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五百七十三章 布网

第五百七十三章 布网

  张千智待要继续问下去,黄子星已经主动转移了话题:“千智,你若是真有报国之心,近日便有实现的机会。  下月本地商会要为那海汉头领张新举办寿宴,届时会大举邀请本地文人出席,本地的海汉头目大概也都会出席此活动。你便可与其他壮士一起混入其中,伺机而动。若到时候能一击得手,儋州光复指日可待!琼州北部各地也会跟风而动,同时起事。”

  张千智奇道:“学生听说海汉人的个人情况都是秘而不宣,极少有外人知晓,本地商会怎会知道那海汉头目生于何时?莫非那海汉头目身边也有人……”

  黄子星摇头道:“那倒不是。这张新两年前初来儋州,便曾以举办寿诞为名,邀请本地士绅赴宴。当时虽然没有多少人卖他这个面子,可这时间却是被有心人记下了。如今海汉势大,趋炎附势者自然不会放过这等溜须拍马的机会。”

  张千智点点头,接着又道:“学生乃是一介书生,并无习武经历,要去宴会上当刺客,只怕是力有未逮。学生倒不是怕丢了这条性命,只是手无缚鸡之力,怕到时候反倒因此而坏了大事!”

  “行刺之事,另有人去做,你不必担心。”黄子星道:“到时候你带些引火之物进去,藏于易燃处,时辰一到便在会场放火,制造混乱。等场面一乱,自会有人动手结果那些海汉人的性命。你放心,届时放火的不止你一人,不用担心这火头烧不起来!”

  “既然师尊早有全盘谋划,那学生便听由师尊安排了!”张千智听到这里,对黄子星的计划也算是有了大致的了解。

  从动机上来说,黄子星是海汉掌权后个人利益受到严重损害的既得利益者,对于海汉真是有着毁家灭族的仇恨,作出这种激进而疯狂的计划也算是有充分的理由。而他显然也吸收了前人的教训,没有公然跳到台前以武装对抗的形式来反对海汉在本地的统治,而是默默地私下串联一些对海汉同仇敌忾的人,准备以“斩首”的方式来打乱海汉在琼北的统治局面。

  只要这些人能够行刺成功,那么儋州新任知州严明君大概立刻就会出面接管本地政务,同时设法驱逐海汉人。而另一方面本来已经溃散的大明卫所军有可能在短期内被重新组织起来,虽然其战斗力不足为虑,但对于兵力分散驻扎在琼北各地的海汉民团来说,的确也有可能制造一些麻烦。而且黄子星说了会有专人指挥这些重新组建的武装人员,也不能简单以散兵游勇的水平来看待他们。

  张千智想明白其中的来龙去脉之后,第一感觉就是自己这次是捞到大鱼了。他不清楚能让汪百锁急于把人手调走的另一个案子是什么状况,但黄子星这个案子深挖下去,其性质的严重程度也绝对会成为执委会亲自督办的大案。就凭黄子星刚才吐露的这些内情,张千智已经能联想到日后人头唰唰落地的场景牵连进了这种“谋反”大案的家伙,恐怕就不只是处以劳役那么简单的惩罚了。

  黄子星倒也没有急于再向他说明行动细节,只是问明他的态度之后,便让他先回去休息。张千智虽然有心打听,但也怕太过积极而引起对方怀疑,当下决定还是先设法将这消息传回去再说。

  第二天下午,张千智就“病”了,虽然不算严重,但只要眼睛没瞎的人都能看出他的虚弱。张千智向书院告了病假,打算进城去瞧一瞧大夫。黄子星对于张千智突然患病这件事倒是很上心,还专门到住处来看了他,询问他是否需要请大夫上门诊治。张千智哪敢答应,坚持要自己进城看病,黄子星最后还是让人去附近雇了一辆牛车载他。

  张千智去看病当然只是个借口,目的也是设法与汪百锁接头传递情报而已。安全部在儋州城中的那处院落,后门便是衙役何琦去报信的那处巷子,而前门则是另一条大街上的惠民药局,也就是张千智此行的目的地。

  这惠民药局本是官方机构,从1370年便成为民间的基层常设医疗机构,几乎每个城池里都有。其只能除了主管当地药业之外,也有行医治病的功能,有专门的大夫坐诊,算是这个时代的官办医院了。海汉入主儋州之后,所有的官府机构全部被海汉接手,这其中也包括了惠民药局在内。不过当时正在找办公地点的安全部也看上了惠民药局的这处院落,于是前院继续承担医馆的功能,而后院则是成了情报机关的办公地。

  当然了,这有安全部坐镇的惠民药局,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情报人员在必要时候的接头地点之一了。张千智进了药局之后,朝柜台上做个手势,很快便有人将他领到后堂“就诊”去了。

  张千智刚在房间坐下,汪百锁就推门进来了:“怎么回事?平时都在外面碰头,你今天怎么直接来这里了?”

  “当然是急事!”张千智也不敢耽搁时间,赶紧将昨天与黄子星会谈的内容择要说了一遍。

  “这黄子星的谋划倒是不小!”汪百锁听完之后也是倒吸一口凉气。他原本以为黄子星顶多就是个嘴炮,除了在私底下喷一喷口水之外,也不会有什么真正的反抗手段使出来。然而从黄子星告知张千智的情况来看,这家伙在私底下可是一点都没闲着,也不知道已经默默地在琼北串联了多久,网罗了多少人。

  “他们既然要在近期动手了,那想必各方面的筹备也做得差不多了,听你所说,准备闹事的大概也不止三五个人了。”汪百锁很快就从震惊状态恢复了平静,开始评估这件事的严重程度。

  张千智点头道:“他们既然打算在琼北多地同时举事,那肯定是有一批人手了,需要早一点加强戒备才行。还有本地商会打算给张主任办寿宴这件事,汪主任可听到风声?”

