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五百五十二章 软钉子

第五百五十二章 软钉子

  那人便作了个揖道:“在下是本地港务管理处的办事员李江,在二位大人下船之前,需得先照登记的名单核对一下船上的人员。  ..”

  “这是何意?”李进皱眉道:“难道你怀疑这船上有什么身份不明之人?”

  那李江不卑不亢地应道:“李家庄码头的规矩便是如此,在下只是循例做事。两位大人若不愿麻烦,那不办也没事,但这艘船上的人就不能被获准登岸了。”

  李进一下便怒了:“你一介平民,哪来的胆子对朝廷命官指手划脚!有什么资格禁止我们行动!”

  那李江却是不为所动,仍然很平静地说道:“这位大人,你对着在下吼再大声也没用,这规矩并非在下定的,在下也没有能力改变这里的规矩。你若对此不满,可以命令这艘船调头离开这里,河对面就并非李家庄属地,那边就不需要遵守这些规矩了。”

  “你这家伙……”李进一听这话更是觉得火上浇油,一撸衣袖就打算要教训教训这个目无尊卑的家伙。

  严明君手疾,赶紧伸手拦住了李进,对李江说道:“若说规矩,这李家庄是大明属地,理应遵守大明朝廷定下的规矩才是,你这李家庄的私人规矩,难道还大过朝廷?”

  李江看了严明君一眼,语气一下子变得冷淡起来:“崇祯元年,李家庄被数千流寇围困,当时庄上派人向广州府求援,然而各位大人们似乎忘了这地方是大明属地,根本就没有派兵来解救的意思。那个时候,可没人跟这里的百姓说什么大明朝廷如何如何!”

  这李江本来就是李家庄的人,当初李家庄被流寇围困,他也是亲历者之一,对于这段历史的印象是非常深刻。而李家庄也是海汉控制度极高的区域,李家庄有不少人都在那场战斗之后选择了加入海汉籍贯,为的便是万一有一日再次遭受匪乱的时候,能够及时得到海汉民团的救助。李江也是其中之一,在入籍之后立刻便得到了工作安排,专门负责外来民船商船的协商工作。

  “你……”严明君一时也被李江的话给噎得无法反驳。崇祯元年的匪乱,四处流窜的土匪山贼在那段时间将整个两广的治安形势都搅得一团糟,遇到匪灾的并非李家庄这一个地方。不过番禺县与广州城近在咫尺,守军接到地方上的求援之后却按兵不动,坐视李家庄被流寇围困,这无论如何都是说不过去的。

  而广州驻军的这种行为,也让番禺县境内,特别是李家庄的民众铭记在心,最后若不是海汉民团赶来增援,李家庄会不会被流寇军攻破真的很难说。而当初的那份孤立无援的怨气,民众自然而然就记在了官府和朝廷的头上。

  严明君终究是个读书人,还是没李进那么冲动,很快就将情绪平复下来,强忍着不快问道:“那你需要多久时间?”

  “请两位大人将船上的人全部唤出来,在下核对完名单之后,两位大人便可登陆。”李江应道。

  李进还待分说,从搭在岸边的跳板又蹭蹭地上来了好几个人,全是灰布短衫,手里擎着五尺来长的火铳,虎视眈眈地看着严李二人。李进到了嘴边的抗议,立刻便化作唾沫咽回了肚子里。他在上船前便听刘迁告诫过,到了海汉人做主的地盘上切勿跟民团的人发生冲突,因为这民团的士兵大多来自黎苗山民和安南族裔,很多人只知海汉执委会,不知道有朝廷,万一跟民团起了不愉快,被这些愣头愣脑的民兵直接下狠手就不划算了。

  无奈之下,严明君只能是让人去将船上的人全都叫出来,在甲板上集合,以便让李江能够尽快核对。

  其实李江这个举动的确也是受了上司的指示,平时并没有查得这么严格。何况这艘船本来就是海运部所属,船员水手全是归化民籍,船上要真有什么异常的地方,这些船员早就跳出来揭发了。而李家庄港务管理处安排这么一道环节,主要还是为了给这些候补官员一记下马威,锉一锉他们的锐气。

