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五百四十七章 候补官员

第五百四十七章 候补官员

  海汉执委会并不打算把海南岛完全封闭起来,那样在确保统治权的同时,也会失去大陆这个巨大的消费市场,而且这种鹊巢鸠占的行为肯定会让大明下不了台,即便两广地区明军的实力不足以渡海来打败海汉民团,但为此而跟大明进入敌对状态也依然是一个下策。  ,因此才会费了极大的周折,从安南安排了一支伪装成海盗的军队入侵,趁机清洗地方上的反对势力,然后由海汉民团来顺理成章地接手琼北地区。

  执委会在现阶段所希望达成的局面,是对海南岛全境的事实占领,至于名义上的归属,执委会倒是并不介意再让大明朝廷保留一段时间的脸面。大明的地方官府机构可以继续在海南岛上存在,但从今之后也仅仅只是存在于形式上,对地方的治理管辖权力,执委会是不打算再还回去了。

  伴随这种思路所产生的政策,就是允许大明继续往琼州岛上派驻官员,然后在本地对其施行架空的措施。如果愿意配合的,任期内肯定日子好过,而且走的时候大概还会收获一笔不菲的酬劳。但如果想要来海南岛上生事,那其结果大概就跟这次海盗袭击中离奇消失的数十名大小官员一样了。

  要想不把这个游戏玩砸,对细节的操控就有一定的要求了,类似大明再次派驻到海南岛上的官员,就需要好好把一把关,尽可能把那些对海汉看法比较偏激,敌对情绪比较重的候选者排除在名单之外,以尽量避免这些人到任之后可能会产生的负面影响。而这个把关的工作,海汉并没有直接参与的权力,主要就是通过刘迁这个环节来施加间接影响了。

  虽说今天珠江码头上官员成群,但刘迁的注意力显然并没有放在他们身上,而是对着东边不住地翘首张望。正向他道谢的某候补官员见状不禁问道:“刘师爷,今天还有哪位大人要来吗?”

  刘迁应道:“大人?嘿嘿,要来的这位可不是什么大人,不过他在广州琼州的影响力,也一点都不比衙门里的大人们差了。”

  “如此厉害的人物,莫非是锦衣卫中人?”那官员微微有些诧异地问道。

  刘迁瞪了他一眼,心道这种没见过世面的家伙也敢冒头去琼州岛,要不是看他银子掏得爽快,真是懒得搭理他了,当下哼了一声道:“严大人,你虽然以前是在罗定州做官,可这广州和琼州的消息,也不会一点都不知道吧?你要这么耳聋眼瞎的去了琼州,只怕这位子会坐不稳啊!”

  以幕僚的身份而言,刘迁这话可谓说得极重了,不过他毕竟是两广总督身边的红人,姓严的官员虽然被他斥责了几句,脸上却丝毫没有生气的表情,笑嘻嘻地说道:“本官在罗定州那地方待得久了,的确消息有些闭塞,还请刘师爷指点迷津!”

  刘迁看他态度还算端正,这才回应道:“最近这两三年在广州、琼州风头最劲的,当属海汉人了,你若是还没有听说过,那真的劝你早点打道回府,别去琼州岛了。”

  “听过听过,海汉人的名头自然是听过的,只是不曾料想他们的影响力有如此之大,刘师爷请接着说。”姓严的官员连忙接话道。

  刘迁脸色这才好看了些许:“前些日子那群安南海盗横扫琼州海峡,琼州岛上驻扎的水师除了崖州那边的一支偏师之外都已全军覆没,根本无力守护海疆。就算是出珠江口南下去琼州的这段海路,最近几个月也不是很太平。如今全仗着海汉民团出动他们自己的武装船,护送往来于这条航道上的船只。今日各位大人乘船南下赴任,在下也特地请了海汉人出动武装船,为船队保驾护航。”

