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五百三十五章 变相封锁

第五百三十五章 变相封锁

  商人们所关心的并不是海汉架空琼州官府之后会对大明有多少损害,而是他们自身的利益会因此而受到多少影响。  …,当下便又有人举手提问,海汉这封锁三个月的期限,是否连进出琼州岛的商船也是要一并封禁。

  施耐德应道:“关于这个问题,已经超出了海汉商务部的管辖范围。所以我们有幸请来了海汉民团的陈一鑫少校,接下来由他来为各位解释一下近期的琼州岛通航规则。”

  施耐德侧身朝旁边点了一下头,陈一鑫便快步走到了台上。在场的不少商人都认得这位年轻的海汉军官,西边的万山港自建成以来就一直是由他在管理,前年年底更是凭借与刘香海盗团伙的那场大胜一战成名,只要是去过万山港的海商,大多都跟他打过直接交道。

  在这次的“燎原行动”当中,陈一鑫并没有回到琼州岛参与作战任务,而是遵照军委的命令留在了珠江口一带,准备在情况发生恶化的时候接应驻广办的人员撤离大陆。不过好在琼州岛上的行动进行得还算顺利,海军在第一时间封锁了琼北的主要港口航道之后,大陆这边的官府就完全成了睁眼瞎,所能得到的战争进展消息基本全都是来自海汉。在形势得到有效控制之后,驻广办就没有进行紧急撤离的必要了,陈一鑫身上的担子也就轻松下来,还能抽出一两天时间到镇南港这边来出席“琼联发”的股东大会。

  当然他的出席也并非个人行为,同样也是接受了军委的指令配合商务部行事。琼北的海上封锁肯定要持续一段时间,但如果协调不好众多商家之间的船次安排,对于海汉的经济也将会造成极大的伤害。

  陈一鑫站到台上,开口沉声道:“刚才施总也提到过,琼州岛北部依然有一部分逃散的海盗,为了能够歼灭这些人,防止海盗卷土重来,海汉民团才会对琼州岛的港口和周边海域施行封禁令。不过考虑到各家海商的贸易需求,我们也会开放相应专用码头,供各位的帆船进港停靠。”

  陈一鑫这话说出来,在场众人心中都是长出了一口气。如果与琼州岛的海贸真得停下三个月,那对他们的影响也是非常大的。特别是那些专营海汉商品的商户,断货这么久简直就是逼着他们跳崖了。

  “……在封禁令期间,前往琼州岛的商船、民船,都必须在万山港或镇南港提前报备,接受检查,领取专门的通行凭证。琼州岛只开放府城附近的海口港,及南方的胜利港和三亚港,前往琼州岛的船只不得停靠其他港口码头,否则以勾结海盗嫌疑论处!”陈一鑫用严厉的眼神看着台下的与会者,特别强调道:“如果我们发现进出琼州岛的船上有身份可疑的人,一律连人带船一并扣押下来,没有例外!现在我们把招呼打在前面,到时候出了什么状况,就不要把责任怪到我们海汉民团头上了!”

  因电脑问题稿件丢失,正在重新写,本章节内容稍后更新,抱歉!

  施耐德应道:“关于这个问题,已经超出了海汉商务部的管辖范围。所以我们有幸请来了海汉民团的陈一鑫少校,接下来由他来为各位解释一下近期的琼州岛通航规则。”

  施耐德侧身朝旁边点了一下头,陈一鑫便快步走到了台上。在场的不少商人都认得这位年轻的海汉军官,西边的万山港自建成以来就一直是由他在管理,前年年底更是凭借与刘香海盗团伙的那场大胜一战成名,只要是去过万山港的海商,大多都跟他打过直接交道。

