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五百五十八章 下马威

第五百五十八章 下马威

  跟这船老大一番攀谈下来,严明君心中反而是徒增郁闷,他试图证明海汉人在琼州的统治没有合法的名义,但显然这名曾经受过海汉恩惠的船老大并不在乎这一点。   . 相比谁才是正统,普通百姓更为关注的是谁能让自己活得更好,而海汉人在这个方面所做出的成绩显然好过地方官府太多,以至于官府在民间的形象逐渐变成了摆设,没有多少存在感可言了。

  这次倒是轮到李进来安慰他了:“严老弟不要太介意这些粗人的言论,未受教化之人,哪知朝廷正统的重要。听说儋州那地方文教兴盛,想必当地就不会再听到这些忤逆言论了。”

  严明君脸色这才稍稍缓和了一点,点头应道:“李兄说得是,儋州一向都是琼州岛的文化中心,才子辈出。想必有诸多贤人教化之下,当地民众不会如此容易受到海汉人的蛊惑。”

  船老大此时却已经没空再陪着这两名官员聊天,他的船在出发之前还得装上一批从大陆运来的货物。不过因为海运部提前打了招呼,他这艘船就不再另行载客了。

  当天下午,这艘定期往来于府城与儋州之间的班船按预定时间从海口港甲三号码头出发,向西驶往儋州方向。从海口港到儋州的白马井码头,航程大约八十多海里,以普通福船的平均航速,大概需要将近一天的时间才能到达,不过这艘船的帆索系统已经经过改造,航速比起普通福船要提升了30左右,完成这段航程所需的时间也压缩到了十五六个小时。而一路护送官员船队的海汉战船,在这段航程中也就不再继续执行护航任务了。

  当晚入夜的时候,船就已经驶入到临高县境内海域。第二天早上严明君醒来之后出舱询问水手,得知已经到了儋州湾以北的洋浦半岛海域,向西南绕过这个半岛之后,就是儋州湾入口处的白马井码头了。

  两名候补官员在船上与家人随从一起吃过简单的早饭之后,听到船老大在甲板上大声呼喝道:“前面就是白马井了!”

  两名官员来到甲板上,见前方是一道宽约里许的海峡,船老大解释道,通过这道海峡之后,就进入到儋州湾了。

  两人从广州出发之后在海上奔波多日,也着实有些疲乏了,如今看到即将抵达终点站,都有一些如释重负的感觉。尽管不知道儋州现在的情形如何,但总比这样终日在海上漂着要好过。

  这艘船驶入儋州湾之后便立刻折向东南靠岸,严明君和李进都注意到这里的码头与海口港一样,仍然是传统码头的样式,并没有像李家庄和万山港那样用水泥铺就。不过当船靠岸之后,他们注意到不远处的海岸上正在施工,不断有劳工将一小车一小车的泥状物铺设到码头地面上。

  “那便是海汉水泥了!”严明君给李进介绍道:“此物看似稀泥,但待匠人将其抹平阴干,几天之后便会坚若磐石了。”

  李进应道:“看这架势,海汉是打算在这里大兴土木了。严老弟,他们还真没把自己当外人啊!”

  要修建一座海汉式的混凝土码头需要多少钱,严明君和李进是不知道的,但有一点毫无疑问,这笔修建码头的费用肯定是海汉人自己出的,而他们会在这地方大笔砸钱下去搞建设,足以说明他们对本地的掌控力有充分的把握。

  在登陆之前,也是一如既往地有人登船为他们登记,检查船上的人员。待一切核对无误之后,他们才被获准登陆上岸。

  李进眼尖,一下船便看到了码头上有“琼州水师”、“海南卫”和“白马巡检司”的旗帜,立刻就来了底气,向严明君打了招呼,便大步过去,打算看看自己今后的同僚和部下是何种状况。不过到了跟前之后,李进顿时就傻了眼。

  这两支大旗下面搭建了一间凉棚,坐着七八个身着明军军服的人,其中还有一人看着装是卫所千总,只是这帮人身边没有配备任何武器,而且他们的注意力也完全不在码头上,正围坐在一起玩马吊。这种起源于明天启年间的娱乐纸牌,也就是后世麻将的雏形。

  李进大声咳嗽了一下,便有人回过头看了他一眼道:“干嘛的?要办事左转去那排红砖房子,门口挂着港务中心牌子的就是了。”

  李进忍着怒气道:“本官是朝廷委派来儋州的新任参将李进!”