  李江的清点人数也就是象征性地走了下过程,片刻就完成了。李江点完人头之后,对严明君和李进作揖道:“多谢两位大人配合,现在可以登陆上岸了。不过还请尽量待在我们所划定的活动范围之内,以确保大人和家眷的人身安全。”

  “嘿,还划了活动范围!”李进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地应道:“不知道这活动范围有多大,能不能容得下本官翻几个跟头?”

  李江面不改色地说道:“两位大人到了码头上之后,只要不走出地面上有红线隔断的地方就是了。至于能不能翻跟头,这位大人上岸之后大可翻个痛快!”

  不等李进再次发作,李江便自行退下了。严明君苦笑道:“李兄,这李家庄号称珠江第一庄,别的事情不知道,起码看来这规矩倒是第一多的。”

  所谓“珠江第一庄”的称号,也是最近一两年才慢慢在广州这边兴起的。李家庄自崇祯元年那场匪乱之后,便与海汉进行了深入的合作,不但修建了移民转运营地、大型综合码头、李家庄军训基地等设施,而且本地的社会管理体系也在逐渐与海汉治下的地区趋于一致。例如李家庄港务管理处所制定的这些条例措施,其中的大部分内容都是照搬了胜利港和三亚港的内容。而海汉在港口码头运作这方面的成功经验,也让李家庄极少数的反对派根本就发不出有力的声音。

  有了海汉的扶持之后,李家庄的常驻人口在短短的两年间便已经翻了几倍。除开移民转运营地的人口保有量之外,也有越来越多的外来人口来到李家庄附近定居,直接或间接地为海汉人工作。甚至就连李家庄里的本地民众,也有相当一部分人跟李江一样,选择了替海汉打工做事。

  由于李家庄在珠江流域所处的特殊位置,这里的码头也迅速成为了珠江上的货物集散地之一。为了避免在广州城码头遭到市舶司的盘剥,许多从外地贩运货物来广东的船只都选择了在李家庄卸货,再从此地将货物运往广州府等地。这样一来,李家庄的经济也很快被带动起来,其繁荣程度甚至超过了番禺县城,加之这里的治安也极好,因而被民间冠以了“珠江第一庄”的称号。

  两人从跳板下到岸上,见前几艘先靠岸的船也还在陆续下人,便知道李江所言非虚,这支船队大概并没有什么例外,所有的船都得先接受本地港口机构的盘查之后,船上的人才能上岸。

  李进是第一次踩在这种水泥材质的地面上,忍不住用脚在地上搓来搓去,最后还蹲下身去摸了摸地面,这才意犹未尽地赞道:“这海汉水泥材质如此平整,而且每一块都是两丈见方,也不知如此之大的面积,海汉人是如何铺就的。”

  严明君哑然失笑道:“李兄,这水泥可不是切割的石砖,而是实实在在如泥一般。你看到这地面上一块一块的,其实是铺路时用木条框起来的痕迹。这样限定了面积之后,也便于铺路时的施工,能够将路面做得更加平整。”

  李进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倒是我愚昧无知,丢丑了。”

  严明君道:“海汉人掌握的各种奇技淫巧层出不穷,便是在下也有诸多没有见识过的东西,李兄不必介意。听闻在崖州还有一种无需畜力,靠着烧水便可奔驰如骏马的黑铁怪车,而且还可拖动万斤负荷,若是有机会的话,你我当去见识一下。”

  李进叹道:“这些海汉人手中掌握如此之多的诡秘之术,又有花不完的金银作为后盾,也难怪他们可以鼓动民众,为其效力。”

  “两位此言差矣,这并非什么诡秘之术,海汉人称之为科学,旁人难以理解,只是不懂其中道理而已。”突然有人从旁边插话进来,两人侧头一看,见是一名身着蓝缎寿字袍的青年。

  严明君看他打扮,腰间和头上的帽子都镶嵌着一方玉石,心知这人身份一定不低,先前又没见过这人,便主动招呼道:“未请教这位兄台是?”

