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五百四十四章 境遇对比

第五百四十四章 境遇对比

  民间的地主武装再怎么胆大妄为,也拯救不了他们薄弱的武装实力。,靠着长枪短棍,大刀猎弓撑起来的这种私人武装,其战斗意志和作战水平都完全无法与正规军相提并论。虽说也有“财大气粗”的庄子上通过某些特殊途径买到了几支海汉民团早两年淘汰下来的二七式火绳枪,甚至还有那么一两门锈迹斑斑的小口径佛郎机炮,但放在民团火炮开路,排枪推进的战术面前,就无异于螳臂当车了。

  在海汉控制了儋州之后,民团要收拾这些负隅顽抗者的理由就更加冠冕堂皇了,直接一个“勾结海盗”的大帽子扣下去,连辩解的机会都不会给他们留下。军方自然是将攻打这些村庄当作了练兵的机会,一些较为简单的作战任务,甚至已经开始交给了年仅十四五岁的年轻实习军官们指挥。而司法部和建设部对此也是乐见其成,这些反抗者正好用来填补消耗得极快的苦役营劳工,抓捕之后立刻就会被送往南边的石碌地区当矿工。

  儋州城中,原来的儋州州衙已经在海盗军入城时被炮火毁去了大门和左右的大段围墙,海汉控制儋州之后便将这里作为了临时管委会的办公地点。不过这里被战火毁去的门面一直都没来得及修缮,管委会也只是组织人清理了断壁残垣,然后拉了铁丝网作为简易隔离措施。虽然看起来着实有一点不伦不类,但这种防御措施在目前的儋州城来说已经基本够用了。

  此时张新正在书房中接见本地的几位“进步”士绅,这些几人都是本地商户,在此之前就跟海汉有生意上的往来,海汉对儋州的接管,对他们而言是利大于弊的。而这些人也正是临时管委会在儋州实施统治的重要工具,海汉要掌控民间舆情,这些人要远比安全部和宣传部的手段作用更大。

  张新端着茶杯,笑吟吟地说道:“各位,后天就是海汉银行儋州支行开张的日子了,到时候希望大家都能来捧捧场,把我们银行的好处宣传给更多的百姓知道!”

  坐在张新下首的一个白胖老者立刻应声道:“这事不用张主任招呼,在座的各位也都会去的。儋州商会的各位掌柜早就盼着海汉银行能开到儋州来了,我袁某人到时候便去开个户头,先存个万八千两银子进去,今后和海汉的掌柜们做生意也能方便一些。”

  这姓袁的胖子原本是儋州的盐商,不过在海汉食盐以低价冲击市场之后,儋州湾的盐场在很短的时间就入不敷出宣告破产,而袁胖子则是发现了其中的商机,非但没有降价跟海汉盐打对台,反倒是跑去找到了海汉盐的代理商,崖城水寨武官罗升东,利用他手里现有的销售渠道作为交换条件,谈了一个儋州地区的经销资格回来,然后从此就当起了海汉食盐的分销商。虽说这二级代理商的利润有限,还谈不上赚得盆满钵满,但他做这生意也着实没有人敢来为难他背后有大明水师撑腰,实在撑不住还有海汉这个大靠山,就算是地方官府也不敢轻易招惹这两股势力。

  袁胖子也算是知情识趣的人,发财之后并没有忘记自己的靠山,对于海汉在儋州的各种明暗扩张手段,一向都是乐于配合。这次海盗作乱之后,海汉接管儋州,袁胖子更是率先跳出来,联络了一帮亲海汉的士绅,打着儋州商会的名义替海汉宣传造势,也算是卖力得很。

  张新当然也知道这家伙是个极为油滑的市侩之徒,不过海汉初占琼北,肯定需要这种主动跳出来摇旗呐喊的人,因此必要的好处还是得给他的。当下张新便道:“正好今天袁老板在场,那我也顺便说下你一直关心的事情。儋州的盐场最迟下个月就会重新开始运作,今后袁老板要购买食盐,就无需再派船去南边的莺歌海盐场了。当然了,本地出产的海盐也将会继续秉承海汉盐质优价低的特点,各位以后还是要多多照顾生意了!”

  在座的一帮商人纷纷向袁胖子作揖道喜,他是儋州这地方的盐业总代理,海汉人在这里设立盐场,毫无疑问会大大降低袁胖子经营食盐的成本,光是这一年下来的海运费用,估计都够他到三亚去买两套传说中的海汉花园洋房了。

  袁胖子表完忠心立刻就得了好处,其他人自然也不会等闲视之,纷纷跟上。而张新对此也早有准备,将各种好处一一抛出,让这些亲海汉分子都能利益均沾,得到一些实际的好处。

  虽然儋州这地方已经是有数百年历史的城市,但在海汉人眼中看来,这里还处于百废待兴的状态,很多事全部依靠海汉人自己来做的话,未免会因为人手问题而导致效率无限降低,所以现在张新手里有的是项目交给这些二道贩子去操作。

  由于工程部的施工力量一直处于非常严重的短缺状态,张新在上报执委会获得批复之后,打算将儋州的几条主要官道翻修工作都交给民间承包商来做。这么做肯定要比海汉自行组织建设要花费更多的钱,而且施工效率肯定也低得多,但鉴于目前的实际状况,交由民间施工很可能反倒比交给建设部的进度来得更快。

  其中经临高通往府城的官道,以及南下沿着海岸线通往昌化的官道,都将由儋州这边的临时管委会自行组织实施,而三亚那边只负责提供一部分资金,设计施工方案和审核项目费用。

  而缺额的一部分资金,则由张新代表管委会在本地组织商家募集。虽说没办法通过收费通行的方式来收回成本,但管委会将会从其他方面给予一定的补偿比如说获得某些海汉商品的代理年限和区域。

