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五百七十章 来龙去脉

第五百七十章 来龙去脉

  燎原行动起始于1630年夏季,经过两三个月的前期袭扰之后,10月海盗军登陆攻打琼北地区,然后阻断了琼州岛与大陆之间的航运往来。  从那个时候,李清扬这个坐探与大陆锦衣卫机构间的联系也就此中断。之后海汉民团“收复”琼北地区,并接管了海运控制权,但封航仍然持续了很长的时间,直到年底的时候,才逐步开放了琼州岛与大陆之间的航运往来,但从大陆来的船只停靠琼州岛的港口依然需要接受严格的盘查,以防有奸细混进岛上。

  当然这个盘查的尺度是掌握在海汉手中的,比如李清扬向南镇抚司提交报告的信息渠道,安全部就在快到年底的时候重新启用了,确保李清扬将一些经过加工的信息传递到南京去其内容基本都是海盗军攻琼的形势如何危急,海汉又是如何英勇备战,击退了入侵的海盗云云。由于琼北的大明官府机构已经全部被海汉控制,李清扬这个消息来源几乎就成为了大明获取琼州岛形势变化的唯一官方渠道了。

  不过这消息从三亚一路传递到南京,路上所需的时间也不短,直到又过了近两个月,也就是1631年1月下旬,李清扬要再次向南京提交报告的时候,他才从到三亚来接头的信使那里得到了南京镇抚司关于去年琼北之乱的信息回馈。

  与广东官府的关注diǎn有所不同,锦衣卫南京镇抚司并不是很在意琼州在这次的战乱中蒙受了多大的损失,以及战后重建事宜需要朝廷的哪些帮助,这封给李清扬下达的密令中就只有一件事,命令他设法联系或者找到去年九月间去琼州秘密公干,而此时已经消息全无的南京镇抚司副千户赵野。

  李清扬震惊之下,也并没有试图隐瞒这个消息,南京送过来的每一封书面指令,他都是得上交到安全部存档保存的。他当即便将这个消息告知了林南,然后林南又带着他马上去见了郝万清,将情况进行说明。

  一直以来琼州岛上的锦衣卫机构都是接受广州方面管辖,而南京镇抚司前年派李清扬南下潜伏的原因,就是认为包括广州锦衣卫在内的下属机构都存在很大的工作漏洞,对于琼州岛上海汉人的监管不够严密。不过这个安排很早就走漏了风声,李清扬刚到广州就被海汉安全部给盯上了,锦衣卫派来打入海汉内部的坐探,到最后反而成了海汉安全部手里应付锦衣卫的工具。

  李清扬的存在的确给海汉的情报工作带来了一段安全期,正如安全部所预计的那样,李清扬的定期报告在一定程度上的确能够麻痹住大明的情报机构。但同时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安全期也是有时间限制的,随着海汉的不断壮大,在东南地区的影响力日渐加强,大明情报机构迟早都会正视海汉的存在,甚至有可能作出一些敌对的举动。

  李清扬离开南京的时候,他所获知的情况是南京镇抚司并不打算在琼州岛倾注太多的精力,除了他带的这一组人之外也没有别的安排。当然制定这个计划的人大概也没想到,派去的一组人马没过多久就只剩下李清扬一人在三亚待着,而且最终还叛变了朝廷。

  但南京镇抚司在去年派出了另一名级别更高的官员秘密来到琼州岛,这件事李清扬是直到这个时候才知道,而在此之前他连半diǎn风声都没有收到。

  这种情况有两个可能:第一是来到琼州岛的这位同僚处于某种原因,没能在燎原行动开始实施之前与他取得联系,如果是这样的情况,那肯定是对方的失职了;而第二种可能性就比较严重了,那就是南京镇抚司在派出这名官员的时候,并没有安排他与在三亚潜伏的李清扬联络。换句话说,南京方面对李清扬的信任度已经有所下降,才会另外又安排了一条线,布置其他人进入琼州岛。

