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五百九十三章 使团到访

第五百九十三章 使团到访

  十八芝的发展模式其实和海汉是有一些类似之处的,同样都是占领了海外岛屿建立据点,以海上贸易发家,商业和军事同步向外扩张。  但十八芝没有穿越者手中掌握的黑科技,无法通过自家产出来获得巨额的商业利润,为了快速扩张就只能使用武力掠夺手段。

  顺风时这种手段自然来钱很快,在原本的时空中郑芝龙甚至依靠这种方式打垮了福建明军,最后自己上岸洗白成功。但这个时空被海汉穿越者介入福建战局之后,十八芝的海盗手段就难以再取得好的成效,攻打漳州泉州也是打一次亏一次,他们那点家底虽然还没有败光,但的确已经陷入了后继乏力的状态。

  而反观许心素这边,连战连捷之后,旗下的海贸生意也有了更好的保障,每年增长的收益足以让他武装起一支战力不弱的近代热兵器军队,并且还有余力向海汉订购更高级更昂贵的武器装备,可以说已经走上了良性循环的发展道路。即便海汉不加大扶持力度,胜利的天平也会随着时间的发展逐步向许心素一方倾斜。或许两三年之后,许心素凭借自己的力量,就足以剿灭盘踞在澎湖和台湾岛上的十八芝海盗了。这个时间点基本跟海汉这边预计的海军发展速度吻合,届时实力比现在更为强大的海汉海军也将挥师北上,接管十八芝在澎湖和台湾的据点,并以此为基地,将海汉的势力范围向东北亚地区延伸扩张。

  但荷兰人的存在显然是一个无法预知的变数,执委会和军方从一开始就将荷兰人作为了敌对势力看待,所有的准备工作也是以未来可能发生的武力冲突为前提。相比已经开始走下坡路的十八芝,盘踞在台湾岛上的荷兰人对海汉的威胁似乎还要更大一些。而这次十八芝主动要求和谈,背后似乎也有荷兰人忽隐忽现的身影。

  “我们这支船队去的目的之一,也是要让许心素好好看看,我们跟荷兰人到底谁更强大,他应该选择抱紧哪条大腿才对。”宁崎不无骄傲地说道。

  海汉制造“威严级”大型战舰这件事对福建军方并不算秘密,早在建造期间,这个消息就由在胜利港军校留学的福建学员通过各种消息渠道传了回去。而海汉也并没有刻意封锁相关的消息,甚至在1629年年底“威严级”战舰入列仪式的时候还请了福建军方的代表参与观礼。上次许心素造访广州,也提出了想要见识一下传说中拥有数十门火炮的海汉主力战舰,只不过当时两艘“威严级”战舰都在琼州海峡执行封锁任务,并没有时间特地开到珠江口去让许心素开这个眼。

  而这次造访福建的计划当中,就有邀请许心素上舰参观的环节,如果条件适合,还可能会安排出海兜上一圈,让许心素见识一下蒸汽动力推进的可怕威力。

  关于许心素其人,马力科所能提供给使团的资料比较有限,不过他提前给船队找好的数名熟悉福建沿海海况的水手倒是派上了大用场。虽然海汉手里掌握有大量的卫星地图数据,但时间相差数百年,很多沿海地带的地形地貌跟后世都还有着较大的区别,特别是水面之下的洋流状况、暗礁分布,这些就必须得熟悉海况的老水手才能知悉。

  而许心素手下的人显然也考虑到了这一点,董烟云还专门派了四名船工到镇南港听命,届时跟船队一起出发去福建。

  使团船队在镇南港只歇了一晚,完成了物资和食材补给之后,第二天便驶离了当地,继续向东进发。

  从香港岛往东,就到了惠州府的地界,再往东经过潮州府之后,就进入福建沿岸了。大明在这段海岸线上原本也布置了不少卫所,如平海所、捷胜所、甲子门所、靖海所、海门所、碣石卫等等。只是这些卫所驻军基本都是陆军编制,根本无法有效对海疆进行防御,所以才导致前几年海盗肆虐的局面。

