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五百四十九章 可与不可

第五百四十九章 可与不可

  从罗升东的手下的水师部队开始,海汉执委会便启动了以民团替换地方驻军的计划。  对外,这些部队仍然以大明官军的名义活动,对内,则是按照民团的班排连营进行编制,只接受来自执委会和军委的指挥命令。在海汉实际控制的琼南地区,这些所谓的官军其实也就只剩下一个壳子还属于大明,军中从将官到一般士兵,从武器到军服,从待遇到作战方式,统统都已经换成了海汉民团的模式。

  而原本的地方驻军除了一部分有才干和特殊技能的人之外,大多都被遣散,安排到海汉治下的集体农场或者各种工坊里做事。大部分卫所军本来就已经是半农兵性质,平时不操练的时候就是屯田种地,而新的工作所能带给他们的薪酬和生活待遇都远好于他们过去的境况,也不会再被军中的兵头拖欠军饷,因此也很少有人对此感到不满。

  不过军官中像罗升东这么机灵的人并不多,能够在体制改变之后抓住机会下海捞金的也只是少数,因此绝大部分的卫所军军官都是被直接架空,然后由海汉方面提供一笔所谓的“办公经费”,让这些人退出一线。这其中自然也有一些人表示了不满,但他们已经失去了兵权,也没法闹出什么大事。

  至于被海盗军清洗过一遍的琼北地区,要进行这样的替换工作就更加简单容易了。除了没有被海盗军攻破的府城之外,当地所有成建制的明军部队几乎都在前段时间的作战中被打散了编制,整个琼北的高级军官现在就只剩下府城还有个参将。海汉民团进驻琼北之后,顺理成章地取代了地方驻军的职能,虽然套用了明军的编制和旗号,但这支脱胎换骨的军队已经不会再听命于大明,而是远在三亚的海汉执委会。

  有鉴于民团在海南岛上的成功操作经验,执委会和军委都认为这是一种很适合在大明疆域内逐步推广出去的军事扩张策略。近期军委提出应该趁着拿下琼州岛的这股东风,以一种比较和平的方式夺取港岛的控制权,而马力科口中的替代措施,无疑就是最适合的办法。

  当然了,在马力科看来很合适的办法,放在刘迁的眼中就是另外一种观感了。他也知道这帮海汉人并不是表面看上去那么安分,时不时都会有一些逾矩的举动,但以往这些小动作基本都是在遥远的琼州岛上,刘迁收了银子就睁只眼闭只眼当作看不见,必要时还会帮着海汉掩饰一下。  可港岛就是广州府所属辖地,可以说完全就在大明眼皮子底下,跟琼州岛根本就不是一回事了,海汉在这里动手脚,别说刘迁,就算是他的顶头上司王尊德,也未必能背得下这个责任。

  刘迁连连摇头道:“马主任,地皮的事情,我们可以再慢慢商议,大不了在新安县境内再给你们找一些合用的地皮。但这水寨之事,却务必三思而后行,若是此事被人捅到朝廷……”

  “被人捅到朝廷又能怎么样?”马力科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朝廷现在的注意力都在北边,关外野猪皮的攻势一年比一年更强,京城里的皇上有心思管这几千里之外的岭南海边一个小岛的事情吗?难道还能发兵来打我们不成?”

  “你……”刘迁被马力科这话噎得不知如何作答才好。要说他狂妄吧,这番话也的确都是实情,朝廷的邸报上,关于北疆战事的内容越来越多,虽说全是打胜仗的消息,但官场中人对此自然有另外的解读消息这么多而频繁,很显然是因为北边的战事越发激烈了。

  至于说打胜仗这件事,大家也都是有数的,真要是打了那么多胜仗,地方上征收用来支援北边军费的辽饷能一年比一年更多?邸报上的好消息未必都是假的,但很可能只是报喜不报忧,吃败仗的消息并不会出现在这种朝廷的媒体上。