  按照锦衣卫原本的编制,琼州岛上的最高职位者也不过是跟李清扬一样的百户而已,南京镇抚司当初安排李清扬过来,也是为了方便他在琼州岛上能够单独行事,不用受制于本地的锦衣卫机构。而这次又专门派了一个从五品的副千户过来,也足见其对琼州岛情报工作的重视了。

  当然了,这个名叫赵野的副千户来到琼州岛的目的究竟是对付海汉,还是另有其他案件要查,现在并没有更确切的消息。而南京镇抚司给李清扬的任务,也仅仅只是找到赵野的下落然后回报,并没有找到之后配合其工作等等进一步的安排。

  要查这件事,首先就得回溯到燎原行动期间,海盗军和海汉民团先后对琼北官场的两次扫荡。除了普通的官府机构之外,锦衣卫和东厂作为大明最重要的安全情报机关,也是这次行动中的两个重diǎn清扫对象。除了极个别在此之前已经选择向海汉秘密投诚的人员之外,整个琼北的大明情报机构可以说是被连根拔起,甚至连那些隐藏在民间,没有正式编制,只拿赏银的兼职坐探都没有幸免。

  就连琼州府城里的锦衣卫衙门也没能幸免于难,在海汉民团进驻府城之后,军方很快以抓获的某海盗头子的指认,包围了城中的锦衣卫衙门,以勾结海盗之名抓捕当地锦衣卫负责人。而锦衣卫这边也不肯束手就擒,在此过程中军方动用了武力,打死打伤多名负隅顽抗的锦衣卫人员。事后清扫战场,发现锦衣卫的几名主要负责人都死于了这场冲突之中。核对了人员名单之后,执行任务的部队便将

  根据军方的核对,他们已经完全按照安全部所提供的人员名单,对琼北地区大明情报机关的主要任务进行了抓捕,算上被海盗军清除的人员,整个琼北的锦衣卫、东厂,都已经被清理干净了。而安全部也就拿着这份通知书,向执委会交了差。在此之后不管是执委会还是安全部,都暂时放松了对大明情报机关的戒心,因为即便他们再怎么能干,也不可能在海汉严格管控琼州海运的情况下,在短期内再次重建基层组织了。

  燎原行动结束之后,海汉军方已经按照所掌握的名单核对了所有人,包括那些死人在内,以确保锦衣卫和东厂无人漏网,但在此过程中根本没有人想到,竟然还有在这个名单之外的人潜伏在岛上。

  而这次广东官府派到琼州岛补缺的候补官员中,也并没有锦衣卫和东厂的官员。按刘迁提供给海汉的情报,这两个衙门的候补官员最快也得要二月底三月初的时候才能定下人选。即便是到时候来了人,大概也是跟严明君、李进他们差不多的境况,只能单枪匹马过来赴任,毕竟就算是特权衙门,这经费和编制也是有限的。因此在李清扬接到这封密信之前,整个安全部都已经暂时放下了对大明情报机构的注意力。

  郝万清接到这个消息之后也不敢怠慢,立刻通知了执委会,而陶东来对此也很快作出了批示:不惜代价、死活不论,尽快把漏网之鱼抓住。

  安全部这边也立刻召开了应对会议,郝万清认为这件事可大可小,如果有实证证明此人已经死于之前的战乱,又或是能在近期就被抓捕到,那么应该就翻不起什么大浪。但如果此人还潜伏在琼北某处,并且暗中重新组织人马,那就不知道这个定时炸弹什么时候会在何地以何种方式爆炸了。

  安全部一纸电文发到琼北的民团指挥部,民团这边又用了整整五天的时间,重新对当时的抓捕名单进行了核对,确定已经死亡和被捕的名单中并没有这么一位身份显赫的官员。但当时死于战乱的人并不止锦衣卫衙门里这些人,如果要核对全部死亡人员的身份,这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战后埋进土里几个月的无名氏大有人在,这时候还能怎么核对身份?

