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六百零三章 游漳州城

第六百零三章 游漳州城

  宁崎看许心素应了一声之后就默然不语,大致也能猜到对方的心理,当下便又抛出了一个优惠条件:“考虑到我们双方一直以来的合作关系,这次的联合军演中我方的军费开支,将会由我方自行承担,许大人不用顾虑费用问题。”

  “这如何使得!”许心素被宁崎道破心事,赶紧出声反对:“这联合军演对明军益处多多,老夫对此也是求之不得,理应由我方承担费用才是。”

  宁崎摆摆手道:“许大人不用争了,军演费用是小事,你只要答应我另一件事情就行。”

  “宁先生请讲!”许心素见宁崎态度坚决,便也没有再就此继续争辩下去,打算先听听宁崎开出的条件再说。万一宁崎想要以此来要挟自己放弃和谈,那倒是要再斟酌斟酌了。

  便听宁崎说道:“我打算邀请许大人届时到我方旗舰威信号上协同指挥这次的联合军演,不知许大人能否赏脸?”

  许心素愕然道:“这就是宁先生的条件?”他原本以为宁崎一定会提出某些令自己为难的条件,却不曾想只是邀请自己上舰观摩军演。那“威信号”出现在中左所港口的时候,许心素和手下的水师将领就已经看得流口水了,虽然也想趁机提出登船参观的请求,但又觉得这战船乃是海汉的大杀器,多半不会允许外人参观,怕被海汉人直接回绝反而丢了面子,因此也一直没有提及此事。倒不曾想自己没开口要求,宁崎却先主动提出了邀请。

  宁崎笑道:“虽然我并没有提条件的打算,但许大人要把这个理解为我方条件也没关系。”

  许心素自知失言,当下只好强笑带过:“宁先生盛情相邀,那老夫就却之不恭了。请问宁先生,这联合军演安排在何时比较合适?我方需出多少兵力参与?可有相应的计划?”

  宁崎侧过头对摩根道:“现在轮到你了。”

  摩根干咳一声,然后开口说道:“许大人,我们的这次海上军演策划用时两到三天,主要训练内容是海上巡逻、协同攻击、海上救助,如果时间足够的话还可以练一连两栖登陆作战。但首先我需要了解在不对福建海防造成大的影响的前提下,贵方有多少兵力和战船可以出动,然后我方才能制定相应的演习作战计划,这个环节加上准备物资、调动人员,大概也得需要四五天的时间。”

  许心素略微沉吟了一阵才应道:“便与贵方一致如何?贵方出多少人马参演,我方也照办。至于出多少船,这个容老夫说句大话,只要贵方需要,两三百条海船随时还是调得出来。”

  摩根强调道:“我所说的是战船,可不是普通民船。”

  许心素捻须笑道:“老夫麾下的海船,即便是商船也是带着几门土炮,几杆鸟铳的,必要时也可以临时征做战船使用。虽然比不了海汉的船坚炮利,但在近海应付一下十八芝的进攻倒也勉强够用了。”

  许心素这话说的倒是实情,福建沿海由于海盗活动猖獗,毫无武装的商船根本就不敢出海,一般船上都会准备一些近战火器。当然这些武器跟海汉海军所配备的舰载武器完全是两码事,海汉海军的武器都是为了击伤击沉敌人的船只而设计,火力强大射程远。而这些船只上火器所追求的是在近距离内杀伤对方的船员,至于对船攻击,这些火器的威力还稍显小了一些。

  许心素或许是刻意没有去提及明军水师战船的武器配置,但事实上明军水师所配备的火器虽多,威力却也没有强到哪里去,特别是射程和射击精准度方面,跟海汉舰炮都有着比较大的性能差距。而这种差距也并不是什么秘密,这几年去三亚受训的福建水师军官大多都亲眼见识过海汉海军的火炮威力,而要在一艘战船上装备两位数的火炮,对于目前的福建水师来说还有很多技术上的障碍。当然了,海汉对于各式火炮的限购令大概也是令福建水师战备水平止步不前的根源之一,他们就算想从海汉买炮来自己装到船上,也会因为数量不足而不得不优先满足城防的需要。

