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六百零六章 事后追查

第六百零六章 事后追查

  “还好,都是不致命的皮外伤。   . ”摩根在检视了几名刺客身上的伤势之后,总算说出了一个让许心素心头一松的结论。

  刚才过来看到这几名被抓住的刺客全都是满身血污,许心素差点就当场发作要痛骂杨禄了。他当然知道杨禄也是急于破案,才会对刚抓住的活口大刑伺候,但杨禄根本不懂海汉人的想法,人家想要的大概并不止是让这些刺客偿命,而是弄清楚这件事背后的玄机,最重要的是找出幕后主使者。而杨禄大概还以为就算抓不到真凶,砍几个脑袋就跟向海汉人交差了,这种想法在许心素看来实在太天真。海汉人要是真那么好打发,能在来到大明的短短几年里弄出这么大的局面?

  趁着摩根在替几名刺客处理身上伤口的时候,许心素将杨禄叫到一旁,当着宁崎的面问道:“抓住的这几个刺客可曾招供?”

  杨禄很是无奈地摇摇头道:“嘴都挺紧的,不过卑职定会想办法撬开他们的嘴!”

  许心素对这个表态不置可否,继续问道:“此时城中形势如何?”

  “卑职得知使团贵人遇刺的消息之后,立刻命人关闭漳州各处城门,未得城防军获准,任何人都不得私自出城。卑职已派出城防军七百余人,协同衙门捕快,在城中搜捕刺客同党。”杨禄老老实实地汇报道:“此外还有两名刺客在逃,卑职认为这逃掉的刺客藏匿之处,很可能就是其同党所在的地方。”

  宁崎问道:“这些刺客是不是漳州本地人?”

  杨禄微微犹豫了一下,摇摇头道:“这帮人口音混杂,应该是福广两地的人都有。”

  宁崎分析道:“我今天也是临时起意上街去参观,因此这些人在茶楼发动的攻击应该也没什么准备时间,多半是跟到茶楼见那里的环境方便动手,就在我准备离开的时候发动了突然袭击。他们动手的有十几个人,这帮人大概从我离开许大人府上就跟着了。如果他们是外来者,那么很有可能是住在同一处地方,这样才能便于他们协同行动步调。”

  许心素也是人精了,一点便透,立刻对杨禄吩咐道:“你还傻站着干嘛?宁先生说的就是线索啊!这帮外来人在城里同吃同住,必定会留下蛛丝马迹!赶紧清查全城的客栈旅店,还有那些喜欢雇佣外乡人的力行、船行!凡有行迹可疑者,先抓捕起来再说!”

  杨禄恍然大悟地应了一声,便要赶着去布置行动,许心素却开口叫住了他:“慢着!”

  “大人还有什么吩咐?”杨禄不解地问道。

  “郑家的铺子,要重点清查!”许心素补充了一道命令之后,才挥手示意杨禄赶紧去办。

  杨禄匆匆离开之后,许心素才向宁崎解释道:“郑芝龙的远房亲戚在漳州开设有商行,但平时与十八芝并无直接联系,是以没有特地禁止他们在本城的经营。”

  宁崎点点头,表示对许心素的解释已经了解。不过了解归了解,他却并不会完全相信这种说法。早先他就已经听驻扎本地的宫家父子谈及过十八芝在漳州布置有一些暗桩,其掩饰身份的手段就是伪装成了各种商行,以便能够处理十八芝从海上劫掠中获得的贼赃,并代为从大陆购买一些必要的物资。而许心素特地叮嘱杨禄要重点清查十八芝名下的产业,很显然也是对这帮刺客的来历产生了怀疑。

  宁崎毫不避讳地说道:“其实刚才出事之后,我所怀疑的对象也是十八芝。因为如果我们的使团遭受袭击,那得益最多的应该就是他们。第一可以对我们海汉的声望造成一定的打击,破坏我们这次访问福建的活动,第二可以分裂你我双方的关系,甚至有可能会让我们反目成仇,让福建官府失去海汉这个后援。”

  许心素一脸肃然道:“万幸宁先生没有受伤,否则老夫真是不知该如何向海汉执委会交代才好。总之不管这帮刺客背后的主使者是谁,老夫都要将其挖出来,严加处置,以儆效尤!”

