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五百七十八章 行动日(一)

第五百七十八章 行动日(一)

  1631年3月5日,大明崇祯四年二月初三,儋州城。

  二月初四便是农历节气中的惊蛰,近期正是迎来春耕的时候。海汉农业部早在开年的时候就已经从三亚运来大量稻种,在儋州地区进行育秧繁殖,儋州城外一部分提前完成深耕的农田已经开始插秧作业了。

  儋州城的农田所属远比三亚地区复杂,这里既有大大小小的地主,也有拥有少量田地的自耕农,因此管委会在推行海汉土地制度的时候所遭遇的压力也相应大了不少。好在去年借着海盗夺城这个武器,已经清理了绝大部分对海汉持有敌意的大地主,剩下的这些人虽然并不甘愿,但多数还是选择了与海汉合作,参与海汉农业部所组织的“农场式耕作”。

  所谓的农场式耕作,也就是由海汉提供优良的粮种,制定区域农作物种植计划,以大规模的集体耕种方式和科学的操作方法来降低农作物的生产成本。而参与这种合作的田地所有者,只要将名下的土地交给农业部来打理,其土地上的收成所需缴纳的赋税比例要比往年略低一些,而且海汉商务部会以一个相对合理的价格提前预定这些农产品,这样农户也无需担心收获时节市面上价格波动影响到自己应有的收入。

  除了这些措施之外,海汉农业部手中所掌握的各类经济作物种植方法,也是让本地的土地所有者们趋之若鹜的原因之一。目前儋州市面上的油料、香料、新奇的瓜果,几乎都是来自三亚,价格也比以前从南洋运来的货要便宜了不少,而海汉农业部在儋州的宣传内容中,就有向合作农户推广经济作物种植技术的方案,这对于想依靠田地获得更多收入的农户而言,的确是难以抵挡的诱惑,毕竟种植这些作物的收入,要比单纯种水稻和蔬菜高多了。

  对于17世纪的农业社会来说,安抚好农业人口的情绪就是保障社会安定的重要措施之一。儋州这地方虽然书院众多,文教兴盛,但农业人口依然高达七成左右,因此管委会要维持本地的安定,在农业方面就必须要有所建树才行。管委会考虑到将土地直接收归公有可能会招来强烈的抵制,在征求了执委会的同意之后,还是决定先在儋州推行海汉的集体耕作方式,在巩固了本地的统治基础之后,再逐步完成对土地所有制的改革。

  但对于儋州本地众多的文人来说,城外的土地怎么种、种什么、收成将会如何,跟他们并没有太多的关系。这些人所关心的往往就是眼前的书本,以及下一次的科举考试当然现在还得要加上海汉人的招聘选拔,毕竟只要能在海汉人手下谋个差事,也同样能享受到衣食无忧的生活。

  不过也不是每一个读书人的心思都在这上面,张千智一大早便被同舍的人叫醒起来作准备,他与另外五名书院学员今天都要随黄子星一起进城,前往南海酒楼参加儋州管委会主任张新的寿诞宴会。当然他们这几个人虽然是以拎包小弟的身份去的,但实际的任务却是要在南海酒楼内外放置一些引火之物,届时伺机制造混乱,好让混在宾客中的刺客动手刺杀海汉头目。

  众人收拾停当之后,黄子星就出现了,他是特地在出发前来给这帮人打气的:“诸君,今日之事,乃弘扬正统,维护我大明的义举!且事成之后,朝廷也会有相应的封赏下来,功名利禄,一举便可到手!于公于私,此事都值得诸君以命相搏!老夫今日与诸君共赴国难,来日若有荣华富贵,诸君也当共享之!”

