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五百七十六章 保命要紧

第五百七十六章 保命要紧

  李进点头应道:“你说的没错,我也是如此认为。但现在是我方实力不济,还要主动开战,恕我直言,我认为这样做是自寻死路!”

  严明君气急反笑:“想不到这琼州岛上,竟然会出现武官主和,文官主战的一幕!李兄,这些年的朝廷俸禄,你都是白拿了吗?”

  李进反驳道:“正因为拿了朝廷的俸禄,才要为朝廷利益考虑。现在跟海汉人开战,除了能给他们吞并琼州岛的口实之外,对我大明可有半分好处?”

  严明君犹自坚持道:“待除掉城中的海汉人之后,便可组织民防坚守儋州……”

  “儋州要守得住,当初就不会丢!更不会需要海汉民团出手从海盗手里夺回来!”李进不等严明君把话说完,便大声驳斥了他的说法:“要是你指望一帮刺客能守得住儋州城,那真的是大错特错!那姓黄的儒生居然还指望锦衣卫来指挥行动收复儋州,真是傻得可怜!不是我李进瞧不起锦衣卫那帮人,他们除了查案拿人还会什么?就算他们五天之后能够得手,等海汉人打回来的时候,这布置城防,指挥作战是他一个锦衣卫能做得下来的事吗?除了徒增伤亡,还能有什么结果?”

  严明君看李进态度如此果决,心里也不禁出现了一丝犹豫。他知道李进并不是一个怕事的人,而且经常会行事莽撞,但就连这么一个军中莽汉都认为此事做不得,那这事大概真的需要好好斟酌一下了。

  严明君平静了一下呼吸,重新开口问道:“那以李兄之见,此事该当如何处理?”

  李进冷冷地说道:“那就要看严老弟是否还想保住自己的性命了!”

  严明君道:“此话怎讲?”

  “此事不论成败,海汉人必定都会将责任算一份在你我头上。事败就不用说了,就算成了,海汉民团他日打回来,也还是逃不掉的。莫要忘了,如今琼州海峡都已被海汉人的战船封锁,想撤回广东亦是不能了。”李进叹道:“来了儋州这些时日,严老弟难道没发现,本地还幸存的官员,没有一个是反对海汉的吗?敢和海汉唱对台戏的人,早就消失无踪了!”

  严明君道:“既然事情成败都难逃一死,那你又何必劝我?至少还能以死成全大义!”

  李进摇头道:“还有活下去的机会,为什么要白白送死?只要不去参与这件事,那就不用死了。”

  严明君叹道:“可我已经参与进去……”

  “还有五天,还可以来得及脱身的。”李进见他语气有所松动,便继续劝道:“这些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你跟他们搅在一起,只是白白送命而已!速速与他们划清界线,方能自保!”

  严明君道:“只怕为时已晚,难以脱清干系。”

  李进这次沉默了片刻,才又开口道:“参与这件事的人最终都是要死的,与其你我死,不如让他们去死。”

  严明君愕然望向李进道:“你……你的意思是……向海汉人告发他们?”

  “只有这个办法才能脱清责任,不然事情一出,你我性命堪忧!”李进看他面露为难之色,斩钉截铁地说道:“此事不可再犹豫不决,时日已经不多了!”

  严明君万万没想到自己在府中盘算多日,以为万事具备只欠东风,结果把李进叫来一商量,仅仅一个时辰不到,自己的想法就转了一个大弯,从如何干掉海汉人夺回儋州城,变成了要如何才能在这场弥天祸事中自保。

  经过李进这番解说之后,他不得不承认自己之前的想法的确有些天真了。海汉如今在琼州岛上的权势之大,岂是在儋州干掉三五个海汉人就能改变得了?自己这条性命还在其次,一旦海汉以此为借口进行报复,割据琼州岛对大明开战,那大明是应战还是不应战?以广东目前的状况,撑得起一场漫长且实力不占任何优势的跨海大战吗?

