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五百七十七章 态度转化的根本原因

第五百七十七章 态度转化的根本原因

  而没等这两人冷汗阴干,王汤姆接下来所说的话更是让他们心脏狂跳不已,暗呼侥幸。

  王汤姆说道:“两位大人既然已经坦诚相待,那我也说句实话好了。本来我们是想着两位大人要是被这些坏人所迷惑,导致敌我不分,那到时候动起手来,我们大概也没有多余的精力再去护卫两位大人的安全,说不定会出一些大家都不愿看到的意外。不过事后给朝廷的报告上,我们会如实写上两位大人是如何为了保护儋州民众安全,与海盗余孽奋勇搏斗而不幸牺牲的英雄事迹,届时朝廷应该也会给两位大人追封一些赏赐的……”

  危险!实在是太危险了!

  严明君心里暗自感叹,要不是今天李进坚持,自己恐怕真的就跟着黄子星一条道走到黑了,到时候事情失败不说,大概自己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这海汉人不但安排好了捕杀刺客们的手段,甚至连自己与李进的死因都安排妥当了!黄子星一伙全部都将被打上海盗余孽的铭牌,海汉人杀他们也是杀得理直气壮,顺便还能把自己与李进这两个碍眼的绊脚石给合理地清除掉,让大明朝廷无从追责,只能闭着眼睛认账。

  至于广东官府接到讣告,再选派下一任的候补官员,大概又得拖上好几个月的时间,而这已经足以让海汉人在儋州进一步巩固他们的统治基础。即便海汉愿意让大明再次派出候补地方官,这些人到了儋州之后所能得到的待遇大概也只会比严明君和李进更差。

  看着面前这些海汉人都是一脸轻松的模样,严明君突然觉得他们或许根本就没担心过有人在儋州生事,反倒是在等待这么一个机会,可以堂而皇之地对那些潜藏在民间的不安定因素作一次大清扫。他们早就知道了黄子星一伙的图谋,却一直按兵不动,就是在等着更多的人自己暴露出来。而自己与李进牵涉到这件事,对于海汉人来说根本就没什么顾忌,无非就只是动手的时候多收两条命而已。

  两人面如死灰地听完了王汤姆的情况介绍,心里除了暗呼侥幸,已经没有什么不安分的想法了。如果有重新再来一次的机会,严明君大概打死都不会接见那姓黄的霉星了。

  张新接过话头说道:“两位大人深明大义,主动揭发这些不法之徒的行径,事后给朝廷的奏报上,我们也会将此写明。”

  严明君心道你这程序不对啊,我儋州知州在这里坐着,就算事后要给朝廷打报告那也是我来执笔,怎么又成了你们负责了。但他心里嘀咕,嘴上却不敢直接问出来,只能连连点头称是。

  张新接着说道:“那黄子星一直想要拖两位大人下水,想必他也在通过某种渠道不断向你们传递消息吧?”

  严明君迟疑道:“这个……”

  “严大人,你知道的事,我们都知道,你不知道的事,我们也知道。所以你现在要对我们隐瞒情况,到最后其实是对你自己的安全不利。”林南见他面露犹豫之色,便开口“劝慰”了两句。

  半劝告半恐吓的夹击之下,没遇过这种阵仗的严明君并没有在海汉的诱供手段下坚持太久,终于还是将自己所知的情况吐了个干净。

  林南和王汤姆分别对李进和严明君进行提问,旁边李清扬和汪百锁作誊抄记录,期间还进行了交叉讯问。足足用了两个小时,直到几个人都认为没什么遗漏了,这才让人送严明君和李进回去。

  “他们所交代的情况,基本跟我们调查所得吻合。”王汤姆揉着有些酸疼的脖子,对张新解说道:“目前黄子星主要是通过派人传口信的方式与严明君保持联络,而传口信的人都是伪装成菜贩进出州衙后院。虽然他们有一定的反侦察手段,不过这些情况也都在安全部的掌控之中。他们已经定下了动手的时间和手段,但并没有告知严明君具体的安排,估计也是害怕提前走漏风声。”

  张新应道:“有你们在,我就放心了,这一百多斤可就交给你们了。”

  “放心吧!到时候我会和你们待在一起。”王汤姆拍了拍插在大腿侧面快拔套里的手枪道:“我的mk23早就已经饥渴难耐了!”

