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五百八十五章 顺利登陆

第五百八十五章 顺利登陆

  舰队在清晨出发,大约午后便驶抵了目的地外海,王汤姆用望远镜已经可以看到几海里之外的海面上有数艘小渔船正在实施捕鱼作业。

  “命令作战船只全速前进,进入港湾后照原定方案执行!”王汤姆放下望远镜,开始下达作战指令。

  按照事前制定的作战计划,舰队的十七艘船并不会一股脑地全都涌上去,而是由装备火炮的战船打头阵,对海岸线上可能存在的抵抗和反击进行火力压制,掌控住局面后再用小艇送步兵登陆,进而攻占港口小镇。

  这个作战方案早在两个月之前就已经制定出来,并且舰队在琼北海峡驻防期间也进行了数次的操演,虽然不是实地演练,对这套战术也还谈不上驾轻就熟,但王汤姆确信这套战法对于纳土纳岛上这个疏于防范的小港口来说,已经完全够用了。

  舰队在距离港口大约还有五海里左右的时候,也被海面上的渔船所发现了,毕竟“威严级”战舰那庞大的身影,并不是海面上稀薄的雾气所能遮掩的。

  荷兰人的反应比王汤姆预计的还要稍快一些,在舰队接近港口的时候,港内驶出了一条西式帆船。不过这艘船倒不是冲上来拼命的,而是往东南方向驶去。

  “拦住它,如果那艘船不打算停下来,可以直接开炮!”王汤姆不动声色地下达了命令。

  很显然这艘船并不是打算出来阻止外敌入侵,而是想要趁着港口尚未被封锁的时候冲出去,离开这里前往巴达维亚报信。王汤姆当然不可能放任这艘船离开纳土纳岛,去巴达维亚报警都还是小事,“威严级”战船行踪的泄漏才可能招来真正的麻烦。毕竟海汉民团是打着海盗的旗号攻占纳土纳岛,而“威严级”这种在东南亚堪称巨舰的大船,傻子也知道绝对不是一伙海盗能够造出来的。

  至于岛上的岛民看到了“威严级”战船的真容,王汤姆倒是不太担心,民团攻占这个岛之后,便会分批将岛民送到北方去定居。而岛上的荷兰人,以及他们的属下、随从,全部都将被押送到海南岛或者黑土港的矿上去当苦力,女眷和儿童也会被圈禁起来。至少在近几年时间内,荷兰人大概没什么机会获知纳土纳岛失陷的真相,即便日后他们怀疑是海汉人干的,也拿不出什么真凭实据来。

  海汉战船在航行性能方面的优势立刻就展现出来,两艘“探索级”战船在接到命令之后迅速转向,冲向那艘荷兰帆船的逃跑方向,其运动轨迹用“灵活”来形容也毫不夸张。当荷兰帆船驶到港湾之外,负责截击的两条海汉战船所处的位置已经基本与它平行,中间的距离不过两三百米而已,第一时间就已经进入了海汉战船的舰炮射程。

  几乎与此同时,“威严号”为首的另外五艘战船也鱼贯驶入了港区,船舷的炮窗早已提前打开,一个个黑洞洞的炮口对准了海岸上的建筑。现在不需要望远镜,船员们已经可以清楚地看到岸边惊慌失措正在奔逃的人们。远处一队火枪兵正在码头仓库前的空地上集结,看样子是打算对突如其来的入侵者进行抵抗,但可惜的是他们的武器在海汉民团的指挥官们看来,并不会比烧火棍高级多少。

  “你们成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王汤姆嘀咕了一句,然后开始下达作战命令:“左舷瞄准岸上的目标,三轮速射!”