  刘迁说这番话的时候,语气也颇有点洋洋自得的意思。现在广东官场上虽然有不少官员都曾经跟海汉人坐到一张桌子上吃过饭喝过酒,也收过海汉的银票给过海汉种种便利,但真要说这打交道的深度,官场上的确没什么能和他刘迁相比近一年来海汉在广东官场上送礼的那些对象,基本都是由刘迁指点铺路的,哪些人必须送哪些人不能送,送的该送多少,送银子还是送奢侈品,通过什么渠道送,这些门门道道的事情要是没刘迁从中出力,海汉人的确是要多绕不少的弯路。

  正因为刘迁的表现得力,广东官场中人有求于海汉而条件又谈不妥的时候,也往往要借助刘迁这个特殊渠道向海汉人传话。例如香港岛上大明水师在最仓惶的那段时间里,除了找木材商人担当传话者向港岛南边的海汉人表达善意之外,后来也通过各种渠道找到了刘迁,请托了他出面找驻广办谈条件,希望能够尽可能保持双方之间的和平共处。

  刘迁虽然有点惊讶于水师居然主动向海汉民团低了头,但还是去找了驻广办。当然马力科这种老油条也自然不会给他作出什么实际的承诺,只是保证民团不会主动去攻击大明水师的战船或人员等真需要打的时候来个“被动防御”灭了那支小小的水师其实也不难。

  而目前海汉武装船护航民间船队这件事,其实也是从琼北这场乱子之后才开始施行的。海汉对外的宣传是为了防止海盗在这段海域内向民船发动袭击,民团才出动了武装船只进行护航。但实际目的还是为了管控住进出琼州岛的船只,每一艘加入船队的帆船都会被民团以安全为名提前进行检查,登船人员也必须按人头登记,基本上杜绝探子通过这种渠道混入琼州岛的途径。

  不过这种做法在民间却是大受好评,因为在此之前已经有多艘商船民船,在琼州附近海域遭遇了海盗洗劫,有的甚至连人带船都没再出现过。当时因为民间怨声四起,琼州府城不得不派出了当地的水师去剿匪,然而也是一去不复返。现在如果不是海汉出动武装船只护航,珠江流域的很多海商甚至都不太敢派船去琼州了。

  而海汉一如既往地在这件事上保持了低调,声称出动武装船护航的原因是“来自于两广总督府的要求”,把这个好处给了刘迁。因此市面上有很多人都认为,海汉之所以肯大费周章地做这件事,一定程度还是看在了刘迁的面子上,至此有求于海汉的各界人士也就更多地找到了刘迁寻求帮助,带给他的好处自然不必多说。当然这也从侧面影响了刘迁的风评,现在外界普遍看法都认为他是亲海汉一派的代表人物。

  严大人果然也很上路,立刻就顺着话夸赞了刘迁一番。刘迁正飘飘自得间,眼光瞥见远处官道上驶来了一辆黑色马车,前后还有马队护卫,当下便将茶杯往几上一放,站起身道:“来了来了,正主来了。”

  同在茶棚下等待的这批候补官员见状也都陆续起身,有人跟姓严的一样不明所以,还左右打听来人是谁。当下便有人解释道:“这黑底蓝边的马车,广州就只有海汉办事处一家才有,能坐这马车出游的,不是马主任就是何主任了。”

  旁边有人应道:“这必定是马主任,何主任乘马车出游的时候可没这么多马队护卫,都是独来独往的。”

  这一车数马很快就到了码头上,等在这里的一帮人赫然发现这些骑士背上都斜背着一支三尺来长的粗管火铳,为首的一名骑士勒住缰绳跃下马来,却见他不但背上一支火铳,腰胯左右两侧还各有一支短小火铳插在皮套里,目光如同鹰隼一般从在场这些人脸上扫过,连刘迁都感受到了一阵寒意掠过自己。

  这人确定现场状况之后,这才走到马车旁边低声报告,旋即车门从内打开,从车内下来一名穿着海汉式短衫长裤皮鞋的中年男子,正是海汉驻广州办事处的马力科主任。而那名背着三支长短枪的保镖头子,就是何夕手下的得力干将龚十七。今天正好没有别的任务,就被何夕把他连同外勤组一起派出来客串保镖了。