  张千智与其他几人一起应声作揖,然后检查所带的东西。他们所携带的引火物并不显眼,也就是一些浸过油的布条而已,分别缠在胳膊上和小腿上,外衣和裤子罩着根本就看不出来。用的时候解下来团成一堆,用明火一燎就可点燃。至于火种就更方便了,每人都配发了一盒海汉出产的方便火柴,一划即着,随时都可掏出来使用。张千智看了简直哭笑不得,没想到这帮想去对付海汉的家伙,居然也会使用海汉所出产的东西。

  不过让张千智略感放松的是,这几人包括黄子星在内,都没有随身携带任何利器。张千智倒不是怕他们带利器进去伤了人,而是怕这些家伙没有经验,身上带了利器导致动作僵硬,被人提前看出了端倪反而不妙。

  黄子星接着说道:“诸君不要以为这次我们势单力孤,其实早在数日之前,真正负责动手的数名义士就已经潜伏到城内各处,动手之后,城内城外都会一起发动,一两日之内便可肃清海汉人在本地的机构。此事由朝廷派来的大人从中指挥,诸君大可放心。”

  黄子星见众人脸上都有疑惑之色,捻须笑道:“为了能让诸君放心前去,老夫今日已经请来了策划此事的赵大人与诸君见上一面。”

  片刻之后,就有一名身着青色布袍的男子进到院中,向众人一拱手,然后从怀中摸出一块腰牌向众人展示道:“本官是锦衣卫南京镇抚司千户赵野,奉命来琼州查办海汉各种违法之事,诸君今日的义举,本官日后必会一一奏报朝廷,为各位请功!”

  张千智盯着这人,心道难怪安全部在外围盯了这么多天,都还是没能找到这个赵野的踪迹,原来他就一直躲在忠明书院里!张千智想了想书院内的状况,认为赵野此前多半是躲在黄子星所住的院落中,也亏他耐心好,竟然这么多天连一次面都没露过。早知道这家伙就藏身于此,安全部就该把这忠明书院来个连锅端,也不用再浪费这么多时日了。

  与众人见礼之后,赵野接着说道:“本官今日坐镇城外,待城内事成,立刻发动伏兵接管儋州。至于成事与否,就看诸君今日的表现了!”

  张千智心想这赵野倒是狡猾,根本就不进城,稍后还得想个办法,把这个消息传递给自己人,让他们尽快来忠明书院这边抓人才是。

  早有下人雇好了两辆马车,载他们从忠明书院前往儋州城赴宴。这次儋州商会也是不惜血本,不但是广邀本地政界商界人士,而且给儋州所有的书院都发了请帖,邀请各书院的负责人出席。而这些官员、老板和书院山长,自然也需要带着随从,这粗略一算就得好几百人的规模了。

  严明君和李进当然也在赴宴的人流中,所不同的是他们的住所到南海书院的距离不远,无需坐车,但商会还是特地派了两顶轿子过来,负责两名地方官的接送。严明君只带了何琦和一名老家仆,而李进则是带上了刚刚养好伤的四名亲兵手下当然了,李进很识趣地并没有让他的亲兵携带任何武器,以免到时候又弄得大家脸上难看。

  他们两人抵达南海酒楼的时候,站在门口迎接的是儋州商会的几名商人,而正主张新等人此时还没有到场。严明君一边与商会的人寒暄,一边环视四周,却根本没看到附近有身着海汉民团制服的人,心中不禁有些犯嘀咕,难道这海汉人如此托大,还真不把黄子星那帮人当回事?

  南海酒楼论规模在儋州城也是数一数二,四层楼可设下四十余桌宴席,勉强能够安置下今天赴宴这几百号人。最上面一层都是雅间包房,安排给今天的主角和本地的头面人物。严明君和李进被带入包房就座之后,便有人拿来名册,请他们签名,而他们的随从和下人则是被安排在最下面一层就坐。

  两人提笔签了名字,又各自拿出封好的礼金。自从海汉银行进了儋州,现在送礼也方便了,不用再揣着沉甸甸的银子,直接信封里装上一张海汉银行的支票就行了。不过他们送的钱倒也不算是自掏腰包,也就是将之前海汉送来的银子又送回本家而已。

  两人在本地虽无实权,全城都知道他们只是两个泥菩萨摆设,但先到宾客也还是都依足了礼仪,排着队上前来跟二人见礼,这倒多多少少也满足了两人的一点虚荣心。毕竟他们平时都是门可罗雀,也没什么人会主动来登门拜访,就算上街都没几个人能认得出他们的身份。

  不过他们轻松的心情很快就再次绷紧了,严明君在桌下的手碰了碰李进:“来了!”

