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五百六十二章 走访民情

第五百六十二章 走访民情

  拿同样的报酬,干的活儿熟门熟路而且要比当力工轻松得多,这些衙役自然是乐得轻松。  至于说替海汉监视知州大人日常言论,甚至是起居行为,这件事在他们看来并没有多少道德包袱。这些衙役的存在感一向都是依附于强者,如果没有庇护,那他们与普通的百姓就根本没有两样就如同他们此前在工地上做力工那样。

  如今在儋州谁才是掌握了大势的人,普通百姓或许并没有他们这种曾经在公门供职的人看得清楚。大明在儋州的整个统治机构已经被海盗军清洗过一遍,海汉人来了之后根本没有试图恢复原本的模式,而是直接引入了海汉人式的统治体系以管理委员会为首的新机构。而协助管委会行使统治权的也不再是他们这些三班衙役,换成了海汉警察和民团。毫不夸张的说,现在大明在本地的影响力跟海汉相比已经差了不止一个数量级。就算朝廷派了五品大员来儋州,对于改变这里的局势也于事无补,新来的严大人就算再能干,也不可能以一己之力对抗有钱有势的海汉。

  “跟着海汉人有饭吃”,这句话不但已经成为了本地民众的共识,他们这些公门中人也是有同样的体会。虽说海汉人的规矩又严又多,但给的报酬和相应的保障的确要优于大明的水平。

  最关键的是,海汉人现在所做的事情,都是大明官府无力完成,或者根本没有去构想过的事,而海汉人正在井井有条地把这些构想一点一点地实现,从社会中下层民众的角度来看,海汉的施政管理能力显然比大明的地方官府要强出不少。而海汉跟大明相比,谁更靠得住,本地民众已经从去年的那次匪灾中有了比较明确的认识。

  时隔数月,朝廷没有一两银子的赈济发下来,也没有派一兵一卒来恢复儋州这里的社会秩序,最后只等来了一文一武两名光杆司令,这是来重建儋州还是来应景的?就算不会有人公开谈论这种事,但民众心中自然会对这样的时局有看法。再相比海汉人一直在儋州所做的事情,孰优孰劣,民众只要没瞎就能分辨得出。

  严明君吃过早饭之后,换上官服又来到前院,看衙役们正将桌案、牌匾等原本儋州州衙大堂所使用的东西抬进来。海汉给准备的这套院子原本是东厂所用,倒也有一个小小的公堂,但要将州衙大堂这些东西全塞进去,地方就显得有点局促了。

  严明君见状也只能自嘲道:“这样也好,不然地方大了,你们几人站在公堂上也显得空荡荡的。”

  虽然办公场所布置好了,但颇具讽刺意味的是,眼下并没有任何的公务需要严明君处理。目前儋州辖区内的军政事务都是由儋州临时管委会进行管理和协调,严明君想手头有事情做,那就只能等管委会把需要处理的公务转送到他这边来。当然了,以他昨天在接风酒席上所表现出来的态度而言,管委会在短时间内是肯定不会主动遂他这个愿的。

  严明君本身也不是个闲的住的人,否则就不会上下折腾求来这千里之外的候补官职了。在临时衙门里坐了没多久,严明君便索性回到后院换了便装,然后让衙役们散去休息,唯独叫住了头目何琦。

  “何琦,你对本地民情可熟悉?”严明君打算出去微服私访一下,不过干这事还是得有熟门熟路的人带着才行,而在他看来,身边暂时也就只有何琦稍微有那么一点可信度了。

  何琦应道:“回大人,小人便是儋州人氏,若大人想出去探访民情,小人愿做个随从。”

  “如此甚好。”严明君点点头道:“你且去换身行头,随本官出去走走。”

  何琦也换了一身便装,然后两人便出了这临时衙门。对于新任官员所提出的各种要求应该如何应对,海汉有关部门都在事前对何琦进行了简单的培训。类似微服私访的这种行为,海汉给何琦的命令就是随他去,只要安排好人员贴身监视就行。当然了,既然严明君点将点到自己头上来,那这份加班费何琦并不打算让给别人来挣。

