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五百三十九章 岘港状况

第五百三十九章 岘港状况

  王汤姆并不是第一次来到岘港,事实上在安南内战时期,他所率领的海汉海军就曾在这个地方短暂停靠过。  。不过那时候岘港可没有什么港口设施,仅仅只有两个渔村码头而已,而现在这地方的海岸上已经筑起了一段长度超过三百米的码头,并且超过两千人的施工队伍还在加班加点扩建码头,修筑各种港口设施,以及通往南北其他城市的官道。王汤姆走下舷梯之后,便看到了恭恭敬敬在码头上候着的阮经贵。

  阮经贵是最近接到通知之后从南方金兰湾赶回来的,昨天半夜才抵达岘港。他在去年就被派来这边,主持岘港的地方民政事务,也算是作出了一些成绩。由于阮经贵对安南南部的情况比较熟悉,两个月之前执委会一纸调令又将他调到了南方的金兰湾,去帮忙组织当地的军港筹建事务。

  阮经贵得到的通知是三亚来的船队在今天抵达岘港,因此昨晚到了之后也没能好好休息,一大早便起来准备迎接工作。大本营通过电台发来的通知中虽然没有说明这次的船队是什么性质,但仅从规模和出行人员名单来看,阮经贵也还是看出了一些名堂。

  如果仅仅只是惯例的巡视工作,一般不会有这么大的一支船队过来,而且人员也更为简单,不会像这次一样有多个部门联合组成。最重要的是,大本营发来的通知中明文强调了当地要对这支船队的来龙去脉都保守秘密,这在以前倒是没有出现过。

  当然以阮经贵的级别,他也仅仅只是知道这支船队是来自三亚,至于他们为何而来,接下来要往何处去,这些信息都是阮经贵接触不到的层级。他现在所能做的事情,就是伺候好这帮人,完成他们交代的任务。

  王汤姆制定的行程中,将在岘港进行两天的补给休整,然后南下。岘港以南的中南半岛沿海地区已经没有类似的大型港口,所以很多必要的生活补给都得在这里完成,再往南的那些小型渔港顶多就只能补充淡水和少量食物了。

  “各位首长一路劳顿辛苦,下官已经命人打扫好住处,准备好热食,只是本地条件有限,各位首长多多包涵!”阮经贵也不是第一次在这里接待大本营过来的人,面对王汤姆等人倒也没有显得慌乱。

  “你们也辛苦了!”王汤姆淡淡地应了一句。他倒是不是对阮经贵有什么看法,而是的确没什么交情可言,纯粹是公对公的接触而已。

  不过下一个人就不一样了,王汤姆敬了一个军礼,然后与对方紧紧地拥抱了一下:“老穆,好久不见!”

  军方这帮高级军官作为团体中仅有的武装力量,在穿越之初便经常一起行动,因此互相都是比较熟悉的。而且相比和平年代那种只在训练场上一起流汗的战友,他们可是有过在安南战场上一起拼杀的经历,感情自然更为深厚。

  穆夏柏笑着应道:“好久不见,一见就要见好多天,这次要跟着你们一起走,那就靠你罩着我了!”

  众人寒暄几句之后,便依次登上了阮经贵命人准备的牛车,前往落脚的地方。其实阮经贵安排的住处离码头并不算远,走路也就片刻工夫,不过有专车接送,那才显得出身份的不同。阮经贵在三亚期间就对这些细节留了心,可惜的是岘港这边并没有什么马匹,也就只能因陋就简,用牛车来充数了。

  接风宴倒是保持了较高的水准,海鲜全是今天一大早才从海里捞起来的,鸡鸭猪等也全是现宰的,厨师按照从三亚学回来的标准“海汉菜”做法来操作,而宴席上所用的酒水也是地道的“三亚特酿”,海汉执委会指定公务接待用酒。