  在这次的“燎原行动”当中,陈一鑫并没有回到琼州岛参与作战任务,而是遵照军委的命令留在了珠江口一带,准备在情况发生恶化的时候接应驻广办的人员撤离大陆。不过好在琼州岛上的行动进行得还算顺利,海军在第一时间封锁了琼北的主要港口航道之后,大陆这边的官府就完全成了睁眼瞎,所能得到的战争进展消息基本全都是来自海汉。在形势得到有效控制之后,驻广办就没有进行紧急撤离的必要了,陈一鑫身上的担子也就轻松下来,还能抽出一两天时间到镇南港这边来出席“琼联发”的股东大会。

  当然他的出席也并非个人行为,同样也是接受了军委的指令配合商务部行事。琼北的海上封锁肯定要持续一段时间,但如果协调不好众多商家之间的船次安排,对于海汉的经济也将会造成极大的伤害。

  陈一鑫站到台上,开口沉声道:“刚才施总也提到过,琼州岛北部依然有一部分逃散的海盗,为了能够歼灭这些人,防止海盗卷土重来,海汉民团才会对琼州岛的港口和周边海域施行封禁令。不过考虑到各家海商的贸易需求,我们也会开放相应专用码头,供各位的帆船进港停靠。”

  陈一鑫这话说出来,在场众人心中都是长出了一口气。如果与琼州岛的海贸真得停下三个月,那对他们的影响也是非常大的。特别是那些专营海汉商品的商户,断货这么久简直就是逼着他们跳崖了。

  “……在封禁令期间,前往琼州岛的商船、民船,都必须在万山港或镇南港提前报备,接受检查,领取专门的通行凭证。琼州岛只开放府城附近的海口港,及南方的胜利港和三亚港,前往琼州岛的船只不得停靠其他港口码头,否则以勾结海盗嫌疑论处!”陈一鑫用严厉的眼神看着台下的与会者,特别强调道:“如果我们发现进出琼州岛的船上有身份可疑的人,一律连人带船一并扣押下来,没有例外!现在我们把招呼打在前面,到时候出了什么状况,就不要把责任怪到我们海汉民团头上了!”

  商人们所关心的并不是海汉架空琼州官府之后会对大明有多少损害,而是他们自身的利益会因此而受到多少影响。当下便又有人举手提问,海汉这封锁三个月的期限,是否连进出琼州岛的商船也是要一并封禁。

  施耐德应道:“关于这个问题,已经超出了海汉商务部的管辖范围。所以我们有幸请来了海汉民团的陈一鑫少校,接下来由他来为各位解释一下近期的琼州岛通航规则。”

  施耐德侧身朝旁边点了一下头,陈一鑫便快步走到了台上。在场的不少商人都认得这位年轻的海汉军官,西边的万山港自建成以来就一直是由他在管理,前年年底更是凭借与刘香海盗团伙的那场大胜一战成名,只要是去过万山港的海商,大多都跟他打过直接交道。

  在这次的“燎原行动”当中,陈一鑫并没有回到琼州岛参与作战任务,而是遵照军委的命令留在了珠江口一带,准备在情况发生恶化的时候接应驻广办的人员撤离大陆。不过好在琼州岛上的行动进行得还算顺利,海军在第一时间封锁了琼北的主要港口航道之后,大陆这边的官府就完全成了睁眼瞎,所能得到的战争进展消息基本全都是来自海汉。在形势得到有效控制之后,驻广办就没有进行紧急撤离的必要了,陈一鑫身上的担子也就轻松下来,还能抽出一两天时间到镇南港这边来出席“琼联发”的股东大会。

  当然他的出席也并非个人行为,同样也是接受了军委的指令配合商务部行事。琼北的海上封锁肯定要持续一段时间,但如果协调不好众多商家之间的船次安排,对于海汉的经济也将会造成极大的伤害。

  陈一鑫站到台上,开口沉声道:“刚才施总也提到过,琼州岛北部依然有一部分逃散的海盗,为了能够歼灭这些人,防止海盗卷土重来,海汉民团才会对琼州岛的港口和周边海域施行封禁令。不过考虑到各家海商的贸易需求,我们也会开放相应专用码头,供各位的帆船进港停靠。”

