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六百零五章 事发之后

第六百零五章 事发之后

  漳州城从三天前海汉使团还没抵达的时候,便已经加强了城内的警戒。许心素专门调了两营精兵入城,又从周边州县调集了巡捕精锐一百余人,城内的巡防力量比起平时已经增加了一倍。采取这些措施为的就是预防海汉使团访问期间出了什么岔子,但万万没想到日防夜防,居然还能在城内闹出这么大的事。且先不提海汉贵客有没有在这场混乱中受伤,哪怕就只是受到惊扰,这个罪过也足够本地的捕头和城防军军官喝一壶了。

  看着一堆捕快和明军军官跪在自己面前,宁崎也颇为哭笑不得,赶紧吩咐道:“我没受伤,都先起来说话!”

  待这群人起身之后,宁崎才又继续说道:“城内估计还有刺客同党,赶紧关闭城门,不要放跑了他们。”

  一名军官应道:“宁大人放心,卑职适才已经命人去各处城门传令关门,绝不会放跑了贼人同党。”

  宁崎心道我又不是大明的官员,这一声“宁大人”听得还真是够别扭的。不过当下也没空去纠正这些细节,只是点点头道:“还有刚才受伤的护卫,也赶紧送去医治,伤势重的就抬到总兵府去,使团中有大夫可以帮忙救治他们。”

  不一会儿许心素的副手之一杨禄也闻讯赶到了这间茶楼,向宁崎就刚才所发生的事情致歉。这杨禄是跟随许心素多年的老部下,以前许心素还没被招安的时候,杨禄也是福广沿海有名的海盗头子。不过许心素在天启六年投靠当时的福建总兵俞咨皋时,杨禄就跟着他一起摇身一变,成了明军军官。这几年积累战功一路爬升,也从当初的小小百总飞速提升为了漳州城的城防参将。

  这次海汉使团到访,漳州的城防安全事务就是由杨禄负责的,刚才听到有人在大街上行刺海汉使团的的消息,杨禄也是大为震惊。这事要是追责下来,他肯定是要背这个锅了。杨禄也算果断,立刻命人封锁城门,城中的各街各坊都暂时禁行,自己则是先赶到出事的茶楼,向仍然等在这里的宁崎告罪。

  宁崎摆摆手道:“杨大人,我没什么事,现在能不能先送我回许大人府上去?”

  “是是是,在下这便安排人护送宁先生回去。”杨禄赶紧吩咐手下道:“调派两队精兵,送宁先生回去,沿途一律禁行!发现有形迹可疑者,可直接拿下再说。”

  宁崎现在心思有大部分都在手上的汪加林身上,也不打算跟杨禄再在这里继续耗下去,很快便带着四名亲卫离开茶楼。杨禄已经调来一辆马车停在茶楼门口,宁崎上车之前看了一下街上的状况,见这个路口附近的几条街道都已经被明军截断,方圆六七十米目力所及的范围内,到处都是穿着红色布甲的明军和皂色制服的衙门捕快,少说也有三五百人之多,阵势的确不小。这让宁崎的心理稍稍平衡了一些,虽然大明这边的事前工作做得不够,但出事之后的处理反应倒还是挺快的,起码受重视程度在目前看来也还是对得起自己的身份。

  这边送了宁崎上车离开,杨禄立刻黑了脸,咬牙切齿地吩咐道:“把抓到的活口都弄到茶楼里去,老子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半个时辰之内,老子要得到他们的口供!他们从哪里来,受何人指使,同党在何处藏匿,统统要招出来!”

  茶楼老板站在店门口听到这番话,脸色苦得简直无法形容。这茶楼要是变成行刑房,弄得店里一股子血腥气,日后谁还会进来消费?不过还没等他想好怎么向杨禄求情,便听杨禄继续吩咐道:“……还有这间店的老板、伙计,相关的人全部扣下来,用心搜搜店里和他们家中,看有什么可疑之物!”