  儋州作为琼州岛上的文化中心,城中还是相当热闹的。去年那场战乱在城市所造成的破坏其实相当有限,主要都集中在城北的官衙区。而何琦带着严明君去的,却是城南的商贸区和文化区,这边非但没有留下什么战乱的痕迹,反倒是因为海汉商贸在战后的强势介入,让这里的市面变得比战前更为热闹繁荣了。

  严明君随意进了路边的几间商铺,很容易就注意到这些商铺所出售的物品至少有一半都是海汉所产,而且这些物品明显要比大明所产的同类商品便宜许多,价格比严明君当初在罗定州看到的同类海汉商品也低出一截。当然这个道理很简单,毕竟从三亚把货物运到儋州的费用,跟运到广东内陆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概念了。

  然而这些在广东内陆都极有价格竞争力的商品,在这里的售价更低,就可想而知其市场占有率有多高了。严明君转了几家店铺之后发现,像米、盐、煤这些生活必需品,似乎都已经被海汉货给垄断了。他可不是只知道图便宜的愚民,毕竟是有过地方执政经历的官员,他对于这样的垄断式经营还是有一定的敏感度。

  抛开经济方面的复杂原理不说,如果琼州岛在物资供应方面逐步脱离了对大陆的依赖性,那朝廷还能如何控制这片海外飞地?靠军事手段很显然已经不可能了,琼北都已经是如此境地,琼南那边是海汉人的老巢就更不消说了。靠民心也不太实际,这岛上本来就有数万跟大明若即若离的黎人苗人,如今从儋州的情况来看,民心似乎也在逐渐偏离大明这边,而海汉人倒是通过各种各样的“花招”拉拢了不少拥趸。剩下的手段就只能单纯的行政命令,然而严明君自己的遭遇已经说明了这种手段在本地已经失效了,他现在可是被彻彻底底地架空,而且连一点反抗的手段都没有。

  出了店铺,严明君对何琦问道:“本官听说这儋州也有官家盐场,为何市面上所见的盐却全是标注海汉所产?”

  何琦应道:“回严大人,本地的盐场,两年前就已经停产了,之后本地的商贩便只出售海汉所产的精盐。”

  “本地盐场是因为价格不如这海汉盐才经营不下去的?”严明君也算是聪明人,结合刚才所看到的情况,便推理出了正确的答案。

  何琦道:“大人明鉴,这海汉盐比本地盐便宜近三成,且精细得多,本地盐商自然是选便宜的进货。时间一长,本地盐场的盐户们没了收入,自然就不肯继续做事了。海汉人又出了价,把这些盐户都雇走,送去他们自己的盐场做工了。”

  严明君道:“盐课提举司远在广州,想必也是管不了海汉人在琼州岛上贩运私盐。不过海汉人把盐价定那么低,那他们如何能养活那么多盐户?”

  何琦心道海汉人何止在琼州岛贩运私盐,就算是海峡对面的雷州、廉州、高州,大部分地方的民众也都是在吃海汉盐了。再说海汉人运盐队伍都是武装押运,本岛的海运甚至是打着大明水师的旗号在公开走私,那盐课提举司就算来了又能把他们怎样?

