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五百三十八章 安南军团的反应

第五百三十八章 安南军团的反应

  跟荷兰人抢纳土纳群岛这件事的性质已经绝非单纯的军事行动,现阶段要跟荷兰人撕破脸,海汉这边其实并没有必胜的把握。  。  毕竟荷兰人在远东地区也部署了一定规模的武装力量,既有战船也有相当数量的武装商船,其海上实力不可小觑。而且荷兰人能在最近这几十年内将葡萄牙在远东的殖民地一一抢占下来,也说明了这帮北欧蛮子可并不是怕事的种族,他们能够在全球范围的海洋争霸中赢得一席之地,并非只靠运气成分。如果想通过武力手段来让荷兰人知难而退,在现阶段恐怕暂时还做不到。

  考虑到目前与大明之间的关系也处在微妙阶段,对琼北占领区的后续处理还需要耗费相当多的精力,执委会也未必愿意在这个时候给自己再增加一个强力对手。如果军方想在这个时候提出对纳吐纳群岛动手的想法,被执委会否决的可能性极大,除非能有一种避免荷兰与海汉之间爆发全面冲突的办法比如郝万清代表安全部所提出的这个方案。

  目前民团海陆两军的主力部队几乎都部署在海南岛北部的新占领区,短时间内不太可能调离当地。而驻扎在琼南各个州县的部队本身数量就已经不足,更不可能再集中调动,因此从海南岛调军队南下去抢纳吐纳群岛基本是不可能的事。当然在军方捉襟见肘的兵力部署当中,也有一支例外的部队正好闲着,那就是一个月之前刚刚在海南岛上完成了作战任务,撤回到驻地休整中的安南民团军。

  以占领琼北为目的的“燎原计划”基本就是围绕着安南民团军打造的作战计划,在海汉民团占领琼北的过程中,唱主角的其实一直都是伪装成海盗军的安南民团。正是因为安南民团在前期的作战中顺利攻克了琼北的主要州县城池,打垮了明军的抵抗,摧毁了地方官府机构,海汉民团才能在后期的介入中顺利接管包括府城在内的这些原本属于大明的地区。

  从不明真相的群众角度来看,海汉民团在这场闹剧的形象无疑是伟光正高大上的属性俱全,并且也较为顺从地接受了海汉民团所谓的“临时代管”。到目前为止,这套行动方案所取得的结果算是很成功了,执委会和军方对此也都予以了肯定。

  这么好用的办法,如果只用上一次,那未免就有点浪费了,安全部显然是打算把这套把戏的利用价值全部榨取干净既然在海南岛上行得通,那不妨拿到南边去再用上一次。反正南洋也是海盗出没之地,要杜撰出一群胆大妄为的海盗并不是什么难事。

  颜楚杰肃然道:“这件事你们有没有和安南那边联系过?”

  “当然没有,这肯定要先得让颜总你点头了才行。”郝万清立刻否认了颜楚杰的怀疑:“再说钱天敦也没有调动当地民团军离开安南的权限,就算要执行作战任务,那也得由军委直接下达命令才行。  ”

  “除了你们之前所提供的情报之外,我们还需要掌握当地港口的具体防务部署、驻军规模、港口水文条件,以及当地民间的状况。必要时可能还需要有人员潜伏进去,作为我们行动时的引导。”颜楚杰下决心的速度远比郝万清预计的更快,不过他也对此提出了一系列的要求:“我们能在行动之前掌握多少信息,跟行动的风险程度是成反比的,这个道理我想你也明白。”

  郝万清点头应道:“当然明白,军方的这些要求都很合理,我们会尽力满足。纳土纳群岛已经有我们的人潜伏下来,但传递情报的手段暂时还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这件事也得你们军方协助,毕竟海上联络船只有你们军方才有权调派。”

  所谓的海上联络船其实就是装配了电台的战船。不过目前除了两艘威严级旗舰之外,其他战船上并没有固定电台配置,往往是海军指挥官到哪里,电台才会跟到哪里。而海军在海上作战,目前主要还是通过旗语、信号灯和少量大功率步话机来实现的。这些工具在战时足以保持船与船之间的信息沟通,不过舰队要与大本营之间保持联络,那还是得依靠有限的电台来完成。而要向海外派出载有电台的联络船,这个权限只有军方才具备,安全部在南洋的情报站没法部署电台,除了安全上的考虑之外,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权限不足。

  既然颜楚杰已经动了心,郝万清约谈他的目的也就基本上算是达成了。而只要大的方向达成了一致,之后的一些细节问题,就不需要他们两个领导层的人再慢慢进行磋商,留给属下去办就行了。

  12月10日,刚刚完成预决算会议没两天,各部门都还正在焦头烂额地复核单位账目的时候,执委会又召开了一次紧急会议。这次紧急会议的与会范围要比前一次小得多,只有九名常委,以及军方和安全部的特别代表。而会议的内容也并没有像普通的常务会议那样在会后向各个部门进行传达,所有与会人员都被要求暂时封口,不得向外泄漏这次会议的内容。

  1630年12月12日,安南涂山半岛营地。

  钱天敦手里拿着刚刚从三亚大本营发来的密电,脸色十分凝重。他原本以为琼北的“燎原计划”结束之后,驻安南的民团军在近期都不会再有行动安排,但没想到回到安南驻地才一个多月的时间,执委会却又准备要启用安南这支特殊的部队了。

  “这还真是把我们当演员在用啊!”钱天敦反复阅读了电文的内容,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感叹。

  电文中要求钱天敦在近期将安南驻军精锐力量逐步调往南部地区候命,并进行有针对性的夺岛演练。另外大本营已经派出一支侦察船队从三亚南下,前往南海的纳土纳群岛执行侦察任务。船队会在途中停靠建设中的岘港,并带上当地的指挥官穆夏柏一同南下参与此次的侦察任务。

  “高桥,执委会要我们准备南下去打荷兰人,你怎么看?”钱天敦放下电文,向站得笔直的高桥南问道。目前他的两个副手穆夏柏和冯安楠都不在本地,一个去了升龙府与安南军方商谈下一年度军官进修名单的事宜,一个在南方的岘港维持当地的治安,马上还要被抽调去执行侦察任务,身边信得过又能商量事情的人,就只剩下亲信高桥南了。

  “报告长官,这是我部再次立下战功的好机会!”高桥南一板一眼地应道:“请长官务必让我出战!”