  “威严号”船上装备了12磅、24磅、48三种口径的火炮共计52门,其中两侧船舷各自布置了三层火炮甲板共计24门火炮,火力堪称强劲。这也是“威严号”在服役后第一次用舰炮展开对岸攻击,24四门火炮次第发出轰响,将炮弹射向岸边唯一的一处目标区域。

  尽管从移动中的战舰上发射的炮弹很难有高命中率,但射击距离不过百米之遥,密集的炮弹还是在第一时间就覆盖了那群火枪兵所在地区。炮弹激起了烟尘中血肉横飞,不知有多少倒霉鬼死于这一波炮击。在火炮打完第二轮之后,那块区域就已经没有了还能站立的身影,让王汤姆不得不临时更改了命令,停止不必要的第三轮炮击。

  王汤姆也觉得自己这么做有点杀鸡用牛刀的味道,意兴阑珊地下令道:“左舷火炮待命,威严号负责警戒,步兵开始登陆!”

  后面几艘船上放下小艇,装载着安南野战步兵营的士兵划向码头。他们需要先行登陆控制住码头,然后大船才好在其引导之下靠岸停泊。穆夏柏作为此次行动的步兵指挥,也亲自加入到第一批登陆的队伍中。

  或许是先前的炮击起到了足够的震慑作用,此时的码头上连一个人影都看不到,步兵在划船登陆的过程中连半点反击和抵抗都没有遇到,就如同演习战术时一样,轻松地占领了这处码头。

  此时负责追击荷兰帆船的两艘战船也开火了,其中一艘船打出的链弹在第二轮炮击就命中了对方船上的主桅,将其生生从中折断。这几乎可以说是秒杀了对方脱逃的希望,船上的荷兰人在意识到双方的实力差距之后,没有再试图继续抵抗,而是选择了降帆投降。

  海上的整个战斗过程大约只持续了半个小时就宣告结束,随着步兵营士兵的不断登陆,荷兰人夺回码头控制权的机会也已经无限趋近于零,夺取港口完成登陆的过程比军方在事前制定作战计划时所预料的更为轻松。

  穆夏柏在登陆后第一时间去确认了“威严号”的炮击成果,正如他猜想的那样,现场已经根本无法清点具体的战果了,尸块和大块血迹零星大约有半个足球场大小的区域内,完全无法统计这一通炮火究竟打死了多少名荷兰火枪兵。

  不过倒也不是所有人都被轰成了肉渣,步兵们很快就在尸堆中发现了几名仍然在瑟瑟发抖的幸运儿。负责抓捕俘虏的民兵排长用军刀在最短时间内进行了“突审”,然后将获知的信息立刻反馈到穆夏柏这里。

  根据俘虏的招认,刚才在码头上集结的便是驻岛的火枪队。也是活该荷兰人倒霉,这天正好是火枪队的训练日,火枪兵们刚刚出了营房,便接到了有敌人从海上来袭的警报。于是这些人立刻到码头上集结,打算抵抗外来者入侵。而然对手并没有跟他们抵近交手的意图,直接隔着老远一通炮轰,便将这支火枪队的大部分人送去见上帝了。

  至于本地的民兵刚才根本还没来得及集结,就已经目睹了主力部队的覆灭,于是这些只装备了冷兵器的民兵立刻作鸟兽散,其中一部分人应该是逃回荷兰人聚居的据点里了。

  鉴于荷兰人的据点装备有小口径的火炮,穆夏柏没有急于发动下一步的进攻,而是让步兵们先清理码头区,顺便等待大船靠岸,以便把陆军所用的火炮卸下船。反正荷兰人现在要往外跑就是死路一条,穆夏柏倒也不着急这一时半会了,先趁着这时候把前进营地清理出来。

  荷兰人的据点离码头也不算太远,仅仅两里地而已。而本地居民的住所,基本都分布在码头到荷兰人据点的这块区域内。步兵进军的同时,也顺便可以对比本地的居住区进行一次简单的梳理。

  根据军方所掌握的情报,本地人口不足四千,大部分都聚居在这个港口小镇上。荷兰人的数量大约只占人口的十分之一,而其中超过三分之一的人已经变成了码头上的碎肉。剩下的人加上听命于他们的本地土著民兵,一共也就三四百人的样子,而特地从安南赶来参与这次作战的野战营的编制就已经超过五百人,并且轻重武器齐全,足以吊打岛上残余的荷兰人。

  尽管荷兰人在据点的围墙上也架设了几门炮,但这在海汉民团眼中并不是什么大的威胁。穆夏柏下令炮兵在四百米距离上布置阵地,准备先解除掉这几个潜在的威胁。

  据点里的荷兰人尝试着进行了一轮炮击,然而他们那种老式的佛郎机炮根本不足以在这个距离上威胁到海汉的炮兵阵地,只是在开打前再次白白地暴露了自己的实力而已。

  炮兵阵地布置好的时候,王汤姆也已经登陆来到了阵前观战。穆夏柏见状问道:“那艘荷兰船处理完了?”

