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五百九十七章 实际战况

第五百九十七章 实际战况

  虽然海汉与福建方面有着较为密切的军事合作,但军备出口方面的管控却从来没有放松过。  大到火炮战舰,小到步枪子弹,所有的军备订单都必须先得通过军委和执委会的双重审查,“海汉兵工”才能与福建方面签订先关的销售协议。而在相关的管控措施当中,对于弹药和枪炮零配件的管控无疑是最严格的,这也是海汉对福建局势实施控制的主要手段。

  福建这边虽然也试图进行模仿制造,但有些关键性的工艺并不是这个时代的匠人所能掌握的,因此不论是零配件的精度和耐用度,还是火药的质量,福建本地产都跟原厂出品有着较为明显的差距,而这种差距也会很直观地表现在武器性能上,影响到武器的精准度、射程和维护保养。许心素麾下的部队虽然装备水平已经相当不错,但持续作战的能力却极为有限,而且这也不可避免地影响到了他们的平时训练。为了节约弹药,减少武器损耗,这边的军队极少会进行实弹训练,战斗力和作战经验的确是没法与海汉民团相提并论。

  如果要深入探讨这个问题,双方都会不可避免地出现尴尬,所以石迪文也就没有再继续就此问下去,而是主动转开了话题:“现在你麾下的部队,是按明军编制,还是按我们海汉的编制?”

  “为了便于指挥,都已经改作了海汉编制。”许裕拙老老实实地答道:“中左所这边全部列装了海汉武器,在中左所带兵的军官,也几乎都去胜利港留学进修过,对海汉军制也比较熟悉。如果是照着以前的编制,有些作战战术反倒是不好实施。”

  目前的中左所城在册编制是1240人,不过实际的驻军规模要稍稍超出纸面上的数据。按照海汉编制,岛上驻扎了两个营的陆军,加上后勤人员,总兵力在1500人上下。战时还会从漳州再调来两营兵力补充,让这里的的作战兵力达到两千人以上。

  枪炮齐备又有坚城可以据守,想要攻下这里,对本时空的军队来说的确难度不小。像海盗级别的武装势力,石迪文估计要有四到五倍的兵力才能有望突破防线攻入城内。

  为了肯定自己的猜测,石迪文问道:“十八芝来攻打这里的时候,最多动用了多少兵力?战果如何?”

  许裕拙应道:“最多的一次是在去年年初,估计有五六千敌人从海上来袭。当时敌人已经打上了西面城墙,不过最后还是被我军奋力击退了。那一仗打了两天时间,我军阵斩一千四百余人,击沉击伤敌船十余艘,是与十八芝交手以来的战果最大的一次作战。”

  石迪文点点头继续问道:“十八芝麾下的军队,装备和作战水平怎么样?”

  “若是以普通卫所军为标准,十八芝麾下的精锐还要稍强一些。”许裕拙正色道:“十八芝也是舍得花钱的主儿,只是他们所装备的火器大多不是统一购买,既有从红毛人、佛郎机人手里购买的西式火铳,也有一部分是从卫所军中流出,还有一些民间私造的火器,型号难以统一。”

  “火器型号不能统一,那打仗起来后勤的压力就大了。”石迪文作为军方要员,自然明白军中装备制式武器的重要性。

  类似海汉民团这样的军队,打仗时使用的标准弹药可以在同型号武器间通用,这对于提供部队的作战效率极为重要。否则后勤部门光是提供各种大小口径不一的弹药,就得把军需官给折腾疯了。

  十八芝的火器列装比例就算能高过普通的大明卫所军,但比起中左所这些统一装备海汉武器的部队肯定还是差了一大截。就算都是一样的火绳枪,型号一致的明军也会很明显地在交战中因此而取得优势。至于火炮因此拉开的性能差距就更大了,如果每一门火炮的口径有些许差距,那炮弹就无法通用,作战时必定会成为困扰炮手的一个大麻烦。

  许裕拙点头称是,然后接着说道:“至于作战水平,学生认为也是参差不齐。其中固然有一些小股精锐,但大部分人并没有受过专业的军事训练,打仗的时候不过是听号令一窝蜂地往前冲而已,并没有海汉各位教官以前强调过的各种战术配合,在我们看来完全只是一盘散沙。”

  许裕拙所说的情况,与海汉手中所掌握的状况也基本吻合。十八芝手下的确是有一支规模庞大的武装力量,但其实力却与规模并不相称。虽然可以参与作战的人员多达两三万人之巨,但真正能拿得上台面,称得上有作战力的部队,大概也只占了其中的十之一二。绝大部分武装人员就只是配发了武器的普通人,在大规模使用火器的近代军队面前只能当炮灰。

  当然了,十八芝最可怕的倒也并不是他们在陆上的影响力,而是在海上的控制力。即便是许心素这样控制了福建沿海多处港口的大海商,也很难在海上与拥有上千艘海船的十八芝正面抗衡,不得不选择了固守沿岸地区的策略来进行对抗,而这也正是许心素从两三年前就开始想从海汉手里订制战船的重要原因之一。毕竟想要化被动为主动,就必须得加上海上的武装力量,而福建本地所造的战船,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占不了什么优势。

  石迪文问道:“那驻守本地的水师实力怎么样?”