  张新点点头道:“不过要说起来,这两个大明官员还真算是侥幸,要不是李进转变了态度,这严明君大概是真要一条道走到黑了。经过了这件事,他们大概也再也生不出跟我们作对的念头了。”

  王汤姆一指旁边一直站着的于铁柱道:“这功劳记在于中尉头上好了,这些日子他可是没少在李进那里下工夫。”

  李进初到儋州的时候便在白马井码头和儋州军营接连碰了钉子,仅有的几个手下还被打得受伤不轻,要说他心头没有怨气那肯定是骗人的。不过李进也是一个比较纯粹的军人,虽然心头不爽,但他并不会看不起海汉民团的实力,特别是在乘船来儋州的途中看过民团的海上战力展示之后,他对于海汉民团的兴趣就更大了。

  驻扎在儋州城的民团虽然驻地在城内,但因为面积太小,民团的训练一向都是安排在城外进行。并且为了起到震慑宵小的作用,民团的训练一直是公开进行的,允许本地民众在附近有序围观。李进上任之后闲着无事,自然也就跑去看看热闹当然主要目的还是想进一步打探海汉民团的真正实力。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李进自己也是带兵的将领,一看就立刻能看出海汉民团与大明军队之间的异同了。海汉民团的基本操练内容就是队列行进,这套玩意儿对于李进来说并不陌生,因为大明军队不但也要练这些东西,而且所操练的队列演变要远比海汉民团的方块阵更为复杂。

  但李进只观看了半天的训练,就基本确定海汉民团的这套队列行进战法要胜过大明军队,原因非常简单,海汉民团装备火铳的比例要远远高于大明军队,而且由于他们的火铳更为先进,装填发射速度远远快于大明军队,因此同样的火枪兵人数,海汉民团所能发挥出的战斗力几乎可以达到大明军队的三倍到四倍。

  而根据海汉民团实弹操练的结果来看,其配备的火铳射程也要比大明军队的武器远了差不多三分之一,在这么巨大的优势之下,海汉民团的确不需要再演练复杂的队列变化,只要保持好基本的阵形,不停地朝着敌人的方向发射子弹就够了。而在这种密集的火力打击之下,李进认为大概至少得投入十倍的兵力,而且死战不退,才有希望硬顶着铅弹冲过海汉火铳的有效射程这当然只是海汉民团不使用炮火的前提下所得的结论,在李进看过民团用装填散弹的火炮对三十丈外的标靶进行轰击的惊人效果之后,他认为即便有十倍的兵力,大概也很难跨越这段地狱般的射程。

  然而在看过海汉民团的刺刀搏杀训练之后,李进对于近战也同样感到了绝望。海汉民团可以在近战时用极短的时间把火枪兵全部武装成矛兵,五尺多的枪身加上两尺长的锋利刺刀,足以在近战时发挥出极大的杀伤力。而且训练有素的海汉民团兵会迅速地以三人为小组对目标进行搏杀,李进看了一阵就知道这些士兵的搏杀动作全都是经过了高手指点,每一下都是指向要害,三人的配合也十分有序,即便是他自己面对这样的三支铁枪,也很难招架得住对手连环不断的戳杀动作。

