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五百五十一章 对比落差

第五百五十一章 对比落差

  不过严明君也同样所不知的是,刘迁可不是为了他们的安危着想才特地去请了海汉出动战船来护航,而是应海汉的要求,提供这样一个给海汉民团展示海上实力的机会。  ,从广州到海南岛的航线上当然没有什么所谓的海盗,船队即便不用护航也没有这方面的安全隐患。而海汉军方是想接着这个护航的机会,对这批赴任的候补官员进行一次近距离的武力震慑,好让他们到了琼州之后能够老实一点,配合海汉的安排。

  但刘迁也有一件事并没有说假话,驻扎在珠江口的大明水师,的确不敢也不愿意接这个护航的活儿。海汉这边早就托了木材商人陈林去给水师带了话,让他们“自觉”一点,想办法推掉可能会出现的护航任务。果然后来水师接到调令的时候,便以船只都在船坞维护中为名,推脱了上级的调令,刘迁这才顺理成章地推荐了海汉民团接手这个任务。有鉴于海汉民团在前期平定琼北匪乱中的优异表现,刘迁的这个推荐也并没有遭遇太大的阻力关键是海汉这边是自愿行为,又不用官员们给钱,比官府自己组织武装力量出海省下一大笔了。

  严明君作为文官对此的感受还不是太深,但李进身为武官,对上级如此的安排就觉得有点难以接受了。虽然严明君对这个安排作了解释,李进还是有些不服气地应道:“今日便是要见识一下,这被吹上天的海汉民团,究竟是有多厉害!”

  严明君也不跟他争辩,只是笑而不语。海汉民团的真身,他也没见识过,不过据说是海汉人一手一脚训练出来的“金盾护运”的武装押运队那些人,他倒是有过一两次的接触。虽说只是海汉训练出来的二把刀,但以严明君的观感来说,那些武装镖师不管是纪律性还是装备,都要胜过地方上的大明卫所军。

  “金盾护运”的镖师们着装都是海汉式的短衫,所使用的武器也是正宗的“海汉铳”,铳管上加了刺刀之后,可远攻可近防,至少看起来还是很能唬人的。严明君觉得他们唯一不如卫所军的地方,就是并没有装备盔甲,甚至连棉甲都没有,就仅仅只是一身布衣而已。这要是真的需要作战的场合,受伤的几率无疑会比明军大得多。

  不过“金盾护运”的战绩显然要比卫所军好得多,自成立以来,他们所接手的押运任务还没出现过被人劫走货物这类重大事故。倒是试图前去打劫的各路好汉,损兵折将栽了不少人在他们的枪口之下。慢慢的在“金盾护运”的几条固定货运线上,就逐渐没有了山贼土匪的踪影,而这却是负责地方治安的卫所军一直以来未能取得的成果。

  传闻中海汉民团都是能在战场上一个打十个的猛人,严明君也的确挺好奇,真正的民团军到底是什么样子。先前在码头上看到护送马力科的那帮武装人员,严明君便以为他们是海汉民团的人,不过后来抽空了问一下刘迁,却听说那些只是海汉驻广办的保镖而已,还并非海汉民团的正规军。

  到了中午时分,自有下人取出前一晚置办好的饭食,到船尾的厨房去热了一下,然后送到甲板上供还在高谈阔论的两人享用。吃过午饭之后,两人便各自回到舱房里休息。严明君觉得有些困倦,就和衣上床小憩,这一睡就一直睡到甲板上的喧闹声把他吵醒为止。

  严明君趟在床上也听不太真切,便起身去外面看个究竟。走到甲板上发现李进早就站在船舷边了,而正激动得大呼小叫的人就是他。

  严明君走过去问道:“李兄何事如此兴奋?”

  “严老弟你快看前面河边!海汉人的战船!”李进几乎半个身体都探出了船舷,听到严明君的招呼才缩回来,伸手指向前面的河岸说道:“这船可比水师的船厉害多了!”

  严明君照着李进所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然便看到了前方的江岸边停靠着两艘挂着红蓝双色旗的海汉帆船。他虽然在此之前没有见过海汉的帆船,但也听说过海汉所制的帆船与传统的式样有着较为明显的区别,如今一见之下果然立刻就能认出来,其船身比福船广船都更为狭长,船舷也更高,船帆样式更像是西番的帆船,而船舷一排整齐方正的炮窗也与西番的武装帆船同出一辙。

  严明君早年在珠江上也见过水师的福船,大小其实也并不比这海汉战船吃亏,以船的体积而言,甚至可能装得下更多的水兵。然而水师的福船上也才一门正儿八经的火炮,其他的全是佛郎机炮、各种大小火铳以及种类繁多的火器。但海汉人这战船的侧舷有五个炮窗,虽然看不到另一边船舷,但想来必定会是对称的设计,这么一艘船上就装备十门火炮,这种火力的确是很吓人了。

  李进突然回过头道:“严老弟,你见识比我多,依你之见,海汉人这船是真有这么多炮,还是摆摆样子,故弄玄虚吓唬人的?”

  严明君叹道:“崇祯元年年底,海汉人与大海盗刘香在珠江口万山港一代恶战一场,那一战直接将刘香逐出了珠江口水域,一路退到福广两省交接的地方去了。按照万山岛上亲眼见证此役的目击者描述,当时海汉人的主力战船,应该便是如今你我所见到的这种船了。当时刘香的船只数目是海汉的数倍之多,最后却被打得还不了手,可想而知双方的实力差距有多大了。”

  严明君并没有正面地回答李进的疑问,然而他所举的实例已经足以说明海汉战船在性能和装备上的巨大优势不需要装模作样,这就是实实在在打过胜仗的战船。

  李进的表情显然有些沮丧,他应该并非没有听说过海汉水师的战绩,只是想借着严明君的口,来否定一下自己的悲观看法而已。然而很显然严明君的看法也跟他趋于一致,如果仅从船这个因素来看,海汉民团的战船的确是要优于大明水师。唯一不能确定的是这种看起来十分厉害的武装炮船,海汉民团究竟装备了多少?五条?十条?还是更加惊人的数目?