  宴席结束之后,阮经贵又跑上跑下,将这一行两百余人的住宿全都安排好之后,回到自己的地方还没来得及洗个热水脸,又有人来通知他,让他立刻到驻军营地报到。

  阮经贵赶紧又套上鞋子,马不停蹄地赶到了位于岘港港区东北方向山茶半岛山脚下的民团驻地。本地常驻的民团军只有两个连的陆军,营地便设在这个毗邻港口的地方。外围是北端依山而建,南端临海的一片堡垒式建筑,在这片建筑与山地之间的部分就是民团营区。不过民团的驻地可不仅仅只是这片占地面积百亩左右的营区,而是包括了伸入南海的整个山茶半岛山区在内。在半岛的制高点已经设立有民团的瞭望哨,天气晴好时可以通过望远镜查看附近三十海里范围内的海面状况。

  阮经贵在营区门口登记之后,便被带到营地内的会议室,在这里他见到了不久之前刚刚从饭桌上的撤退的几个人。

  “阮主任,把你请过来是想让你给大家介绍一下岘港目前阶段的建设状况。”穆夏柏等阮经贵落座之后,便对他说道:“各个方面的情况都详细说一说。”

  阮经贵虽然不明所以,但他一看在座的人,也知道事情不是那么简单民政部门的就他一个人在,而其他的人几乎全是军方人员。有几个没有身着军服的归化民坐在下首,其中一个人阮经贵倒是认得,是安全部一名叫做林南的归化民干部,以前时常都在胜利港港区活动。

  安全部什么来头,阮经贵毕竟在三亚待过一段时间,对此还是略知一二的,只要是安全部参与的事情,肯定不是小事了。阮经贵当下更是多了几分小心,连忙起身应道:“下官若有所说不妥之处,各位首长莫怪!”

  “自去年执委会下令开发岘港以来,本地的居民人口由四百多人上升到了当下的近四千人,其中九成以上是已经加入海汉籍贯的归化民……”阮经贵略微调整了一下呼吸,稳定住情绪,开始介绍起本地的情况:“……目前每月还有三百到五百人的新归化民加入,基本都是以前居住在会安城附近的居民。这些本地民众大多是看到归化民的生活较为稳定才慕名而来的,入籍的热情比较高,入籍之后也比较服从我们的管理。”

  “物产方面,农业部去年就已经派了技术专员过来,指导本地农民开垦集体农场,种植稻米、玉米、香料等农作物,截止目前约有三千余亩田地。另外农业部还在旁边山茶半岛的山林砍伐区组织民众补种了大量的橡胶树,共计两千余株不过听技术专员说这种树需要好几年才能到采收期。畜禽养殖和捕鱼业也是从去年就已经开始推行实施,本地所产的禽蛋、肉食还会有部分通过海运送往北边的顺化进行贩售。”

  阮经贵毕竟是商人出身,这记性倒是很不错,对于数据不用借助书面资料,随口就能一一道来:“工业部派来的技术专员去年就在这里发现了石灰矿,指导本地民众修建了水泥厂,目前本地修筑码头所用的水泥基本实现了自产,再不用从三亚跨海运来了。另外本地林地茂密,水利条件也便利,所以建有好几家造纸厂,所出的纸品除了供应安南的城市之外,也有一部分运回了三亚供胜利堡各个衙门和书院使用。”

  “港口建设共分为五期工程,目前一期工程已经基本完工,正在进行二期工程。现有的码头可同时共二十艘四百料海船停靠,待明年上半年二期工程完工之后,港口的停靠规模可望再增加一倍。另外本地的商栈、仓库、各种民用设施都按照建设部之规划一一建设完成,假以时日,必定可在此地重现三亚之繁华景象。”

  阮经贵在讲述情况的同时,也注意到今天的听众们可并不只是听听而已,几乎人手都是一笔一本,一边听一边在纸面上写写画画作着记录。阮经贵好不容易战战兢兢地讲完,看到穆夏柏朝自己点了点头,这才慢慢坐回到自己的椅子上。

  “在下有问题想问一下。”最先发问的人正是安全部的林南:“阮主任,在下有三个问题想要请教。第一,本地目前是否有来自南洋的船只在此停靠,如有这种情况请加以说明。第二,本地是否有能力组织起目前人口一倍的后勤补给?在下所说的主要是指食物上的供应。第三,本地有多少熟悉南洋海况的水手船员,阮主任能否把这些人尽快集中起来?”

