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五百八十六章 善后工作

第五百八十六章 善后工作

  荷兰语起源于古代低地德语,在语种分类上属于印欧语系日耳曼语族西支,介于德语和英语之间。  不过作为海上马车夫,航行全球的荷兰人为了顺利地进行贸易,大多都掌握了至少两门以上的语言。那人见穆夏柏和王汤姆两人没什么反应,便用英语又说了几句。穆夏柏这下倒是听懂了一半,不过仍然是按照王汤姆的指示,装着听不懂的样子。

  那人见英语不能沟通,又接连换了西班牙语和法语,后来竟然还挤出一句“雷猴”,连广东话都出来了。这家伙一口气说出了五六种语言,也算是个人才了。

  穆夏柏做个手势,当下便有安排好的安南裔民兵上前,操着一口安南口音的广东话跟这荷兰人对话。这荷兰人果然厉害,居然也能听懂个七七八八,当下便连比带划地跟民兵沟通起来。

  正如海汉民团所看到的那样,龟缩在据点内的荷兰人在见识了对手的实力之后,选择了投降保命这条路。不过这名谈判者要求战胜者保全所有荷兰人的性命,并放他们离开这个岛,作为代价,据点中的荷兰人愿意将个人财产拿出来交换自由。

  穆夏柏听完之后便摇头拒绝了他的提议:“我们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条件交换,我们信奉的是赢者通吃。立刻命令里面的人缴械投降,我们可以保全你们所有的性命,但其他条件一律免谈。”

  那名荷兰人还待要再说,穆夏柏已经不耐烦地给他下了最后通牒:“我现在命人点一柱香,在香烧完之前作出你们的决定,否则我们就用炮弹来替你们作出决定!”

  海汉这边根本就没打算要放岛上的人自由离开,当然不会同意对方的交换条件。至于用个人财产赎身,这在穆夏柏看来更是笑话连人都保不住了,还想保住财产?

  荷兰人没有浪费太多的时间就作出了选择,事实上投降才是他们唯一的选择,岛上的荷兰青壮几乎都死在了港口码头那一通炮火之中,现在据点里的荷兰人以妇孺老幼居多,根本就没办法抵抗外面荷枪实弹的入侵者,不投降的话也只能是死路一条了。

  很快荷兰人便排着队走出了据点大门,他们将会被送到码头上刚腾出来的几间仓库中进行关押。等民团把这里的局势彻底控制之后,这些荷兰人便会被装上船送到北方去。根据民兵的清点,共俘获荷兰人一百六十七人,另外还有依附于荷兰人的土著居民一百七十四人,其中绝大部分是马来人种。而真正汉人血统的民众似乎并没有得到荷兰人的信任,基本上都居住在据点之外的地区。

  不过即便是汉人血统,也难以得到海汉民团的信任,在接下来的数天中,民团还需要对本地这些人进行甄别,然后再分批将他们迁往北方不同的地方重新安置。至于这个岛上,除了驻扎从安南调过来的步兵营之外,局势稳定后还会慢慢地送一些安南和大明的移民过来定居。

  这里虽然没有天然良港,但气候却很适合种植热带经济作物,农业部倒是早就已经列好了种植清单,就等着在岛上组织建设集体农场了。至于需要投入的经费那就更不用担心了,农业部在去年年底便召开了项目推广会,专门向“琼开发”的股东们描述了这个适合种植香料作物的地方,而揣着大把银子的大明投资商早已经在崖州的集体农场投资中尝到了海汉式农业大开发的甜头,虽然他们当中去过纳土纳群岛的人寥寥可数,但这丝毫都不妨碍金主们的投资热情。

  早在今年1月的时候,“琼开发”所登记的纳土纳岛农业项目投资基金就已经超过五万海汉元。根据“琼联发”一向的操作模式,海汉商务部还将比照股东们的出资额度,拿出同样的数目来获得项目的绝对控股权。也就是说纳土纳岛在民团动手之前,三亚这边就已经准备好了十多万的资金要开发这里了。尽管这地方的军事价值较为有限,但并不妨碍它成为投资者眼中的香馍馍。