  陈一鑫这话说出来,在场众人心中都是长出了一口气。如果与琼州岛的海贸真得停下三个月,那对他们的影响也是非常大的。特别是那些专营海汉商品的商户,断货这么久简直就是逼着他们跳崖了。

  “……在封禁令期间,前往琼州岛的商船、民船,都必须在万山港或镇南港提前报备,接受检查,领取专门的通行凭证。琼州岛只开放府城附近的海口港,及南方的胜利港和三亚港,前往琼州岛的船只不得停靠其他港口码头,否则以勾结海盗嫌疑论处!”陈一鑫用严厉的眼神看着台下的与会者,特别强调道:“如果我们发现进出琼州岛的船上有身份可疑的人,一律连人带船一并扣押下来,没有例外!现在我们把招呼打在前面,到时候出了什么状况,就不要把责任怪到我们海汉民团头上了!”

  商人们所关心的并不是海汉架空琼州官府之后会对大明有多少损害,而是他们自身的利益会因此而受到多少影响。当下便又有人举手提问,海汉这封锁三个月的期限,是否连进出琼州岛的商船也是要一并封禁。

  施耐德应道:“关于这个问题,已经超出了海汉商务部的管辖范围。所以我们有幸请来了海汉民团的陈一鑫少校,接下来由他来为各位解释一下近期的琼州岛通航规则。”

  施耐德侧身朝旁边点了一下头,陈一鑫便快步走到了台上。在场的不少商人都认得这位年轻的海汉军官,西边的万山港自建成以来就一直是由他在管理,前年年底更是凭借与刘香海盗团伙的那场大胜一战成名,只要是去过万山港的海商,大多都跟他打过直接交道。

  在这次的“燎原行动”当中,陈一鑫并没有回到琼州岛参与作战任务,而是遵照军委的命令留在了珠江口一带,准备在情况发生恶化的时候接应驻广办的人员撤离大陆。不过好在琼州岛上的行动进行得还算顺利,海军在第一时间封锁了琼北的主要港口航道之后,大陆这边的官府就完全成了睁眼瞎,所能得到的战争进展消息基本全都是来自海汉。在形势得到有效控制之后,驻广办就没有进行紧急撤离的必要了,陈一鑫身上的担子也就轻松下来,还能抽出一两天时间到镇南港这边来出席“琼联发”的股东大会。

  当然他的出席也并非个人行为,同样也是接受了军委的指令配合商务部行事。琼北的海上封锁肯定要持续一段时间,但如果协调不好众多商家之间的船次安排,对于海汉的经济也将会造成极大的伤害。

  陈一鑫站到台上,开口沉声道:“刚才施总也提到过,琼州岛北部依然有一部分逃散的海盗,为了能够歼灭这些人,防止海盗卷土重来,海汉民团才会对琼州岛的港口和周边海域施行封禁令。不过考虑到各家海商的贸易需求,我们也会开放相应专用码头,供各位的帆船进港停靠。”

  陈一鑫这话说出来,在场众人心中都是长出了一口气。如果与琼州岛的海贸真得停下三个月,那对他们的影响也是非常大的。特别是那些专营海汉商品的商户,断货这么久简直就是逼着他们跳崖了。

  “……在封禁令期间,前往琼州岛的商船、民船,都必须在万山港或镇南港提前报备,接受检查,领取专门的通行凭证。琼州岛只开放府城附近的海口港,及南方的胜利港和三亚港,前往琼州岛的船只不得停靠其他港口码头,否则以勾结海盗嫌疑论处!”陈一鑫用严厉的眼神看着台下的与会者,特别强调道:“如果我们发现进出琼州岛的船上有身份可疑的人,一律连人带船一并扣押下来,没有例外!现在我们把招呼打在前面,到时候出了什么状况,就不要把责任怪到我们海汉民团头上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98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