  “不敢当,在下李奈,字传荣,本地人士。两位大人有礼了!”这与两名官员搭话的年轻人,正是李家庄的主人之一李三公子李奈。

  严明君见这李奈谈吐彬彬有礼,应该并非一般的土财主,便又攀谈几句,结果才知道这李奈便是李家庄的当家人之一,而且也是举子出身,而且还与他是同年中举,也算是有缘了。

  寒暄完学历之后,严明君便主动问道:“既然你我同年,那就以表字相称了。适才听传荣兄所言,似乎对海汉情况极为熟悉?”

  李奈应道:“那在下也却之不恭了,峻古兄既然问起,在下便说说这海汉与李家庄的干系好了。”

  李奈便从海汉人初登榆林开始说起,他们如何在当地立足,如何又接着贸易搭上了“福瑞丰”这条线,双方是如何开始合作。谈及第一次去胜利港的经历,李奈也是颇多感触:“当时在下只是觉得这帮海外来客颇有些生意头脑,却没想过他们能在短短几年内发展到今日的局面。不过以他们的能力而言,即便成就再多上十倍百倍,也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严明君和李进都是第一次听人如此细致地谈及在海汉聚居地的各种见闻,当下都是听得聚精会神。直到有仆役过来叫他们参加晚宴,三人才中止了这段谈话。

  严明君道:“传荣兄,若是方便,宴席之后可否再叨扰?”

  “峻古兄客气了,在下届时会让人来邀请二位,今晚便在庄子里歇下,明日再跟着船队出发便是。”李奈也是个喜欢跟人交往的性子,难得今天有人这么乐意听他宣传海汉文化,他也很想就此多聊聊。

  给这批候补官员准备的接风宴也是驻广办的安排,席间本地的临时主管沙喜也出面与众官员见了面。不过沙喜倒是没多少跟这些官员套近乎的打算,因为他很清楚这批官员到了海南岛之后就会被架空,根本没什么实权能够行使,而现在安排的这顿接风宴,其实也是为了观察这批人当中是否有态度较为激进的危险人物,以便海南岛那边早做准备。

  除了这顿宴席之外,沙喜也给这批官员安排了过夜的地方本地专门用来接待大本营来人的招待所。总共二十多个房间,全部住得满满当当。不过宴席到了后半段,开始登记住宿人员的时候,沙喜收到报告,有严明君和李进二人并不准备住进招待所,而是应邀到李家庄的李宅过夜。

  沙喜找了借口离开宴会厅,让人将李奈叫了出来。李奈倒也明白沙喜找他所为何事,主动便说道:“沙主任,这位严大人与在下是同年中举,说起来也有些交情,刚才谈论一番,也算是谈得拢,是以在下才主动邀约请他们到庄子里做客。那位李大人虽然是武夫,倒也并非不明事理之人,在下认为若是措施得当,这两人倒是可以争取一下。”

  沙喜哑然失笑道:“好你个李奈,这些原本该安全部干的活儿,你倒是主动都接下了!回头我跟何总打个招呼,干脆把你吸纳进安全部去当特邀嘉宾得了!”

  李奈也不避讳,笑嘻嘻地说道:“何总若是有心拉我入伙,早就开口了,哪还需劳动沙主任推荐。在下也并非多事,只是觉得这两人谈得来,想试试能不能改变他们对海汉的看法。”

  沙喜点点头道:“你既然有这个心思,我也不会拦着你。不过我们的政策你是懂的,哪些话该说,哪些话不该说,你要心里有数。”

  李奈作揖应道:“沙主任放心,明日便有消息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00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