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五百七十二章 真相渐明

第五百七十二章 真相渐明

  黄子星道:“不管他们是不是狐假虎威,这事要是让他们做成了,那这儋州可是真的就变了天。  老夫听说凡是接受海汉组织这人口统计的百姓,都会被他们强行加入海汉籍,从此以后便成了那什么归化民。以如此强盗手段夺我大明子民,这成何体统!”

  张千智也一脸愤慨地应和道:“那老师为何不向官府举告海汉人这种无法无天的举动?”

  “官府?”黄子星冷笑着摇头道:“儋州的官府早就成了摆设,朝廷新派来的文武官员连个手下都没有,能管得住有钱有兵的海汉人?”

  张千智道:“话虽如此,这官总是大明的官,难道他们就看着海汉人在儋州肆意妄为,都不站出来说一句话?”

  张千智查办这个案子的目的除了要弄清黄子星的底细之外,新来的候补官员究竟所持的立场如何,也是他需要弄清楚的目标之一。眼看黄子星主动提及到地方官府,张千智立刻就跟上了节奏打探黄子星的口风。

  黄子星果然并没有注意这个细节,随即便应道:“新来的知州严大人虽然有心杀贼,但却无力回天,他现在能够自保已经实属不易,暂时还难有作为。若是让他站出来反对海汉的举措,只怕很快朝廷就得再选拔候补官员来接他的位子了!”

  张千智道:“如此说来,那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海汉人在儋州作乱了?”

  黄子星道:“那倒也未必,若是有心,我方仍有翻盘机会!”

  张千智深深作揖道:“学生愿闻其详。”

  黄子星盯着张千智道:“牵涉此事有可能会连累你身家性命,你可要想清楚了!”

  张千智大义凛然道:“以身报国,正是我辈读书人该做的事情,千智何惧之有?”

  “好!说得好!”黄子星赞道:“从你登门那日,老夫就知道没有看错人!这些日子你在书院的表现,老夫也都看在眼里,既然你有这个决心参与推翻海汉暴政,那老夫就给你说说当下的状况。”

  张千智精神一振,心知自己这些日子的演技也算没有白费,这黄子星果然是有在暗中观察自己的言行。张千智也知道黄子星必定在暗中进行着某些反海汉的勾当,但一直没有抓住真凭实据,而他的身份又不好表现得太过主动,只能耐心等着黄子星自己露出破绽,现在看来这些天的潜伏似乎已经开始在收到成效了。

  黄子星沉声道:“其实早在两三年之前,海汉人刚把生意做到儋州这边的时候,本地就已经有很多人对他们的做法不满了。海汉人往儋州卖盐,本地的盐场很快就垮了,往儋州卖煤,本地的煤矿也纷纷关门。他们这些勾当害得多少人家破人亡,却从来没人注意到。”

  张千智没有应声,海汉在琼北的商贸策略,他也是略知一二的。海汉所拥有的生产组织能力和多出几百年的科技积累,是同时代竞争对手完全无法比拟的,工业化的生产模式让海汉能够以极低的生产成本大量产出如食盐这样的生活必需品,甚至就连挖煤这样技术含量不太高的产业,海汉也能将隔海运来的精煤成本控制在本地出产的褐煤之下。

  低价倾销所带来的区域内同行业生产单位大面积停产、破产,本来就是海汉的目的之一。这样一方面可以对琼北地区的贸易加强控制,另一方面也能将大量的劳动力从效率底下的劳动场所解放出来,将他们吸引到海汉治下的生产部门去从事效率更高的生产活动。而这个构想也的确得到了很好的实施效果,仅16281630年期间,海汉每年从儋州地区引入到三亚的移民就多达五千人以上,极大地充实了治下区域的劳动人口规模。