  “哟,是李大人!”那名千总的注意力终于是从手里的马吊牌上转移开来:“都愣着干嘛!赶紧起来给大人让座啊!”

  “不必了!”李进见那千总居然没有站起身来回话,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你是何人?”

  那千总慢慢地放下了手里的马吊牌,似笑非笑地望着李进道:“下官是儋州卫所军千总肖吟,李大人若是乐意,叫声肖老三也可以。”

  李进问道:“本官怎么听说这儋州千总是姓田的?”

  肖老三应道:“田千总在去年抵抗海盗攻城的时候不幸战死,下官以前是在昌化县任职,也是刚接任不久。”

  这肖老三便是以前驻守昌化县县城的那位肖把总,在昌化至石碌的铁路工程开始不久,就已经被乔志亚彻底拉拢收买过来。后来海汉这边还替他捐了个候补千总的职位,去年攻打儋州的时候,当地守军的参将和千总都死的死抓的抓,空出的职位也就正好便宜了肖老三。不过他调到儋州任职之后,其实跟在昌化也没多大区别,依然是听从海汉的安排做一个傀儡而已。当然了,这银子肯定是比在昌化县当把总的时候收成好了。

  “你即口称下官,当知职位尊卑,却坐着跟本官说话,这是何道理!”李进见这家伙根本毫无自觉,忍不住也提高了嗓门。

  “李大人息怒,大家都是为首长……为朝廷做事,这些细节又何必太计较?”肖老三却根本不吃他这一套,嘴里说得好听,屁股却是继续端坐不动。

  “来人啊!”李进一声呼喝,他的四个亲兵立刻就凑上来了。

  “干嘛?想动手?兄弟们亮家伙!”肖老三脸色一沉,也是一声发喊,在场的数人都是伸手掏向自己怀中。

  李进立刻一惊,暗道要吃亏。他这几名亲兵虽然都配有单刀,但下船前却都被民兵给扣下了,声称这是所谓的“管制刀具”,只有得到本地海汉首长的批准之后才能发还给他们。然而本地的海汉负责人似乎出于某种不明原因没有及时赶到码头来迎接他们,因此现在这几名亲兵都是赤手空拳,而且他们只是勤务兵和家仆的属性,做保镖打手纯属兼职,谈不上有多强悍的武力。即便对面这七八个人掏出来的只是首,也够他们喝一壶了。

  孰料这几个明军从怀里掏出的并非首之类的武器,而是竹哨,放进嘴里便吹出了尖利的声音,百十丈之外都能听得到。

  李进和他的手下还没弄明白这是什么状况,就已经有一队黑衣人跑步赶到,这些人一手提着短棍,一手擎着藤盾,立刻便在肖老三的招呼治下将李进几人围在了当中。

  为首的黑衣人用短棍指向李进等人大喝道:“全部蹲下!双手抱头!”

  李进自然不会做这么丢脸的事情,稍一犹豫,那黑衣人便叫道:“动手!”

  顿时棍子便从四面八方敲了过来,这种短棍是复制了美制aetco113式警棍的样式,棍长二尺,直径一寸,实木所制,上面有防滑纹路和便于挂在腰带夹上的金属环。这玩意儿敲在身上可不是闹着玩的,力道掌握好了一下就能敲碎骨头。

  李进的几名亲兵抬手挡了几下,便迅速被乱棍打翻在地。李进自己倒是好歹有点功夫在身,一抬脚便将面前的一名黑衣人踹翻,然后瞅空子冲出了包围圈。然而就这么片刻的工夫,李进发现又有两队黑衣人赶到,在外围便散开了队伍,控制住了他逃跑的路线。

  李进此时只恨自己手里没有武器,如果有一把单刀,他还是很有自信能闯出去的。但现在赤手空拳,而且对手人多势众,只要身上连续吃上几棍,动作一慢下来,恐怕就会被打翻在地了。

  “停停停停停!你们这是在干嘛!”