  不过在对这里进行开发之前,海汉民团仍然先得确保这个地方不会再被荷兰殖民者轻易夺回去。荷兰人的防御措施显然是不可取的,海汉占领这里之后不能再重蹈覆辙,因此建立一些更有防御力的岸防设施就是势在必行的措施了。

  而海汉军方和建设部为此也都提前进行了相应的准备,将1628年开始装备在胜利港的首批岸防炮撤除了一批,运到这边来进行部署。而胜利港那边也正好将地方腾出来,安装去年年底才开始试产的新式岸防炮。除了岸防炮台之外,这次陆军所带过来的十多门火炮,也将会悉数留在这里,作为本地驻军的重武器配置。

  按照军方的观点,荷兰人如果想再从海上发动进攻夺回这里,那肯定会在岸防炮的攻击之下吃大亏。再加上这十几门移动式火炮的辅助,荷兰人不派个三五千人来,恐怕很难战胜这里的驻军。而且这还是在本地没有海军援助的情况之下,等到下半年金兰港建成了基本的军事设施之后,必定就会安排一支武装舰队驻扎到当地,形势必要时可以及时南下,对纳土纳岛进行驰援。相比之下,荷兰人从南边巴达维亚的大本营到这里的航程,比金兰湾南下至此还要远了至少100多海里,如果荷兰人要下血本在这里跟海汉人血战,那最终吃亏的肯定不会是海汉一方。

  处理完荷兰人据点的事情之后,早已经等候在附近的黎大贵和另一名以赤脚大夫掩饰身份的同僚杜荣终于得到了接见。

  “你们这次的功劳,我回到三亚之后都会如实向执委会和你们的上级报告,到时候嘉奖是肯定会有的。”王汤姆一上来便对两人所立的战功给予了赞许,并主动表示要为他们请功。

  民团攻打纳土纳岛之前所拿到的情报信息,基本上都是出自于这两人之手。正是有他们在这里的长期潜伏,搜集消息,提供了十分详尽的信息给军方作为制定作战方案的参考,民团才能用了不到三个小时就顺利地拿下了这个港口小镇。战后论功,安全部的两名坐探是肯定要记上一笔的。

  两人赶紧作揖道谢,毕竟他们自己事后写报告请功,肯定比不了王汤姆这种身份的高官代为请功。

  王汤姆又道:“你们两个分一下工,拿一个人去码头,辨识一下我们抓到的荷兰人,看看里面有没有什么漏网的大鱼或者危险分子。另外一个人就去跟着民团清查本地的民众,把有手艺的匠人、会读书写字的文人、有过从军经历的退伍老兵,都分类鉴别做好登记。回头运走移民的时候,也好替他们安排去处。”

  两人应了一声,便各自领命做事去了。

  岛上未经鉴别的民众还有三千多,要把这些分分门别类地做完登记,也不是一时半会能够完成的工作。王汤姆虽然贵为海军司令,但这次出征纳土纳岛由于航程遥远,船队运载兵员和补给尚且稍显不够,因此并没有配备民政方面的官员,现在也只能由军方暂时代管岛上的民政事务。

  穆夏柏则是带着人先把荷兰人的据点给翻了个底朝天,将据点里所有值钱的东西先收到一起,命人打包装船这些东西可是必须运回大本营的战利品。至于参战部队的犒赏,军方会另行以流通券的形式进行发放。

