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五百六十六章 监控

第五百六十六章 监控

  何琦先是一愣,旋即赔笑道:“是小人情急忘了。   . ”说罢便举起了双手。

  那民兵伸手在他周身上下快速地摸索了一遍,确定身上没有携带任何的危险物品,这才收手道:“下次自觉点!进去吧!”

  何琦连连点头称是,跟着另一个民兵进到了内院。民兵将他带到一间书房外,然后报告道:“衙役何琦带到!”

  “进来吧!”

  何琦进到屋里,下意识地便要往地上跪,那声音阻止了他:“何琦,我们这边不兴跪的,站着说话吧!”

  “是是是,小人记得了。”何琦连忙又站起身来,不过还是弯腰垂头,一副低声下气的模样道:“汪主任,小人有事要报告。”

  被称作汪主任的男子沉声道:“是关于新任知州的事?那说说吧。”

  何琦应道:“昨日城外忠明书院的山长黄子星主动登门拜访严大人,今日严大人便向小人打听这黄子星的底细,还仔细过问了忠明书院的状况。据小人所知,这姓黄的穷酸可不是什么老实人,本地一直不愿跟海汉首长们合作的几家书院,他那里便是其中之一了。这家伙主动找到衙门来,小人觉得或许有什么不好的企图。”

  何琦在儋州当了多年的衙役,哪会不知道黄子星这号人,他先前对严明君推说不知,也只是为了拖延时间而已。海汉人早就给他打过招呼,州衙有任何可疑的情况,都得来这个没有挂出任何招牌的办事处汇报情况。当然这种举报也并非对他全无好处,只要海汉这边证实了他所提供的信息真实有效,就会给予一定的经济奖励。对于何琦而言,这不但是他自保的手段,而且还是一条隐秘的生财之道。

  汪主任问道:“那你怎么对严明君说的?”

  何琦道:“小人只是大致说了忠明书院的情形,其他都是推说不知,严大人便给了小人一天的期限,收集黄子星的消息。”

  “这两人交谈之时,还有其他人在场吗?”

  “听严大人的仆役说,昨天李大人也在。”何琦小心翼翼地应道。

  “行了,你去做你该做的事情,有什么新的进展,再过来汇报。严明君想知道什么,你明天原原本本地按你所知告诉他就是了。”汪主任很快就打发何琦离开,不过他倒也没忘了给对方一点甜头:“明天你去城南的海汉银行儋州分号,到柜台报你的身份,就能领到一份赏银。”

  “谢汪主任打赏,小人告退!”何琦满心欣喜地退下了。这银子赚得可比过去东敲西榨容易多了,难怪那么多以前的同僚都选择了帮海汉人做事。不过他所不知的是,他刚才连正眼都不太敢看过去的这位汪主任,其实在两年前跟他也算是同行了。

  汪百锁也是海南岛出身,以前是万州捕快,在海汉吞并崖州之后,发动“燎原计划”之前,万州就是执委会的主要渗透方向之一。而当时混得郁郁不得志的汪百锁,听说海汉人高薪雇请公门退职人员,一咬牙便辞了原本的公职去投了海汉。

  海汉给的报酬自然是比他原来的收入高出不少,而且干的其实也还是老本行,仍然是侦缉案件,捉拿人犯之类的工作。不过做了大半年之后,他就被调离了警察司,分配到了海汉安全部任职。而他的顶头上司,就是安全部的二把手郝万清。

  海汉在去年实施了“燎原计划”之后,汪百锁就被派到了儋州坐镇指挥这边的情报安全机构,并且也得到了“办事处主任”的公职。尽管这个“主任”的实际权限跟他上司郝万清的“主任”还差了十万八千里,但汪百锁却很明白在海汉人手底下得到一个官职是多么难得。何况这“海汉安全部”可不是什么普通部门,而是实实在在的特权部门,对于普通归化民和大明人员,安全部是可以不经司法部批准就展开调查的,必要时还可以采取一些非常规手段来达到目的。

  单就执法权限而言,汪百锁认为现在的职位要比自己过去当捕快的时候大多了。在安全部的职责范围内可没有什么达官贵人,就算是贵为州县父母官,他们一样可以照查不误。而过去的那些同僚再碰到他的时候,全都变得低声下气,主任首长地叫着,这种优越感可不是过去当捕快的时候能够体会到的。

  当然汪百锁也很清楚自己的地位都是海汉人给的,想要保住现在的位子并继续网上爬,那就得好好办事才行。按照他的理解,海汉安全部这个机构的性质,其实是跟大明东厂、锦衣卫有着诸多相似之处,同样也是隐藏在黑暗之中的秘密执法机构。所不同的是这个机构并不是对任何个人负责,而是对海汉执委会这个最高权力中心效忠。

  汪百锁被郝万清派来儋州前所接到的指令,是要“维持儋州政局安定,消除可能影响海汉在当地统治的各种隐患”。这个工作目标说难不难,说简单也并不是那么简单。

  海汉民团加上警察部队,在儋州城有近四百人的编制,虽然兵力不算多,但集结起来已经足以压制本地可能出现的任何反动武装。另外在琼州海峡长期有数艘巡航的战船,也可以在必要时给予儋州一定的武力支援,这些武装力量就足以维持儋州的治安不出现大的乱子。

  不过作为情报安全部门,海汉安全部在儋州设立的分支机构可没那么多的办事人员,汪百锁手下能直接指挥的其实也就十几个人而已,更多的时候还是需要跟司法部和军方协调才行。比如护卫安全部办事处这个院落的卫兵,就是由军方提供的人员。

