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五百五十四章 又吃又拿

第五百五十四章 又吃又拿

  类似这样的操作方式在海南岛上已经施用过多次,针对不同类型的官员,有关部门也总结出了不同的方式方法。  ,例如罗升东的老丈人崖州知州章青,最初的时候也就只是想接着海汉人的力拿下知州的位子,然后给自己女婿一些方便。不过这只要拿了海汉的好处,手就很难再缩回去了,从最初帮助海汉人拿下榆林地区的地契,到后来把整个崖州都卖给海汉,其实中间也就一两年的时间而已。

  很难说他对朝廷没有丝毫的忠心,毕竟也是接受正统儒家教育成长起来的读书人,什么天地君亲师,仁义礼智信,这些忠君爱国的理念还是很牢固的。然而即便如此,在海汉循序渐进的收买拉拢手段不断的套路之下,自诩节操满满的地方官员们还是一个接一个地被拖下了水。偶尔有那么一两个油盐不进的顽固分子,也基本都因为各种各样的“意外”消失在了公众的视野中。

  在海汉势力所渗透的地区,当地官场上慢慢地就只剩下了亲海汉的官员,而当地的人口、土地及其他自然资源,也就顺利成章地被海汉据为己有。当然这套办法的弊端就是进度太迟缓,跟不上海汉极速扩张的需求,所以执委会才会在此之前批准了“燎原计划”的实施,目的就是为了尽快实现对整个海南岛的实际掌控。

  虽然已经拿下了整个海南岛,但在根基未稳之前,执委会也并不打算跟大明朝廷公开撕破脸,因此放大明候补官员上岛赴任也是现阶段必须妥协的一个环节。但执委会认为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再去慢慢套路这些新人,所以得要有更简单有效的办法来控制住他们比如软禁,或者是更直接的收买。

  如果说严明君和李进没有在李家庄码头遇到恰好过来办事的李奈,那么他们在抵达儋州之后,大概立刻就会被软禁起来,当地的管委会可不会给他们留下什么接触地方政务军务的机会。但李奈插手这件事之后,他们的命运也就在不知不觉间起了变化。

  李家庄军事主官萧良在宴会之后巡察岗哨,便看到了李奈带领这两名官员离开码头区域前往李家庄的登记记录,他也不敢怠慢,立刻和沙喜联系,才知道李奈是打算要给这两人“做做思想工作”。这种事作为官方来说倒是乐见其成的,对大明的逐步蚕食总不能像原本历史上野猪皮入关那样靠着杀杀杀来进行镇压,最理想的还是莫过于逐步收编改造大明的统治机构体系,特别是这些曾经在大明担任过地方官员的人。

  就算这些人的忠诚度有限,立场也不是那么坚定,能力也未必有多强,但这执政地方的工作经验却不是海汉执委会自行培养的归化民干部能在现阶段相提并论的。归化民干部的优点是听话,但缺点也同样如此,离开了上级的指挥,他们就很难作出什么自主的决定,特别是执政地方,对于没有当官经验的人而言,上任了也是两眼一抹黑,根本就不知道该从何处下手。

  这就跟练兵一样,一个士兵要成长为将军,没有经过战火的历练是不行的。执委会手底下的归化民干部目前多数都还是士兵级别,想要让他们独立管理一州一县的地区还存在着诸多问题。即便是在海汉控制度相对较高的琼南地区,也仍有很多地方是由地方官府与海汉共管,海汉负责掌握政策大方向,地方官府负责管理一部分民政事务,在海汉的管理机构逐步完善之后,再慢慢进行这部分的权力移交。

  在这样的情况下,具有执政经验的人才就显得格外珍贵了。执委会当初甚至不惜启用安南俘虏中的文官武将,有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为了缓解这种特殊人力资源的匮乏现状。类似武森、阮氏兄弟这样的降将,在选择了归顺之后都很快就得到了任用。只要是能够有机会拉进自己阵营的对象,穿越者们并不介意花一点时间精力尝试一下,更何况这次是李奈主动提出的要求,并不需要海汉这边出多大的力气。做好了就当是拣个便宜,做得不好那也不会有人去埋怨他。