  福建水师麾下的战船虽然有限,但许心素私人名下还有不少具备了初步武装的海船。正如他所说的那样,这些船在战时完全可以被临时征用作为战船,就算作战性能一般,但对手的船只也好不到哪里去。不过十八芝赢就赢在船要比许心素这边多出至少两三倍,在双方个体实力差不多的状况下,十八芝可以从数量上取得压倒性的优势。

  但这种优势也仅仅是对旧式帆船而已,福建明军现在向海汉购入的“探索级”战船,其性能就已经大大超过了旧式帆船,不但航速快操作灵活,而且火力强劲,完全可以在相对比较安全的距离上向敌人实施单方面的炮击,即便对手船只数量更多,“探索级”也能凭借航速上的优势安全脱身。像十八芝过去在海上劫掠所用的贴、堵、截等招数,在“探索级”战船面前就很难再派上用场了。

  能够亲身参与到海汉军方所组织的军事演习当中,显然让许心素大为兴奋,接下来与摩根商量细节期间,许心素几乎是有求必应,甚至连摩根提出舰队出海之后要由海汉方掌握指挥权,许心素也是一口答应下来。

  宁崎和摩根也有意没有提及和谈的事情,他们并不准备以军演这个事情作为交换条件来换取许心素的妥协,而是想用实力来告诉许心素,谁才是他应该紧紧抱住不放的大腿。

  双方一直谈到中午,许心素让人开了席,继续边吃边谈。用过午饭之后,许心素又叫人将自己麾下几个带兵的参将都叫到府邸中,与摩根商量演习的细节问题。而宁崎一个文官就未免有点无事可做,当下主动向许心素提出,想去漳州城里转转,见识下本地民情。

  许心素见状便叫了府中一名管家来,让他带着人陪宁崎去城里逛逛。宁崎正待要离开的时候,被摩根给叫住了。摩根将他拉到屋外门廊下,然后掏出一把手枪递给他:“这边有正事要谈,安全就只能靠你自己了。”

  “放心。”宁崎拍拍摩根肩膀,然后接过了这支手枪,将其放入自己的公文包里:“我会小心的。”

  “开枪的时候记得先开保险,还有,这支glock18是自动手枪,你别一紧张就把子弹一梭子打完了,这宝贝儿的子弹储备可不太多。”摩根唯恐宁崎忘记,又特意叮嘱了一番。

  其实宁崎并不是单枪匹马去漳州城里逛,除了许心素调了一队人着便装保护他之外,宁崎身边也还有四名隶属于执委会警卫连的亲卫一直跟着他。这个警卫连挑人标准也十分严苛,不但要胆大身手好这些基本的要求,更重要的是对海汉得百分百忠诚,并且不吝在关键时刻牺牲自己去保护海汉要人。需要挡刀挡箭当肉盾的时候,他们就是穿越者身边的最后一道防线。

  当然这种稀缺资源也不是每一个穿越者都能分配到,也只有执委会的几名高层人员才会配备亲卫,并且每人也只有两名亲卫,在离开三亚根据地外出执行公务的时候,才能获准多分配两个名额。

  警卫连战士没有配备步枪,标配的个人武器是短枪和首。短枪是今年年初才在田独兵工厂里试制成功的转轮手枪,也就是西部片里时常会出现的左轮枪。不过这种近距离武器由于制造成本和使用成本都比较高,现阶段也仅仅只有警卫连这个特殊部门装备了少量而已,并且武器性能也还处在试验品状态,还远远达不到军方所要求的水平。

