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五百三十二章 惊喜发布

第五百三十二章 惊喜发布

  什么维护海上利益之类的说法,海商们自然明白这只是说给自己这帮人听的漂亮话而已。  ,海汉舰队现在的活动范围根本不止是执行护航任务,简直就是连整个琼州岛都给一并“护”住了。上个月驻广办已经给各个商家发了停航通知,为了防止琼州岛上的海盗外逃,近期岛上所有港口都只许进不许出当然这种禁令只针对普通人,海汉自己的船并不在这个禁令规定的范围之中。

  以海汉人现有的海上武力,已经足以控制大陆地区至琼州岛的航道,在这片海域内也没有其他势力能威胁到海汉的利益,然而海汉人似乎并没有对现状感到满足,宣称还将继续建造这种可怕的巨大炮舰。如果他们不是拿这件事来吹牛皮,那么其目的就很值得深思了。

  这种事当然也没人敢拿到明面上来质疑海汉人的做法,官府都对此睁只眼闭只眼,谁又愿意跳出来得罪有钱有势的海汉人?再说海汉这么做的用意已经相当明显,就是要让在场的人明白自己屁股该坐到哪一边,要是想玩花样,大可掂量掂量自家的船队是不是干得过海汉这种大得吓人的战船。。

  在参观过海汉人的炮舰之后,各路商家怀着不同的心思回到了会场上,开始了今年的股东大会。在经过了两年多的运作之后,目前的“琼联发”除了最初的十三家大股东之外,还新增了二十多家后来陆续加入的小股东,到场与会的人员有近百人之多。

  镇南港本地适合用来当会场的建筑物不多,最后还是海汉这边设法腾空了一间仓库,然后布置成会场。考虑到会场空间偏大一点,为了让坐得稍远的与会者也能清楚地听到发言,会议组织者还专门在会场的四角都布置了扩音器。

  虽然场地稍显简陋,但各地赶来的老板掌柜们倒并不介意这个会议期间谈的生意往往都是以万两银子计数的大买卖,场地简陋一点也无所谓,真金白银落到口袋里才是最重要的。

  当然为了让会议内容在一定人员范围内保密,会议组织方还是让民团在外围进行了戒严,会场周围三十米范围内禁止闲人走动。而所有的会议用品和中途的饭食、茶水供应,也都全部安排了专门人员负责。

  这些事在组织严密分工明确的海汉体制中自然算不上什么特别,所有事情都有相应的制度和负责人,运转起来的效率自然比传统的雇工体系高得多。但在新加入到海汉商业体系的人眼中看来,却对这种高效的工作安排赞叹不已。特别是像这种谈生意的场合,外面还有上百的士兵荷枪实弹地站岗警戒,完全就是朝廷高官的待遇,这对很多人而言都是前所未有的体验。

  股东大会的主要内容,其实与穿越者来此之前的那个时空中并无太大的差别,也是集中审议各种议案。首先由会议司仪宣布了参加大会的人数,主要的出席人员,大股东的出席比例,以此来确定这次会议的有效性。

  接下来便是繁杂的审议流程了,首先是上一年度的工作报告议案,然后是财务决算议案、利润分配议案、日常关联交易议案等等,一共有十余个议案。这些议案在由起草人上台宣读之后,到场的股东和代表将进行现场的投票表决,然后统计投票数据来决定是否获得通过。而这其中每一项议案的提出,都会涉及到在场中大部分人,甚至是所有人的利益,因此也没人会在这么重要的场合里打瞌睡,全都竖起耳朵认真听着台上的人宣读议案内容。

  起草这些议案的基本上都是由海汉商务部在负责,牵涉到钱财计算的内容,则是由大股东派人组成的审计组对其进行专门的复核,可以说制度还是相当正规严谨的。股东当然也可以提出自己的议案,不过股东们的出发点基本上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很难提出什么能让其他股东同样感到满意的议案,因此数量并不多。

  由于“琼联发”创建时的制度和权力结构框架基本上就是海汉这边制定的,因此从一开始就对这家股份制商号的发展方向有着极高的控制力度,每年的股东大会内容,基本上都是照着商务部准备好的脚本在进行。虽然有十几家大股东,但实际掌控权一直都是在海汉商务部的手中。

  而股东们对于这种状况也并没有表现出不满的情绪,毕竟海汉的实力就摆在这里,不管是比钱多还是比胆大心狠,都没人敢于去挑战海汉的权威。

  这次的股东大会也是沿袭了前两年的风向,议案的讨论和审议都比较顺利。当然这有一部分原因也的确是因为股东们都将注意力放在了已经成为股东大会惯例的惊喜发表上,想着让前面这枯燥的审议过程能够快一点结束。

  第一天的审议过程风平浪静,股东们对于年度工作报告并没有什么可挑刺的地方,海汉人事前对投资项目的各种承诺,基本都已经得到了实现,大家更为关心这些项目到底为自家挣到了多少钱,而利润又以怎样的方式和比例来进行分配。

  当天会议结束之后,会议组织方还专门开了十几桌酒席款待与会者,而酒席上所使用的各种精美玻璃餐具、烹调用的香料、酒水饮料,甚至一部分食材,都是专程从三亚运过来的。这对于已经将海汉生活方式视为新潮的有钱人来说,无疑是一种极高的享受。而且每位与会者都在宴会结束之后得到了一份精美的纪念品一条镌刻着“大明崇祯三年琼州联合开发集团公司股东大会纪念”字样的玻璃镇纸。这玩意儿虽然并不具备太高的经济价值,但好歹也是三亚玻璃制品厂出的限量品,又可以彰显持有者的身份,收藏价值还是挺高的。

