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五百八十一章 余波

第五百八十一章 余波

  在儋州城中南海酒楼里这场好戏上演的同时,儋州内外布置的海汉民团、警察及安全部的武装人员共计五百余人,也在展开联合行动抓捕城内外潜伏的叛乱分子。

  这次黄子星与赵野等人策划的叛乱计划除了混进南海酒楼执行刺杀任务的十余人之外,在城中还有百余人手潜伏城中各处,待南海酒楼这边一得手,这些人便会四下出击,在城中制造混乱,同时接应城外的同伙入城。

  虽然计划制定得不错,但可惜的是早在这些人分批陆续入城的时候,就已经被海汉相关部门监控起来了。虽然用于执行监视任务的专业人手比较紧张,但好在这些人入城之后为了不暴露行迹,也基本都是在几个主要的临时据点里闭门不出,在今天之前倒也没有给安全部带来太大的压力。而今天执行抓捕的时候,相对也就比较容易了。

  城内再怎么折腾,只要将几道城门一关,那就是瓮中捉鳖,叛乱分子根本跑不了。比较困难的还是城外的抓捕行动,由于本地的兵力相对有限,没办法在野外进行大规模的围捕,所能采取的主要办法还是对叛乱分子可能藏身的据点进行集中突击,尽量将其活动范围缩小。

  在安全部这边得到赵野下落的确切消息之后,林南便与军方联系,让他们提起展开对忠明书院这块地区的围捕。而军方立刻便向驻扎在东门附近,距离忠明书院最近的于铁柱所率连队下达了命令。

  为了避免打草惊蛇,于铁柱所率领的部队并没有提前到城外驻扎,好在忠明书院的位置也不算太远,几里路片刻就到。于铁柱接到命令之后便立刻整军出发,赶往忠明书院进行抓捕。

  到了忠明书院门外,几名民兵抢上前去,直接几脚踹开了书院大门。书院里的管事人员闻声出来询问,于铁柱大声宣布道:“现有儋州管委会和儋州州衙命令,抓捕混入忠明书院的海盗余孽,书院中所有人等立刻出来集合接受检查,如有违背者,视作海盗同党处理!如有武力抗法者,格杀勿论!”

  上百名民兵蜂拥而入,然后进入书院东西两个院落进行搜查,将书院里的人全部都赶到中间的天井里集中。忠明书院本来人就剩下不多了,今天黄子星带队入城赴宴,这边又少了七人,留在书院的人总共也就十来个了。于铁柱也不认得目标的样貌,便让那管事赶紧取书院的名册来,照着名册一个个点名。

  如此梳理了一遍,却并没有发现不在名册上的人,而按照名册上的记载,除了张千智之外,最晚入学的学生也是半年之前了,那时候赵野显然还没有来到这里。于铁柱认为要嘛赵野是冒名顶替了其他人,要嘛就是他并没有在这些人当中,而如果是后一种可能,那这家伙大概就已经脱逃了。

  于铁柱不敢大意,一边让人赶紧回城去请唯一认得赵野长相的张千智过来认人,一边分出两个排的士兵,立刻对附近的山林进行搜捕。

  张千智接到消息之后再从城里赶到忠明书院,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他急匆匆地看过书院里被临时软禁的这些人之后,便立刻摇头道:“赵野没在这里。”

  于铁柱急道:“这家伙若是跑了,想再抓到可就难了!”

  “无妨,先封锁附近的主要干道,对其同党进行抓捕。”张千智道:“我这便去书房画出他的样貌,然后让骑兵送去附近州县张贴,以海盗同党罪名悬赏缉拿!就算一时间抓不到他,也要让他不敢轻易去琼北的城池补给,看他在荒郊野外能待多久。”

  张千智话虽然说得轻松,但他也知道这次安全部布了这么大的局,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为了抓捕这个潜伏到琼北的锦衣卫高官。而这家伙的道行显然也不浅,并没有选择在忠明书院等待结果,而是提前就离开这里藏了起来。很显然这家伙大概也考虑到了刺杀失败的可能性,以及可能会招致的后果只要黄子星等人招出他这个主使者躲在忠明书院,那抓捕他的人大概很快就会杀到这里,守在这地方等消息简直就是坐以待毙了。

  这家伙要是逃进了附近的山林,以海汉这边现有的兵力,的确是无力组织大规模的野外搜捕,想要在短时间内抓到他几乎是不可能了。为今之计也只能先控制琼北的各处交通要道,加强各城池的出入检查。锦衣卫就算个人的本事再大,没有补给、没有同伙配合,也很难翻出多大的浪花。

  大规模的抓捕行动在儋州持续了整整五天时间,共计抓获叛乱分子一百七十余人,行动过程中还有十几人因为拒捕而被直接击杀。以黄子星为首的地下网络被连根拔起之后,因此而受到牵连的人员近千人,这些人都被集中起来,不久之后将会送往南洋的海汉据点垦殖。值得庆幸的是由于准备充分指挥得力,在整个抓捕过程中,海汉方面没有人员的损失,只有寥寥几人受了轻伤,损耗微乎其微。

  同一时间在琼州府城,以及琼北的澄迈、临高等县,也同时发动了对叛乱分子的清剿行动。经此一役之后,琼北地区的反海汉势力几乎是被剿杀一空。

  3月15日,儋州管委会在城北的管委会外召开了儋州第一次的公审公判大会,本地有超过三千民众到场进行了旁听。为了能够达到足够好的宣传效果,管委会还特地动用了从三亚送过来的高音喇叭进行放松,几乎半个儋州城都能清晰地听到这次审判的全过程。