  许心素府上的管家还给宁崎准备了一顶软轿,不过宁崎并不想坐在轿子里游街,便婉言谢绝了这个好意,但给他安排的导游倒是欣然接受下来。

  为宁崎担当导游的是一名少年,据说是许心素府上一个管事的儿子,名叫汪加林,年纪还未满二十,同样也是在早些时候去三亚留学过一年多时间。海汉执委会在穿越第二年成立“琼联发”之后,为了拉拢股东便开放了一些专业技术的学习机会,当时各家股东都派出可靠的年轻人前往胜利港学习这些先进技术,汪加林也是其中之一。不过他当时所学的是商贸金融方面的内容,倒是没有在宁崎手下当学生的经历。当然了,虽然宁崎不认得他,但他可是认得宁崎这位处于海汉权力金字塔顶端的大人物。

  前些天许裕拙在东山岛接到海汉使团船队之后,便已经派快船赶在前面往回送信,告知海汉使团的人员构成。许心素便特地将汪加林等有过留学经历的下属召集起来,就海汉使团的人员情况问过他们。大致也就是了解一下使团几名高层人员的喜好、忌讳等等,以便能在接待中投其所好。而使团抵达漳州之后的点对点接待陪同任务,也基本都是分配给了这些曾经的留学人员。

  但凡是在胜利港生活过一段时间的留学生,对于海汉的认同感明显就要比普通明人高得多,这汪加林也不例外。在与宁崎见礼之后,便主动询问起胜利港的建设状况,特别是冒着浓烟奔驰在胜利港与田独之间的蒸汽机车,更是汪加林所关心的重点他很想知道海汉是不是有朝一日会把这种行驶在轨道上的钢铁怪车推广到整个琼州岛。

  宁崎笑道:“这个是我们的长远目标,不过目前还实现不了。修铁路可是个费时费力的活,就算劳动力足够,要在琼州岛修一圈铁路,大概也得好些年才行。”

  汪加林听了这个答案略微有些失望:“若是如此,那有生之年还能看到吗?”

  宁崎道:“你才不过十九岁,有生之年还早,你不但有机会看到环岛铁路,还有机会亲眼见证别的海汉奇迹。嗯,说不定到你老去的时候,福建这边也有很多地方已经通了铁路轨道了。”

  以下段落稍后编辑

  不过他当时所学的是商贸金融方面的内容,倒是没有在宁崎手下当学生的经历。当然了,虽然宁崎不认得他,但他可是认得宁崎这位处于海汉权力金字塔顶端的大人物。

  前些天许裕拙在东山岛接到海汉使团船队之后,便已经派快船赶在前面往回送信,告知海汉使团的人员构成。许心素便特地将汪加林等有过留学经历的下属召集起来,就海汉使团的人员情况问过他们。大致也就是了解一下使团几名高层人员的喜好、忌讳等等,以便能在接待中投其所好。而使团抵达漳州之后的点对点接待陪同任务,也基本都是分配给了这些曾经的留学人员。

  但凡是在胜利港生活过一段时间的留学生,对于海汉的认同感明显就要比普通明人高得多,这汪加林也不例外。在与宁崎见礼之后,便主动询问起胜利港的建设状况,特别是冒着浓烟奔驰在胜利港与田独之间的蒸汽机车,更是汪加林所关心的重点他很想知道海汉是不是有朝一日会把这种行驶在轨道上的钢铁怪车推广到整个琼州岛。

  宁崎笑道:“这个是我们的长远目标,不过目前还实现不了。修铁路可是个费时费力的活,就算劳动力足够,要在琼州岛修一圈铁路,大概也得好些年才行。”

  汪加林听了这个答案略微有些失望:“若是如此,那有生之年还能看到吗?”

  宁崎道:“你才不过十九岁,有生之年还早,你不但有机会看到环岛铁路,还有机会亲眼见证别的海汉奇迹。嗯,说不定到你老去的时候,福建这边也有很多地方已经通了铁路轨道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05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