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五百八十七章 接管港岛

第五百八十七章 接管港岛

  “那艘扣下来的荷兰帆船上翻到什么好东西没有?”穆夏柏看到王汤姆兴冲冲地走进屋里,便下意识地问了一句。  他在半小时之前刚得到消息,说是海军在港口扣下了一艘自行进港靠岸的荷兰帆船,看王汤姆表现出的情绪,显然是在这艘船上有所收获了。

  “回本了回本了!”王汤姆一边搓着手一边笑道:“这次可是捡到宝了,一下子就回本了!”

  “哦?这艘船上有金银财宝?”穆夏柏一听也来了兴趣,连忙追问道。

  “不只是财宝……”王汤姆抓起水杯先灌了一大口茶水,抬手抹抹嘴角道:“你猜这艘船是准备去哪里的?”

  穆夏柏笑着应道:“还能去哪里?要嘛就是南下去巴达维亚,要嘛就是北上去台湾,这条航线难道还有第三个目的地不成?”

  “是去台湾的船。”王汤姆点头应道:“他们的目的地是台湾的热兰遮城,船上的货物是运往当地的各种补给物资,好东西不少。”

  1622年荷兰东印度公司在强占了澎湖之后,将当地作为东亚海上贸易的转口港使用。1624年,荷兰人与大明水师在澎湖交战数月,最后达成停火协议,荷兰人退出澎湖,而大明则不干涉荷兰人在台湾岛上的殖民占领行为。

  于是荷兰人便在台湾南部海岸修建了一座规模宏大的城堡奥伦治城,1627年更名为热兰遮城。在海汉民团占领安不纳岛的这个时间点,热兰遮城的修建工程仍然尚未完工,在原本的时空中,荷兰人在台湾岛的这个据点是直到1632年才完成了首期工程。

  值得一提的是在原本时空中,郑成功是在距今30年之后攻下了热兰遮城,并将荷兰人逐出台湾岛,建立了台湾历史上的第一个汉人政权,并将当地改名为安平城,也就是后世台南的著名景点安平古堡所在地。当然了,既然海汉政权已经出现在这个时代,并且将远东地区都视作了自家未来的疆域,那么30年之后自然也不会有什么热兰遮城之战了,荷兰人也不会再有机会在台湾岛上获得30年的发展时间。

  王汤姆拿出了一张货物清单,向穆夏柏解说从这艘自投罗网的荷兰帆船上所缴获的物资。这艘船上除了用来维持热兰遮城当地运转和贸易所需的大量金银之外,还有跨越万里从欧洲运过来的一些商品,以及原产地在印度、东南亚地区的香料、珠宝等等。最重要的是,这条船上还装运了一批全新的武器,包括八百支火绳枪,四十门口径不一的火炮和数量可观的弹药。根据船员交代,这些武器是送往热兰遮城,用于武装当地荷兰人。光是这批武器和弹药,总价值就超过十万两白银了。

  “初步统计的数据,这船货起码值二十万两白银,你说我们是不是一下子就回本了!”王汤姆说到得意处,忍不住笑出声来:“把这船货处理掉,海军就又可以添一艘主力舰了!”

  “合着没我们陆军什么事?”穆夏柏提醒道:“这次可是陆海两军联合行动,王司令,不要把功劳全抢了!”

  “对对对,你说得对,当然这里面也还有陆军的一份!”王汤姆自知失言,赶紧补充说明道。

  “说起来荷兰人胆子也真是够大的,装这么多贵重物品,居然就这么一艘船出行,连个照应都没有。”穆夏柏感叹道。

  “大概荷兰人认为在远东地区已经没人能撼动他们的位置了吧。”王汤姆应道:“我想说的是,这种事有一必有二,肯定还会有荷兰人的船来岛上停靠补给,你知道该怎么做的。”

  “荷兰人的船不用说,那肯定是统统扣下来。我想知道的是如果有大明的商船来这里停靠,那该怎么处理?”穆夏柏问道。

  王汤姆应道:“你放心,我们已经专门训练了一批东南亚水手,到时候安排这些人在码头上做事,一切照以前的规矩来做,大明的商船来了照样收费补给就是了。”