  “嗯,船上的活人都已经抓了,船损坏比较严重,直接凿沉了。”王汤姆衣服理所当然的神情道:“我的人只用了两轮炮击就把那艘船打成筛子了。”

  穆夏柏笑着点点头,然后走到炮兵阵地上,将负责测距瞄准的炮兵连连长叫到跟前,低声说道:“海军的长官可在这里等着看我们的笑话,我给你三轮机会,把据点正面的炮位打掉,做得好,回去就有嘉奖,做得不好……回去就调你到炊事连去当连长!”

  炮兵连长应了一声,赶紧回到自己的位置再次确认计算观瞄的位置。其实在这个距离上,海汉火炮的命中率已经可以做到相当高了,不过穆夏柏把话说得这么严重,炮兵这边赶紧又重新调整了一次战术,将原本的目标由三处先削减为一处,集中火力进行覆盖式打击,以确保能够尽快击中目标。

  “老穆,可以了就开始吧!”王汤姆指了指手腕上的表道:“忙了一整天了,打完了差不多也该吃晚饭了!”

  穆夏柏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然后向炮兵下达了开炮的命令。

  结果倒是没有让穆夏柏失望,第一轮便有炮弹打在了对方炮位附近的墙头上,距离直接命中大概也就两三米的距离,穆夏柏从望远镜中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差点气得捶腿。不过经过修正之后的第二轮炮击就没有再错失目标了,至少有三发炮弹打在同一个炮位上,将那一段墙头都削去了半尺有余。虽然对方伤亡不明,但这个炮位倒肯定是被端掉了。

  “侥幸侥幸!”在确认了这个战绩之后,穆夏柏的神情终于变得轻松起来。

  王汤姆当然不瞎,自然看懂了穆夏柏的情绪变化,当下摊开手道:“eon!老穆,我们以前可是在一起打过仗的,你为什么要在意这些细节!”

  “不不不,这跟私人关系无关!汤姆,这是陆军的尊严!”穆夏柏很认真的回答道。

  “好吧,只要你开心就好!”王汤姆耸耸肩道:“现在是你说了算的时候。”

  按照事前制定的作战计划,攻岛作战的海上部分由王汤姆指挥,而路上作战则是由穆夏柏指挥,陆海军各司其职,互相辅助。不过面对这样实力羸弱的对手,很显然陆军和海军的指挥官都还是各自在默默较劲,希望自己麾下的部队能有更好的表现。

  在顺利端掉了第二个炮位之后,荷兰人据点的大门被打开了,一名红发男子举着白旗走了出来,示意停战。穆夏柏见状也下令暂停射击,让那名男子过来说话。毕竟民团的目标并不是为了屠杀荷兰人,而是要尽快实现对这里的占领,能够节约一点弹药和时间,减少伤亡的可能,对民团来说也是好事。

  那名男子在被搜查过身体之后带到了王汤姆和穆夏柏的面前。红发男子叽里咕噜说了几句,穆夏柏是没听懂,倒是王汤姆压低了声音道:“这家伙说的是德语。”

  “荷兰人居然不是说荷兰语?”穆夏柏听到王汤姆的解释,忍不住也咕哝了一句。

  王汤姆轻轻拍了下穆夏柏,示意他不要对这人作出任何回应。穆夏柏一下也反应过来,他们现在的身份是所谓的“安南海盗”,要是听得懂德语,那真的是活见鬼了。当下穆夏柏干咳了一声,露出一副不明所以的神情。...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03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