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六百章 调兵遣将

第六百章 调兵遣将

  尽管胜利港造船厂现在就已经面临着产能无法满足订单的局面,但白克思和越之云等人还是决定要先做市场推广,把订单捞到手里再说。至于什么时候交货,这大可在购船合同中加上一些附加条款来延长造船时间,反正这些战船的潜在客户现在最在乎的并不是价钱和交船时间,而是海汉能不能往外卖。只要能够获得购买许可,无论是安南还是福建,急于加强自身武装的掌权者都会立刻掏钱,哪怕这种高级货的价格不菲,他们也会咬着牙先订个几艘再说。

  当然了,经济上的收益也并不是高层们的唯一考量,将技术含量更高的中级战船出售给福建军方,这个举措也将进一步加强当地明军对海汉军援的依赖程度。“探险级”战船上有很多零部件只有在三亚才能制造出来,一些技术含量较高的维护维修也只能在海汉的船厂才能完成,这种战船买回去之后想要长久稳定地航行,也同样无法脱离海汉的技术支持。

  不过在当下这个场合,宁崎不会详细谈及船只的技术规格,性能参数以及具体报价等等,只要把海汉打算出售这种新式战船的信息透露给福建方面就足够了。最重要的是让在场的这些人都明白,海汉出售这种新式战船的前提是福建军方要继续对十八芝用兵,而不是选择停战和谈。

  当然仅仅只是向福建军方提供新式战船的话,未免还有点远水难解近渴的味道,所以海汉这边还准备了其他的措施来激励福建军方。宁崎继续说道:“另外我们准备在年内向福建派遣一定数量的军事顾问,协助许大人剿匪。”

  许心素闻言立刻精神一振,连忙问道:“不知贵方会派来多少这个……军事顾问?”

  关于“军事顾问”这种说法,福建方面也并不陌生,当初从海汉购买了枪炮之后,那边就派了几名挂着“军事顾问”头衔的军官来到漳州,帮助明军部署炮兵阵地,训练士兵使用这些进口武器。在此期间遇到十八芝来袭的时候,军事顾问也会在一线协助指挥作战。

  宁崎伸出食指比划了一下,许心素道:“一百人?”

  宁崎摇摇头道:“是一个营。”

  “一个营!”许心素也不禁吃了一惊。他前后送了不少军官去三亚留学,海汉军制的一个营大致有多少人他是知道的,按照三三编制,大致在五百人上下,如果是特殊的加强营,全部是四四编制,人数还能增加三分之一以上,并且会配有专门的炮兵部队。

  如果海汉人只派百十来人,那显然就是让这些人分散到福建各处据点指挥修筑工事、培训作战技能而已。但如果会派来一个整编营的部队,很有可能就是打算直接介入作战了。

  果然宁崎接着就说道:“考虑到许大人手下的精锐部队数量有限,我方派出的军事顾问在形势需要的时候也会参与作战。但我们的武装人员只会参与打击十八芝的行动,至于明军其他的军事任务一概不管。”

  许心素默然一阵之后问道:“那贵方所派遣的军事顾问中,可有水师编制?”

  “有。”宁崎点点头道:“事实上我们打算向福建派遣的是两栖作战部队,水陆作战都能兼顾。”

  宁崎所说的两栖作战部队,其实是涉及到了穿越四周年会议上一些关于驻军调整的决议。当时执委会认为安南的国内局势已经趋于平静,而继续将大量精锐部队部署在安南就有些大材小用了。而海南岛全境也已经纳入到海汉掌控当中,近期内没有大量用兵的计划。于是海汉对外的扩张势力方向,就成为穿越第四年兵力部署的主要考量。

  执委会的规划无非就两个方向,一是南下,二是北上。南海方面,在顺利拿下安不纳群岛之后,海汉在近期已经无力再继续向南扩张,安不纳群岛在今后一段可预计的时期内都将会是海汉疆域的最南端。至少要等到中南半岛的金兰港建成并驻军之后,海汉才有可能以安不纳群岛为跳板,继续向南进军。

  而往北的方向,在拿下珠江口,控制住广东海贸的主要咽喉水道之后,执委会也无意在这个时候继续向内陆扩展,那样做很可能会让海汉与广东官府之间失去目前的默契与和平。而沿着海岸线北上,将海汉的贸易航线延伸到台湾海峡甚至更北边的地区,就成为了执委会内部共同的目标。

  但台湾海峡的战事尚未结束,这种做法其实就已经意味着海汉或许需要直接介入福建明军与十八芝之间的战事了。而海汉目前的军事实力,似乎并不足以支撑在距离大本营两千里之外的陌生战场上进行大规模作战,只能派遣少量精锐部队进入福建,协助许心素麾下的明军打击十八芝。

  当时军方提出这种部署的时候,福建方面还没有爆出停战和谈的消息,因此海汉内部对于这种略微激进冒险的做法也有一些争议的声音。但许心素打算跟十八芝和谈的消息传回三亚之后,执委会很快就统一了看法,认为有必要采取一切可行手段,促使福建明军继续对十八芝用兵,其中就包括了派遣少量作战部队前往福建在内。

  执委会和军方都认为只要海汉这边直接参战了,不管参与程度有多深,那和谈这个事就不再是许心素一个人能说了算了,而这大概才是阻止和谈最为有效的办法。

  宁崎把话讲在明处,除了告知在场这些人之外,也是为了震慑某些有不安定想法的人。他从刚才关于战与和的争论中,已经看出许心素麾下这些人并不是铁板一块,有想继续打的,同样也有想议和的。至于想议和的这些人究竟是出于公心还是私心,那就很难说了。但不管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宁崎知道最有效的震慑并不是口头上的威胁,而是实打实荷枪实弹的海汉民团进驻福建。他在海南岛已经见过了不少这样的明人,嘴上叫得起劲,但真正等海汉民团到了跟前,膝盖软得比谁都快。

  许心素又继续问道:“那不知贵方打算派出哪位将军,来福建主持大局?”

