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五百五十六章 打击不断

第五百五十六章 打击不断

  然而即便广东水师拥有这种大型战船,也不是想出动就能随时出动的。  像这种吨位的战船,船上水兵水手上百人,出动一天的基本消耗就得要上百两银子,如果是操演或者作战,那还得加上船上火器弹药的消耗和额外的作战军饷。这对于近一二十年里都没添置过新船的水师而言,无疑也是一笔不可忽视的开支。所以广东水师仅有的几艘大船,基本上也都是长期停靠在水寨码头里当摆设,一年能出航个十天八天就是上限了。

  而海汉人显然并没有经济方面的顾忌,他们的大本营远在琼州岛的南端,但却将这种大型战船派到了珠江口的万山港,这几乎就相当于广东水师在珠江口的驻防地与福建泉州之间的航程了。而以万山港的规模,这种大型战船显然不是打算长期在此驻守,而是因为执行某种任务才会在这个小港口临时停靠,像这种远距离的海上兵力调动,大明水师是肯定不会在和平时期实施的,这出一趟海可就是银子不停地往海里在扔啊!

  对于海汉人这种行为,两位大明候补官员也只能给予“有钱任性”之类的评价。这万山港虽然是大明的属地,但看起来这个地方的话语权可并不在大明的手中。

  相比李家庄码头,在万山港登陆所需办理的手续还更为严格,毕竟这个地方是个准军事基地,民用商用都只是附属功能而已。不过官员们在李家庄已经有过一次经历,此时倒也没有觉得特别反感了。他们在登上码头之后,也同样得到了本地负责人陈一鑫和厉斗的接见。

  因为万山港所担负的商业功能,厉斗目前还是长住在这里的时候较多,而陈一鑫随着广东军区成立顺利升职之后,就是在万山港和香港岛南端的镇南港来回跑了。这次也是在得到驻广办的通知之后,他才提前从镇南港匆匆赶回来的。

  军方对于这批赴任的候补官员还是相当重视的,一方面要在双方接触之初就以各种方式给予他们一定的震慑,另一方面也的确得确保这批人在途中的安全,并让他们感受到自己得到了海汉的重视,以便为之后的收买、拉拢、驯服等手段打下一个良好的基础。

  不过陈一鑫个人并没有兴趣跟这些候补官员过多地接触,他们的目的地也并非陈一鑫的辖区,对于这些人将来的命运如何,陈一鑫没有什么关心的必要。晚上的接风宴也只是走了个形式,敬了一圈酒之后,陈一鑫便以公务为名离开了,让厉斗在场作陪。

  “这海汉小军官好大的派头!”宴席结束后回到海汉所安排的住处,李进便忍不住吐槽起来:“严老弟,你注意到他的眼神没有?简直就是目中无人,说话的时候完全没把我们这些朝廷命官放在眼中!”

  严明君道:“人家也的确有硬气的资本,李兄你看看这港口内外的炮台,这一艘艘的战船,还有我们上岸时看到那些海汉民团的士兵,凭良心说,的确比我大明官军要像样多了。人家要钱有钱,要人有人,有了这些倚仗,说话自然就能硬气。”

  李进也知道严明君所说的确是事实,叹了口气道:“这距离琼州四五百里的地方尚且如此,不知那琼州岛上,这海汉人又会是何等的猖狂了!”

  两人越是接近琼州岛,就反而越多不安。出发前对新职位新环境的期盼,也在途中被无情的现实给一点点地抹去。他们知道自己现在所接触到的海汉很可能还只是管中窥豹,然而仅仅就是海汉有意无意间所露出这一鳞半爪,就已经让他们感受到了己方那么多不胜枚举的劣势短板。而海汉这样一个拥有强大力量的机构,真的乐意将琼州岛的掌控权交还给大明?严明君和李进对此都并不再抱有太多的乐观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上,众人吃过早饭之后,便再次来到码头登船。这时候陈一鑫出现在码头上,向官员们宣布了新的护航措施:“从万山港出发之后,我方派遣的两艘“探险级”武装商船将加入护航队伍,并护送各位大人直达琼州府城。祝各位一路顺风了!”

