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五百三十六章 吃紧的财政

第五百三十六章 吃紧的财政

  从海南岛三亚港去往南洋几个主要港口的航程都在一千海里以上,与巴达维亚之间的航程甚至已经超过1500海里,在这么遥远的航程中如果没有可靠的补给中转点,那对于奔波在这条航路上的船员水手来说,风险的确相当的大。  ,这也是一部分大明海商虽然觊觎远洋贸易的丰厚利润,但却不敢擅自开辟南海商路的原因之一。

  但海汉的中长期策略是要将整个南海都圈到自己名下作为自家领地,并以此为基础,来实现东西方之间的海上贸易垄断。而要想实现这种远景规划,控制住南海通往印度洋的主要航道就是必要的手段了。一处满剌加,一处巴达维亚,都是未来的必争之地,当然了,首先得要拥有一支强大的海军,才有可能征服如此遥远的目标。

  现在民团海军的实力虽然在南海已经数一数二,但活动范围却还十分有限,并没有足够的能力挥师南下,去跟老牌海上强国荷兰争夺南洋的港口。这一点不仅军方的将领清楚,其他部门的人也都明白这个事实。当初执委会心急火燎地从安南朝廷手里要来了南方四港的地皮和开发权,也正是为了今后朝着南海方向布局作准备。

  颜楚杰所要强调的,就是海军在海汉布局南扩中将会起到的重要作用,以及完成这些任务所需的舰队扩建规模和必要性。把海军扩军与海汉的整体战略规划联系起来,旁人就很难再反对军方的预算案了。

  不过话说回来,颜楚杰的报告中也并没有过多的夸张,民团海军现有的规模的确无法支撑执委会向南扩张的战略意图,如果要实现商贸与军事的同步扩张,那么扩建海军的确是必须马上实施的措施。事实上考虑到造船的周期,下一批战船的入列时间肯定会滞后于商路的拓展速度,因此颜楚杰明知提出这样的预算案会受到猛烈的反对,但仍然还是坚持己见。

  颜楚杰从专业的角度提出了自己的理由,而想在这个领域驳倒他,对于反对者来说的确难度太大了。陶东来见顾凯和宁崎都先后哑火,便开口问道:“其他人对军方的预算案还有什么补充意见吗?”

  “我想代表海运部说几句。”越之云抬手示意道:“各位,我们现在建造和使用蒸汽动力帆船的成本依然非常高,但这的确就是造船技术的未来发展方向。我们掌握的各种超越时代的科技都需要在军事领域得到实际应用之后,再逐步普及到民用领域,不仅仅是战船,我们的商船也迟早要用上更先进的动力系统。现在的造价高,主要还是因为我们的产能有限,对我们的现状而言,批量建造才是减少成本的最有效办法,我相信工业部的同事也会赞同我的观点。撇开军费不谈,单在造船计划这件事上,我们海运部很赞同军方的提案。”

  “小越说得的确有道理。”代表工业部的白克思接过话头道:“之前我们生产海军用的蒸汽机,就做了一台样机两台量产型,然后就停工了,但我们为此准备了一年多的时间,设备、人员、场地,全都是为这种蒸汽机准备的,执委会说声停工,就把所有安排打乱了。大家都觉得新式战船造价高,这么东一艘西一艘的造,造价能不高吗?”

  海运部和工业部接连表明了态度,力挺军方的海军扩军计划,这下便将反对者的嘴给堵住了。最后海军虽然没能拿到申请的军费预算数目,但仍然在今年的基础上提高了80,也算是胜了一场。

  这场争论在年底的预决算会议议程中,也仅仅只是其中的一个环节而已。事实上随着海汉扩张速度的急剧加快,各个部门都在要求提高经费预算,扩大部门编制。包括出声反对军方的司法部代表和教育部代表,他们所在的部门也同样需要更高的预算来实现正常的运作。而对于海汉的整体状况来说,近一两年内的急速扩张所获得的土地和人口并没有完全转化为经济上的收益,过去的一整年也几乎没有战争红利,财政上只是不断地掏钱掏钱再掏钱,而收入的涨幅却有一点跟不上了。

  “诸位,如果各个部门的预算案都能获得通过的话,那么我们就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立刻破产!”施耐德不得不将目前的形势对在座的人作一个简单的说明:“根据我这两天在会议上所记录的数据,以各部门提出的预算和今年的财政收入作对比,我们大概会有……二百七十万元的财政赤字。这也就是说除非明年我们的收入涨幅超过了二百七十万,否则的话,接下来的一年我们就是入不敷出了,而且很可能会因为资金周转的问题陷入困境。”

  “财政部对下一年的预计收入会是多少?”有人很敏锐地提问道。

  “我们的保守估计是保持今年的水平,大家都知道,我们的财政收入主要来自于对外贸易,因为现在无法预测出琼北地区会给我们的外贸造成多大的影响,另外对琼北的投入也未必会停留在现在提出的预算数字上,赤字有可能进一步加大。”施耐德没有给出详细的数字,而是很圆滑地绕了过去:“但我现在可以肯定的是,如果在外贸方面没有特别大的突破,那么财政赤字将会难以避免!”