  毫无疑问相比北方明军与关外蛮子的生死搏杀,在南方所发生的这些小小的纠葛根本就入不了朝廷大人们的法眼,皇帝大概也并不会在意某支地方民团被充进了卫所军的编制,某个小岛被一群海外商人占去当港口之类鸡毛蒜皮的小事。只要海汉人没有竖旗造反,便正如马力科所说的那样,就算广东官府这边有人向朝廷上书,也很难会有什么大的反应。

  至于什么发兵讨伐之类的,如果真会有人这么认为,那就连刘迁大概也会觉得这是想多了。打仗这种事,没钱没粮根本就打不起来,上次海盗军横扫整个琼北,广东官府花了大半个月的时间都还没能完成战前准备,最后迫于形势恶化,不得不将出兵的任务交给了海汉民团。

  而海汉民团平息了琼北之乱以后,广东官府立刻就解散了之前组织起来的部队这上万人的军队人吃马嚼,不说打仗,光是集结在一起,一天就得上千两银子的花销,要出动去琼州岛,每天的花费至少还得增加一半。对于财政永远都不宽裕的官府来说,这笔银子自然是能省则省了。

  刘迁也知道自己的上司本来就不太乐意大动干戈调集明军去琼州平乱,因此才会对海汉人某些违规的做法睁只眼闭只眼,但海汉人要是把手直接伸到广州这边来,多少还是有些招摇了。

  刘迁平静了一下思绪,才继续说道:“马主任,事有可为有不可为,你们好好赚钱就大有可为,为何偏偏要选择做这些不可为之事?”

  马力科笑道:“刘师爷,什么是可为,什么是不可为?我们的理解大概和你不太一样。所谓可为,就是我们海汉想去完成的目标,所谓不可为,就是阻止我们完成目标的行为。我们有钱有人,有枪有炮,有什么事做不得?何况我们现在也并没有造反啊!”

  刘迁苦着脸道:“马主任,你们在琼州岛的那套玩法,不能全部照搬到广州这边来啊!”

  “这个你大可放心,我们是很懂得变通的,如果照搬行不通,我们自然知道改进方法。”马力科说到这里,脸上的笑意也收了起来:“但这件事是我们必须要做的,如果有人阻止我们,那大概就得告诉他什么是可为,什么是不可为了!”

  刘迁见马力科这斩钉截铁的语气,心知今天对方提到这个事可并不是征询他的意见这么简单,而是通知他会有这么个事。刘迁叹口气道:“看来大概是没办法说服你了,只希望你们做事能有分寸一些,不要闹得太过火,在下只是总督大人手下的师爷,事情真闹大了,也没办法给予贵方太多的帮助。”

  “刘师爷,不会有你想的那么严重,我们也绝对不会害你。要是把你给害了,我们上哪去再找一个像你这么上道的合作伙伴?”马力科伸手打了个响指,很快便有人呈上来一个刘迁十分熟悉的木匣。

  “替我们做事,你永远不需要担心回报。我们能给你的,会比你想要的更多。”马力科将木匣递了过去,刘迁伸手接住,却发现对方并没有立刻放手。他不解地望向马力科,便听对方一字一句地说道:“但请你记住,我们给你的,你才能接,我们没给的,你不能随意索要!”

  刘迁后背一寒,连忙应道:“是是是,在下谨记在心!”

  马力科这才松了手,笑眯眯地拍拍刘迁的肩膀道:“刘师爷要是没其他安排,不妨去我们那边吃个便饭吧?”