  从楼梯口一步一步走上来的人并不是张新,而是黄子星。他所上来的位置,正好对着主席这边,一眼便跟严明君对上了眼。黄子星可不知道几天之前已经发生了重大变故,还很沉稳地朝严明君点了点头,然后走过来与两人打招呼。

  “草民黄子星见过两位大人!”黄子星作揖道。

  严明君拱手道:“黄山长多日不见,一向可好?”

  黄子星应道:“谢严大人关心,一切都很好!今日盛事,两位大人只管看着就好!”

  以黄子星的身份地位,是断然坐不到主桌上的,说完之后便有小二过来引他去了另外一桌就座。李进这才压低了声音道:“看样子他们还是会动手的。”

  严明君微微点头道:“无妨,作死便由得他们去做,他也说了,让我们看着就好。”

  李进看了一眼严明君的脸色,见他似乎并无愠意,这才应道:“严老弟是想通了吧?”

  严明君应道:“想不通也只能这样了!李兄你说的没错,毕竟保命要紧,不然命丢了还背个骂名,实在不划算啊!”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黄子星这帮人勾结海盗作乱的罪名肯定是会被坐实了,而王汤姆那日虽然说了会给严明君和李进一个身后好名声,但那也只是嘴巴上说说而已,严明君可不敢把自己的名声寄望在海汉人的仁慈上,到时候人死了还被弄个罪名,也根本无力自辩了。说不定以后的史书上就会记载着“明崇祯四年,儋州知州严明君勾结海盗,祸害乡里,终命丧于海盗内斗”云云,那可就真的是遗臭千年了。

  眼见着该到的宾客都已经到的七七八八差不多,张新等人却还未出现,严明君不禁心想难道是海汉人怕控制不住场面,为了自家性命安全,索性根本就露面了?正犯嘀咕的时候,楼下一阵骚动传来,接着便看到七八个海汉人在一群壮汉的簇拥之下从楼梯口走上来。

  “各位久等了,实在不好意思,有公务耽搁了一点时间,抱歉抱歉!”张新一边大声招呼一边向周围的人作了一圈揖。他倒不是编借口推脱,的确刚才是在与大本营就最后的行动方案进行沟通。

  儋州这起案子经过近一个月的侦办之后,已经查明了涉案人员四百余人,而且并不限于儋州一地,在琼州府城,以及琼北的多处县城,也同样有这帮人的同伙。安全部的意见是等儋州这边一动手,各地同步行动对这些人进行抓捕,以求在最大限度上避免出现漏网之鱼。而张新作为儋州的负责人,自然是要协助军方和安全部门掌握好行动的节奏和分寸。

  在场的人自然很识趣地不会去追究张新的责任,反正高帽子不要钱,多说几句好话也无伤大雅,当下马屁声四起。

  “张主任公务繁忙,能抽出时间与民同乐已是殊为不易,岂会有人怪罪!”

  “张主任太客气了,是草民自己来得太早,正好喝杯茶消消食。”

  “张主任大喜之日还在忙于处理公务,这儋州能有今日繁荣,也多亏了张主任和各位海汉首长日夜操劳,这份干劲实在可敬可佩!”

  严明君虽然拉不下这个面子说些肉麻的捧场话,但张新过来入座的时候,他还是很配合地与李进一起起身迎接。张新朝二人笑着点点头道:“两位大人也久等了,那就请一起入席吧!今天这场宴席,我也是等待多日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03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