  第二天的审议内容便是大家都很关心的利润相关议案了,数十家股东依照持股比例和投资项目的不同,得到的收益也有较大的差距。当然具体到每户股东的收益数字是不会在会上宣布的,公开的数据只有每一个项目的总收益和相应的利润分配比例。

  不过有心人不难从会上公布的数据中推算出“琼联发”大体的经营规模和盈利状况。而各个经营项目的一个共同点,就是盈利状况都还不错。除开一部分收益周期较长的农作物项目之外,其他的工业制造相关、航运、商贸、文化等等项目,几乎都取得了不错的收益。类似“福瑞丰”这样几乎每个项目都砸钱进去的大股东,更是在每一个项目的收益报告宣读完之后都能得到利润分红领取通知书,着实是羡煞了不少人。

  第三天的审议内容大多都是跟交易方式相关,在海汉接连开发了万山港和镇南港之后,与各地海商的货物交割方式也有了更多的选择,这个过程中牵涉到仓储、转运等方面的费用,因此相关部门对以前的交易规定作了适度的修改。

  在第三天的议程结束之后,与会者总算是等到了他们期盼已久的“惊喜发表”。当然其实也没什么好惊喜的,因为会议结束之后,所有人的目光就已经锁定在了施耐德的身上。作为海汉对外贸易的大掌柜,每年宣读发表内容的这个任务都是由他来完成的。

  果然今年施耐德也不负众望地站起身来,拿着一本文件簿走到了前方的讲台前。

  施耐德抬手扬起手中的黑皮文件簿道:“我知道各位一直在等的其实是它,而不是我!”

  台下传来一阵善意的笑声,施耐德接着说道:“每年的股东大会结束之后,我们都会发表下一年度的一部分开发项目,但年年如此,似乎也没什么惊喜可言了。而且我听说今年大家早早就已经在推测我们准备砸钱进去的下一个地区,很多人大概在心中都已经有了自己的答案……”

  施耐德环视众人,缓缓地说道:“但我接下来要宣读的内容,可能会出乎你们当中绝大多数人的预料,不管是惊也好,是喜也好,我们所准备的投资项目都将会一如既往地为大家带来可观的经济收益。以下所公布的投资项目,将在三天之后开始筹股集资,三十天之后开始实施。所有项目海汉商务部占据至少五成一的股份,公开发售的部分如果未能售罄,差额将由我方补足。”

  施耐德翻开封皮,开始宣读第一个项目:“琼州府城以北,南渡江入海口新商港工程,总造价白银五十万两,总工期十八个月……”

  施耐德还没把内容念完,台下众人就一阵哗然。在座这些人对于海汉的下一步投资地点有过诸多的猜想和推测,但没有谁想过这个地点竟然是放在了琼州岛的权力中心附近。

  对于海商们来说,府城附近的海口港自然是尽人皆知的地方,在三亚的两处港口出现之前,这地方就是琼州岛最大最繁华的港口,也是琼州岛的贸易集散地。不过近几年由于三亚的冲击,海口港已经逐渐开始走下坡路,其老旧的港口设施和泥沙淤积的水文条件,也的确比不了海汉人在三亚兴建的两处大型港口。如果不是因为旁边有府城这个重要的所在,有这么几万定居的人口,说不定荒废的速度还会更快。

  但这地方不管繁荣还是荒废,都是大明官府眼皮子底下的要害地带,扼守着琼州岛北面琼州海峡的重要位置,官府怎么可能交给一帮商人来经营?何况这帮人还并不是大明出身,而是从海外漂泊而来的汉人遗族。

  而纵观海汉人的发迹史,他们在此之前似乎也并没有过类似这样激进的行为,招商项目的实施地区几乎都是在其势力范围之内,比如琼南的三亚地区。这种地方大明官府往往鞭长莫及,海汉人就可以在当地推行他们那一套土地公有制,将土地都集中到自己手中,再进行大规模的开发。而这种做法要是搬到府城去,难道官府还会装聋作哑视而不见?

  海汉人这种一反常态的做法,大概只有两种原因,一是发烧烧坏了脑子,这显然不符合他们一向理智的行事作风。第二种可能就是他们已经能够掌控住府城周边地区的局面,然而这就表示大明官府已经失去了对这一地区的实力掌控能力。

  当然之前也有过类似的情况,三亚附近的崖城官府早就被海汉人给架空,这在海商圈子里并不是什么秘密,只要近年去过当地的人几乎都知道海汉人在琼南拥有多大的影响力。但琼南那地方毕竟地广人稀,连黎苗土人都算上也才几万人口,大明在当地的统治根基本来就说不上特别稳固。再说海汉人掌控当地之后也没做过什么过分的事情,更没有逆反的举动,一门心思就是赚钱赚钱再赚钱,因此在大明海商看来,海汉虽然扩张的势头很猛,但似乎并没有形成什么威胁。

  直到最近海汉人出兵琼北,替官府收复了被海盗军攻占的数座城池,大部分人才意识到海汉手头所掌握的力量已经远远不止控制琼南那么简单了,只要他们愿意,将控制的地盘再向外扩展个几倍,似乎也不是问题。

  不过在召开这次大会之前,绝大多数人还是持很乐观的态度,认为海汉会理性地将自己的势力范围控制在琼南为主的地区。但现在海汉人已经公开将“琼联发”下一年的投资开发地点放在了琼州府城附近,似乎证明了这种令人不安的发展方向正在变成现实。

  施耐德后面念了些什么,会场上闹哄哄的,至少有一半的人都没听得太真切。施耐德念完这一段之后,放下文件簿,微笑着向与会者问道:“各位,有兴趣参与到我们的新计划中来吗?”...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24698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