  穿越以来,阻碍海汉发展的最大因素一直都是人力,如果能拥有充沛的人力资源,海汉的发展速度至少还能比现在快半年以上的时间。依靠各种先进手段生产的廉价工业品,以及集中管控的金融体制,海汉敛财的速度已经堪称同时代之最了。而在过去的几年中,财政也一直都没有成为过困扰海汉发展的问题,然而随着扩张速度的加快,海汉所要面对的新问题也层出不穷,解决这些问题的根本途径都在于钱,而现在赚钱的速度却已经有点跟不上花钱的节奏了。

  “我知道各位接下来大概就会问我有什么解决办法,其实办法肯定是有的,说穿了无非就四个字,开源!节流!”施耐德不急不慢地说道:“从增加收入这方面来看,我们必须要加大对外贸易的规模,而这条路唯一的拦路石就是人力,面对大明这个市场,我们的产能还显得远远不够。增加财政收入是可以预期的目标,但在一定程度上会受到来年从岛外引入移民速度和规模的影响。当然如果有其他捞快钱的方式,比如发动一场确保有可观收益的局部战争,我个人也并不反对比较激进的做法。”

  “至于节流……”施耐德看了一眼在场的众人,缓缓说道:“各位提交上来的预算案,我相信都是经过了反复的斟酌和计算才拿出来的结果,但考虑到我们的财政状况,最终还是会缩减和砍掉一部分不是那么必要的项目,希望大家能够理解。”

  “我们就不能通过其他的方法来筹集一部分资金吗?比如发售债券?”又有人提出了新的建议。

  “发售债券在理论上的确是可行的,但我们必须得考虑到实际状况。”施耐德解释道:“如果我们发售债券,那就等同于在向外界透露一个信息我们的钱不够用了。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和精力才开始让外界接受我们这一套金融制度,让大明的商人愿意把金银存放在我们的银行里,但这些人未必会理解债券的实际意义,一旦他们觉得自己的钱有风险,那我们的银行就有可能会面临挤兑的状况。简单来说,我们现在的金融信用还不足以支撑起债券的发售,或许等到我们的政权建立之后,这种状况会逐步改变,等我们治下的归化民有了真正的归属感,就可以试着在内部慢慢发行政府债券了。总之,要用这个办法,还需要一段时间等待外部条件成熟一点才行。”

  在座这些人里面,真正的金融专家也就只有施耐德一个,因此这种问题基本就是他个人一锤定音了。别人就算想提出质疑,也很难在这种专业领域跟他作深入的辩论就如同没人能在军事领域靠着嘴皮子驳倒军委那帮人一样。

  会议的结果并不能尽如人意,除了少数几个部门之外,大多数部门负责人离开会议室的时候脸色并不是很好看。

  颜楚杰毫无疑问是这次会议的最终胜利者之一,虽然最后批准的预算数目没有达到军方期许的水平,但相比其他部门而言,军方所获得的预算增幅应该是数一数二了。除了立刻恢复第三艘威严级战舰的建造工程之外,军方还将向胜利港造船厂下达一个极大的订单,包括至少另行建造三艘威严级战舰,以及一个现行标准舰队配置的探索级和探险级战船。这张订单的总吨位将接近万吨,接下来的一年中,造船厂肯定是有得忙碌了。

  颜楚杰刚到胜利堡大门,还没乘上自己的专用马车,便有人从后面叫住了他。颜楚杰回头一看,这位也算是今天这场会议的胜利者之一,安全部的副部长郝万清。

  “颜总不赶时间的话,能不能聊几句?”郝万清上来与颜楚杰握了握手,然后言简意赅地说道:“有些工作上的事,想和颜总商量一下。”

  “好啊,没问题,去我那里还是你那里?”颜楚杰很大方地说道。

  “到饭点了,还是找个地方边吃边聊吧!”郝万清作了一个请的手势:“我来做东!”

  郝万清找的这家饭馆就在胜利港商务区,不过颜楚杰倒是第一次来这家吃饭。这桌菜也说不上多丰盛,基本都是家常口味的东西,但味道却很是不错,颜楚杰尝了几口便忍不住夸赞起来:“这里厨子手艺不错啊!怎么以前都没听说过这家?”

  “才开半个月,大厨是樊伟带出来徒弟,手艺肯定差不了。”郝万清指着房外说道:“你别看这院子小没几间屋子,装修也没街面上那几家酒楼豪华,但这生意可是好着呢,晚上到这儿吃饭都得排队预约了。”

  “这是走高档私房菜的路子啊,挺好的……”颜楚杰放下筷子,盯着郝万清道:“这地方也是你们安全部的吧?”

  郝万清未置可否地笑了笑道:“我们有时候需要在外面约谈一些对象,就得提前找好合适的地方才行,总不能每次都把人拉到安全部去。”

  颜楚杰点头道:“你们那地方,的确有点让人慎得慌,去了感觉就像要被提审一样,没法好好谈话……说正事吧,我知道你也是大忙人一个,就不用兜圈子了。”

  郝万清道:“颜总这么爽快,那我就开门见山直说了。今天开会的时候,我听了颜总所说的军方扩编舰队的目的之一是打算将海上的活动范围向南扩张,是有这一说吧?”

  “没错,我们的确是这么打算的。”颜楚杰点点头道:“这一步迟早都要走,早点开始准备,就能早点收获结果。而且想干这事的并不止我们军方,你也看到了,海运部和商务部都是站在我们这边的。”

  “毕竟利益相关,可以理解。”郝万清应道:“那么我想冒昧问一下,军方对南洋有什么具体的打算?”

  “你想知道什么?”颜楚杰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反问了一句。尽管安全部的权限很大,但那也只是在军队系统之外,涉及到军事机密的事情,颜楚杰完全可以不用卖面子给安全部。

  “颜总不要误会,我问这个问题的目的不是为了打探军方的机密,我只是想从侧面了解一下,看看我们两个部门有没有在南洋合作一把的可能。”察觉到了颜楚杰的警惕,郝万清立刻就作出了解释。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99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