  但要出卖这些反海汉的“义士”来换取自己的苟活机会,严明君又觉得这种做法于理不合,甚至可以说有些卑鄙,因此并没有立刻回应李进。

  李进叹道:“严老弟,此时此刻你还在犹豫不决,是不是要等海汉人的火枪抵到脑门上,你才能想起来自己的命有多矜贵?”

  严明君道:“我只是觉得此事不合大义……”

  “都什么时候了还在大义!”李进斥道:“大明利益才是大义!他们这么做非但不能帮朝廷拿回琼州,反而会坏了大局!我们要阻止他们干这种蠢事,才是在维护大义!”

  严明君心里突然泛起一股深深的悲哀,自己来琼州之前还想过要设法重塑朝廷在当地的权威,没想到海汉人早就已经把琼州岛纳入到自己的治下了。而现在要阻止民间义士刺杀海汉人,反倒是成了政治正确的做法,这到底是帮海汉?帮朝廷?还是帮自己脱身保命?严明君一时间已经有点分辨不清这其中的利益纠葛了。

  严明君忽然意识到,从广州城外珠江码头离开的那一刻开始,他的命运就已经不再由他自己做主了。海汉人把每件事情都安排得妥妥当当,半点发挥的余地都没有留下。黄子星等人的反抗手段,或许能够在海汉人的疏忽之下得手,但对于改变整个琼州岛的局势,却很难再激起大的水花。正如李进先前所说的那样,海汉人不管是执政还是经商,练兵还是打仗,统统都有着超出大明官府的水平。抛开正统与否不论,由他们来统治琼州岛,又能有多少人会生出不惜性命也要推翻海汉的抵抗意愿?

  “那现在该如何行事才好?”严明君一下子就显出了疲态,身子靠在椅背上,闭着眼无力地问道。

  “这便差人去通知海汉人,最好是请他们入夜之后安排地方面谈。”李进立刻出了主意。

  严明君点点头道:“那便由李兄安排了。”

  这天入夜之后,一辆马车停在了严明君府邸的后门,接了严明君和李进二人之后,便直奔城北的儋州管委会所在地。在管委会的会议室中,他们再次见到了张新,以及另外几张熟悉或陌生的面孔。

  “这位是海汉民团海军司令王汤姆中校。儋州驻军指挥于铁柱中尉。”张新依次介绍道:“这三位是海汉安全部的官员林南、李清扬、汪百锁。”

  “本官儋州知州严明君,各位有礼了!”严明君虽然还是按照社交礼仪将官衔挂在嘴边,但此时也没什么官架子了,抱拳向在场的人一一作揖见礼。李进也跟着与众人见礼。

  “两位说有要紧的事情,需要当面相商,所以我特地通知了本地的各部门负责人过来旁听,两位不会介意吧?”张新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问道。

  严明君当然没什么质疑对方的底气,闻言也只是轻轻摇头表示无碍。

  “那就请两位说说吧,到底什么事这么重要。”张新作了个请的手势。

  严明君与李进二人对视一眼,还是由李进先开了口:“便由本官来说吧!近日严大人与本官均收到消息,民间有人试图要对张主任和其他海汉人不利,望张主任能提前有所戒备才是,以免被宵小所乘。”

  “哦?不知道这些人打算对我怎么个不利法呢?”张新仍是一脸轻松地问道:“是打算当面骂我几句,还是想把我捆起来打一顿呢?”

  李进肃然道:“张主任,本官并非虚言恫吓,所说的事也绝非玩笑!”

  张新点了点头,转向严明君问道:“严大人对李大人所说的事有什么看法?”

  严明君绷着脸道:“海汉去年从海盗手中收复儋州,在此期间代为治理,让儋州能够恢复往日平静,于朝廷是有功的。民间若是有不法之徒欲行于海汉不利之事,本官认为此举于法理不容,当予以阻止才是!”