  宁崎应道:“海汉执委会对于福建的战事非常重视,在我们经过慎重考虑和反复讨论之后,决定派出海汉民团将领钱天敦上校来执行这个任务。”

  宁崎一公布这个人选,在座对海汉军情稍有了解的人都发出了低声惊叹。海汉民团当中,最为出名的几个高层人物,在福建这边的军中也是小有名声。这些军人虽然没人与钱天敦见过面,但对他的战绩可是早就如雷贯耳了。

  钱天敦是海汉在三亚落脚后最早外派的武官,而且成功地在安南北部为海汉练出了一支精兵。这支部队在安南内战中所发挥的巨大作用,让钱天敦成为了唯一一名身在海外却仍能在军委中担任高级职位的人员。如果抛开几乎在每个部门都有例行兼任的陶东来不算,那么除了颜楚杰和王汤姆之外,钱天敦基本上已经在民团军中能够排到第三把交椅的位置。而他亲自练出来的安南野战军,也号称是民团军中战力第一的部队。

  去过三亚留学的福建军官,几乎都在胜利港军校的战例分析课上学过钱天敦在安南内战中指挥过的几场战斗,并且单兵格斗技巧的课程,有相当一部分内容也注明了是由钱天敦所编撰。可以说这些受过海汉军事培训的明军军官,基本都算得上是钱天敦的半个弟子了。

  但他们关于钱天敦的信息却知之甚少,除了知道他一直在安南带兵之外,就没有更多的个人信息了。在这些军官心目中,钱天敦也是类似于传说中的人物,从未想过这种人物竟然会有一天来到福建带兵,甚至会与自己一起在战场上作战。

  宁崎很满意这个消息所带来的效果,接着又说道:“不过因为钱天敦上校目前还在遥远的安南任职,要交接当地的军务,完成这次调动,还需要一段时间。”

  许心素当然很清楚钱天敦在海汉军中的地位,当下很是恭敬地应道:“既然执委会如此重视,那许某就扫榻相迎,等着钱将军莅临福建了!”

  钱天敦的这次调动其实也不仅仅只是因为福建局势的变化,一方面执委会是考虑到安南未来数年可预见的和平局面,已经不需要再将精锐人员和部队驻扎在当地;另一方面钱天敦驻外时间已经有三年多,而且他又是带兵的将领,执委会担心驻守时间太长,会让他在安南当地的影响力逐渐固化,甚至产生某些不好的变化,毕竟执委会想要的是能征善战的将领,而不是割据地方的军阀。或许钱天敦本人不会有这些意愿,但时间一长,周围的环境也有可能对这种趋势起到一定的催化作用。

  为了避免这样的局面出现,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对钱天敦的位子进行调动。但像他这样带兵作战经验丰富的高级军官,调回海南岛来坐办公室似乎又太浪费人才。在征求过钱天敦本人的意见之后,执委会才决定将他的任职地区从安南调往福建。而他手下的部队,除了派驻到南方安不纳群岛的一个营之外,军委允许他再带一个加强营的编制随他一起调动到福建执行驻扎任务。至于安南当地的防务,则将由海南岛另行派驻部队接管,而指挥权则是将由钱天敦的同僚冯安楠暂时接管。

  事实上安南驻军与海南岛驻军几乎每年都在进行小规模的换防,因此这种调动倒也积累了很多的实际经验,操作起来并不会很复杂。不过这次调动的特殊之处,就是规模稍微大了一些,调动的范围比起以前也大了不少,而且涉及到的人员也更多尽管只有一个加强营的部队跟随钱天敦调往福建,但这些人员的家属都将得到移民海南岛的机会,相关人数可能会接近三千人。在这些安南裔归化民的意识中,只有移民到海南岛才能算得上是真正加入了海汉籍,这对于他们中的很多人而言都是等待了很久的一刻。

  钱天敦是海汉在三亚落脚后最早外派的武官,而且成功地在安南北部为海汉练出了一支精兵。这支部队在安南内战中所发挥的巨大作用,让钱天敦成为了唯一一名身在海外却仍能在军委中担任高级职位的人员。如果抛开几乎在每个部门都有例行兼任的陶东来不算,那么除了颜楚杰和王汤姆之外,钱天敦基本上已经在民团军中能够排到第三把交椅的位置。而他亲自练出来的安南野战军,也号称是民团军中战力第一的部队。

  去过三亚留学的福建军官,几乎都在胜利港军校的战例分析课上学过钱天敦在安南内战中指挥过的几场战斗,并且单兵格斗技巧的课程,有相当一部分内容也注明了是由钱天敦所编撰。可以说这些受过海汉军事培训的明军军官,基本都算得上是钱天敦的半个弟子了。

  但他们关于钱天敦的信息却知之甚少,除了知道他一直在安南带兵之外,就没有更多的个人信息了。在这些军官心目中,钱天敦也是类似于传说中的人物,从未想过这种人物竟然会有一天来到福建带兵,甚至会与自己一起在战场上作战。

  宁崎很满意这个消息所带来的效果,接着又说道:“不过因为钱天敦上校目前还在遥远的安南任职,要交接当地的军务,完成这次调动,还需要一段时间。”

  许心素当然很清楚钱天敦在海汉军中的地位,当下很是恭敬地应道:“既然执委会如此重视,那许某就扫榻相迎,等着钱将军莅临福建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05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