  当下便有几名士兵立刻过来,将口称冤枉的茶楼老板和几名伙计按倒在地,旁边递过麻绳来,立刻就将其五花大绑起来。如果宁崎还在这里,或许会阻止杨禄的做法,因为他选择这间店歇脚完全是临时起意,而且地点也是汪加林这个自己人建议的,应该不存在被人提前设伏的可能。至于后来在店里发动攻击的三名刺客,应该也是跟在自己后面进店的。

  不过杨禄来的时候并不清楚前因后果,自然是将一切涉案人员都自动打上了嫌疑标签。不管他们有没有做过,先本着宁可错杀不可放过的原则抓起来再说。这样即便是最后没有抓到真凶,至少还能有几个用来顶罪的活口。到时候砍几个脑袋下来,多少也能向上面和海汉使团交差。

  宁崎乘着马车回到许府,这里也已经是早就处于了戒严状态,整条街都被明军给封了。宁崎一下车,许心素便已经迎了上来,一脸愧色道:“老夫治理地方无方,竟然闹出这么大的乱子,实在愧对宁先生!”

  宁崎摆摆手道:“许大人不用道歉,我也没有受伤。先前送回来的伤员状况怎么样了?”

  许心素一边将宁崎引进大门,一边说道:“汪加林和几名受伤的护卫送回来之后,贵使团的摩根大夫和老夫府上的大夫就已经接诊,替他们处理伤口。老夫已经命人去城中采购各种名贵药材,务求替他们保住性命。宁先生可要去看看他们?”

  “好好好,先去看看伤员!”宁崎很是担心跟自己谈得投机的汪加林伤势,便果断同意了许心素的提议。

  许心素叹道:“宁先生真是宅心仁厚,汪加林这小子能得到如此赏识,他受这伤倒也是值了。”

  救治伤员的地方就在许府的第二进院子内,空气中还能闻到淡淡的血腥味。汪加林因为身份比较特殊,还得到了单独一间厢房的救治待遇。

  宁崎进屋的时候,见汪加林躺在床上,摩根正在洗手,似乎刚好处理完伤势。宁崎连忙问道:“他伤势怎样?严不严重?需不需要输血?”

  摩根望了宁崎一眼道:“他很幸运,这一刀卡在了肋骨上,伤得不深,没伤到大血管和任何脏器,不过肋骨可能有一点小小的骨裂,但伤势没什么大碍。我已经替他缝合了伤口,静养几天,等伤口长好,拆了线就问题不大了。”

  宁崎继续问道:“那这飞刀上有没有淬毒之类的?”

  摩根摇摇头道:“淬毒?不,这只是普通的小刀,并没有做过什么化学处理。唯一需要的担心的是破伤风,那玩意儿比毒药更致命。不过我看他的身体不错,而且运气很好,伤口也仔细清理过了,应该不会有事。”

  躺在床上的汪加林用虚弱的声音说道:“多谢摩根大夫救治之恩!”

  摩根朝他点点头,然后对宁崎道:“我先去看看其他伤员,回头再和你说。”

  宁崎送走摩根,走到床边见汪加林脸色仍是十分苍白,应该是失血过多造成,便扭头对许心素道:“许大人,他受这外伤虽然不重,不过失血不少,要好好补一补才行。”

  许心素点点头道:“宁先生放心,他这次护卫有功,老夫定会命人好好伺候他,等伤养好之后,再另行赏赐。”

  汪加林听到之后也是道了声谢。宁崎想起先前与汪加林聊天的内容,便主动说道:“许大人,我倒是有个不情之请。”

  “宁先生请说。”

  “我想等汪加林伤愈之后,邀请他再次去三亚留学。我们之前谈过,他本人应该也有这种意愿。”宁崎便将先前答应过汪加林的事情说了出来。

  许心素看了看躺在床上一脸期盼汪加林,思忖片刻之后缓缓地点了点头道:“若他本人有这意愿,那老夫自然是乐于成人之美。加林,还不谢过宁先生?”