  随着一声呼喝,原本作势要围上来擒住李进的这些黑衣人都停下了动作,分开两边。李进这才看到了自己的救星,一名肤色黝黑的海汉人,他的身边还簇拥着几名荷枪实弹的海汉民兵。

  这人虽然肤色与本地人相当接近,但李进还是能一眼看出他并非明人,因为从他脸上所透出的那种自信、从容,一切尽在掌握的感觉,是普通明人根本不会具备的。

  李进还没开口,那肖老三已经凑到这海汉人身边解释道:“张主任,这是广州新来的参将李进李大人,刚才跟下官有点误会,所以叫了警队的兄弟们过来维持一下秩序。”

  “维持秩序怎么又动起手来了!”被肖老三称作“张主任”的便是儋州临时管理委员会负责人张新,按照安排他今天应该是到这里来迎接两位候补官员,但之前有事耽搁了行程,匆匆赶来白马井正好遇到了刚才这一幕。如果不是他及时喝止,这李进大概也得吃一顿棍子才算完事。

  “李大人受惊了,刚才没有受伤吧?”张新对警队的责备也就一句话而已,事实上给新任官员一个下马威,也是他准备好的策略之一,只是没想到这李进一到码头就很主动地挑起了事端。肖老三虽然并没有得到张新的事前授意,但他也并非会吃眼前亏的人,一见势头不对,立刻就按照平时的做法,吹哨求援。

  肖老三这帮人安置在这里,主要就是为了对外做做样子,让这地方看起来似乎还是在大明的控制之下,但真正负责执法的还是海汉掌控的警察和民团。虽然打着“琼州水师”、“海南卫”以及“白马巡检司”的旗号,但实际上就只有肖老三带的人在这里充数而已,这与三亚的大明水师和巡检司在一起办公也是有异曲同工之妙了。

  李进也不傻,很快便意识到了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他虽然心头十分恼怒,但也明白强龙压不过地头蛇的道理更何况这海汉根本不是一般的地头蛇,而是十足的土皇帝了。

  看到这姓肖的千户跟海汉的官员如此熟悉,李进大概也就明白他为什么会大模大样地将自己视若无物了。在海汉人控制的地盘上,还有哪个靠山能比海汉更大呢?很显然,大明官员的身份在这里并不吃香,这个身份顶多也就是能在帮海汉人做事的时候多个方便而已。

  李进知道自己若是再跟这海汉人翻脸算帐,那可就真没人再能救自己了,当下强压心头怒火,向李进抱拳道:“本官倒是无碍,只是本官这几名亲兵无端受此伤害,该如何处置才是?”

  “赶紧送这几个人去包扎伤口,检查下有没有骨头断掉!”张新倒也没有什么废话,立刻安排人将这几个倒霉鬼或扶或抬地弄走:“应该都是皮外伤,我会安排大夫救治,请李大人放心。”

  说话间严明君也赶了过来,他在远处看到李进走进了打着军方旗号的凉棚,还待说等行李和家人都下船之后,再过去与他会合。没想到片刻工夫那边就打了起来,等他气喘吁吁赶过来的时候,张新已经赶到喝止了这场闹剧。

  张新与严明君也见礼之后,就主动招呼道:“两位大人一路劳顿辛苦,想必也很累了,我准备了马车,送两位回城休息,等晚上再设宴为两位大人接风洗尘。”

  “有劳张主任了。”严明君虽然不清楚海汉这个“主任”究竟是多大官,但听到旁人这么叫,他也就跟着入乡随俗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01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