  李奈在接受“金盾护运”的管理位子之后,也亲自跑了两广境内的不少地方,以他跟各级地方官员接触的经验来看,这严明君和李进对海汉的兴趣是很明显的,甚至能从他们身上看到李奈初识海汉人时的部分心态。因此李奈才愿意花费自己的私人时间,来结交这两名候补官员。

  三人一直攀谈到深夜,才意犹未尽地结束了这次会面。李奈亲自将二人带到安排的客房,并指点了他们如何使用屋内盥洗间的自供水卫浴设备。两人自然是对这种一拧机关就有热水从铜制龙头里流出来的新鲜玩意儿大干新奇,就连那安置在角落的陶瓷马桶也是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李奈说道:“海汉人极好洁净,几乎每日工作结束之后都要沐浴,因此才设计了这种便利的热水供给设施。他们非但对自己如此,对普通民众也要求定期沐浴,每个居住点附近都有大型公共浴室。你们若是有机会去到三亚,便可发现当地民众的整洁程度远胜大陆这边的城里人。只是现在仍有人将海汉称之为化外蛮夷,也着实可笑。”

  李奈这倒也不是在帮海汉吹牛皮,在三亚地区定居的民众绝大部分都是归化民,肥皂这种日用品早就跟公共澡堂一起得到了普及和推广,当地人洗澡的频率可要比大明治下地区的民众高多了。除了那些从事体力劳动的人员之外,走在三亚的街头人群中,所能闻到的往往都是各种肥皂所带的草木香气。

  说到这里,李奈又顺手指了指盥洗间角落的马桶道:“海汉人对洁净的要求极高,认为人之所以会患上各种疾病,其根源往往在于环境的清洁度。因此他们专门造了这种可自动冲水的马桶,为的便是要保持卧室之内的干净。”

  严明君开口问道:“这东西好虽好,但需要连接供水与下水的管道,造价只怕也不低,普通百姓怕是用不起吧?”

  李奈应道:“这玩意儿一套就得上百两银子,普通民众自然是用不起的。”

  李进本来看得挺有兴趣,还打算问下这玩意儿要怎么才能买到,一听李奈报出这价,立刻就把话咽回肚子里去了。东西虽好,但这么一套装置够买几百个老式马桶了,李进顿时觉得卧室里偶尔有些许污浊之气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明日一早,会有下人来唤两位起床用餐,稍后两位便早些洗漱休息吧。”李奈见下人已经送来了干净的洗脸巾和马毛牙刷、牙粉等洗漱用具,便主动开口告辞。

  李奈本来替他们分别安排了一间卧房,不过李进却是个闲不住的人,还继续待在严明君的这间屋里不走。严明君也不以为意,拿起刚送来的热茶倒了两杯出来,待李奈带着下人离开之后,严明君才道:“若是论这宅院的奢华程度,远胜我过去所去过的几位大人家中,即便是福建那边的富商,也少有李家这样的派头。”

  “那可不是!”李进也深以为然地赞同道:“别的不说,你看看这油灯,起码也得值个十来两银子吧?”

  李进所说的油灯,其实最主要的改动也就是在传统油灯的外面加了一个玻璃罩子。不过海汉这边有专门的工艺设计环节,将下面装油的部分也用玻璃材质做成,中间固定灯芯的部分还做了个小小的机关,扭动就能够方便地调解灯芯长度,以这个时代的眼光来看,这油灯自然是显得精巧无比了。

  “门窗油灯、文房四宝,海汉人能在这些小东西上花这么多的心思,也难怪他们产出的商品能畅销大明。”严明君叹道:“以他们赚钱的本事,当可与我大明开国时的巨富沈万三比一比了。”

  “沈万三只是个商人,这些海汉人可不仅仅只有商人这一层身份。”李进倒是没有失去理智,仍然还清楚地记得自己的身份:“他们自造武器,私设民团,编练军队,这些要细数下来,可都是能治罪的行为了!”