  儋州忠明书院负责人黄子星,与另外三名前大明卫所军军官成为了这次审判的主犯,他们被控勾结海盗、私藏武器、聚众闹事、纵火、刺杀官员等多项罪名,而且证据十分确凿。特别黄子星的审判过程中,竟有上百人证愿意出庭指证他的罪名,这其中绝大部分都是当天在南海酒楼里目睹了整件事情经过的宾客。

  不过其中也有少数几名污点证人,为了能够保命,当天与张千智一起负责在酒楼纵火的几个人也全部反水,指控黄子星策划指使了这次行动。这几乎就是坐实了黄子星的罪名,有没有跟海盗勾结已经是次要问题,光是刺杀官员这一条,就足以让他掉脑袋了。

  而最终的宣判也基本都在海汉的掌控之中,共有七名“罪大恶极”的叛乱分子被判了枪决,一百余人被判半年至十年不等的劳役,另有七百余人因为亲属、师生等关系受到牵连,被判流放海外垦殖。这些被流放的人大多都是无妄之灾,但管委会为了本地的局面安定考虑,还是决定将这些不稳定因素全部都清理掉反正南洋的几个新据点也需要迁入大量的劳动人口,正好把这些人运过去殖民。

  对于这样的判罚,民间自然也没有多少反对的声音,毕竟这些犯人的利益相关者也几乎全都被判了流放,旁观者都是带着看热闹的心理来对待这场审判。而且管委会的做法的确也是为了维护本地的安定,这个大原则也完全符合本地民众的利益。

  当天下午,在儋州城南外的一处坟场上,对被判死刑的几名犯人执行了枪决。而前去围观看热闹的民众也并不比上午看公审大会的人少,数千民众亲眼目睹了海汉式的行刑方式,一阵枪响之后,跪在地上一排人便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然后仵作上前验尸之后,宣布行刑完毕。

  儋州知州严明君和参将李进这天也全程“监督”了审判和行刑的过程,他们现在也很清楚自己在儋州的位置并非左右地方军政事务的统治者,而是协助海汉维持与大明之间和平关系的吉祥物。重大场合让他们露一露面,表示这个地方依然还是大明所属,但对本地的实际管理却全是由海汉一方掌控。

  严明君现在也算是理解了当初别人所说,到了琼州岛当官会很轻松的含义,他踏入仕途这十来年,在职期间还从未这么闲过,每天连点卯都不用,也没什么公文需要他过目签字,在家里种种花草,写写文章,或是去城中闲逛一番,很快就把时间混过去了,而且这么清闲,每个月还能得到海汉人送来的所谓“办公经费”,数目比他从朝廷能拿到的饷银的确要多出不少。

  当然了偶尔也还是有一些让严明君感到不自在的地方,比方说要定期向广东官府和朝廷呈上的工作报告,就必须得由海汉人审核通过之后,才能送走。而这种报告的内容和大体方向,也几乎都是由海汉人指定,严明君顶多能在遣词造句上有那么一点发挥的空间。

  另外严明君的行动范围也被限定在儋州城周边五里之内,要出这个范围就必须先向管委会申请报备,并且严禁私自出海。管委会这边给出的理由是要确保他的人身安全,但严明君自己很清楚海汉人这只是不想让自己脱离了他们的监控范围而已。

  相比之下,李进的日子比严明君就好过多了,也充实得多。他现在的日程安排几乎都是围着海汉民团打转,每天上午必定要去城外观摩海汉民团的训练,中午就跟着民团的军官们蹭一顿饭吃,然后下午继续,偶尔还会跟民团的人切磋一些军事理论方面的问题。

  在这帮武装到牙齿的民团军官面前,李进唯一能够引以为傲的大概就只有自己所学的功夫,他的单刀刀法从小练起,海汉这边几乎没人能够跟他下场过招的。

  但王汤姆的一番话也很快击碎了他好不容易才积累出来的一点自信:“李将军这刀法的确很厉害,但如果是跟我们作战,那真的没有太多的作用。你练成这样的刀法需要十几二十年时间,期间要不断地下苦功,但我们训练一个火枪兵最短只需要七天,最长也不过就一个月,只要他手里的枪装好了弹药,就有可能在战场上隔着几十丈距离杀死你这样苦练多年的高手。”

  这个道理李进何尝不知,毕竟明军开始大规模装备火器也有很长的时间了,但明军的火枪部队不论装备水平还是作战能力,跟海汉民团的战力的确相差甚远,王汤姆所说的道理也只适用于海汉民团这个特殊的例子。

  李进是个直性子,他意识到双方的实力差距之后,便想方设法从海汉军官这里打听,试图要找到一种缩小双方实力差距的办法,但似乎一直不得其门而入。直到某天张新来民团这里处理公务,他随口问起张新,对方的话才打开了他的心结。

  “看起来很复杂,说起来很简单,无非就是一个钱字。”张新解释道:“同样武装训练一个士兵,我们的花费大概是大明的七八倍吧,要说起来,海汉民团就是拿银子堆出来的军队,战斗力自然不会差。”

  李进不解地问道:“海汉民团并没有装备铠甲,武器造价也较大明更为便宜,张主任此话何解?”

  张新应道:“我们跟大明不一样,我们走的是精兵路线,服役的都是职业兵,而不是大明这种平时种地战时打仗的农兵,我们需要在平时投入很多资源来维持部队的战斗力。这些日子你也看到了,我们对民团的作战训练投入有多大,光是这每月的实弹射击耗费,就不亚于打一场小规模的战斗了。民团的伙食你也试过了,应该也比大明军队好很多吧?”

  李进点点头道:“在民团当兵饷银比大明高,待遇比大明好,这的确没话说。可如此巨大的投入,你们如何支撑得起?”

  “投入大,收益也大啊!我们的军队可不是养着吃白饭的。”张新拍拍李进肩头道:“现在说了你大概也不会明白,多待些日子你就懂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03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