  阮经贵也是经历过安南内战的人,听完林南这三个问题之后,阮经贵对这帮人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已经猜到了几分这分明就是海汉准备在南方发起一定规模的军事行动了!

  阮经贵早年做生意的时候也曾下过南洋,对于南洋的势力分布状况还是有大致的了解,不过他可不敢妄自揣测海汉高层究竟是在打哪家的主意,当下只是老老实实的应道:“的确有从南洋返回的船只偶尔会到本地停靠补给,不过在会安城被毁之后,来岘港的外来船只也并不多了,每月也就七八艘船,其中大部分是我方与大明的商船,偶有一两艘葡萄牙人的船也会来此停靠。”

  “至于说补给能力……”阮经贵咬了咬道:“若是粮食,本地现有的产量未必能够再支撑一倍的人口,但肉食应当是可以的,而且附近山地众多,必要时还可以组织围猎活动来进行补充。再不济本地渔业也可以加大捕捞量,只是需要增加一些渔船才是。蔬菜也无问题,本地前两月才新开垦了三百余亩菜地,大部分都用来种植时蔬,再隔半个月左右,其中一些蔬菜便可开始收获了。”

  林南点点头,一边听一边在面前的本上记下阮经贵所说。

  “熟悉南洋的水手船员,这在本地已确实不多了……”阮经贵此时脸上也露出了为难的神色:“前年会安城被攻破,吃水手饭的人多数都逃难去了别的地方……”

  “我们没有数量上的要求。”林南插话补充道。

  “若是没有数量上的要求,那三四十人总是能找到的。”听到这样的回答,阮经贵心里立刻便松了一下,立刻便应道。

  “要靠得住的归化民,嘴也得严实。”林南又加上了两个条件。

  “嗯……若是如此,那或许还得减半。”阮经贵在心头略一盘算,才给出了答复。

  “那这个事情就交给你,尽快办好,只有两天的时间。”林南不容置疑地向阮经贵下达了命令。

  尽管两人根本就不是一个衙门里的人,但阮经贵却不敢反驳林南的这个指令,只是连声应了下来,心中却在暗自猜测安全部这样做的真实目的。

  先前阮经贵就隐隐觉得海汉这次是要在南边动手脚了,林南的这些指令让他更加肯定了自己的这种推断。正当他还处在沉思之中,便又听到林南补充道:“你征集这些人的时候,连他们的家属也一起,我们出发之后,另行派船将他们的家属全部送往三亚,那边会有人安置他们今后的生活。”

  “是是是,下官明白了。”以阮经贵的头脑,自然能想到这是安全部寻求保守机密的手段。这些水手在跑完这一趟之后,大概也会跟着这支船队回到三亚,他们所去过的地方,自然不太可能轻易地泄漏出去了至少在之短时期之内可以保守住这个秘密。这些水手在跑完这一趟之后,大概也会跟着这支船队回到三亚,他们所去过的地方,自然不太可能轻易地泄漏出去了至少在之短时期之内可以保守住这个秘密。这些水手在跑完这一趟之后,大概也会跟着这支船队回到三亚,他们所去过的地方,自然不太可能轻易地泄漏出去了至少在之短时期之内可以保守住这个秘密。这些水手在跑完这一趟之后,大概也会跟着这支船队回到三亚,他们所去过的地方,自然不太可能轻易地泄漏出去了至少在之短时期之内可以保守住这个秘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99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