  “治不了了。”严明君摇摇头道:“从崖州到琼州府再到两广提督府,海汉人有各级衙门出具的公文,证明他们所组的民团是合理合法的,而且又没有跟官府做对的行为,你如何能治得了他们的罪?私造武器什么的就更不用说了,今日你在码头上也听到那姓马的海汉人说了,福建总兵都亲自跑过来拜会他们,目的就是为了从他们手中购买火铳大炮。连官军都向他们购买武器,谁还能去把他们给查封了不成?”

  李进苦笑道:“这海汉民团比地方驻军还厉害得多,谁能指挥得动他们?严老弟,你若是海汉人,手里有这样一支强军,你还会听地方官府的指派调遣吗?”

  “只怕早就不将官府放在了眼中了吧!”严明君苦笑着应道。

  事到如今,他也慢慢发现海汉人的真面目似乎跟他的预计有一些偏差,而琼州岛当地的境况,恐怕也不是像他所期望的那样,能够有一个大展拳脚的施政环境。单单是海汉这股势力,大概就不是他所能指使得了的。

  至于李进的前景,严明君更加不看好,听说儋州当地的驻军连编制都没有了,现在当地防务全部是由海汉民团在负责。海汉人当然不会那么好心把自己花钱组建的军队送给他指挥,李进去了就是个光杆将军,根本没兵可用。当然这个话,他并不会当着李进的面说出来,只是李进为得到这儋州参将的职位花了不少银子,在严明君看来其实是很不值的。到时候就算重组地方卫所军,海汉人势必也会顺势插上一脚,李进能有多少话语权还真不太好说。

  两人又交谈了一阵,感觉困意来袭,这才各自洗漱休息了。

  第二天天色大亮,两人在李家下人的敲门声中醒来,开门之后下人便送上了装在食盒里的精致早餐,有海鲜粥、烧卖、虾饺、叉烧包等等。

  两人用餐完毕之后,李奈便来了,身后还有人抱着一叠大大小小的木匣子。李奈解释道:“这大的木匣子是装了一套崇祯元年的海汉玻璃文具纪念套装,限量发售九十九套,在下当时购买了两套,这多出的一套便赠予严兄了!”

  “这如何使得!”严明君赶紧起身推辞了几句。

  李奈笑着说道:“严兄与我同年中举,本是难得的缘分,此次相见更觉相识恨晚,这些许小礼物,严兄就莫要推辞了。日后在下去到儋州,定要登门叨扰的!”

  严明君连忙应道:“李兄实在太客气了!”

  “这两个木匣子,严兄和李大人一人一份。些许心意,两位一定要收下。”李奈说罢又将两个稍小的木匣子交到他们手里:“到了儋州之后,若是手头有什么不便之处,可派人去当地的福瑞丰找掌柜,我这边会提前打好招呼。”

  李奈虽然没有明说匣子里装的是什么,但严明君却已经猜到个大概了。这木匣外形跟昨天马力科在码头上送出的几乎一模一样,而且拿在手里的感觉也是空荡荡的,可想而知里面装的东西份量极轻,多半也是银票这类的物事了。这一趟李家庄又吃又拿,倒是真让严明君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李奈似乎也看出了严明君的心思,笑着说道:“严兄莫觉得这有什么不妥,在下只是觉得与两位谈得来,想与两位结交朋友而已。”

  眼见严明君似乎还想推辞,李奈便板起脸道:“若是两位大人看不起在下一介平民,那就当是在下冒犯了!”

  “李兄这话从何说起!”严明君也并不想为此开罪了李奈,连忙表示愿意收下这份礼物。...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00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