  在这些乐于与海汉合作的人中间,倒也不乏自愿要加入海汉籍的聪明人,不过张新从执委会得到的指示是暂时不用急于让社会中上层的人加入海汉,这些人保留大明属民的身份,对海汉的作用反而更大。毕竟这些人在社会上所拥有的话语权和支配权远胜平民,一定程度上可以引领民意风潮,有他们替海汉当传声筒和宣传者,很多政策和理念上的东西都能够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用宁崎的话说,这在本质上就是在培养一群亲海汉的大v和公知。

  而与此同时,坐镇琼州府城的邱元就没张新那么如鱼得水了。府城这边的民情与儋州存在着较大的差异,民间对于大明的感情显然要胜过对外来族群的畏惧,很多世世代代生活在这里的民众并不是那么愿意卖海汉的账。相比儋州那些立场不太坚定的士绅,府城这边的社会上层人群的节操显然要稳得多。海汉在本地的各种临时管理措施虽然也在推行,但得到的配合程度就远远不及儋州那边了,阳奉阴违的状况不胜枚举。

  而且府城周边地区也是整个琼州岛上地主最多的一片区域,土地政策的推行也就相应地遭受了极大的压力。虽说凡是试图采用暴力对抗的人员都被很快地镇压下去,但土地政策推广的效率却仍是低得惊人。绝大多数地主都采取了不抗争、不合作的软拒绝方式,并不乐意接受海汉这边所提出的各种解决方案。执委会虽然不排斥使用武力镇压地主阶级的反抗,但也并不想在矛盾没有完全爆发出来的状况下就暴力血洗地主阶级,那样做只能让琼北的民心涣散,并且继续倒向大明一边。

  由于军方对琼州府城附近港口及整个琼州海峡都进行了军事管制,这也给府城本地的民众,特别那些靠海为生或者从事海上贸易的人带来了诸多不便,民间对此的怨声也是一直都不绝于耳。但执委会早就下达了命令,对于琼州海峡的封禁要执行到一月底,而府城管委会的主要工作之一,就是在这个期限到来之前,尽量收拢人心,剪除反对派,巩固海汉在琼北的统治基础。

  这个任务完成起来并不是那么容易,邱元过来待了两个月之后,深深地体会到了这样压力,这可比他以前在驻儋办当商务代表和在胜利港当港区主任的时候困难多了。光是每天因为各种纠纷来管委会办公地点闹腾的事件,就至少有七八起,而其中的绝大部分都是本地民众跟海汉之间的利益冲突所造成的,让邱元处理起来也觉得很是棘手。

  在南下纳土纳岛的侦察船队还在南海上漂泊的时候,邱元收到了来自广东的电报,其中的内容让他再次感受到了墨菲定律的残酷性。

  根据安全部从肇庆方面获得的确实消息,两广总督王尊德已经拟定好了赴琼补职的一部分官员名单,第一批人员不日便将从肇庆和广州分别出发,经海路前往琼州岛上任。

  三个月前海盗军攻打琼北的时候,地方官府的抵抗派基本全部都被掠走,连家人都没几个剩下的,整个琼北的官府体系完全陷入到瘫痪状态中。这个信息虽然经由海汉处理之后传达给了总督王尊德,但要重新选派一批官员赴任,也并非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琼州岛一下子空出来这么多的位子,其中不乏有四品五品这样的高级职位,而围绕这些职位在幕后所展开的权力博弈,其激烈程度也并不亚于战场上的厮杀。虽然大明补派什么官员去琼州岛,对海汉来说并没有什么差别,但相关部门还是采取了一些措施,尽可能地将那些对海汉怀有敌对情绪的官员排除在了候选名单之外。

  但即便如此,这批大明官员上岛之后会不会对当地的局势产生不利影响,安全部也很难提前下定论,也不太方便使用某些手段阻止大明官府派这些人员前往琼州岛,唯一能做的就是提前将这个情况告知琼州岛方面。

  “屋漏偏逢连夜雨啊!”对于这样的事态走向,邱元除了感叹之外也并没有别的什么好评价了。

  他倒并不是特别担心这些官员来到这里之后能有什么作为,事实上军方和情报部早就做好了相应的预案,这些人在踏上琼州岛的那一刻,就已经开始进入了软禁状态。而在此之后会有一些测试环节,考验对方的政治倾向性,如果是可以加以利用的人,那么他将会有幸在这个岛上度过一个轻松愉快的任期。但如果是态度坚决的反抗派,那最大的可能就是从此彻底消失,而在琼西深山或者是北部湾另一面的煤矿里出现某个只有编号的苦役新人。

  “只希望这些人能本分点,别给我惹出什么麻烦就好!”邱元叹息一句,又反复看了几遍电报内容之后,这才将其放进了存档的文件夹里。

  “邱主任,与会人员都已经到了。”归化民秘书站在门口向他汇报道。

  邱元今天所召开的会议其实跟张新在儋州召开的那个会性质一样,同样也是要拉拢本地的士绅,顺便推广一些海汉主导的商业和基建项目。但相比儋州那边花花轿子众人抬的景象,邱元所遭遇的状况就麻烦多了。本地的商家大多不愿配合海汉的各种安排,这种联络会已经开了好几次,但进展却并没有多大。

  这也跟本地士绅的构成有关,儋州那边心怀不满的士绅几乎都在海盗攻城期间被清除干净了,而琼州府城从始至终并没有被海盗军攻陷过,因此这里的士绅构成也仍然是以亲明人士为主体,对于海汉的代管,特别是在此期间所推行的各种“新政”,都有着很多的不满情绪。甚至于让本地士绅参加这样的会议,也是需要海汉民团出动给予一定的压力,这样一来,会议的效果自然也就好不到哪里去。...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99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