对于身边的人都缺乏信任,对合作伙伴更是如此。就算他愿意主动投靠我们,我们也不会选择跟他进行合作。他的实力再怎么强大,其实在我们眼里也只是如同土鸡瓦狗一般,时候到了,我们自然就会出手收拾他。但在那之前,我们需要时间来发展壮大,必须要有可靠的人在福建的第一线顶住郑芝龙,而我们认为许大人就是最好的人选。许大人不用妄自菲薄,被我们选中的对象,才是真正有实力的人!”...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06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