  然而宁崎所说的也只是他心里的一部分想法而已,其实到底是谁指使这些人在光天化日之下行刺,宁崎认为还是次要的,如何利用当前的局势来促成对海汉有利的结果,才是宁崎现在所考虑的主要问题。

  这次海汉使团来到福建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设法终止福建官府与十八芝之间可能已经在进行当中的停战和谈。至于使用什么样的方式来达到这一目的,执委会在出发前的确是提出过一些方案,比如加大贸易优惠条件以利相诱,又或是展示武力以震慑福建官方,威逼利诱的方式都有。不过宁崎刚才却突然想到眼下这就是一个极好的机会,让许心素代表福建官方表明态度。

  这件事到底是不是十八芝在背后指使,其实已经成为次要问题,只要海汉把这口锅坚决扣到十八芝头上,那许心素就必须要作出选择,是照顾老朋友的情绪,还是要护着老仇人,而这个选择的难度显然并不会太大。

  如果许心素不主动把这把火烧到十八芝头上去,那宁崎也会把话题转到这个方面,看看许心素会不会因为心中有鬼而护着十八芝。不过从许心素的反应来看,宁崎应该是多虑了,许心素急于澄清自己的心情显然也很急迫,大概也顾不得什么停战和谈了。

  宁崎和许心素在这边交谈的时候,漳州城里却早就已经开了锅一般。普通百姓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知道官军关了城门,开始一条街一条街地挨家挨户搜查。所有的非本地居民都被清理出来,由衙门的人一一辨识排查。不过要靠着有限的人手排查本城的数万居民,还是需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才行。

  而执行任务的士兵和捕快所接到的命令是,但凡有嫌疑的人就先全部拘捕起来,再慢慢进行清查,于是街上到处都能看到被绳索绑成一长串的嫌疑犯人。

  至于那几家暗地里为十八芝做事的商行,则是全都被直接查封。按照上头的指示,这几家商行从老板到伙计,从帐房到扛包的力工,统统都得被收押。

  杨禄亲自带人赶到了南城的“正丰号”,也就是许心素所说的郑芝龙远房亲戚所经营的商号。这间商号平时主营的是鹿皮鹿角等大员岛上的特产,其背景也不言自明。杨禄让手下军官带人堵了前后门,然后派人上前叫门。

  拍门叫了半晌没有反应,杨禄也懒得再继续等下去,便让手下从墙头翻进去开门。在这个过程中倒是没有遭遇到任何的抵抗,然而结果却让杨禄很是恼怒,这家商号已经人去楼空,连个人影都没了。很显然大概是料到了明军会来清理这里,提前就已经转移了。

  “这帮家伙……”杨禄气得不行,挥手下令道:“将这商号里的东西全部封禁!值钱的财物,统统运回去!”

  这一下倒是收获不少,商号仓库里储藏着大量的鹿皮和鹿角,少说也要值个万八千两银子。另外还被抄出来金银若干,杨禄寻思着这倒是可以补贴一下全城大搜捕的开销了。

  既然十八芝的人已经选择了提前跑路,那么当街刺杀海汉要人这个锅不管是谁的,十八芝都得先背起来了。杨禄立刻便叫人传文书来,就在“正丰号”的商铺里马上开始撰写相关的通缉令,同时马上派人将这个消息回报给了许心素。

  许心素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也沉默了一阵,然后下达了新的命令:“漳泉两州,所有跟十八芝有关的人员,全部先抓起来!”