  不过使团船队并不想在途中招摇,因此航线一直都保持在距离海岸十多二十海里的位置,一路上也不再停靠港口,直航福建。

  “前面是南澳岛了,过了南澳岛就要到福建了。”石迪文一边做着航海笔记,一边向宁崎介绍行程。在离开香港的时候,宁崎就已经从“闪电号”搬到了“威信号”上,与石迪文一起协调指挥这支船队。

  船队并没有特意赶路,因此从香港岛到潮州府南澳岛这近两百海里的航程,也差不多走了两天时间才到。不过这个速度比起同时代的中式帆船来说,已经算是比较快了。

  南澳岛坐落在粤闽两省交界海面,距离潮州府不到二十海里,离福建漳州不到一百海里,地理位置极佳,自古就是东南沿海一带通商的中转站。明万历三年,也就是1575年,距今50多年之前,大明兵部在这里设了南澳副总兵一职,,即“协守漳潮等处驻南澳副总兵”,并且还分了广东、福建两个营区,也就是说在大明统治期间,南澳岛这个地方是由广东和福建两省共管的一片公共地区。

  南澳岛岛上有多处港湾具备建设深水港的条件,因此也是军方所觊觎的目标之一,只是这岛上一直有明军驻扎,而且距离海汉控制区又过远,想要拿下这里存在着很多客观困难,至少在现阶段还是无法实施的。因此石迪文也只能从望远镜里看看这个大岛流流口水。

  过了南澳岛之后,已经能够从望远镜里看到前方的东山岛了。这个形似蝴蝶的岛屿是福建第二大岛,目前是归福建诏安县管辖。到了这里,就已经算是进入福建地界了。

  “许心素态度还算端正,派人来迎接我们了。”没过多久,宁崎也从望远镜里看到了停靠在东山岛外海面上的数艘帆船,打头的是一艘大福船,目测个头要比海汉的“探索级”帆船还大一圈,已经接近“探险级”的模样,吨位至少也在四五百吨的样子,以民船的标准来看肯定是超标了。

  当然了,以许心素在福建的地位,他这船的个头就算再大一倍,也不会有人追究他的责任。这主桅上挑着一杆大旗,一个五尺见方的许字在海风中招展开来,十分惹眼。

  “这船还不错啊!看来福建的造船业的确挺发达。”石迪文虽然不是造船专业出身,不过他也玩了多年的航海,对于船舶的认识要比宁崎这个路人多得多,关注的重点自然就放在了船只上。

  石迪文在赞叹的时候,对面那艘福船上的人才是真正吃了一惊。这次被派来东山岛迎接海汉使团船队的是许心素的四子许裕拙,在福建水师里任着参将职位,早期还曾去胜利港军校接受过为期四个月的军事培训,也算是见过一些市面的人。前些日子广东送信回来,称海汉派出使团船队造访福建,并且会有最新式的海汉巨舰同行。许心素这边不敢轻慢,自然也就安排了船队出来在海上迎接。海汉船队抵达这里的时候,他们已经守候了近一天的时间。

  但由于军方行事太容易引人瞩目,这次许心素并没有安排战船参与迎接,为此特地调了一艘大福船过来装门面,免得双方一见面就弱了气势。但许裕拙赫然发现,与对方船队中那艘巨大的战船相比,自己所在的坐船仅仅还只是一个小不点而已。

  “以前在胜利港看到海汉人的大铁船,还以为那些东西只是摆设,是海汉人造出来吓唬人的玩意儿。但如今看来,海汉人不是造不了大铁船,而是真如他们所说的那样,是时候未到啊!”看着迎面缓缓驶来的海汉战舰,许裕拙不禁发出了感慨。