  很快他们所乘坐的船便驶到与岸边海汉战船平行的位置,双方之间仅仅隔着七八丈的距离,基本已经可以看清对面甲板上船员的面孔了。严明君和李进赫然发现,海汉战船上的人员在甲板上站成了整齐的单排队列,面朝他们的方向。这些人员都没有装备武器,全部将双手背在身后,沉默地注视着他们这一列船队。

  “倒是有点气势……”李进心里再怎么不舒服,眼睛也还是没瞎,虽然中间还隔着一段距离,但他的确已经感受到了对面船上这些人由内向外所散发出的那种肃杀之气,这可不是一般的船员水手所能拥有的气势,只有真正上过战场见识过血与火的军人,才能具备这种杀气。

  待船队驶过这两艘船之后,严明君才从刚才的震撼中回过神来:“此地已经是番禺县了?”

  “早就进到番禺县了。”李进应道:“领航的船传了话下来,今天天色已经晚了,就不急着赶路了,在李家庄这里歇一晚,明早再出发赶路。”

  严明君追问道:“那海汉人的战船?”

  “海汉人自然是明天跟我们的船队一起走。”李进答道:“否则他们刚才就不会停靠在岸边,而是应该加入我们的船队了。海汉的船早就停在这里,并没有加入我们船队的打算,看来这个行程也是早早就定下来了。”

  “据说海汉人有一种千里传讯之法,我们在珠江码头出发的时候,他们大概就已经将讯息传到这里来了。算好了我们抵达这里的大致时间,自然就知道船队不会连夜再赶路了。”严明君解释道。

  “竟有此事?真的假的?”李进愕然道:“这要是用在战场之上,岂不是让敌人难以招架的绝技?”

  “谁说不是呢?”严明君继续说道:“他们在广州设立的办事处,广州所发生的风吹草动,顷刻便能让远在崖州的海汉大本营知晓,制定应对之策,而琼州出了事,要同知广州,却需走海路花费数日工夫,也难怪这次琼州匪乱之后,广州这边尚未来得及作出反应,海汉人那边就已经准备好出兵了。”

  “海汉人出兵这么快,会不会是他们早就知晓,有所准备?”李进问道。

  “海汉人早就知晓?李兄,你那段时间是没有看过公文吧!”严明君摇摇头道:“琼州匪乱之前数月,就已经有了种种预兆,民船频繁在琼州海峡出事,琼北沿岸还发生了多次海盗上岸洗劫村庄的事件。当时琼州府将这些状况呈报上来之后,总督大人大概也没什么好办法,最后还是让琼州府自行解决。结果相信你也知道了,琼州水师几乎全军覆没,而且是怎么没的都不知道。水师都没了,海盗要打琼州府还有什么顾忌吗?早就知晓的不止海汉人,当地官府甚至总督大人对此都是知道的,只是没有及时拿出应对之策,被海盗打了个措手不及。”

  “原来如此,看来的确是我消息太闭塞了一点。”李进很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他自己就是一名大明军人,自然明白明军的现状如何。大部分地方的卫所编制已经形同虚设,连兵员名额都凑不出来,就毋须谈什么战斗力了。水师虽然是正规军的编制,但其状况也比地方上的卫所军好不了多少。李进虽然不是水师的人,但也知道水师的战船有很多都还是万历年间的老古董,近些年特别是崇祯帝在位之后,两广水师根本就没有新船下水。

  “据说海汉人有一种千里传讯之法,我们在珠江码头出发的时候,他们大概就已经将讯息传到这里来了。算好了我们抵达这里的大致时间,自然就知道船队不会连夜再赶路了。”严明君解释道。

  “竟有此事?真的假的?”李进愕然道:“这要是用在战场之上,岂不是让敌人难以招架的绝技?”

  “谁说不是呢?”严明君继续说道:“他们在广州设立的办事处,广州所发生的风吹草动,顷刻便能让远在崖州的海汉大本营知晓,制定应对之策,而琼州出了事,要同知广州,却需走海路花费数日工夫,也难怪这次琼州匪乱之后,广州这边尚未来得及作出反应,海汉人那边就已经准备好出兵了。”

  “海汉人出兵这么快,会不会是他们早就知晓,有所准备?”李进问道。

  “海汉人早就知晓?李兄,你那段时间是没有看过公文吧!”严明君摇摇头道:“琼州匪乱之前数月,就已经有了种种预兆,民船频繁在琼州海峡出事,琼北沿岸还发生了多次海盗上岸洗劫村庄的事件。当时琼州府将这些状况呈报上来之后,总督大人大概也没什么好办法,最后还是让琼州府自行解决。结果相信你也知道了,琼州水师几乎全军覆没,而且是怎么没的都不知道。水师都没了,海盗要打琼州府还有什么顾忌吗?早就知晓的不止海汉人,当地官府甚至总督大人对此都是知道的,只是没有及时拿出应对之策,被海盗打了个措手不及。”

  “原来如此,看来的确是我消息太闭塞了一点。”李进很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他自己就是一名大明军人,自然明白明军的现状如何。大部分地方的卫所编制已经形同虚设,连兵员名额都凑不出来,就毋须谈什么战斗力了。水师虽然是正规军的编制,但其状况也比地方上的卫所军好不了多少。李进虽然不是水师的人,但也知道水师的战船有很多都还是万历年间的老古董,近些年特别是崇祯帝在位之后,两广水师根本就没有新船下水。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00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