  宁崎在旁边听得分明,心道这下才算是彻彻底底地撕破脸皮了。

  先前听宫家父子讲述了许心素与十八芝之间复杂的利益纠葛之后,宁崎其实就有点明白为何福建这边的战事持续了好几年都还没有终结,除了许心素麾下的海上武装稍显实力不足之外,双方在暗地里的利益纠葛也影响了战局的走向。一方面双方处于交战状态,另一方面却又用其他身份作为掩饰进行地下交易。

  十八芝封锁了海上的一部分航线,固然是影响到了许心素的海贸生意,然而十八芝每年也得拿出大量的银子,通过许心素旗下的商行从大陆采购各种物资。许心素在海贸中失去的利益,其实又通过这样的手段从十八芝手里拿回了相当一部分。而且这两伙人都跟荷兰人有生意往来,这种共同的利益使得他们在交战之余,仍然保持着某种奇怪的默契。

  十八芝在福建沿海的城池中布置了多少人手,许心素这样的地头蛇不会一点都不知情,而现在下命令清剿这些地方,也算是对十八芝下狠手断后路的措施了。十八芝想靠麾下那点移民在台湾岛上种出足够数万人吃的粮食都很困难,现在没有了这些商行的运作,十八芝自身的物资供应就会成为一个非常麻烦的问题。

  当然他们一定会找到别的解决办法,比如说从更远的江浙一带购买粮食,但这无疑会增加操作成本,并且供应的稳定性也难以保障。毕竟他们不像盘踞在海南岛上的海汉人,还有安南这么一个后方粮仓可以随时采购大量粮食。

  宁崎故意问道:“如果十八芝在漳泉两州有派驻人手,那不妨把他们的负责人请过来当面说个明白,也或许这动手的另有其人也难说。”

  许心素摇摇头道:“人都跑了,这分明就是心虚,还有何话说?老夫若是拿到他们的负责人,定当送到宁先生这里,由宁先生亲自问个明白!”

  宁崎心道你要是送到我这里,那就算不是十八芝做的也会变成十八芝做的了。不过既然十八芝的人已经选择了跑路,看样子的确也就是他们在暗中捣鬼了。

  摩根在对几名刺客伤员进行处理之后,就又开始继续的问讯。不过为了让这几个刺客暂时保住性命,摩根禁止负责拷问他们的衙役使用刑罚,而是教会他们一套新的方式,且不用伤及皮肉,那就是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疲劳轰炸战术。

  以下段落稍后将会重新编辑内容

  十八芝在福建沿海的城池中布置了多少人手,许心素这样的地头蛇不会一点都不知情,而现在下命令清剿这些地方,也算是对十八芝下狠手断后路的措施了。十八芝想靠麾下那点移民在台湾岛上种出足够数万人吃的粮食都很困难,现在没有了这些商行的运作,十八芝自身的物资供应就会成为一个非常麻烦的问题。

  当然他们一定会找到别的解决办法,比如说从更远的江浙一带购买粮食,但这无疑会增加操作成本,并且供应的稳定性也难以保障。毕竟他们不像盘踞在海南岛上的海汉人,还有安南这么一个后方粮仓可以随时采购大量粮食。

  宁崎故意问道:“如果十八芝在漳泉两州有派驻人手,那不妨把他们的负责人请过来当面说个明白,也或许这动手的另有其人也难说。”

  许心素摇摇头道:“人都跑了,这分明就是心虚,还有何话说?老夫若是拿到他们的负责人,定当送到宁先生这里,由宁先生亲自问个明白!”

  宁崎心道你要是送到我这里,那就算不是十八芝做的也会变成十八芝做的了。不过既然十八芝的人已经选择了跑路,看样子的确也就是他们在暗中捣鬼了。

  摩根在对几名刺客伤员进行处理之后,就又开始继续的问讯。不过为了让这几个刺客暂时保住性命,摩根禁止负责拷问他们的衙役使用刑罚,而是教会他们一套新的方式,且不用伤及皮肉,那就是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疲劳轰炸战术。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06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