  “那岛上看不到荷兰人,也终究会惹人怀疑。”穆夏柏还是有一点不放心。

  “这个我们也有应对的办法。”王汤姆笑道:“别忘了,我们也是有西方合作伙伴的,冒名顶替并不是什么难事。”

  “你是说……葡萄牙人?”穆夏柏立刻就反应过来。

  “没错,就是葡萄牙人。”王汤姆点点头肯定了穆夏柏的猜测:“葡萄牙人近些年一直在跟荷兰人争夺远东的殖民地,不过荷兰组建东印度公司之后,葡萄牙人就一直处于下风了。他们的殖民地相对比较少,导致遇事反应迟缓,在远东地区的海上实力又不如荷兰人,这么下去迟早就会跟历史上一样,被荷兰人抢走自己手上所有的蛋糕。前段时间执委会特意找葡萄牙使者托马斯谈过,询问他们是否愿意帮助我们在南海地区建立据点,一起对抗荷兰人,他很痛快就表态同意了。下一次运送补给的船过来这边,大概就会捎来三五十个葡萄牙移民,到时候你安排一下他们出演的角色就行了。”

  对于安不纳岛在今后一段时期所需要扮演的角色,执委会和军方已经规划了比较完备的伪装策略,力争让荷兰人尽可能晚一些发现这里的变故。从巴达维亚到台湾岛的热兰遮城航程超过2000海里,一来一去,路上的时间就得差不多两个月,而这个时代的通信条件又极其落后,等荷兰人发现不对劲再进行调查的时候,都不知道事情过去多久了。

  在攻占安不纳岛之后,穆夏柏指挥麾下的部队,对全岛又进行了一次拉网式的排查,将所有有人定居的地点都进行了查看,以确定这个岛上没有漏网的荷兰人存在。事实上荷兰殖民者也不敢分散到野外居住,毕竟岛上的交通条件比较原始,离聚居地稍远一些的地方,要获得补给也会比较麻烦,如果遇到生病或者受伤,那基本就只能自生自灭了。

  五月一日,在离开海南岛整整一个月之后,休整完毕的特混舰队准备离开海汉最新的一片殖民地,返回海南岛。为了不轻易暴露本地的真实状况,这次南下作战的战船将全部离开,并不会在此驻留。只有从安南半路加入进来的六艘运兵船会留在这里,毕竟这几艘船都是福船,倒也不太容易直接暴露。跟随这支舰队一同返回的还有俘获的那艘荷兰帆船,以及岛上所有被俘的荷兰人。由于装载能力有限,并没有安排岛上的民众随船队迁离,穆夏柏也得以抓住这段劳动力尚显充足的时候,加速港口和岸防工事的建设进程。

  这次南下作战,海汉民团方面基本是零损失,除了有少部分人因为水土不服而患病之外,在攻岛作战的过程中并没有出现伤亡情况。不仅如此,民团还在此期间缴获了大量原属于荷兰人的财富,不但能够冲抵这次行动的军费,而且还绰绰有余,足以给军方的账上再增添一笔不菲的收入。

  海汉民团秘密南下夺取荷兰殖民地的同时,在北边的同僚们也没闲着。于两年前启动的香港岛镇南港项目,如今已经将这附近的地区划分得七七八八了,狭窄的地域限制了镇南港的继续发展,夺取整个港岛,特别是港岛北部的要害水道鲤鱼门,已经成为了军方的下一个目标。

  原本就驻扎在鲤鱼门水道旁边筲箕湾的大明水师,如今的日子也是越发难过了。之前统领这支部队的参将,去年年底已经到期卸任离开了,而新任的参将是花了七八千两银子,硬生生活动回来的一个名额,不过出面掏这笔钱的人是“琼联发”一名大股东,因此这名参将在上任点卯之后,就玩起了长期失踪,以便为海汉对这个区域下手创造更好的客观条件。