  就在安全部失去线索,有diǎn把握不住方向的时候,海军那边倒是送来了一个好消息。他们在琼州海峡巡逻时截获了一艘从海口港出发的商船,在例行截停准备登船的时候,竟然有人跳海逃亡。

  海军这边倒没有废力气去尝试抓活口,站在船舷边的水兵一通排枪打下去,跳船的人很快就带着满后背的枪眼浮上了水面。在把这具尸体打捞上船之后,水兵们很快就在尸体的腰间摸出了锦衣卫的腰牌。

  吓得大汗淋漓的船东只能连声分辩自己并不知道这人的真实身份,只是收了他五十两银子,将他提前藏入船底的货舱夹板当中,送他偷渡去雷州半岛登陆。

  这事很快就上报到王汤姆那里,王汤姆也知道琼北的锦衣卫早就被一网打尽,理论上说应该不会有漏网之鱼,但这个事既然出了,那就不再是军方一家的事情了,当下便派了快船,押解了这艘船上的所有人,以及这具锦衣卫尸体和随时物品送往三亚。为了不耽搁时间,这边船一出发,军方便用电文通知了大本营。

  但从尸体上所发现的腰牌来看,这具尸体应该并非是安全部正在找的那位副千户大人,但极有可能是其随从人员。而另一个好消息是在尸体身上发现了一封用防水油布包裹起来的密信,由于使用了许多专业切口,军方的人看不懂这封信的内容,也就一并随船送往三亚,由李清扬进行解读。

  有了这封信之后,整个事情的脉络就清晰多了。这名叫做赵野的锦衣卫副千户在燎原行动开始之前就已经率领几名手下离开了府城前往儋州方向,但他们的运气极其不好,在澄迈县遇上了海盗军攻城,其中几个手下死于战乱之中,赵野只带了一名手下逃出澄迈县城,然后一直就潜伏在野外,因为战况不明也一直不敢前往大城。

  海汉民团收复琼北之后,赵野又花了很长的时间确定琼北的局势,直到去年快到年底,也就是李清扬向南京方面传递琼北之乱战况汇报的那个时候,赵野才重新找到了落脚diǎn当然具体在什么地方,赵野在密信中并没有提到。

  以下段落内容稍后将重新进行编辑请见谅。

  这事很快就上报到王汤姆那里,王汤姆也知道琼北的锦衣卫早就被一网打尽,理论上说应该不会有漏网之鱼,但这个事既然出了,那就不再是军方一家的事情了,当下便派了快船,押解了这艘船上的所有人,以及这具锦衣卫尸体和随时物品送往三亚。为了不耽搁时间,这边船一出发,军方便用电文通知了大本营。

  但从尸体上所发现的腰牌来看,这具尸体应该并非是安全部正在找的那位副千户大人,但极有可能是其随从人员。而另一个好消息是在尸体身上发现了一封用防水油布包裹起来的密信,由于使用了许多专业切口,军方的人看不懂这封信的内容,也就一并随船送往三亚,由李清扬进行解读。

  有了这封信之后,整个事情的脉络就清晰多了。这名叫做赵野的锦衣卫副千户在燎原行动开始之前就已经率领几名手下离开了府城前往儋州方向,但他们的运气极其不好,在澄迈县遇上了海盗军攻城,其中几个手下死于战乱之中,赵野只带了一名手下逃出澄迈县城,然后一直就潜伏在野外,因为战况不明也一直不敢前往大城。

  海汉民团收复琼北之后,赵野又花了很长的时间确定琼北的局势,直到去年快到年底,也就是李清扬向南京方面传递琼北之乱战况汇报的那个时候,赵野才重新找到了落脚diǎn当然具体在什么地方,赵野在密信中并没有提到。<>...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02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