  许裕拙苦笑道:“大致与广东的水师相仿,船倒是有,但战力有限。而且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损失,大多数时候只能在港口里待着。”

  “水师战船出海也有危险?”石迪文简直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来此之前他认为福建的水师就算在正面战场上打不过十八芝,但至少可以进行一些扰袭战,在海上设伏,打打那些零散的海盗船应该问题不大。想不到许裕拙居然说出这么丧气的话来。

  “十八芝现在的策略跟前两年有了变化,他们自知在陆上打不过我们,就将战场转移到了海上。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从漳州泉州通往琉球、日本的航线,已经几乎被他们封禁,很少能有船能平安抵达。”许裕拙的语气里充满了明显的无奈和不甘:“水师的船出去,也不敢离开海岸太远,否则一旦被十八芝的船给截住,就会难以逃脱。今年我们已经损失了三条船,近百名水手。”

  石迪文听到这里,也大概明白了福建方面为什么愿意跟看起来已经处于下风的十八芝议和。十八芝在前几年的交战中的确损失惨重,但当他们终于意识到战场选择的重要性之后,这种局面就开始发生了转变。由陆到海的变化,让福建明军的实力也开始由强变弱,缺乏强力战船的福建水师甚至已经开始变得被动起来。而许心素的家底有很大一部分都是来自海上贸易,东北亚方向航线被十八芝封锁,对于许心素和他背后的利益集团来说的确是一个极为沉重的打击。

  而仅凭福建明军自己的力量,还无法在海上突破十八芝的封锁网,海汉在这个方面所能给予的帮助又极为有限,订制的战船陆陆续续虽然在开始进行交接了,但要形成有用的战斗力,还需要一段时间的适应期才行。目前福建水师也有数名军官正在三亚受训,但要等到组成舰队并形成一定的战斗力,估计时间得拖到年底去了。而这半年宝贵的时间,对许心素名下的海上贸易来说就意味着几十万,甚至是上百万两银子的损失。

  当然了,了解归了解,石迪文却并没有生出什么同情的念头,他很清楚执委会对福建局势的态度不管是十八芝还是许心素,那都是海汉对外扩张过程中的棋子。十八芝是大陆东南沿海的不稳定因素,迟早是要消灭掉的,而福建军方势力的结果如何,很大程度就要看他们在将来这段时间是否能配合海汉的各种规划了。如果许心素一意孤行,那执委会大概也会在合适的时候解除双方的合作关系,并且把对方划入到敌对势力名单中,然后在福建另行寻找下一个可以扶持的对象,用以取代许心素的作用。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今年上半年胜利港造船厂已经向你们移交了两艘探索级战船了吧?”石迪文问道:“这两艘船现在派上用场了吗?”

  许裕拙点点头道:“这两艘船此时便在附近。贵方所造的战船的确火力强大,出航期间也击伤过几艘海盗船。只是数目实在太少,难以形成有效的打击力量,在海上遇到对方的船数目多一点,也还是只能撤退。不过胜在航速够快,倒是不用担心被对方追上截杀。”

  然而就这么两艘“探索级”战船,也是福建方面花了很长时间,在胜利港上下活动了多次之后,才从执委会手中拿到了销售协议,而且花费不菲,两艘船连船带炮,用了三万多两银子。当然这个坑也不是白跳的,海汉还是给福建方面提供了免费培训船员水手的服务,并且还给了八个水师军官的培训名额,以传授他们使用这种海汉式战船在海上作战的技巧。

  正如许裕拙所说的那样,海汉的战船虽然厉害,但两艘船的确难以改变现在的海上形势。就算这两艘船作战性能出众,但在海上要面对对手两位数的海船压过来,福建水师也还是只能选择退避。这倒不完全是怯战,而是考虑到双方战损的性价比。十八芝那边死一船海盗可以说没多大的成本,但水师这边就算是死几个水手那也是很大的损失,毕竟这些水手都是千里迢迢送去三亚接受的培训,才能驾驭这两艘先进的战船。花多少钱还是次要的,关键是人员的储备有限,而培训期又长,如果战损太大,短时间内就难以补充足够的船员,会直接影响到水师的作战能力。

  许心素当然也并不满足于买几艘这种在海汉海军编制中吨位最小的战船,他已经早早就看上了更大一号的“探险级”战船,然而目前海汉执委会并没有打算放开“探险级”战船的对外军售,只是钓鱼一样地给出了一个所谓的“理论价格”一艘“探险级”战船的外销价大概就相当于近两条“探索级”战船了。

  就算是许心素这样不缺钱的大财主,在看了这个价格之后也有点心惊肉跳,要想以这两种战船混编一支规模出众的舰队,前期投入的银子对于福建军方来说简直就是天文数字,指望朝廷拨款肯定是行不通了,最理想的情况也就是兵部拿小头,许心素自己掏腰包补贴大头。当然了,即便是海汉这边立刻放开了销售禁令,许心素也马上掏银子下订单,要等到这支舰队的船只全部交付到位,再形成战斗力,估计最快也得到明年下半年,甚至是更晚的时间了。

  至于说这次在福建海域露面的“威严级”战舰,福建军方目前还没人敢开口去打听价钱。因为所有人都很清楚,即便去问了价钱,大概也不会有什么实际的结果。这种大战舰别说海汉人不会卖,就算会卖,价格估计也会高到令人难以接受。

  石迪文继续问道:“你们下的订单是有几条船?”

  许裕拙道:“一共八条,今年内至少向我们移交其中六条。等八艘船凑齐之后,再配备几艘补给船,通信船,大概就够编出一支作战舰队了。”

  石迪文心道今年交六条船还真未必交得出去,胜利港造船厂除了接下福建的订单之外,还接了安南的造船订单,而第一批的数目也同样是八艘“探索级”战船。与此同时造船厂还得为海汉军方和海运部继续造船,以石迪文所了解的生产能力,估计很难兼顾到这么多的订单。...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05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