  在波浪起伏的海面上,双方的船自然没办法靠在一起,更何况“威信号”的船身比许裕拙这艘船高出了一大截,冒然靠近反而会导致碰撞危险。

  许裕拙倒也没什么架子,当下命人放下小艇,自己换船过去。

  片刻之后,许裕拙带着敬畏的心情,顺着放下的舷梯登上了“威信号”。他出身海商世家,现在又在水师服役,对于船舶的认识自然也不差,这“威信号”的体积如此庞大,就算看不到船体内的结构,他也能想到这艘大船在建造上的难度,绝非福建的船匠所能攻克。而且这艘船的帆索系统也是独特的海汉式构造,与平日所见的中式帆船有着截然不同的外表和操作方式。

  令许裕拙稍稍感到心安的是,这次海汉使团的两位负责人他恰好都认得。以下段落稍后编辑:

  过了南澳岛之后,已经能够从望远镜里看到前方的东山岛了。这个形似蝴蝶的岛屿是福建第二大岛,目前是归福建诏安县管辖。到了这里,就已经算是进入福建地界了。

  “许心素态度还算端正,派人来迎接我们了。”没过多久,宁崎也从望远镜里看到了停靠在东山岛外海面上的数艘帆船,打头的是一艘大福船,目测个头要比海汉的“探索级”帆船还大一圈,已经接近“探险级”的模样,吨位至少也在四五百吨的样子,以民船的标准来看肯定是超标了。

  当然了,以许心素在福建的地位,他这船的个头就算再大一倍,也不会有人追究他的责任。这主桅上挑着一杆大旗,一个五尺见方的许字在海风中招展开来,十分惹眼。

  “这船还不错啊!看来福建的造船业的确挺发达。”石迪文虽然不是造船专业出身,不过他也玩了多年的航海,对于船舶的认识要比宁崎这个路人多得多,关注的重点自然就放在了船只上。

  石迪文在赞叹的时候,对面那艘福船上的人才是真正吃了一惊。这次被派来东山岛迎接海汉使团船队的是许心素的四子许裕拙,在福建水师里任着参将职位,早期还曾去胜利港军校接受过为期四个月的军事培训,也算是见过一些市面的人。前些日子广东送信回来,称海汉派出使团船队造访福建,并且会有最新式的海汉巨舰同行。许心素这边不敢轻慢,自然也就安排了船队出来在海上迎接。海汉船队抵达这里的时候,他们已经守候了近一天的时间。

  但由于军方行事太容易引人瞩目,这次许心素并没有安排战船参与迎接,为此特地调了一艘大福船过来装门面,免得双方一见面就弱了气势。但许裕拙赫然发现,与对方船队中那艘巨大的战船相比,自己所在的坐船仅仅还只是一个小不点而已。

  “以前在胜利港看到海汉人的大铁船,还以为那些东西只是摆设,是海汉人造出来吓唬人的玩意儿。但如今看来,海汉人不是造不了大铁船,而是真如他们所说的那样,是时候未到啊!”看着迎面缓缓驶来的海汉战舰,许裕拙不禁发出了感慨。

  在波浪起伏的海面上,双方的船自然没办法靠在一起,更何况“威信号”的船身比许裕拙这艘船高出了一大截,冒然靠近反而会导致碰撞危险。

  许裕拙倒也没什么架子,当下命人放下小艇,自己换船过去。

  片刻之后,许裕拙带着敬畏的心情,顺着放下的舷梯登上了“威信号”。他出身海商世家,现在又在水师服役,对于船舶的认识自然也不差,这“威信号”的体积如此庞大,就算看不到船体内的结构,他也能想到这艘大船在建造上的难度,绝非福建的船匠所能攻克。而且这艘船的帆索系统也是独特的海汉式构造,与平日所见的中式帆船有着截然不同的外表和操作方式。

  令许裕拙稍稍感到心安的是,这次海汉使团的两位负责人他恰好都认得。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04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