  “严大人说得是。”张新接着问道:“那严大人对于前些日子到府上登门拜访的忠明书院山长黄子星这个人,有什么看法吗?”

  严明君心里咯噔一下,知道这张新大概也并不是什么消息都没收到。自己与那黄子星面谈已经是大半个月之前的事,之后就只是通过其他手段传过几次口信,连半个字迹都没留下过,这张新竟然对此事如此在意,肯定是对黄子星的目的有所了解了。

  严明君斟酌一下才应道:“此人因其家事,对海汉似乎有所误解,以至于生出了怨恨。本官虽然予以劝慰,但似乎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就这样?还有别的吗?”张新不依不饶地追问道。

  严明君还在犹豫要不要卖掉黄子星,旁边的李进已经开口替他说了出去:“这个姓黄的,便是适才所说意欲对海汉不利的人。他登门拜访严大人,是想说服严大人助他行事,但怎奈严大人一腔正气,并不愿与他一起犯错。今日相约各位面谈,便是想揭发这姓黄的。”

  张新莞尔一笑道:“还是李大人说话比较爽快。两位所说的事情,其实我们这边也早就收到风声了。他们有哪些人,想做什么,想怎么做,我们也早就心里有数了。”

  严明君和李进这下都是张着嘴不知如何作答了。他们原本以为自己主动来举告,至少能够洗清身上的嫌疑,避免被黄子星等人拖下水丢了性命。但根本没想到海汉人对于此事早有防备,已经是一副成竹在胸的作派,看样子多半是布下了一张大网,等着这些人自投罗网了。

  “汤姆,你给两位大人介绍一下现在的情况吧。”张新将话语权交给了旁边的王汤姆。尽管他是军方人员,但从行政级别上来说,王汤姆的权限无疑是目前儋州最高的一人。而这次行动的总指挥权,执委会也已经交给他了,这就意味着他可以在办理此案的过程中无需再另行请示,可直接酌情行使生杀大权了。

  王汤姆点点头,开口说道:“两位在来到儋州之前,这个黄子星就已经被列入了我们的监视名单当中。他的家人在去年的海盗袭扰中有多人丧生,但根据我们的调查,认为极有可能是因为黄氏族人勾结海盗作乱,后来因为分赃不均所以才起了冲突。对此我们在战后也给黄氏族人施加了一定的惩罚,主要是罚没他们通过非正当手段所获得的土地田产。而黄子星对我们心生怨恨,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

  王汤姆的说法基本印证了黄子星当初对严明君所说的事情,只不过这立场一变,说法也就变了,黄氏一族从受害者变成了罪有应得。但这其中究竟谁是谁非,谁在说谎,已经不再是严明君现在所关心的事情了。

  王汤姆抬手示意了一下旁边的几名安全部官员,继续说道:“海汉安全部很早之前就已经对忠明书院采取了监控措施,黄子星及其同伙的一举一动,都在我们的监视之下。黄子星去拜访严大人的目的是什么,我们也大致知道,之所以一直没有动手抓捕这些人,就是在等他们串联完毕之后,直接来一个连锅端!”

  严明君此时已经没什么好说的,只能喃喃地应道:“王将军果然是好手段……”

  王汤姆道:“这些人放着安稳日子不过,偏偏要跟我们海汉对着干,既然他们不安分,那也怨不得我们采取一些非常规的手段来对付了。根据我们所掌握的信息,黄子星一伙将于五日后,利用儋州商会为张主任举办寿诞宴会的时机发动刺杀,他们动手那一刻,就是其团伙覆灭之时!”

  严明君和李进此时觉得背上的冷汗都冒出来了,敢情黄子星的这些小动作自始自终都被海汉人看在眼里。人家一直没动手,只是在耐心地织网,等着黄子星这伙人全部暴露出来,再下手进行剿灭。如果今天没有来跟海汉人坦白这件事,那到时候的倒霉鬼名单大概还得再加上两个名字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03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