  汪百锁点头道:“这事倒是早有风声了,这些商会的老板要拍这个马屁,张主任也不好刻意拒绝他们,免得冷了人心。虽说到时候也会有一定的安保措施,但如果没有防备之下,的确很难保证会不会出事。”

  “要想不出事也很简单,我们立刻动手,把黄子星和他在书院的党羽都先抓起来!”张千智出主意道:“防患于未然,这是何总常说的话。”

  “现在还不能动手抓人。”汪百锁摇摇头否定了张千智的提议。

  “这是为何?”张千智愕然问道。

  “因为黄子星所提到的那个身份不详的武官。”汪百锁解释道:“黄子星说他的权力能够指挥琼北的大明军队,那可想而知其品级不会低。而琼北地区所有在册的大明武官,不管生死,我们对其下落都掌握得很详细,可以确信黄子星所说的这个人并不是在我们所掌握的武官名单当中。正好我们现在所侦办的大案,就是要缉捕一名从大陆潜伏到琼北地区的大明高级武官!我有理由相信,这个人跟黄子星所说的对象,极有可能是同一个人!”

  “锦衣卫?”张千智也是在广州见过不少市面的人,虽然他此前不知道汪百锁正在侦办中那起大案的详情,但从汪百锁的这番解释当中,他已经解读出了重要信息。会悄无声息潜伏到地方的大明武官,除了锦衣卫这个情报机关的人还能有谁呢?

  “没错!”汪百锁点头道:“这个人比黄子星要重要得多,黄子星随时都可以去抓,但如果我们行动冒失,打草惊蛇把这人吓跑了,那就不好办了。他如果逃离儋州,那我们之前的种种努力可就白费了,又得从头开始。”

  “但现在儋州要调查人口状况,这会不会同样也打草惊蛇?”张千智提醒道。

  汪百锁想了想道:“你说得有理,且稍坐一下。”

  片刻之后,林南和李清扬也来到了这个房间中。林南已经算是安全部的老人了,他自然是认识张千智的,不过来此之前他也已经知道张千智被分配到儋州这里来工作,因此见面之后倒也没什么诧异。

  四个人虽然都是安全部所属,但在场的人里面,要说权限还是林南最高。不过这个案子最了解案情的当属李清扬,而最熟悉本地情况的则是汪百锁。但张千智也不含糊,他不但是一线侦查员,而且还是安全部老大何夕身边的红人这一点别人不清楚,林南却是知道的。要坐下来商讨案情,林南也必须照顾到其他三人的情绪才行。

  考虑到张千智的“病人”身份,这个会议并没有开太久时间,大概半柱香的工夫就宣告结束。完事之后张千智先行离开,外面的伙计已经替他准备好了一副三日份的中药药包,这样他回到书院之后还可以继续把病人的戏份演完。

  以下内容稍后编辑

  汪百锁点头道:“这事倒是早有风声了,这些商会的老板要拍这个马屁,张主任也不好刻意拒绝他们,免得冷了人心。虽说到时候也会有一定的安保措施,但如果没有防备之下,的确很难保证会不会出事。”

  “要想不出事也很简单,我们立刻动手,把黄子星和他在书院的党羽都先抓起来!”张千智出主意道:“防患于未然,这是何总常说的话。”

  “现在还不能动手抓人。”汪百锁摇摇头否定了张千智的提议。

  “这是为何?”张千智愕然问道。

  “因为黄子星所提到的那个身份不详的武官。”汪百锁解释道:“黄子星说他的权力能够指挥琼北的大明军队,那可想而知其品级不会低。而琼北地区所有在册的大明武官,不管生死,我们对其下落都掌握得很详细,可以确信黄子星所说的这个人并不是在我们所掌握的武官名单当中。正好我们现在所侦办的大案,就是要缉捕一名从大陆潜伏到琼北地区的大明高级武官!我有理由相信,这个人跟黄子星所说的对象,极有可能是同一个人!”

  “锦衣卫?”张千智也是在广州见过不少市面的人,虽然他此前不知道汪百锁正在侦办中那起大案的详情,但从汪百锁的这番解释当中,他已经解读出了重要信息。会悄无声息潜伏到地方的大明武官,除了锦衣卫这个情报机关的人还能有谁呢?

  “没错!”汪百锁点头道:“这个人比黄子星要重要得多,黄子星随时都可以去抓,但如果我们行动冒失,打草惊蛇把这人吓跑了,那就不好办了。他如果逃离儋州,那我们之前的种种努力可就白费了,又得从头开始。”

  “但现在儋州要调查人口状况,这会不会同样也打草惊蛇?”张千智提醒道。

  汪百锁想了想道:“你说得有理,且稍坐一下。”

  片刻之后,林南和李清扬也来到了这个房间中。林南已经算是安全部的老人了,他自然是认识张千智的,不过来此之前他也已经知道张千智被分配到儋州这里来工作,因此见面之后倒也没什么诧异。

  四个人虽然都是安全部所属,但在场的人里面,要说权限还是林南最高。不过这个案子最了解案情的当属李清扬,而最熟悉本地情况的则是汪百锁。但张千智也不含糊,他不但是一线侦查员,而且还是安全部老大何夕身边的红人这一点别人不清楚,林南却是知道的。要坐下来商讨案情,林南也必须照顾到其他三人的情绪才行。

  考虑到张千智的“病人”身份,这个会议并没有开太久时间,大概半柱香的工夫就宣告结束。完事之后张千智先行离开,外面的伙计已经替他准备好了一副三日份的中药药包,这样他回到书院之后还可以继续把病人的戏份演完。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02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