  “在下还有几件公文,需送去广州府衙,这次就不叨扰了。”刘迁此时哪还有心情去驻广办吃大餐,他只想赶紧离开这个地方,回到住处去好好理一理思绪,看看下一步要如何配合海汉人这么胆大妄为的行动。

  马力科并没有对他提出什么很具体的要求,但刘迁知道这可不是说他什么都不用做,人家银票都送了,这钱可不是白拿的。而且马力科最后所说的话里带有明显的警告意味,刘迁可不想在坐拥万两银子身家的时候因为得罪了海汉人而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到底该怎么做来让海汉人满意,他的确得好好琢磨琢磨。

  马力科也没有强行挽留,手一挥道:“来人,先用马车送刘师爷回城。刘师爷,你就不要谦让了,这里离驻广办就一里地,我慢慢走回去就是。”

  刘迁谢过之后,便上了马车,走出一段之后,他忍不住好奇还是打开了马力科给他的木匣,想看看这次海汉人给了多少报酬。木匣里果然是海汉银行印制的标准银票,每张面额一千两,共计五张。刘迁将银票从盒子里取出来清点的时候,却发现银票下面还有一封书信,连忙打开来看。这不看还好,一看之下,刘迁刚刚平复下来的心跳就又加快了。

  书信很简短,既无抬头也无落款,但内容却很劲爆,大意就是说现任的两广总督王尊德会在年内卸任,至于原因,书信中却并未提及,最后还标注了“阅后即焚”四个字。

  刘迁立刻就想到了传说中的海汉预言之术,前任的两广总督李某人据说就是被海汉人预言之后才下台的。当然外面流传的都是江湖传闻,没有什么依据的小道消息,但刘迁可是有第一手的资料。他跟着王尊德已经有很长时间,王尊德赋闲期间,他也还是伴随左右,前任总督卸任之前,便有广州巨富李继峰找上门来,主动替王尊德的复出造势。后来刘迁才知道,这李继峰据说就是得了海汉人的指点,知道王尊德会出任下一任广州总督,特地提前上门来烧冷灶的。

  这种说法当然很玄乎,但刘迁所知的信息可比外面路人多得多,甚至连前任总督与李继峰之间的恩怨情仇都了解得一清二楚,如果不是有人指点,那真的无法解释李继峰有意开罪了在位的现任总督,而跑来抱王尊德这个赋闲官员大腿的行为。

  刘迁又看了一眼这封书信,如果内容属实,那么马力科为什么要给自己这个警告信息?难道是要让自己去拯救上司王尊德?这似乎解释不通,如果有这个必要,马力科完全可以当面告诉他应该怎么做,而无需打这种字谜。

  剩下的就只有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马力科希望自己提前得知这个消息,能充分利用时间另谋出路。当然了,前提就是抛下他的上司不管。

  如果海汉预言兑现,那下一任总督上任时必定也会带自己的幕僚班子,不过以刘迁这几年辅助王尊德治理广东的经验,要在新一届领导班子里捞一个头号幕僚的位置,似乎也不是不可能。而且还有海汉这尊大神在后面罩着,很多事做起来都会比单枪匹马要容易得多,最起码钱这方面根本就不用发愁,海汉的银子多得足以活埋整个总督府的人了。

  但如果就此抛开王尊德不管,似乎也有点背信弃义之嫌,毕竟两人以主仆关系相处多年,还是有一些感情在的,何况王尊德一向对他信任有加,特别是公务方面的意见,往往都会听从刘迁的劝告这也是刘迁能够多次帮助海汉实现一些说服任务的主要原因。

  刘迁思来想去,还是拿不定主意,回到住处之后先拿着这封密信去了厨房,将其塞进灶膛里烧了。看着灶膛里忽明忽暗的火光,刘迁脸上的表情也是阴晴不定。要保住王尊德,只怕自己无力改变海汉人预言的状况发生,到时候王尊德卸任回家,他刘迁就只是一个普通的识字秀才而已,顶多就能托着王尊德属下的名义,去某个县当个文书。想要再像今时今日这样,在一堆朝廷官员面前颐气指使,那就不太可能了。

  至于银子、好处之类的,那就更不用妄想了,没了总督首席幕僚这个身份,谁还正眼看你?...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00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