  儋州地区原本那些盐户、矿工,绝大部分都在近两三年移民去了三亚或其他海汉民政部所安排的地区,就收入和生活待遇而言,肯定是远远超过了以前的水平。黄子星说儋州有人被海汉的商贸策略害得“家破人亡”,倒也不是没有,但并非是这些完全凭借力气吃饭的底层劳工。

  在这个过程中破产的盐商、煤老板,那的确是有的,而且为数并不算太少。其中也不乏真的因为破产而家破人亡的,但这些人往往都是因为自己作死,非但不愿意成为海汉的经销下线,反而利用各种手段试图阻挠海汉货在儋州的遍地开花。

  当然了,这些人所能采用的手段也非常有限,在强大的海汉面前显得势单力孤,偶尔有人得手了那么一两次,比如让人去纵火烧了新到港的一批海汉货,隔天半夜自己家中就会失火,把家产烧个精光。至于还有想在白马井码头到儋州城这段路途上动脑筋劫财的人,基本都死在了护卫商队的民团军枪口之下。

  在这个过程中有多少人对海汉产生了怨恨,并没有办法进行确切的统计,但安全部很清楚民间肯定会有某些暗流存在,改朝换代的措施所要触及到的利益,必定会让其拥有者作出某些反抗的举动。

  只是琼北不比琼南,海汉在这边的统治基础远远不及琼南稳固,虽然在燎原行动后对琼北已经实施了事实占领,但控制手段在很大程度上还是依赖于军事管制,而民间的民政管理体系由于种种原因,进度一直都比较迟缓。直到安全部这边准备要借着人口统计的理由调查办案,儋州这边才开始有机会正式推行海汉治下的民政管理制度。

  黄子星接着说道:“千智或许有所不知,我黄氏一族定居琼州已经有近十代人,辛辛苦苦积攒下来的家产,便是在去年被海汉人以战后土地清理为名,对我族人居住的黄家庄田地直接进行了吞并。这些由我黄氏族人耕种了上百年的田地,竟然一夜之间就变成了海汉人的财产!”

  张千智故作惊讶道:“竟有此事?莫非其中有什么误会?”

  黄子星愤然摇头道:“哪来的误会!海汉人根本就是有意为之,老夫事后多方打听,有此遭遇的还不止黄家一门,琼北各州县都有类似的状况发生。遭此横祸的大多都是一贯对海汉不满的地方士绅,而战后官府都濒于瘫痪,地方行政全由海汉人把持,根本就没办法举告。”

  张千智沉吟道:“照师尊所说,既然民间有如此之多的人对海汉不满,那这些人为何不联合起来,合力对抗海汉?”

  “谈何容易啊!”说到这个事,黄子星脸上的神色也黯淡了几分:“海汉人有钱有兵,而且善于以钱财行贿各方,稍有言论上的闪失,就会有人去向他们告密,更别说联合起来反抗了。再说即便是能汇集起几百民壮,又如何与那荷枪实弹的海汉民团对战?难道用猎弓和竹枪吗?当初横扫琼北的海盗在海汉民团面前都没有一战之力,这私人组织的武装又如何能给海汉人带来大麻烦?”

  张千智心道你倒也不是真傻,起码这实力对比还是看得挺明白的。这些民间地主武装真要想蹭出头来跟民团刚正面,那军方正好是求之不得。用武装齐备的正规军对付这些没有受过什么军事训练的民间武装,那真是跟杀鸡没什么区别在去年已经有好几处农庄得到了这样的待遇,黄子星族人所居住的黄家庄也是其中之一。

  黄子星吐完苦水之后,面色稍稍振作了一些,接着说道:“不过海汉人也并非无懈可击,他们终究是海外来客,并非我大明子民,想要统治这琼州岛,实难服众。只要有人振臂高呼,定然响应者众,推翻其暴政也是须臾之间的事情。”