  “回严大人,小人虽未去过海汉人的盐场,但听说他们的盐场都建得颇大,晒盐的并非本地盐场所用的石槽,全是数丈见方的大池子,且制盐之法所需的劳力比传统制盐法要少得多,所产之盐胜过大明盐户十倍,是以价低却仍有丰厚的利润。”何夕腹诽归腹诽,但还是原原本本地照自己所知回答了严明君的提问。

  “那这稻米、生铁、煤炭,也俱是如此?”严明君继续问道。

  何琦应道:“大人所料不差。”

  严明君虽然已经有所预料,但听到何琦的回答还是难免有些丧气。这些民生所需的商品全都被海汉所把控,大明想要再夺回本地的控制权可就不是简单的行政手段或者军事手段就能解决了。不然就算拿回儋州,本地没了足够的生活物资供应,那民间一样会发生大乱。

  严明君摇摇头,没有兴趣再逛商铺了,转身走了一间茶楼,打算歇一歇脚。小二见严明君穿着不像平民,又带着随从,便招揽二人上了二楼雅座。严明君也没什么架子,让何琦也在下首坐了。

  这雅座之间是以屏风隔开,小二上完热茶糕点之后,严明君便听到隔壁一桌人正好在谈论新官上任的事情,他便立刻竖起了耳朵。

  便听其中一人说道:“这次朝廷新派了两位大人来儋州赴任,看样子朝廷还是没有打算丢掉这地方。”

  另一个稍粗些的声音应道:“朝廷怎么打算,如今已经不是重点,儋州今后局势如何,还得看海汉人的意思。”

  先前那人问道:“郑兄可是有什么内幕消息?”

  被称作郑兄的人说道:“昨天家父也去参加了新来两位大人的接风宴,回来之后简略说了一下当时的情形。今后儋州这地方,恐怕是由不得大明做主了。”

  “此话怎讲?”

  “这次来儋州接任的两位大人,一没带银子来,二没带兵来,到了这里就想从海汉人手里把权力接过去,你要是海汉人你会怎么做?管委会的张主任可是一点都没客气,当场就拒绝了新来那位严大人的要求。在场三桌人,没一个站出来帮新任知州说话的。家父说如果不是那严大人立刻服软,搞不好张主任当场就要跟他翻脸。那样的话,只怕要等两三个月之后,才会有下一任知州再派过来了。”

  这种说法立刻得到了旁人的赞同:“郑兄说得有理,想那上任儋州同知薛大人,便是不肯跟海汉管委会合作,还说什么要将海汉自行推选出的首领绳之以法,结果没几天就从儋州城里消失了。海汉人说他是勾结海盗,私自外逃,本人是不信的。”

  “慎言!海汉治下,这种话岂是随便乱讲的!”立刻有人在旁边阻止了这个口无遮拦的大嘴巴。

  那一桌说得兴起,严明君在屏风这边却是听得冷汗连连。这海汉人在儋州无法无天的程度,已经超乎了他的想象,还好昨天那个场合没有把话说死,否则今天一早登门的大概就不是复工的衙役,而是前来抓捕自己的海汉民兵了吧?

  严明君忍住心头不快,继续听下去,隔壁那一桌所谈及的也几乎都是本地时事,倒是有一多半都跟海汉人有关,倒是由此又知道了不少事情。

  严明君听了大概半个时辰,便确定了隔壁这桌人的身份,几乎都是本地的官二代富二代,这些人对于海汉的态度敬畏居多,反感也有,但程度并不强烈。这也是因为他们的家庭与海汉之间有着各种利益纠葛,很难说清海汉的到来对他们的利弊。

  但这些人在其中一件事上态度非常一致,那就是绝不能轻易得罪海汉人,因为不管是他们自己还是他们身后的家族背景,都必须要看海汉人的脸色行事。他们的家族利益,也与海汉息息相关。在这个方面,大明的影响力再一次远远地落后于海汉。

  后来这些人的话题慢慢偏离到生活琐事上,严明君便没兴趣再听下去了,让何琦去结了账,两人出了茶楼,慢慢朝着南门方向走去。没走多远便有人在后面大声招呼:“严老弟!”

  严明君回过头去,见同样是一身便服的李进正大步走过来:“还说过去找你吃饭,结果你家人说你出来了,叫我好找!”

  严明君道:“李兄找我何事?”

  “去那边看看。”李进指了指南门:“我打听过了,以前儋州驻军的军营就在南门下面,正好闲着无事去看看。”...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01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