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五百九十章 小动作

第五百九十章 小动作

  由于福建路途遥远,一旦出事大本营这边根本就束手无策,出于安全方面的考虑,海汉一直没有在当地派驻穿越者。  而当地的情报也只是由归化籍人员收集汇总之后,定期传回这边。目前这种比较落后的情报传递手段很难达到安全部想要的效果,所以在万山港、镇南港等地,向那些往来于福广之间的商人打听福建方面的消息也就成了另外一种简便易行的情报收集手段。而且这个事不一定非得安全部的人来做,像游益汉就时常会在跟商人们的闲聊中获得一些有用的信息。

  许心素凭着傲人的战绩一路升官成了福建总兵,而郑芝龙仍然只是个大海盗头子,事情的发展方向跟历史轨迹已经完全不一样,所以海汉这边也无法再根据原本的历史来对尚未发生的事情作出推断,要进行决策就必须更加依赖情报信息的收集。

  福建方向的情报收集重点是什么?当然就是十八芝与明军之间旷日持久的对抗了。出于对十八芝的警惕,海汉在穿越之初自身实力还不够强大的时候就开始主动对福建方面提供军事扶持,为的便是让其能在与十八芝的武力对抗中不会落败。而这种军事援助在过去的几年中的确收到了很好的效果,许心素并未像原本历史中那样落败之后被郑芝龙诛杀,而郑芝龙也没能击败许心素然后接受招安变成福建一霸。

  但海汉扶持许心素的目的并不是单纯地助他在福建坐大,而是希望在福建沿海维持两家抗衡的局面。换句话说,海汉并不希望这两家之间的战斗终止,不管是从政治角度还是从军售利益的角度,这两家继续斗下去,对于海汉都是有益无害的。

  但这两家若是停下来不打了,那就要引起海汉方面的重视了。福建方面每年都要从海汉手中购买大量军火,并且掏钱由海汉为其培训军官和技术兵种,现在甚至连战船也已经有条件地向福建方面开放了购买权。但如果不打仗了,那么停战的效果很快就会反馈到军售订单上,从而影响到海汉在军火贸易中的收益。

  当然也有另一种可能,那就是一切照旧,许心素继续掏钱买买买,但这同样也会让海汉心生忧虑许心素的实力如果壮大到一定程度,那有可能会对海汉在未来要实施的大陆攻略造成阻碍。

  与海汉军援安南的状况有所不同,在福建沿海地区并没有海汉民团的驻军,而海汉海军甚至迄今都还没有涉足过福建水域,在当地谈不上影响力。除了提供军事援助之外,海汉对福建方面并没有更好的控制手段,这可以是说是海汉对福建局势放不下心的根本原因之一。

  安南要是出了事,海汉民团在当地的驻军就能在短时间内封锁安南的海岸线,并且有能力作出进一步的反应。但福建那边要是出了什么状况,海汉就真的只能干看着,很难在短时间内采取有效的行动。而福建交战双方停战议和的这个消息,海汉方面在此之前并没有收到风声。

  游益汉脸色起了变化,就是因为注意到了这个细节,当下便追问道:“陈老板,议和是怎么回事?哪里来的消息,能不能给我说说?”

  陈林见游益汉问得慎重,连忙应道:“说起来小人也是在无意之中得知的消息……”

  陈林前些日子到了漳州,去市舶司办理货物入港手续的时候听旁人闲谈中说起,十八芝已经派了使者到漳州外海的嘉禾屿中左所城,准备跟许心素进行停战谈判。这个消息的真实性虽然是有待考证,但陈林从当地得知,十八芝的确已经有近两个月时间没有对福建沿海发动袭扰战了。

  “原因呢?是因为十八芝已经打不下去了吗?”游益汉当然不会满足于这么浅薄的描述,他必须得试试看是否能挖到深层次的原因。

  “原因……小人实在不知。”陈林连忙告罪道:“小人也只是从旁道听途说了几句,消息也未必靠得住,游主任莫怪!”

  “没事,知道多少说多少就行了。你稍坐一下,我这就帮你把情况说明写了,你拿去找商务部补办登记手续吧。”游益汉虽然有一点点的失望,但并没有因此怪罪陈林的意思,毕竟对方又不是海汉的情报人员,也没有义务为海汉搜集这些消息。

  陈林倒是有些过意不去,趁着游益汉提笔写作的时候又使劲回想了一下当日所闻,这一想还真被他想起一点东西:“游主任,小人想起当时还听到一句话,但时隔多日有点印象模糊,不敢确定有没有听错,不知当说不当说。”

  游益汉停下笔抬头道:“你说。”

  陈林应道:“小人当日还听谈论此事那人说,十八芝之所以要议和,背后是有红毛人的意思,这福建打了好几年,搞得红毛人无法从福建购买货物,有些恼了。”

  “原来如此。”游益汉点了点,这下事情就说得通了。

  荷兰人之所以一定要在台湾海峡附近建立一个殖民据点,一方面是为了维持与日本之间的贸易航线,另一方面就是为了能够与大明进行贸易,从福建收购生丝、茶叶、瓷器等特产,运回欧洲牟取利益。而十八芝与福建明军的连年交战,肯定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荷兰人在当地的贸易,进而影响到其收益。

  在原本的历史上,许心素和郑芝龙都当过荷兰人的供货商,甚至有很长一段时间,福建的生丝出口贸易都是被许心素所把持,而郑芝龙一心想要干掉许心素的原因,也有想要取代他位置的目的在内。郑许二人为了自己的利益和生存而开战,而荷兰人从中无法获取任何的好处,反而是要承担因为战争带来的经济损失,自然就会成为天然的主和派了。