  “现在又不是开战前动员会,用不着这么激昂的情绪。”钱天敦摆摆手阻止了高桥南的继续表态:“就跟平时做战术推演一样,我就想让你说说,你对执委会的这一步棋有什么看法?”

  高桥南的脸色稍稍放松了一些:“我军在金兰湾的军事基地才刚刚开始平整地基,港口码头都还没着落,这个时候发起对南洋海域的进攻似乎早了一点。之前看过南洋海图,纳吐纳群岛的位置距离安南实在太远了,如果要在那边战斗,补给可能会成为很严重的问题。”

  “执委会的确是在冒险。”钱天敦点点头对高桥南的说法表示了赞同,而且他的评价更为大胆露骨:“这和执委会一向以来的保守作风并不是很符合,所以我接到电报之后还专门回电确认了一次。从这个决定来看,执委会应该是有一点等不及了,我想军委和安全部一定在这个过程中起了不小的推动作用。”

  高桥南保持了沉默没有应声,别说当着上司的面对于执委会的决定进行置评,哪怕就是表个态,那也不是他这个级别的军官该做的事情。作为家臣武士出身的高桥南,等级观念的意识极为强烈,尽管他加入民团的时间已经近三年,也依然没有改变这个习惯。

  钱天敦叹口气道:“可惜的是这次作战我们仍然没办法堂堂正正的出战,还是得跟上次一样,假扮成海盗才行。”

  高桥南这下就没法保持镇定了,讶然问道:“为什么会这样?那片区域不是属于荷兰人吗?我们和荷兰人之间又没有直接的贸易来往,执委会为什么不敢得罪他们?”

  “因为荷兰人的海上实力也很强,执委会并不希望在这个时候给自己再拉来一个强劲的对手。”钱天敦不得不临时花了几分钟时间,给高桥南简单科普了一下荷兰在这个时代的海上地位。

  高桥南听完之后情绪明显低落了一些:“这么说我军暂时还不能和荷兰海军开战?”

  “不是不能,而是没有这个必要。”钱天敦摇摇头道:“我们现在跟荷兰人全面开战,不管输赢,对我们而言都没有太大的实际好处。就算我们把他们打出了南洋,也没有足够的人力去占领他们留下的空白地区。执委会要打纳土纳群岛,只是希望拿下这里,来作为今后南下对付荷兰人的海上补给站。”

  钱天敦一边给高桥南进行讲解,一边也就顺便理清了执委会的战略意图。作为一名高级军官,他对于执委会下达的作战命令并没有什么抵触情绪,甚至反倒是有着一丝兴奋,毕竟选择来到这个时空就是为了带兵打仗,享受征服世界的过程。但这次安南民团军依然无法以本来面目出战,这一点让钱天敦感到有些许的不爽。

  安南民团军的训练强度要比其他地区的民团高出一截,野战能力也可以堪称全军第一,但除了在顺化战役中亮过相之外,这支部队却一直都隐姓埋名,没办法以本来面目出现在战场上。前一次化身为海盗参与琼北作战,虽然军委在事后很快就给予了安南民团军集体嘉奖令,但终究是名不正言不顺,连嘉奖的原因都不能公布出来,这对于钱天敦和他手下的将士来说是一件比较憋屈的事情。

  好在执委会和军委也从其他的方面给予了一定的补偿,比如这次参战人员的作战奖励,就比战前承诺的数目增加了一倍。一部分在作战过程中立下军功的人员,在拿到丰厚的奖励之后,甚至已经有了退伍回家的意向。如果不是民团有服役期的规定挡着,这一波退伍潮至少会带走数百名士兵。

  钱天敦很希望能够堂堂正正地以安南军区的名义出战,但这种打算显然在近期并没有实现的机会。执委会发来的电文中说得非常清楚,出击纳土纳群岛的部队必须以海盗的身份进行作战,任何人不得在执行任务期间表露自己的真实身份,这对于安南民团的服从性和纪律性又是一次考验。

  钱天敦倒是不担心自己的属下会违抗命令,在长达两年多的服役期内,这些士兵都接受了反复的锤炼,“服从命令”这四个字已经深深地烙印在了他们的心底最深处。但作为安南民团军的最高指挥官,钱天敦还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在战场上打出部队的旗号。

  钱天敦提笔在纸上写了几行字,然后折起来递给高桥南:“把这个用电报发给岘港。”

  “是!”高桥南敬了一个军礼,然后接过这张纸,退出了办公室。

  钱天敦身在涂山半岛,肯定来不及参与这次的侦察行动了,军委也是因此安排了身在岘港的穆夏柏加入进来。穆夏柏的军事素质倒是没什么可质疑的,但钱天敦有点担心他对执委会战略意图理解的程度,因此特地在电报中叮嘱了一些要点。

  12月15日,从三亚出发的侦察船队抵达了岘港码头。这支船队由三艘传统的中式帆船,两艘“探索级”战船,以及久未出动的两艘双体帆船组成。而这次出行的阵容也堪称豪华,除了有海军司令王汤姆亲自带队之外,陆军、海军、商贸、海运等多个部门都派出了得力人员参与其中。...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99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