  李进低声嘀咕道:“这还是商船?依大明律法,商船可是不能超过四百料,这船大概能有八百料了!”

  当然他心里也很清楚,就算海汉这武装船的存在违反了大明律法,也没人敢去找海汉的晦气。这种战船在广东附近海域就是一种无解的存在,在场这么多大明官员,也没有谁真正站出来对此提出质疑。

  两艘在李家庄加入的“探索级”战船率先调头出港,然后搭载候补官员们的船队依次驶出港口,最后才是两艘体形最大的“探险级”战船在万山港港湾里缓缓调头驶出,坠在整个船队的最后面。

  按照海汉海运部所制定的航线,船队并不会从万山港直接驶往海南岛,而是沿着广东海岸线往西南方向行进,在抵达雷州半岛海域之后再折转向南,通过琼州海峡去往海口港停靠。这个航程相比直来直去的航线要多出大约三分之一的距离,而且每天入夜就靠岸休息,天亮才会出发。这样一来,从万山港到海南岛整个航程所需的时间就从四天左右拉长了至少一倍。

  不过离开万山港之后的沿途停靠点,可就没有李家庄和万山岛这么完善的条件了。之后的几天所停靠的港口大多都是渔港小镇,根本没有像样的餐饮住宿服务,这帮官员晚上也没有再到岸上住宿。到了这个时候有了对比,众人才知道海汉所提供的食宿服务有多么周到。

  不过虽然没有了这部分的服务内容,护送船队的民团却一点没有放松应有的警备,每晚都会有一个排的士兵到岸上驻扎,负责停靠点周围区域的戒备。当然除了护卫船队安全之外,军方也是提防着有身份不明的人从这些地方摸黑混进船队,偷渡前往琼州府城。

  在海上折腾了七八天之后,船队终于驶入了琼州海峡。正好这几天天气晴好,官员们也知道即将到达目的地,心情终于变得轻松了一些,纷纷带着家眷到甲板上透气放风。

  就在船队驶过雷州半岛东南端的罗斗沙岛不久,以为剩下旅途乏善可陈的官员们又再次目睹了他们此生难以忘记的一个景象两艘巨大的帆船船艉吐着灰白烟尘,以极快的航速在海面上驰骋。这两艘船在海面上兜了个弧度之后,便从一左一右靠近了这支船队,而桅杆顶端的红蓝相间旗帜,表明了他们的身份也同样是海汉民团。

  在万山港加入船队的两艘战船,与这两艘新出现的大船一比,大概足足小了一半。而这两艘大船侧舷那数目更多的炮窗,也在提醒着注视它们的观众不要忽视这两艘船的真实身份。

  然而这两艘大船并没有加入到船队的意图,而是全速从船队两侧的海面上超过去,然后往西南方向驶去。相比这两艘船的惊人航速,严明君和李进觉得自己所搭乘的船简直慢得跟乌龟差不多了。

  “这……这也是海汉人的战船?”李进一脸惊恐地望着严明君问道。

  严明君不知道该如何作答才好,这船上也并没有海汉的人,一时间根本找不到人可以提供正确答案。但从那两艘船的外表样式,以及船上所悬挂的旗帜来看,倒是与护航的这几艘海汉武装船是如出一辙,只是不知道那船艉冒出的的大量烟尘是个什么意思,看样子并不像是船上着火了,而普通的烧水做饭显然又难以产生如此之多的烟尘。