  如果海汉民团仅仅只有一帮子火枪兵,那李进倒也不是特别害怕,毕竟枪不够还可以炮来凑,大明军队的炮也是不少的。但海汉民团火炮数量显然更多,儋州这么一个小地方,居然还配备了十二门野战火炮,虽然都是小口径炮,但其在操演中射击标靶的精准度让李进看得暗自咋舌不已。除此之外,海汉人竟然已经有了小规模的骑兵,尽管驻扎在儋州的所谓骑兵就那么二十来匹马,但这种高级兵种的出现也足以让李进心惊肉跳了,更何况这些骑兵的武器除了骑枪马刀之外,竟然还有一种可发射散弹的短粗火铳,足以让他们在近距离的交锋中取得优势。

  李进看了三天操演之后所得的结论,大明军队要想在正面战场上战胜海汉民团,大概只能用配备了大量骑兵,并且拥有绝对优势兵力的大部队围住对手,一直耗到对方弹尽粮绝为止。这种理论上的取胜办法,李进自己也知道不太可能实现,特别是在海汉人已经取得明显优势的琼州岛上,大明已经无力再调集起超过千人的武装部队,估计连儋州这点民团兵都对付不了。

  而在琼州岛的南部,据说那里已经彻底变成了海汉人的乐土,海汉民团的兵力也远比北部更强,甚至在隔海相望的安南,还常年驻扎着规模过千的海汉民团,足见其兵力的充裕程度。李进在来儋州之前也曾设想过大明是否能用军事手段收复琼州岛,但在看过海汉民团的实力之后,他不得不承认自己之前的想法太过简单了,要打败这帮海汉人,大明所需付出的代价估计也不会比北方战场上轻松多少。

  李进在操练场外混在民众中连着看了几天,早就被军方的人注意到了。于铁柱请示过上级之后,干脆就很大方地邀请李进入场观看。李进虽然对于这种突如其来的待遇有些诧异,但为了能够更好地掌握海汉民团的情况,他还是选择了接受。而其后的这些天里,只要海汉民团出操训练,李进都必然到场观看,于铁柱也会不厌其烦地给他解释种种疑问之处。

  于铁柱并不担心海汉民团的长处会被李进偷师,现在所能看到的只不过是训练成果,而隐藏在其之后的配套措施,例如武器设计生产、训练计划制定、后勤供应保障、指挥作战体系等等,并不是看上几眼就能学走的东西。以大明的实力,即便知道做法,也很难一模一样地把海汉民团这套东西复制过去。

  反倒是李进了解到的东西越多,对于双方军队在实力上的差距就认识得越清楚,而初来儋州时那股子不服输的劲也就越来越淡化了。当然在此期间于铁柱向他灌输的意识可不仅仅只限于军事方面,海汉方面劝降收服的大明公务员当中,从军者占了大多数,自然于铁柱也不会放过给李进洗脑的机会。

  严明君在府中构想儋州回来大明治下之后光景的时候,李进却在海汉民团的操场上接受于铁柱的洗脑,这一来二去之下,双方的想法自然也就起了不同的变化。严明君认为黄子星一伙的刺杀行动可以拯救儋州,但李进却一眼就看出这事绝无成功的可能,即便能够杀死一两个海汉头目,这事所将带来的恶果也会远超出严明君的预计,至于收复儋州乃至琼州岛这个目标,李进认为严明君纯粹是想多了。

  好在严明君最后还是听从了李进的规劝选择自保,否则等到东窗事发,李进或许还有希望保住性命,但严明君必然会因为奋勇杀贼而不幸“牺牲”。而这两人的告密也并不是全无价值,至少黄子星向严明君所通报的准备进展,就是安全部所无法打听到的消息。而得到这些有用的信息之后,安全部和军方针对叛乱分子所作出的部署,也就可以具有更强的针对性了。

  接下来的几天中,看似风平浪静的儋州却是暗流涌动,一批一批的人怀着不同的目的,装扮成不同的身份,潜入到儋州城中。严明君知道近期儋州会有一场血雨腥风,索性连门也不出了。倒是李进依然我行我素,不时去海汉民团那边,与于铁柱等人探讨军事。...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03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