  张千智心里暗暗听得好笑,他在何夕等人身边待了这么久,海汉人是怎么扩张和巩固自己的势力,他也算是了解了七八分。这琼州岛上也就琼北这几个州县的政局还有点不安稳,你要去琼南试试说什么反对海汉的言论,只怕顷刻间就会被民众扭送到当地的衙门去。在琼南那几个繁华的港口,任何反对海汉的言论都会被施为异类,而当地民众也已经习惯了不再将自己称为大明子民,而是光荣的海汉归化民。

  张千智当然也不会说破,而是恭恭敬敬地说道:“师尊言之有理,只是这振臂高呼的时间和方式,却需仔细斟酌才是。那海汉人既然行事如此没有底线,只怕届时也会以武力进行镇压。”

  “那是当然,他们不得民心,只能用这种下作手段来压制民情了!”黄子星恨恨地说道:“但据老夫观察,海汉人的指挥权力多集中在少数几人手中,若是这几人出了事,那必定会引起其内部混乱。若是要推翻其暴政,当应从此处下手!”

  张千智听到这里才微微一惊,连忙问道:“师尊的意思是,刺杀海汉头目?”

  黄子星没有立刻应声,只是微微地点了点头。

  张千智心道这要是真的,那黄子星这个案子可就大了。他在广州跟着何夕的时候,也曾遇到过两次地方上有人想要行刺何夕,但被化解之后都招致了何夕手底下外勤队的强烈反击,主导者全部死于非命,无一例外。何夕也多次对他说过,任何人想要行刺海汉首长,那都是死罪,无需经过审判,安全部就可以直接执行灭绝令。

  换句话说,黄子星现在表了这个态之后,张千智甚至不需要别的什么实证,仅凭他的举告,就足以让黄子星领罪了。不过张千智看得出黄子星必定是有某些后手,所以他还是很耐心地等着黄子星自己一点一点地把尾巴露出来。

  黄子星沉默片刻之后才道:“灭其头脑,才能乱其阵营。只要海汉一乱,我大明官府便可趁机站出来振臂高呼,让民众重新回到朝廷治下。”

  张千智这才明白,敢情这个振臂高呼的角色,黄子星是打算留给新来的知州大人来做。这想想倒也是在情理之中,毕竟朝廷委任的官员才有权威性,不然行事之后你一个破落的书院山长出来想当带头大哥,谁会服这个气?

  当下张千智又问道:“那严大人手上无权无兵,他即便肯站出来呼吁,但也未必有用啊!再说学生听说海汉人在琼北各州县都驻有兵马,即便儋州这边举事,海汉人若从其他地方调集兵马过来,儋州也毫无抵抗之力啊!”

  黄子星道:“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严大人手里虽然没有兵马,但民间也还有不少卫所军人员,这些人虽然在去年的匪灾中失去了编制,但其心还是向着大明的。老夫近期已经设法与多个州县进行了联系,到时候各处一起举事,让这琼北的海汉民团全都成了没头苍蝇,自然就能保得自身周全了。”

  张千智追问道:“严大人一介文官,又不知兵,届时如何指挥各地兵马?学生听说新来的儋州参将也并非琼州人士,即便由他来指挥,但根本不知本地地形,又如何跟海汉人进行后续的战斗?”

  黄子星捻须道:“指挥兵马之事,老夫另有打算,这个倒是无需担心。”

  张千智奇道:“学生听说儋州的官员,只要活着的现在都投靠了海汉,莫非还有朝廷的大人在其中忍辱负重?”

  黄子星嗤之以鼻道:“那些背叛朝廷之人,迟早会受到应有的报应!老夫也并未指望他们能在关键时刻站出来,这指挥兵马之人,其实是另有其人。”

  张千智眼珠一转道:“莫非是地方上的老团练指挥?”

  黄子星摇头道:“琼北几个团练使去年死的死,降的降,哪还有人。你也不必猜来猜去,老夫所说之人的确是官府里的大人,但却并非是本地人士。而且其可靠的程度,要远胜现在儋州官府里的这些人!”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02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