  荷兰人的这个据点隐隐有一点棱堡的味道,外围是石头砌成的围墙,厚度在四尺左右,但高度只有两米出头。这道石墙在正面有四个突出部,原本是架设了四门小口径佛郎机炮,除了打击敌人之外也可以利用夹角对攻击据点大门的敌人进行射击。墙头上也有比较简易的火枪射击孔和瞭望孔,但墙外并没有护城河或者壕沟之类的防护设施,在被海汉民团的火炮轰塌了一角之后,这道墙就相当于被开了第二道大门出来,而且是毫无遮掩。因此据点里的荷兰人才果断地放弃了抵抗,选择向海汉投降。

  荷兰人的这个据点虽然比较简陋,甚至连称作城堡都还有点不够格,但想想本地也就这么三千多的人口,又没什么特别的出产,荷兰人建了这么一个据点已经算是很大的投入了。不过从今天开始,这个据点的归属权就由海汉掌控了。穆夏柏在看过港口的建筑之后,已经决定要将这里改建为本地的官邸和兵营。

  当然在现阶段也很难有条件进行比较大的改建工程,也就是让士兵们先将这个乱哄哄地地方好好收拾收拾,把牲畜窝棚之类的东西迁出据点之外,免得整个据点里始终都是一股臭烘烘的味道。荷兰人被赶走之后空出来的居所,倒是正好用来安置民团士兵。

  穆夏柏先将营部从港口搬到这里,将太阳能电池铺设到据点中最高的房顶上,然后牵线连接电台,向大本营发出了占领纳土纳岛的消息。此刻已经是下午六点左右,民团从早上出发,仅仅耗时一天,就夺下了这个岛屿上唯一的港口和市镇。

  打下这里虽然很轻松,但海汉在事前为此所做的各项准备工作,以及事后改造这里所需做的工作,至少要持续一整年的时间。而军方为了这次行动花费了超过四万元,这笔钱也有待于纳土纳岛进行开发之后创造经济利益来补上。

  五天之后,本地民众的登记工作总算是告一段落。除开已经被全员关押起来的荷兰人,目前统计到的人口为三千四百七十一人,另有大约不到三百人散居在岛上各处,还需要花时间慢慢进行统计。

  现有人口中,汉人或是有汉人血统的后裔站了绝大多数,东南亚土人只有不到两成。令王汤姆感到高兴的是,在本地民间汉语和汉字依然是比较普及的沟通手段,这样临时指挥部就可以利用张贴安民告示的方式来安抚本地居民。

  当然了,安民告示也并没有打着海汉旗号,只是自称为海外汉裔,来此解救受到红毛鬼统治的汉人。为了安抚人心,海汉民团还以家庭为单位,向本地民众发放了少量食盐和稻米。而这也取得了比较好的效果,民众的敌意明显减少了许多。在这些人眼里看来,被汉人统治当然是好要过被红毛鬼统治,至少是同根同族,不像红毛鬼那么可怕。

  打下这里虽然很轻松,但海汉在事前为此所做的各项准备工作,以及事后改造这里所需做的工作,至少要持续一整年的时间。而军方为了这次行动花费了超过四万元,这笔钱也有待于纳土纳岛进行开发之后创造经济利益来补上。

  五天之后,本地民众的登记工作总算是告一段落。除开已经被全员关押起来的荷兰人,目前统计到的人口为三千四百七十一人,另有大约不到三百人散居在岛上各处,还需要花时间慢慢进行统计。

  现有人口中,汉人或是有汉人血统的后裔站了绝大多数,东南亚土人只有不到两成。令王汤姆感到高兴的是,在本地民间汉语和汉字依然是比较普及的沟通手段,这样临时指挥部就可以利用张贴安民告示的方式来安抚本地居民。

  当然了,安民告示也并没有打着海汉旗号,只是自称为海外汉裔,来此解救受到红毛鬼统治的汉人。为了安抚人心,海汉民团还以家庭为单位,向本地民众发放了少量食盐和稻米。而这也取得了比较好的效果,民众的敌意明显减少了许多。在这些人眼里看来,被汉人统治当然是好要过被红毛鬼统治,至少是同根同族,不像红毛鬼那么可怕。...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04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