  这么一点人手要掌控整个儋州的信息,的确相当的捉襟见肘,汪百锁也只能抓住重点,加强对一些重要部门和重要人物的监视比如说本地新来的知州和参将大人。

  这两个人从广州出发前的种种表现和动向,其实已经通过安全部的渠道,在他们抵达儋州之前就先期传递到了汪百锁的手里。根据之前所掌握到的信息来看,这两个人在此之前并没有表现出强烈的反海汉倾向,在广州的时候也分别接受了驻广办和李奈所送的红包礼物,而且李奈对于这两人的评价似乎还不错,认为有可能将他们拉拢进入海汉的圈子里。

  然而这两个人从登陆儋州之初,就跟本地的状况似乎有那么一点格格不入,先是李进带着人在码头上斗殴,其后在接风宴上,严明君跟张新似乎又起了一点口角争执。汪百锁虽然自己没有出席前天的接风宴,但宴席上发生了什么事,每个人说了什么话,他却是大致知道的。

  忠明书院的负责人黄子星去临时州衙登门拜会严明君这件事,即便何琦不来举报,汪百锁其实也已经收到了消息。这两人入驻海汉替他们安排的院子之前,安全部这边就已经布置了人在附近进行长期监视。

  虽然这两个候补官员手里没兵没银子,完全就是两个光杆司令,但安全部的职责是防患于未然,而这两个人的大明官员身份就是一种极大的隐患。如果可以的话,汪百锁更愿意想办法给这两个家伙栽个罪名,然后将他们统统送去安南挖煤,而不是使用有限的人手对他们的府邸进行漫无目的的长期监视。

  汪百锁三两下在刚才未处理完的文件上签了字,然后叫来工作人员拿走文件,自己则是独自出了院落,去了管委会的驻地关于这件事的应对手段,他必须要先跟本地的首席行政长官进行沟通。

  张新在听完汪百锁的描述之后也微微有些诧异:“所以接风宴第二天,黄子星就去找严明君了?这家伙倒真是不安分啊!”

  张新口中所说的“不安分的家伙”是指黄子星,他在儋州任职已经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跟黄子星也打过几次交道,知道这家伙对海汉有着较多的不满情绪。而去年伪装成海盗的安南民团在府城那边将黄家庄当作了祭品,这个事张新也是收到了相关的通知。尽管黄子星本人并没有参与他的胞兄在府城附近的反海汉行动,但从他日常所表现出的态度来说,张新认为他也是一个潜在的危险分子,因此在海汉控制琼北之后,黄子星的行动便受到了有意识的限制,禁止他搭载任何船只出海。

  如果不是考虑到黄子星在本地文化界还有那么一点点知名度,抓捕他可能会对海汉的名声造成负面影响,张新大概也早就懒得操这个心,直接交给安全部去暗箱操作了。

  当事人的另一方严明君,张新本来是抱着观察的念头,但严明君在接风宴上的言论让张新感到不太满意,而本地士绅又以他的态度马首是瞻,自然就没人敢在这个时候去登门拜访严明君了。

  黄子星这么一个不安分的家伙,急急忙忙地去拜访新任地方官,这件事的确是透着几分不同寻常。张新可不会认为黄子星是去找严明君讨论诗词歌赋的,他这么快就找上门去,很显然是要趁着新任地方官立场未稳的时候,赶紧将他拉入到反海汉的阵营中去。

  张新倒是没有急着下结论,他是管行政的,这种事情还得听听专业人士的意见才行:“汪百锁,你对这事有什么想法?”

  “报告张主任,卑职认为须得立刻加派人手,对严明君、李进及忠明书院都加强监视,弄清楚黄子星究竟有什么企图。”汪百锁在张新面前态度还是很端正的,连坐都没有坐下,一直站着回话。

  “那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支持?”张新言简意赅地问道。虽然他是儋州地区的行政主官,但汪百锁所属是海汉安全部,那可是执委会垂管的特殊部门,张昕并没有干涉的权力,而汪百锁也没有事事向他汇报的必要。现在汪百锁主动找上门来沟通,很显然是有求于自己了。

  汪百锁应道:“严明君和李进这边好说,安全部可以自己安排监视,但忠明书院那里人员出入情况比较复杂,仅靠安全部的人手估计是不够了,卑职请求张主任调派至少二十名精干警员,由卑职临时指挥。”

  张新想了想道:“可以,我回头就写个书面材料,你拿到警队去,自己跟他们协调人手问题。”

  张新抬手制止了正准备道谢的汪百锁,继续说道:“但有一件事你必须要做到,在你们要抓捕谁或者是采取什么大的行动之前,一定要先跟我这边通气,我没批准,你这边就不能擅自采取行动。”

  汪百锁略微迟疑了一下,便点头道:“谨遵张主任命令。”

  这个时候何琦拖了这一天的时间就发挥出作用了,几个部门协调完之后,当天下午,特地从儋州湾白马井码头调到儋州的一队便衣警员就向汪百锁报到了。之所以要特地从儋州城外二十里调人过来,也是汪百锁跟警队沟通之后的决定,主要还是避免驻扎在城里的警员因为熟面孔被监视对象给认出来。

  到了第二天何琦去向严明君汇报黄子星的情况时,汪百锁已经在城内城外的关键节点都布置了监视人员。光是忠明书院附近,就派了七八人伪装成樵夫、采药人、过路客商,游方和尚等等身份。

  “照你所言,这位忠明书院的黄山长,其人是一向都跟海汉不合?”严明君听完何琦的描述之后,还特地追问了一句。

  何琦点头道:“小人昨日去打听之后,才知道这位黄山长家中正在跟海汉人在府城打田地官司,只是好像证据对黄家不利,这官司只怕要打输。”

  何琦的描述倒是跟黄子星上次的自述符合,严明君心头有数之后,便对何琦说道:“你去一趟忠明书院,就说本官明日登门造访。”...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02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