  当然其实这个保镖的措施略微还是有表演示威的成分在其中,官船船队停靠的这个码头距离驻广办那片院落只有一里地多一点,可以说这里也仍是在驻广办的势力范围之内,这片码头上的力工,几乎都是替海汉做事的,一向也没人敢于在这里闹事。龚十七带着外勤队背着短筒步枪骑着马出来转这一圈,炫耀武力的成分远比执行保镖任务更多。

  “马主任,让在下好等啊!”刘迁已经脸上堆笑主动迎上前去,虽说口气略带抱怨,可那表情简直就是见到了亲人一样。

  “各位大人,刘师爷,劳烦大家久等了!”马力科连连作揖道:“实在抱歉,刚才陪福建来的贵客谈事情,一直没法脱身,耽搁大家的时间了!”

  这群候补官员中有人冷哼一声道:“不知是什么贵客,能让我等十余名朝廷命官在这码头上吹了半个多时辰的风?”

  马力科瞥了这人一眼,暗自记下了他的相貌,脸上表情不变道:“福建总兵许心素许大人,到我处商议购买新式火炮和战船一事,这位大人对此可有什么异议?”

  那人顿时就哑了火,虽说明朝文官天生就比武官高一级,但福建总兵可不是芝麻绿豆的小官,绝非谁都能出言羞辱。许心素最近几年在福建搞得有声有色,不但自家的海贸生意做得大,而且带兵打得盘踞大员岛的“十八芝”节节败退。许心素只花了两三年的时间,便累积战功,从麾下两千兵力的水师参将一路升到了一省总兵,其名声在广东这边也是素有传颂。

  而且民间传言,这位许总兵与海汉的瓜葛极深,每年都有大量商船来往于福建与琼州三亚之间。而福建水师近几年战力猛涨,几乎都换装了海汉产的轻重火器,这背后必定也有来自海汉人的大力支持。据说朝廷知道广东海防糜烂的状况之后也十分不满,已经有意要调近年战绩出色的许心素到广东任职重建海防,若真是有这一天,那到时候这许心素就必定会成为在场这些人开罪不起的大人物。

  马力科见那人乖乖闭了嘴,也就无意再对其继续追击下去,当下大声说道:“各位大人这次去琼州岛赴任,这一路难免劳顿辛苦,我们海汉办事处特地备了一些能够舒缓疲劳,振奋精神的药物,请各位大人一定要笑纳。”

  马力科话音一落,便有人从马车后部取出若干个木匣子,每个都是半尺长三寸宽,厚度约莫只有半寸。当下便有人负责分发到各家,每一名官员都得了一个。

  刘迁听到后面人群中有人嘀咕道:“海汉人这么穷酸,还以为来了这什么主任会出手大方一点,却发这什么没用的破药……噫,这装的不是药啊……”

  刘迁只是鼻子里轻轻哼了一声,心里暗自骂了一声乡巴佬。他一看到那匣子就知道这礼物不单纯,因为每次驻广办的人给他送银票来,都是用这种花梨木雕成的木匣装着的,只是不知道这次驻广办出手的数目如何。

  不过很快便有人陆续开始向马力科道谢,看样子应该也不会是太小的数目。刘迁倒不会嫉妒马力科给这些去琼州岛赴任的候补官员发银子,跟海汉人合作久了,他知道海汉人的做事习惯,简单说就是做多少事拿多少钱,只要自己把该做的事情做好,海汉人自然会按时按量地奉上那带着油墨香气的银票。

  马力科应承几句之后,又大声说道:“想必各位大人也知道,最近这海上的风浪不太平静,琼州海峡一直都有海盗出没。刘师爷为了各位大人能够安全抵达琼州岛,特地提前了半个多月就来与我协商,要求我们调配武装船只为大人们乘坐的船队护航。”...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700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