  从去年年底开始,香港岛大明水师驻地就已经处于无人看管的状态,既没人点卯,也没人发饷了。一些有路子的士兵和底层军官,已经开始变卖水寨里的军用物资,如火药、铠甲、武器等等。即便海汉人不出手,再过个一年半载,这地方自己就会垮掉。而在此期间以各种形式得到海汉好处,甚至被直接收买的水师官兵,也着实为数不少。

  五月七日,隶属于海汉海军的五艘战船绕过香港岛东边水域,从鲤鱼门水道驶入筲箕湾,直接就堵在了这处水寨的门口。

  提前就已经安排到位的内应很快就打开了水师的水上闸门,放海汉战船进入水寨停靠。从船上下来的海汉民兵们甚至都没有遇到像样的抵抗,就兵不血刃地迅速控制了水寨内外。在民兵的驱赶之下,水寨里的明军士兵很快就集结到了水寨中央的白虎节堂门口。

  陈一鑫在一队民兵的簇拥之下,进入水寨的白虎节堂,当仁不让地在公堂正中属于水寨参将的椅子上坐下了来:“来人啊,拿水寨的名册上来!”

  当下便有人呈上了水寨名册,似乎并没有人觉得这有什么不对。陈一鑫也是一副理所当然的神色,翻开名册直接开始点卯。

  名册上共有五百三十二人,其中包括军官、水手、战兵和负责后勤的大夫、船匠、厨子等等。不过长达一个小时的点名下来,空额多得吓人,只有大约一半的人到场。陈一鑫虽然对此结果已经有所准备,但还是被这空额的比例吓了一跳。

  “各位,刚才点名的情况,已经很清楚了。这处水寨不要说战斗力,连自保的能力都很欠缺!”陈一鑫合上名册,开始发表讲话:“为了能让大明水师保持应有的战斗力,为了保卫本地民众的安全,我们海汉民团受广东官府委托,特派遣作战人员四百二十人,战船五艘,加入大明水师新安水寨。水寨原有人员,可选择留下也可自行离去,要走的一律发遣散费白银十两。本人陈一鑫,海汉民团少校,各位如果对今后的安排有什么疑问,可以向我提问。我在这里多强调一句,海汉民团不养闲人,谁要是想留在水寨混闲饭吃的,我劝他还是趁早拿了遣散费走人!”

  下面有人问道:“在下好歹也是个总旗,遣散费难道跟普通小兵一样?”

  陈一鑫面不改色地应道:“我不管你是什么官,你的职务是大明给的,遣散费是海汉给的,你凭什么以大明的官职来要求遣散费的多少?如果嫌少,可以不要,我们不会强求。”

  当下又有人问道:“那若是留下来,你们当真会像承诺的那样,给出比兵部更丰厚的军饷吗?”

  陈一鑫道:“我们的确是承诺过军饷会比大明的标准加倍,但同时也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得有真本事才行!想混吃等死还要拿双倍军饷,对不起,这种事不会发生在海汉民团。至于有没有真本事,我们会进行专门的考核和甄别,通过的人自然会有更丰厚的报酬。”

  有人大声埋怨道:“那我等从军多年,如今你一句话便要遣散我们,道义何在?”

  陈一鑫望向出声的地方,冷冷地说道:“从军多年?那你从军这些年都做过什么了?是打击海盗还是捉拿水匪?我怎么听说两三年之前,这地方还是刘香说了算?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在场的很多人,当初应该都是从刘香手里拿过好处的吧?”

  下面一片死寂,没人敢在这个问题上回应他。当初刘香势大,香港岛周边水域几乎尽在其控制之下,进入鲤鱼门水道的商船,都得向其缴纳一定数目的买路费才能平安通行,而这笔钱中间有一部分便转到了水寨这边,成为水寨一项固定的收入来源。不过自从前两年刘香被海汉民团打跑之后,这个份子钱就断掉了,而水寨这帮人也没有胆子大到公开向海商收取过路费的地步,又没有足够的实力跟海汉翻脸,只能默默地吃了这个亏。...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04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