  汪加林勉强撑起身体来向宁崎和许心素道了谢,脸色却已经比先前红润了一些,看样子这个消息对他来说的确无异于一针兴奋剂了。

  汪加林很幸运地逃过一劫,不过其他几名受伤的护卫中就有人没那么幸运了。在先前的厮杀当中,一共有四名护卫受了比较重的伤势,其中一人被刺客的首捅进心窝,当场就挂掉了。另有一人被扎穿了肺叶,大量出血导致了严重血气胸,送回来的时候已经救治不急了。如果是在胜利港的特别救治病房,或许还能靠着21世纪带来的医疗设备搏一下,但在17世纪的漳州,仅仅依靠摩根带来的一些简易急救装置,根本就没办法救治这种严重的伤情,只能是宣布不治。

  另外两名伤员倒是纯粹的皮外伤,处理伤口并进行缝合之后就没什么性命危险了。其他在刚才的厮杀中受伤的轻伤员还有五六人,就交给了本地的跌打大夫处理。

  等摩根把这些事情处理完,已经离宁崎回到许府过去了近一个小时。这时候许心素才一脸歉意地来请摩根,希望他能够去看一看抓住的几名刺客伤者虽然这些人迟早会死,但此时还需要保住他们的性命来问询口供。

  摩根耸了耸肩道:“我想作为一名大夫,我没有拒绝救治伤者的理由。”

  “我也去看看吧。”宁崎主动提议道。现在事情已经过去,他也很想了解究竟是什么人这么大的胆子赶在漳州内行刺自己。

  许心素道:“老夫也正有邀请宁先生一同前往的意思。出了这么大的事,查案过程当有海汉一方监督才是。”

  海汉使团在漳州出事,许心素除了要背上护卫不力的罪名之外,同时也是天然的嫌疑人。论有权有势,大半个福建都没人能跟他相比,在漳州更是土皇帝一样的人物,要说想在漳州城里玩什么花样,许心素绝对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当然宁崎倒并没有过多怀疑许心素,毕竟双方合作的利益之大,已经不是其中一方所能轻易放弃。何况许心素事前事后所表现出的恭谨态度,在宁崎看来也并非伪作。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如果许心素真想对海汉使团不利,宁崎相信他并不会使用在大街上公开行刺这么愚蠢的方法,他完全有至少八十种办法不声不响地处理掉海汉使团这几个代表人物。退一万步就算他真的采用了行刺这种笨办法,那也绝对不会还给自己留下活命的机会就当时那种混乱的场面,只要刺客再多个十几二十人,又或是使用更犀利的武器,说不定就能得手了。

  不过这只是宁崎个人的想法,并不能说明许心素毫无动机,天知道他心里究竟是打的什么算盘。许心素自己应该也很清楚这种尴尬的局面,为了自证清白,他现在能做的最好选择就是邀请海汉使团的人参与案件调查工作,用事实真相来洗白自己。

  适才发生在城中的刺杀事件,有七名刺客被当场格杀,另有六人受伤被擒。据现场目击报告,还有两人在失手后便选择了逃跑,目前还没有被抓到。而受伤被擒的六人第一时间就被杨禄抓进了出事那间茶楼进行严刑拷问,在大夫赶到这里处理他们的伤势之前,就有两人因为受伤过重,还没等熬过上刑的头三关就挂了。

  摩根在许府救治几名受伤护卫的时候,得到消息的许心素就下令立刻通知杨禄,让他暂停对刺客用刑。许心素很清楚自己这个副手行事比较莽撞,要是几个活口被他给弄死了,那自己的嫌疑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也得亏许心素这命令下达的比较及时,杨禄收到命令的时候已经在茶楼里架起炉子烧好了烙铁,准备要给几个牙关紧咬的刺客上大刑了。而这几个存活的刺客本来就各自有伤在身,能不能挺得过杨禄准备的刑罚还真是不好说。

  杨禄接了命令之后,悻悻地收了摊子,让人押解这群人去城防军的牢狱。等摩根等人看到他们的时候,这几个仅存的活口也已经奄奄一息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05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