  如果说十八芝是带着荷兰人的委托向许心素议和,那么这个事还真有达成的可能,毕竟对于许心素而言,能够恢复跟荷兰人的贸易也就意味着每年至少数十万两银子的贸易量,再加上停战所节约下来的军费,一年的收益还是相当可观的。许心素是个商人,对于他来说可以用银子计算的利益,远比政治态度之类的东西有份量,难保他不会作出背着海汉跟郑芝龙议和停战的事情。

  当然游益汉也不敢就此下定论,毕竟这还只是陈林道听途说而来的消息,没有任何的真凭实据。而且驻漳州的海汉机构也没有发回相关的消息,暂时无法证实陈林所说消息的真伪。

  打发走陈林之后,游益汉便立刻起身出了办公室,到了第三进院子的机要室里,打开电台,将自己刚才所获知的消息向广州和大本营分别发了一封电报。这件事并不是游益汉职权范围的工作,接下来该怎么处理,他也无权直接插手,还是交给专门负责此事的安全部去处理比较稳妥。

  “安全部还没我靠得住!”游益汉发完电报后,忍不住嘀咕了一句,很是为自己的细心感到骄傲,同时也很鄙视安全部的工作效率。如此重要的消息,要不是有陈林这个木材商人误打误撞地报了信,那得等到何时才能收到风声?

  事实上安全部也并不是游益汉想的这么没用,在他发完这封电报之后仅仅两个小时,隶属于安全部的渠道也送回了福建方面的情报,而内容与陈林所说基本可以互相印证,即十八芝在荷兰人的要求之下,主动派人造访漳州中左所城,并准备就停火协议与许心素展开谈判。

  安全部在福建得到这个消息的时间其实跟陈林相差无几,甚至还比陈林早了一天时间送出消息,只不过陈林为了香港岛征地的事情,从福建回来就直奔镇南港,而安全部的信使却是要多跑一截水路,将消息直接送回广州交到何夕手里。这一来一去,何夕得到消息的时间反倒是比游益汉迟了一些。

  “真是不让人省心啊!”何夕拿着今天一前一后送到的两份关于福建局势的消息,不由得发出了感叹:“福建要是暂时停战,那三亚的兵工厂就要部分停工啊!”

  “这个消息大本营已经知道了吧?想必工业口的人这时候正在会上慷慨陈词,要给许心素紧一紧脖子上的狗链了。”旁边的马力科不无讽刺地接道。

  “胜利港造船厂前两个月才跟许心素签了四艘探索级战船的合同,海汉兵工也刚刚才解除了24磅陆军炮的外销禁令,福建要是停战了,这些武器的销售就会受影响啊!”何夕对此也看得很明白:“我要是工业口的人,我也要闹一闹,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确是要管一管了。”

  “我要是许心素,就继续买武器,反正多屯一点总是没错的,谁知道哪天就又会开始打呢?”马力科应道。

  何夕点头道:“这才是最让人放不下心的事情,他们保持战斗状态,我们至少知道卖出去的弹药在不断消耗,但如果不打仗福建方面却又一直在购入军火,那我们就必须得担心这些东西的去向和用途了。”

  马力科道:“不过现在除了军事上的合作,我们好像也没有其他的办法能够拿捏许心素了吧?”

  何夕应道:“执委会大概也不会立刻采取激进的动作,多半还是会先警告许心素,如果行不通才会考虑别的办法。中断军援,那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对我们而言并不划算。”

  马力科接道:“你说的没错,但执委会肯定也不可能坐视他们双方议和。”

  “问题倒不在于他要跟十八芝议和,为了利益考虑,这也无可厚非。”何夕说到这里,话锋一转道:“但他错就错在没有及时跟我们通气,征求我们的意见。当然了,有可能他本来也就没打算要让我们知道这件事。”

  在双方以前所议定的合作协议中,对重大举措的互相通报也是协议内容之一,然而现在看来福建方面似乎并没有试图向海汉通报十八芝派了使者前来议和的消息。如果只是不经意的失误还好说,但如果是许心素有意这么安排,那问题的严重程度就不一样了。

  马力科应道:“瞒着我们也就罢了,这保密工作还做得这么差,连一个木材商人都知道了,许心素难道还指望能瞒过我们的耳目?”

  “许心素左右不过是一个商人,当军头当政客,多少还是有点为难他了。”何夕说道:“我们的军援他想要,荷兰人的银子他也想赚,两头的好处都想占到。只可惜这世上没那么多的好事,他想跟台湾岛上的荷兰人做生意,但我们想的是今后怎么把那帮荷兰人逐出台湾岛,如果不想办法帮他扳正方向,那今后就可能会变成我们前进路上的绊脚石了!”

  “说到底这绊脚石还是荷兰人。”马力科补充道:“不管是在南方还是北方,他们都恰好扮演了绊脚石的角色。就算我们暂时不想动他们,他们也还是在搞小动作刷存在感。”

  海汉海军在一个月之前秘密南下攻占安不纳群岛的消息,驻广办这边也早就已经知晓了。穿越者们都很清楚海汉跟荷兰在南亚地区迟早会因为争夺海上咽喉要道而发生武装冲突,而北边的情况也差不多,福建与台湾之间这个要害航道,海汉也是势在必得。不管是落脚澎湖的十八芝还是在台南地区建立殖民据点的荷兰人,统统都是未来的清除对象。

  当然了,不管是巴达维亚还是台湾,现在的海汉海军还暂时没有足够的力量去攻占当地,因此也一直都没有主动招惹荷兰人。而荷兰人应该也从侧面了解到琼州岛上这群人的实力不弱,也没有采取过什么有敌意的举动。不过这次荷兰人想让十八芝与福建官府议和,却是已经无意中触动到了海汉的利益。...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04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