  但这并不是他们关注的重点,这大船的可怕个头和超高的航速,才是他们感到震惊的真正原因。民间早有传闻说胜利港有海汉人制造的万斤大铁船,而海汉人善于造船航海的名声也早就广为传播,但传闻归传闻,跟真正亲眼见识到现实之后的感受还是有着差距。如此巨大之大的战船,只怕还要上溯到三宝太监下南洋的时候才有了,而如今的大明早就没了这种巨型战船的存在,想不到一直盘踞在琼州岛上的海汉人,倒是不声不响地造出了如此巨大的战船。

  两人对视之下,都从对方脸上看到了深深的失落。在他们心中,大明虽然近年有些磕磕绊绊,内忧外患不断,但终究还是一个无敌的存在,即便是北方关外每年都要向大明发起攻击的野猪皮,明人也仍是认为他们不过是一帮徒有武力的野蛮人罢了。而在大明周边,也并未出现过任何超越大明的文明势力,即便这几年的走势不怎么如意,也依然还是天朝上国的存在。

  然而在接触到海汉这股突然崛起的势力之后,他们固有的一些观念都在不断地被打破和刷新。这群盘踞在琼州岛南端的海外来客,不但能将海贸生意做得风生水起,让当地官府和广东沿海几乎所有的大商人都为期效力,而且还自行组建了所谓民团的军队,其作战能力甚至比官军还厉害。而这几天所见到的海汉战船,也证明了他们在海上的实力同样可怕,至少今天所见的这种大型战船,是目前的大明无论如何也造不出来。

  不过在琼州海峡偶遇两艘“威严级”旗舰的这一幕,可并非军方有意安排,而是实实在在的巧合了。正好王汤姆这两天带队在附近海域操练双舰进攻队形,就遇到了从雷州半岛南下而来的这支船队。王汤姆当然也不会浪费有限的资源去护送这支船队前往海口港,所以只是晃了一圈示威完毕就离开了。人员和时间的付出倒是小事情,但锅炉寿命对“威严级”战船来说可是大事,每一次启用蒸汽动力推进的训练都是有严格时间安排,并不适合用以执行这种正式安排之外的临时任务。

  但就算是这么惊鸿一瞥,也已经足以让船上的这些大明官员们感到震撼了。哪怕是丝毫不懂水面作战知识的人,也知道这海上作战船大有优势,更何况是这装备了大量火炮,航速又如此之快的大型战船?也难怪海汉民团能做到大明水师所不能的事情,并且还主动向广东官府讨要了琼州海峡的巡航护卫任务,人家的确是有这个底气,再怎么看不惯也不得不服。

  怀着十分复杂的心情,这支船队终于是在三个多小时之后抵达了海口港。码头上并没有他们出发前所预期的那种锣鼓喧天,人山人海,民众倾城而出迎接朝廷委派的新任父母官这样的盛况,仅仅就只有数辆马车,几队将码头围得严严实实的民团士兵,以及寥寥数名海汉人,场景跟船队在李家庄和万山岛停靠的时候如出一辙。

  但这次海汉人的检查手段显然要比前两站更为缜密,每艘船都有十来名海汉民兵上船,对船上所有人员的身份都进行了核对。态度虽然并不粗暴,但官员们也能感受到这些人似乎并没有把他们的身份放在眼里。

  终于还是有人受不了这样的态度爆发了出来,与严明君这条船相邻停靠的另一条船上,一位胖乎乎的官员就叫了起来:“本官是朝廷命官,你们不能对本官如此无礼!叫你们负责的人滚过来!”

  这叫嚣声显然引起了码头上那些海汉人的注意,严明君看到有人抬手示意了一下,立刻便有军官模样的人跑步登上了这艘船。

  “你有什么问题?”那名军官显然也并没有打算给这位受到委屈的官员什么面子,上船之后冷冰冰地问道。

  “本官乃是新任临高县县令,你们有何资格检查本官的行李?”胖官员很是气愤地嚷道。

  “这里是海口港,不是临高县。”军官肃然道:“还有,你是大明的官,但我不是大明的兵!”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01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